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香花已尽》第八章 你的世界,从此没有我
花雅连飞小说名字叫作《香花已尽》,提供更多香花已尽花雅连飞小说全文深度阅读,香花已尽花雅连飞比较完整版。香花已尽小说花雅连飞摘选:花雅的头按到自己肩膀上,疼爱的望着花雅。 “我问你有也没曾经爱过我!”落月梦璃疯了般的大叫,眼泪顺…...

香花已尽

推荐指数:10分

《香花已尽》在线阅读

花雅连飞小说名字叫做《香花已尽》,这里提供花雅连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香花已尽小说精选: “我很累,你先下去吧。”赫连飞像差遣下人一样,差遣落月梦璃。 落月梦璃孤零零的站在那儿,看上去十分落魄,早已没有先前的高贵。 “你爱过我吗?”落月梦璃轻轻的问。 “都已经过去了,何苦问这问题呢?”赫连飞将花雅的头按到自己肩膀上,宠爱的看着花雅。 “我问你有没有爱过我!”落月梦璃疯了般的大喊,眼泪顺着可爱的娃娃脸流了下来。 “嘘,雅儿睡着了,你先下去,有什么事等我伤好了以后再说。”赫连飞将手指放在薄唇边。 落月梦璃从腰间抽出断了根弦…

“我很累,你先下去吧。”赫连飞像差遣下人一样,差遣落月梦璃。

落月梦璃孤零零的站在那儿,看上去十分落魄,早已没有先前的高贵。

“你爱过我吗?”落月梦璃轻轻的问。

“都已经过去了,何苦问这问题呢?”赫连飞将花雅的头按到自己肩膀上,宠爱的看着花雅。

“我问你有没有爱过我!”落月梦璃疯了般的大喊,眼泪顺着可爱的娃娃脸流了下来。

“嘘,雅儿睡着了,你先下去,有什么事等我伤好了以后再说。”赫连飞将手指放在薄唇边。

落月梦璃从腰间抽出断了根弦的古琴,芊芊玉指放于琴弦之上,轻轻拨动琴弦,一首离歌倾泻而出。

一开始我只相信

伟大的是感情

最后我无力的看清

强悍的是命运

你说爱本就是梦境

跟你借的幸福

我只能还你

原来爱是种任性

不该太多考虑

爱没有聪不聪明

只有愿不愿意

你还是选择放手

看不见永久

听见离歌……

琴声使人听到后心如触电,心里感到十分哀伤,让人不经意的去同情。

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眼神空洞莫名,之后手指翻飞,随即弦音一改,飞出4道音刃,直冲花雅要害。

“你疯了么?”赫连飞大喊。

落月梦璃只是机械化的在琴上拨弄,并不理会赫连飞的问话。

花雅其实没有睡着,只不过不想要气氛尴尬,装作沉睡的模样。

她心很疼,她不是有意要伤害姐姐的,姐姐现在要杀自己,那就算是还她对自己的好吧。花雅睫毛上挂上泪珠,一滴一滴无声的滑落。,子言,我来找你了。

赫连飞立刻从枕头下抽出一个镶满红玛瑙和软玉的古琴,一看便知是把极品好琴。

比起落月梦璃那只绝世亡音只差一个等级,绝世亡音是天下无双的第一古琴,外壳十分坚硬,上面除了软软有弹性的琴弦外,什么都没有,可做为练武之人的武器亦可作为杀人于无形的古琴。

从外形来看的话,赫连飞的软玉香琴更胜一筹。

从音色来看的话,赫连飞的软玉琴则略逊一筹。

赫连飞坐直身子,闭眼细想落月梦璃送的秘籍上弹奏古琴的方法,十指在琴弦上慢慢开始运动,越来越快,似高山流水的心旷神怡,使人在享受中不知不觉死亡。

“碰”“碰”两声刺耳的声响使花雅微微皱了皱眉,赫连飞和落月梦璃学习音功并没有多长时间,但是都已经学到了音功最高层,尽管没有

绝世亡音的琴弦易断,刚才两道音刃的碰撞使落月梦璃的琴弦又断了一根,弹奏的曲早已变了味,音功的攻击力大大下降。

赫连飞原本就受着伤的身体已经有些体力不支,嘴角边有不断渗出鲜红的血液,双手拨动琴弦速度又快了一倍,飞出2道音刃抵挡。

“铮”“铮”“铮”“铮”绝世亡音琴弦全断,落月梦璃一口血喷出,倒在了地毯上,刚刚的对决,她用尽全力,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力气。

这边赫连飞也没有好到什么地方,口腔里一阵腥甜,血渐渐的从嘴里溢出。

刚刚杂音漫天的屋子顿时安静下来,两个人粗重的呼吸声都听的清清楚楚。

花雅的素白色中衣上染上了几滴鲜红,滴滴嗒嗒,不断的从赫连飞的嘴角滑落到花雅的衣服上,落月梦璃的每根手指都有一条深深的红印,是刚才断弦时,被音弦割得。

两人元气大伤,守在外面的侍卫,跟从,看着天上的阴天渐渐放晴,听着屋里的打斗声却又不敢进去,侍卫和跟从都有些不耐。

花雅嗅到身上的血腥气,知道赫连飞和落月梦璃都受伤不轻,如果不立马治疗可能都会丧命。

“来人。”花雅竭尽全力的喊了一声,自己也受伤不轻,一有大动作就会觉着胸口一阵腥甜。

外面赫连飞的贴身侍卫早已等的不耐烦,听到里面人要进去,都快步走了进去,当看到里面场景时无一不目瞪口呆。

盟主夫人落月梦璃躺在地上,脸上还有未干的血迹,不断向下流淌,蓝色的翠烟衫,绿草色百褶裙,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都溅满了血点,膝上放着把琴弦全断的古琴,每根手指中都有条深深的血痕。

盟主嘴角还挂着血,手里抓着软玉琴三弦和六弦,花雅靠在他的肩头,中衣上是暗红色的血液,虽然两人都十分狼狈,可在一起依然十分的般配。

“还站在那里干什么,没看见赫连飞都快死了吗?”花雅呵斥着门口大眼瞪小眼的侍卫,这些人还不如自己曾经的手下呢,这点小场面就吓成这样。

花雅并不知道,这些侍卫并不是因为赫连飞和落月梦璃的受伤严重,他们都经常杀人,惨死的人他们看的多了去,他们震惊的是夫人怎么会和主子打起来,平常他们都是相敬如宾,从不动手,可这次的受伤情况来看,只有夫人和主子打起来,不然不会两方都受伤惨重。

一个侍卫的头儿立马派出一个侍卫去请大夫,找了4个侍女将落月梦璃抬回寝室,然后吩咐连金等人将花雅扶回香花苑。

再见到赫连飞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的事,赫连飞身上的伤基本上都好了,有内力的人,一般伤口回复的很快。

花雅正坐在院子里晒太阳,金色的太阳高高的挂在碧蓝的天空上,花雅懒洋洋的窝在摇椅上,贪婪的享受着温暖。五个奴婢为她扇着扇子,剥着水果,花雅从来都很会享受。

“雅儿,我受伤了你也不去看我啊?”高大的身影挡住了阳光,声音里带着微微的埋怨,浓浓的思念和一丝疼宠。

连金等人看到赫连飞,纷纷请安。

“不是我不去,是侍卫都不让我去。”花雅耸耸肩,表示无奈。

“就是给我守门的那几个吗?”赫连飞声音骤然变冷,花雅才发现,自己的冷漠远远不及赫连飞的千分之一。

“恩。”花雅点头。

“这些事也该处理一下了,落月梦璃我要你知道,我的女人不是谁想欺负就能欺负的。”他的眼神里充满狠绝,这话似乎在像花雅宣布誓言,也像在和自己说。

花雅听到这句话十分内疚,自己其实只当赫连飞是朋友,而且自己也答应好李将军一个月后进宫,现在算来只有两个星期与赫连飞相处。

“来人,将我的门卫和落月梦璃带过来。”赫连飞将花雅拉进大厅,让奴婢们都先退下。

落月梦璃第一个走进来,也让自己的奴婢先退下去,身穿粉红色的广袖衫,掩去受伤的双手,下着珍珠白湖绉裙,那瓜子型的**如玉的脸蛋上,带着淡淡的黑眼圈,眸子里满是空洞,似乎只是一个傀儡人。脖子上带着一根银制的细项链,隐隐约约有些紫色的光泽,定睛一看,只是紫色的晶石罢了。

“有事吗?”落月梦璃淡淡的声音响起,眼睛看向别处。

“哼,打伤盟主还敢如此嚣张?签了这个。”他从袖袍里掏出一张白纸。

她接过来看了看,之后看向他。

“有其他选择吗?”

花雅像那张纸看去,上面两个大字格外醒目:休书。

“割断食指,滚出山庄”他无情的说。

“好,只要能占住这个位置,就算割断手臂我也甘愿。”她点点头,眼里是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

走到桌子前,拿起水果刀,毫不犹豫的砍下自己左手的食指。

花雅想上前劝阻,那毕竟是自己的双胞胎姐姐啊,可却被赫连飞拦住。

落月梦璃的贝齿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用右手将左手食指拿到赫连飞面前,看了花雅一眼。

“收起你的假慈悲吧,终有一天你会像我一样。”她鄙夷的看着花雅,早已忘了当初的姐妹情深。

“从此你的世界不再有我。”落月梦璃抓过赫连飞的手,将手指塞进他的手里,决绝的离去。

赫连飞手里拿着那只手指,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早已没有处置自己门卫的心情,走向外面吩咐连金,让她传话下去,将那几个门卫乱棍打死,然后让总管给自己再分配过来几个门卫。

花雅走出来,看着赫连飞,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索性张了张嘴,又合住了。

赫连飞看到花雅为难的样子,露出僵硬的微笑。

“雅儿回去吧,我要先走了,过两天来教你武功。”不等她再说什么,他已经闪身离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