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不速之客

毒妇从良记 第一章 不速之客

作者:帘卷朱楼 小说:毒妇从良记 更新时间:2022-01-13 18:47:01
大齐永兴元年的一个秋日,没有往常的秋高气爽,蓝天白云,整个天空布满了厚厚的、低低的云,太阳只躲在乌云后面,越发显得整个世界浊黄一片,似是在预示着这一日的不平凡以及将要到来的...

毒妇从良记

推荐指数:10分

《毒妇从良记》在线阅读

大齐永兴元年的一个秋日,没有往常的秋高气爽,蓝天白云,整个天空布满了厚厚的、低低的云,太阳只躲在乌云后面,越发显得整个世界浊黄一片,似是在预示着这一日的不平凡以及将要到来的血腥场面。

就这样阴沉了一整天,夜幕降临,天终于像被撕裂了一个口子,一时电闪雷鸣,狂风大作,雨便如直接自天上倾盆倒下一般。

此时,威严肃穆的皇宫中,却进行着一场惨不忍睹的血腥厮杀。

距皇宫不远处的一座府邸的小佛堂里,正坐着一位明艳少妇,一手抚着还未显怀的小腹,一手握着佛经,眼中虽有担忧,却更有种胜券在握的踌躇满志,和期待小生命的欢喜。

此时一个雷劈头打下来,那少妇似被大大惊吓了,扔下佛经,便拿起身边的匕首,那是一把精致的小匕首,看上面镶嵌的宝石熠熠发光,便知主人极爱惜它的。

少妇轻声安抚腹中孩儿,道:“乖,不要怕,有母亲在呢!”

此时房门吱嘎一声打开,那少妇忙抽出匕首,转身去看,却是自己的奶娘楚嬷嬷。

满头银发的楚嬷嬷忙走上前去,说道:“王妃,是老奴!刚才的雷声太大了,没惊着小公子吧!”

王妃暗松一口气,走到楚嬷嬷跟前,看她衣服鞋袜都是干净的,便放了心,亲自倒了一杯茶,递给楚嬷嬷,笑道:“不妨事的!嬷嬷快喝怀茶,暖和一下!这大雨天的,本不该派了您出去的”

楚嬷嬷接了茶,匆忙喝了一口,便扶着王妃坐下来,连声道:“王妃这样,让老奴如何担得,可不是要折了老奴的寿吗!派别人去,不说是王妃,便是我也不放心的。”

王妃看着楚嬷嬷说道:“我说过,我会拿嬷嬷当亲娘一样的,一杯茶又算得了什么!”

楚嬷嬷听了,眼泪差点儿流下来。

王妃也忙转了话题,叹道:“今日怎么这样大的雷雨,也不知王爷的事如何了!兰姐儿和桂哥儿可还好?”

楚嬷嬷忙使劲眨了眨眼睛,将泪逼了回去,笑道:“王爷是天命所归之人,必会成事的。我才去看了,兰姐儿说再绣一瓣花儿,就会安歇的,我已经嘱咐了她身边侍候的人。桂哥儿早就写好了大字,我去时,他已经准备休息!倒是她姐弟二人赶着我回来,说是你怕雷雨天,不许我离开你身边片刻!”

那王妃不由摇头笑道:“这两个孩子!倒是会体贴人!”

“那也是你这个作母亲的,教的好!”楚嬷嬷笑道,本想夸奖她母子情深,忽又想起一件事来,不由看看王妃,张了张口,却没说出话来。

王妃见了,便道:“有什么话,嬷嬷直管说!”

楚嬷嬷想了想,终是说道:“我回来时,听说,王爷今日是带了那位去的。”

王妃神情一怔,接着脸色便黯了下来。

楚嬷嬷忙道:“咱们王府外面围得水泄不通,内院还有不少好手,最是安全不过的,倒是跟着王爷,刀枪无眼,看她娇娇弱弱地,反不安全的很!”

王妃叹道:“倒是与王爷在一起,生死相随了!可惜我没那个福气!”

楚嬷嬷暗悔不该说出来,引得王妃伤心,忙笑着劝解道:“再怎么着,她也是个侧妃,将来事成后,您就是皇后,她顶了天也就是个贵妃!况且还有桂哥儿在呢,到时桂哥儿成了太子,再做了皇帝,您可就是太后了!”

王妃也笑了:“再是个侧妃也就是个妾,我犯不着与她一般见识!等桂哥儿成了皇帝,若我肚里是个哥儿,那就是位王爷,到时咱们在宫里厌了,就到小王爷府上去住!或者去兰姐儿府上玩,我让她们好好孝敬您!”

楚嬷嬷见王妃开心了,便也笑道:“那敢情好!只是老奴可不敢,老奴还要活到一百岁,长长久久服侍王妃呢!”

哪知此时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传来:“玉姐姐,就这么肯定自己能做上皇后?真是高风亮节,做了皇后,还想着太子是别人的,就没为自己腹中的儿子想一想!”

楚嬷嬷已经挡在王妃前边,喝道:“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在贤王府放肆,还不出来!”

这时门被轻轻推开,进来一个满身湿淋淋的人来,楚嬷嬷一看到那人面容,便惊得魂飞魄散,张口就要喊人。

王妃却被那人身上的血腥之气,熏得张嘴就呕了起来。

楚嬷嬷忙低下身子,拿痰盂接了,又倒了杯茶,等王妃漱口后,又帮着王妃顺气。

这时主仆二人才看向方才之人,却见他好整以暇地坐在旁边,见她二人忙活完了,才笑道:“外面雷雨声如此大,你们一介妇人,声音也大不了哪里去,怕不等他们进来,我的刀便已经砍了下去!何况外面还有我的人在。”

贤王妃看着那人,冷声道:“安乐王今日倒是有备而来!不知可见到我家王爷,他可还好!”

安乐王深叹一口气,笑道:“看我现要的落魄样子,你家王爷怎么不好?明日怕就是九五至尊了!虽然我今日没见到他,可也知他现在的得意劲儿!”

贤王妃哦一声,道:“怪不得呢,我说安乐王怎么跑到贤王府自投罗网来了,原来是没见到我家王爷,今日你冒死前来,怕是要失望而归了!”

安乐王不解道:“此话怎讲?”

楚嬷嬷已经知道贤王妃要说什么了,忙拉了贤王妃一下,眼前这位可是个狠辣的角色,还是少激怒的好!

贤王妃却自安乐王开口说自己不得皇后,便知今日事必不会善了,结局不可改变,总要在口头上出出气,也希望外面的人能发现,自己死了不要紧,就怕他去杀了未来的太子桂哥儿。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安乐王,说道:“今日李侧妃是陪在王爷身边的,你岂不是进了庙却拜不了真神!”

安乐王听了,不由大笑,说道:“今日之事极为凶险,二哥便是要带也该是嫂子才是,怎么就带了她呢,啧啧,二哥好福气,娶了嫂子这样一个天下第一贤妇,你就真的不生气吃醋吗?”

贤王妃气红了脸,冷道:“我的事不用你来操心!你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安乐王便欺身上前,一把推开楚嬷嬷,握住贤王妃的手腕,看了一眼她手上的匕首,道:“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不要枉动的好。成王败寇,我认赌服输!你我既然都是失意人,不如咱们好好谈一谈!”

贤王妃把头扭到一边,冷哼一声,道:“我与你有什么好谈的,既然要为你的心上人扫清障碍,那便动手就是!”

安乐王阴阴笑道:“我既然活不成,为什么要成全他们成双成对的,自然也该下去陪我才对。”

贤王妃看着安乐王俊美的容颜,不由打了个寒噤,没想到安乐王果是个心狠手辣的,自己得不到的,就要亲手毁了去,怕王爷也是担心这一层,所以要时时把李侧妃带在身边保护。

安乐王已经松开贤王妃的手,自怀中掏出一块玉佩来,放在贤王妃手中,说道:“我的人今夜虽已损失殆尽,却还有五百死士在手,你可凭玉佩随意调谴。”

自己手中有人,自然好行事,以后众妃为争皇后太子之位,必少不了,有一支完全听命于自己的死士,若真有万一,也好有个准备。

贤王妃接了玉佩,却又道:“你是指着我,将来派人去杀了李侧妃?哪有你亲手去杀了,来得解恨,而且你亲手杀了她,她最后必会只记住你的,爱恨之间,谁能分得清?找他人代劳,她至死都只会记得我家王爷的。”

安乐王忽如噬血的凶残猛兽一般,直盯着贤王妃,贤王妃知道李侧妃是他心中的禁忌,但是做为将要母仪天下的她,不想手中再沾人命,见安乐王如此神态,贤王妃虽硬撑着与他对恃,面上却仍是流露出惧意来。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