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欲加之罪

毒妇从良记 第三章 欲加之罪

作者:帘卷朱楼 小说:毒妇从良记 更新时间:2022-01-13 18:47:02
永兴帝被被打断了旖旎风光绮思,心中恼怒:“朕是一国之君,也不是谁见上就能见的。她不喝,你们就不能够想办法?这一点小事都办好。”李皇后却知沈惠妃积威已久,且其家族亦是世家,势力切记小视,宫人岂敢胁迫于她。李皇后忙笑着劝道:“沈姐姐当然身在妃位,就是看在李皇后却知沈德妃积威已久,且其家族亦是世家,势力不要小觑,宫人怎敢威逼于她。。...

毒妇从良记

推荐指数:10分

《毒妇从良记》在线阅读

永兴帝被打断了旖旎绮思,心中恼火:“朕是一国之君,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她不喝,你们就不能想办法?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李皇后却知沈德妃积威已久,且其家族亦是世家,势力不要小觑,宫人怎敢威逼于她。

李皇后忙笑着劝道:“沈姐姐毕竟身处妃位,便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他们也不敢对她动粗,不若我去劝劝她,那个孩子怎能生下来呢。”

永兴帝忙拦住道:“罢了,还是朕去吧,此等毒妇,你还是少见为好,若她知你又身怀有孕,还知生出什么恶念来!”

此时静心观中,原来的贤王妃,现在的德妃正如疯子般,痴痴傻傻地重复道:“李氏侧妃,当日元德皇后在日,便道:李氏女贞静娴德,堪为良配!只因其年纪尚轻,为照顾一双儿女,才不得不续娶沈氏!李氏本有母仪之美,且是尊元德皇后之意,匡正名分,故册李氏为皇后!”

楚嬷嬷心疼地劝德妃道:“娘娘不必理会,定是那狐媚子迷住了皇上!时日久了,皇上清醒过来,必会还娘娘一个公道的!”

德妃听不进去,只趴在嬷嬷怀里,默默流泪斥道:“诛心之论!诛心之论!大姐何曾说过这些话,都是他蒙人的!他怎么就这么狠心,我是他的妻子啊,怎么能妻妾互换,乱了纲常!”

楚嬷嬷一边帮着德妃抹着眼泪,一边低声劝道:“娘娘要保重好自己的身子,您还有个小皇子呢。”

德妃一听更委屈了,挣开嬷嬷,便趴到床上,哽噎道:“什么小皇子,生不生下来都是个问题!你没见那几个宫人已经送来了打胎药,皇上他怎么就这么狠心!我腹中的孩子难道不是他的骨肉吗!”

“皇上是喜欢娘娘的,必是那个贱人假传圣旨,”楚嬷嬷也抹着眼泪,当日只想着王爷做了皇上,自家小姐就是皇后,哪里想到会来个妻妾颠倒,一个侧妃成了皇后,堂堂王妃反成了妃子。

楚嬷嬷又道:“娘娘也看开些,反正桂哥儿的太子之位是准了的。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桂哥儿做了皇上,看那狐媚子还怎么得意!”

德妃倒是真听到心里去,暗想自己以后做了太后,看怎么蹂躏那个李瑶琴,正在心里暗爽时,却听到楚嬷嬷一声惨叫。

德妃忙起身一看,楚嬷嬷已经躺倒在地,却见皇上如怒目金钢一般站在那里,指着楚嬷嬷骂道:“都是你们这起子老妖妇,见天的挑拨事非,来人,拉出去,先打上三十大板!”

德妃大惊,正要上前拉住楚嬷嬷,为她求情,却被皇上一把拉起来,扯到桌案旁,指着一碗药道:“喝下去!”

德妃此时也顾不得楚嬷嬷了,一把将碗扫到地上,看着皇上气愤地说道:“我不能喝,这是打胎药!”

“你倒是识货的很,”皇上冷笑道:“可见当年没少给朕的侍妾灌药啊,可真当得起这个德字!”

德妃亦冷笑,说道:“这个德字,我可不敢当。皇上既然认为我当不得德,那便请将此字赐与当得的人!”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来人,再去煎一碗药来。”

德妃无畏地看着皇上质问道:“皇上逼我喝下落子汤,不就为李瑶琴报仇吗?她腹中的孩子是你的骨血,难道我腹的就不是吗?这倒也罢了,凭什么不封我为皇后,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别说灌药的事,当年我嫁给你时,就约好了的,我十年之内不会怀胎!主母都不能怀胎,侍妾们当然更不能,况且是出身世家的侧室呢!这一切可都是为了元配嫡子桂哥儿!”

皇上冷笑:“当年这容你这个毒妇为正妃,便是我做的最错误的决定,就凭你也妄想皇后之位?你不配提瑶儿的名字!不提先前的事事非非,只说你肚里的孩子是谁的孽种?”

德妃愕然,一时反应过来,不由指着皇上大笑:“真是没想到,为了给李瑶琴腹中胎儿报仇,你竟情愿自己戴了绿帽子,这盆污水,真是可笑!真没想到啊,我大齐朝还真出了一位情痴皇帝!”

“怪不得,你封了李氏为后,沈家竟没敢吭一声,原来如此!”德妃喃喃道:“莫非那李氏真是有些狐媚手段不成,为了册她为后,你宁愿被人耻笑当了活王八!更不要提为了她,情愿一生不娶亲的林景周和安乐王!这么一个招风引蝶的轻浮女子,如何做得了母仪天下!”

提起两个情敌,皇上脸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冷声说道:“你别说三说四,乱给瑶儿泼脏水,只说说你自己德行!你腹中的胎儿,怕是安乐王的孽种吧!”

德妃冷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皇上是存心要除了自己的骨肉,我一个内宅妇人有何办法!”

皇上脸上有些狼狈,忙别过眼去不看她,自袖中取出一物,掷到德妃面前,道:“这就是证据!”。

德妃低眼一看,不由倒吸一口气,竟是那日安乐王送给自己的充作信物的玉佩,不由银牙暗咬,就说那个安乐王一肚子坏水,怎么会巴巴跑去,白白便宜了自己?

还不许自己对李瑶琴动手,感情是预防自己狗急跳墙,好留出时间,为他的心上人铺路呢!

德妃冷静下来,反驳道:“他的话,你也相信?他为了李瑶琴能开颜,自然是情愿自己心如刀割,也要助她得宠,他可是为此没少陷害于我!”

皇上怒道:“你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来人,带他进来。”

进来一个汉子,但是德妃并没有任何印象,有些不解地看向皇上。

皇上对那汉子道:“当日安乐王与你家主子结盟条件是什么,说给德妃听听!”

那汉子看了一眼德妃,说道:“那日安乐王爷对太子说,事成之后,什么都不要,只求将贤王妃沈秋君赐给他!”

皇上命人都退了下去,看着德妃问道:“你可听清楚了?”

德妃无动于衷,笑道:“这不过是安乐王,为了李瑶琴所使得离间计罢了,我一个后宅女子都能看透的事,皇上又岂能不看得明明白白?我只问皇上一句话:满后院的妾侍皆有封赏,为何册皇后时,不册立元配嫡子的桂哥儿为太子?他是唯一的嫡长子,又已满十岁,实在是于情理不合!”

皇上一愣,德妃也不等皇上回答,就已经说道:“怕是那李氏此时也有了身孕了吧?皇上果是爱屋及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不就是想,到时李氏生下皇子,以后子以母贵,成为太子!这种情况下,身为桂哥亲姨母的我,又怎么能生下皇子,助他夺取大宝呢?”

皇上被揭了心事,恼羞成怒,冷笑道:“毒妇!你不要装着一幅慈母样,你还好意思提桂哥儿的元配嫡子身份,他的母亲,你的嫡亲大姐,当年是如何去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