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悲惨离世

毒妇从良记 第四章 悲惨离世

作者:帘卷朱楼 小说:毒妇从良记 更新时间:2022-01-13 18:47:03
这是惠妃心头上的两块心病,她勉强地说:“可也不是生他时,早产离去的吗?”“么啊如此,如果你身边的亲信丫头又是怎么去的?”惠妃骤然抬起头,望着皇上,一字一顿地吐道:“我说过,雪香是冤的,那是薛神医的灵药,否者怕是不而已大姐,就是桂哥儿也活不皇上不以为然地笑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取个丸药用那么长时间?你敢说你不是在拖延时间?而且还是半个药丸,这中间若说没什么,我却不信。”。...

毒妇从良记

推荐指数:10分

《毒妇从良记》在线阅读

这是德妃心头上的一块心病,她勉强说道:“可不是生他时,难产而去的吗?”

“难道真是如此,那么你身边的亲信丫头又是怎么去的?”

德妃陡然抬头,看着皇上,一字一顿地吐道:“我说过,雪香是冤枉的,那是薛神医的灵药,否则只怕不只是大姐,便是桂哥儿也活不下来。”

皇上不以为然地笑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取个丸药用那么长时间?你敢说你不是在拖延时间?而且还是半个药丸,这中间若说没什么,我却不信。”

此事压在德妃心中多年,事到如今,她也不准备瞒着了,说道:“是,我当时是有那种想法,可是也只是一想,脚下不过略一停顿罢了,并没有多耽误时间,至于为何是半个,我却是不知的。”

“那半丸药的事先不说,只说救人如救火,片刻都耽误不得,就因为你这一停顿,才延误了时机,害得她去了!如果这事被她姐弟二人知晓,她们母亲就是因为你这个慈爱的姨妈没了的,那时会是什么情况呢!”

德妃满心酸痛,盯着皇上嘶声道:“也不过是现在这个情况罢了!我被关在此间多日,而她们姐弟却对我不闻不问!你好狠的心,竟是让我一无所有了!看来皇上是告诉她们,我为了王妃之位,害了她们的亲娘,如今有了身孕,若是再做了皇后,必会害了她二人性命,成功离间了我们十年的母子情意!”

皇上叹道:“所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这是你自己选的路,如今这个样子,却是怨不得别人!”

德妃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自己爱慕了十几年,如天神一样的男子吗,为了给李瑶琴腾出位子来,就这么算计自己,让自己变成众人眼中恶毒至极的人!

德妃万箭穿心,泪就流了下来,头脑反清醒过来,咬牙切齿说道:“伪君子!你当年就知道此事,对不对?我虽爱慕于你,却始终以礼相待,倒是姐夫你,却总是表现得无情若有情的样子,哄得我一个闺阁小姐迷了心窍!”

皇上斥道:“一派胡言!只要你把药喝下去,打下这个孽种,我看在你大姐的份上,不会再追究此事,你尽可以好好做你的德妃。但是宠爱就不要想了,你的脾性我可是十分了解,如果再敢祸害皇嗣,我决不轻饶!”

可是德妃早就被自己的发现气昏了头脑,仍是不管不顾地说道:“你不配提我大姐!你这一番话怕就是说给我家人听的吧!拿你的假仁假义骗鬼去吧!伪君子,小人,我当年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你!”

这时,宫人已经战战兢兢地捧着药碗走上来,其实在他们眼中看来,皇上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皇上丰神俊逸,德妃还不知足,偷人不说还怀上了,皇上看在元后面上不追究,还仍是封她做了个高高在上的德妃,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皇上接过药来,一摆手,令人退下,看着德妃道:“喝下去!这不可能是我的孩子,你要知道,我已经有近一年的时间不曾到你房中去了。”

德妃冷笑:“皇上倒是记得很准!可是皇上忘了,为了得到我哥哥的帮助,好一举铲除太子一党,皇上那夜可是借着醉酒,睡在我屋里的!这才有了我哥哥在皇宫中做内应的事,皇上果然是贵人多忘事!”

皇上被捏了痛处,就因为那次没抵住,过后不知在瑶儿面前陪了多少不是!

皇上趁德妃不备欲擒住她,却不知德妃出身将门,比寻常女子难应付得多,皇上不得不一手捉了她的双手,拿膝盖压着她的身子。

德妃被皇上的膝盖大力顶着小腹,不由惊恐地大叫:“快放开我,我的孩子,我们的孩子!”

皇上借机捏着她的嘴角,将药给灌了下去,然后松开手,正欲说话,却有人急步闯了进来,皇上怒道:“都反了天了,无令就敢闯进来,都推出去斩了!”

那宫人也顾不得性命,直叫唤道:“皇后娘娘不好了,皇上您快去看看吧!”

皇上一听,扔下碗便跑了出去,其他人也如旋风一样,片刻间便都走得干干净净,只留下室内木偶般的德妃和外面血人一样的楚嬷嬷!

到底惧着德妃,所以对楚嬷嬷都是手下留情的,虽看着吓人,却没伤了筋骨。

楚嬷嬷慢慢爬进房去,就见德妃正呆呆躺靠在案椅上,她心中一痛,忙上前叫道:“小姐!”

德妃这才方转过脸来,看着楚嬷嬷,落下泪来,说道:“他真下得了手!我可怜的孩子,以后一定要瞅准了人家再投胎!为什么我在他眼中就是一个毒妇呢,我究竟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啦,上天要这么惩罚我!”

说着德妃一屁股坐在地下,呜呜痛哭起来。

楚嬷嬷心中大痛,忙抱着德妃哭道:“不,不是你的错,当年是我该死,是我该死啊!老天惩罚也该惩罚我!你没错,他们该杀!”

二人正痛哭时,德妃便抱着肚子痛叫起来,楚嬷嬷知道这是要小产了,小产也是能死人的,她忙安慰道:“小姐,你不要怕,我马上叫御医来!”

德妃痛得满地打滚,口内直道:“报应,这是报应!”

楚嬷嬷不忍心再看,忙向外爬去,终于到了观口,她扯着一个宫人,求道:“德妃娘娘小产了,快去宣御医来!”

那宫人倒不敢怠慢德妃,忙飞跑去寻御医。

可是直等到德妃落了胎,御医也没来,那宫人倒是回来了,说道:“皇后娘娘出了点意外,御医们全集到中宫去了!”

楚嬷嬷看着下身出血不止的德妃,气得直骂李皇后:“贱人!”

那宫人见她二人如此凄惨,也顾不得血污,扶着德妃躺在床上,仓皇道:“要不,我再去太医院,寻些止血的药来!”

楚嬷嬷捉着宫人的手,连声催促道:“快去,快去,好人有好报,来生我会当牛做马,报答你的!”

宫人忙跑了出去,楚嬷嬷再看德妃,脸上一丝血色也没有,苍白如纸,心下大骇,忙道:“小姐,你撑着些,御医马上就来了!”

德妃摇摇头,苦笑道:“没用的,这是我的命,我害了姐姐的性命,才谋到了这桩亲事,是我对不起姐姐,上天在惩罚我!”

楚嬷嬷道:“不要听皇上瞎说,大小姐那是命,不关你的事。”

德妃笑道:“我知道嬷嬷疼我,总为我找理由,可是我当时,是真的起了取而代之的念头,虽然只是一闪而过,可总是不争的事实!我去夺不属于我的东西,所以别人也可以从我手中夺走它,只可惜了雪香雪柳,受我连累了!我对不起雪香,我答应她要照顾你一生的,可惜如今做不到了,等我去后,你就回沈家吧,我父母必会照看你的。”

楚嬷嬷哭道:“小姐真有什么不测,老奴也不会苟活的!如果当年不是因为我放手,小姐也不会如此多磨难的!”

德妃挣扎着,断断续续说道:“不怪嬷嬷,这是我的命!嬷嬷要活着,帮我好好照顾兰姐儿和桂哥儿!兰姐儿倒也罢了,将来总是位公主,不会差到哪里去,你告诉桂哥儿,做个富贵王爷就很好!李瑶琴是个风光霁月的人物,没有什么坏心眼,只要他不去肖想太子之位,必会平安喜乐一生的!”

楚嬷嬷不想小姐死不瞑目,忙点头道:“我答应你!”

德妃心中的石头放下来,但沉沉压在枕上,低声道:“父母的养育之恩,只有来生再报了。”

楚嬷嬷看德妃的手向枕前乱抓,忙起身去枕边取了那把匕首来,德妃紧紧握着那匕首,倒象是有了某种依靠,渐渐闭了眼,一时没了声息。

楚嬷嬷趴在德妃身旁痛哭一场。

然后她对着德妃,规规矩矩磕了头,说道:“小姐请等等老奴,老奴这次决不会再让小姐孤零零一个人了。死人哪里管得了活人的事,兰姐儿与桂哥儿,老奴不想管也管不了!”

楚嬷嬷说完,站起身来,一头磕到旁边的柱子上,血流如注。

那宫人拿着草药跑进屋内,见到如此情景,吓得大叫一声,跑了出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