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免费提供更多宠妻如命:三婚老公要乖乖的第四章的全文深度阅读,从转租车上下去,纪乐宸直接递过来转租车司机一张纸钞:“不需要找了。” 她扭头望着眼前占地面积颇广的别墅大宅,心中满是烦燥,都忍的就想掏出烟。...她转头望着眼前占地颇广的别墅大宅,心中满是烦躁,忍不住的就想要掏出烟。。...

  从出租车上下来,纪乐宸直接递给出租车司机一张纸钞:“不用找了。”

  她转头望着眼前占地颇广的别墅大宅,心中满是烦躁,忍不住的就想要掏出烟。

  她以前没有烟瘾的,甚至厌恶人在自己面前抽烟,只是人都是会变的,从那一年之后,她心情一烦躁就忍不住想要抽烟。

  “小姐,你可回来了,先生很生气,姑爷和二小姐二夫人都在,看着不知道什么事情,你等会儿可一定要小心点儿,别太和先生对着干。”

  赵妈从大门里小跑了出来,见到纪乐宸先是一喜,又忍不住担心的嘱咐。

  “赵妈,你放心,他们奈何不得我,做错事情的又不是我。”

  纪乐宸将拿出一半的烟重新塞入了包包里,亲热的抱了赵妈一下,笑着道。

  赵妈是看着她长大的,一向对她很关心。

  一进客厅门,果然看到客厅中坐着好几个人。

  “呵,今天的人倒是齐全。”

  纪乐宸下意识的讽刺了一声,平日里纪家可没有这么齐全的人。

  正中间是纪父,冷面怒对的样子:“你还有脸回来!齐全,我们纪家所有人的脸面都给你败光了,怎么还能够不齐全。”

  伸手重重的一拍桌子,茶几上的杯子都颤了颤。

  纪父旁边紧挨着继母杨可欣,不断的说着小话安抚对方的怒气。

  至于沙发两侧,则是分别坐着纪雅茹和周晗。

  两个人面色难看,离得那个远,仿佛这样就代表两个人没有发生过关系一般。

  “乐宸,你回来了。”

  纪乐宸一进门,才和纪父对了一句,周晗便冲了过来,一脸激动之色,伸手便要去握住纪乐宸的手:“乐宸,你相信我,我真的是清白的,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会发生昨晚的事情,乐宸,我爱的人是你,我是被算计的。”

  “被谁算计?被纪雅茹算计?下药还是她强逼着你上她,还是她上了你?”

  “如果是你顺水推舟,那我不要这样贱的男人,如果是她霸王硬上弓了你,那你这样的废物不要也罢。”

  纪乐宸在对方愕然的面色中,将手中的包包交给旁边的佣人,嗤笑一声,抬脚便往楼上走。

  她现在最想做的不是和这些人纠缠,而是先把自己身上清理干净。

  天知道这么一路过来,感受着该死的莫浩宇留在她身体中的粘腻,是种多么让她难以忍受的滋味儿。

  “纪乐宸,你给我站住。”

  纪父看纪乐宸丢下那么些难听话之后就这么往楼上去,气的大吼。

  “你就没有什么解释的吗?”

  纪乐宸侧转身子:“爸你现在心中不是早就有了想要的解释吗?还需要我的解释?”

  讽刺一笑:“想要什么解释也等我洗个澡再说,解释晚点儿也没有人会死。”

  纪乐宸抬脚继续往楼上走。

  “你就不觉得自己对不起雅茹和周晗吗?他们明明是你最亲近的人,被你害的脸面全无还想要帮你解释,你就不感到羞愧吗?”

  “如果他们干干净净的,我陷害的了吗?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爸,纪雅茹不愧是您的女儿,明明有正经男朋友,却喜欢用偷的。”

  纪乐宸淡淡一句话堵回去。

  纪父捂住了胸口,被纪乐宸的话气的面色煞白。

  “你这个逆女,孽障!”

  一边喘气一边骂:“周晗和雅茹还说他们是被旁的人算计的,不是你动的手,可是你现在这个态度,我真的怀疑昨晚的事情就是你做的。”

  “老纪,老纪,乐乐不是有心的,她只是脾气倔强,也许是误会也不定,你别生气,你心脏不好......”

  杨可欣满面担忧的劝着纪父,一边对着纪乐宸喊:“乐乐,你爸心脏不好,你就和她先认个错,乐乐,你不想你爸爸有事吧......”

  纪乐宸被纪父的话说的想笑,她也真的笑出了声:“气死了正好和我妈做伴,她在下面可寂寞着呢。”

  她近乎仇恨的望着纪雅茹和纪父,毫不示弱。

  “姐姐,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够这么和爸爸说话。”

  一直在一边保持沉默的纪雅茹突然尖叫一声,冲到了纪乐宸的面前,伸手扯向她的衣服。

  纪乐宸没有想到一向装的娇弱样子的纪雅茹会突然动手,一时不察,撕拉一声,衣服从脖颈开裂到肩膀,露出了缩骨和脖颈处那一处处的红痕。

  那些红痕新鲜的很。

  “姐姐,你居然真的背叛姐夫,外面那些人说的都是真的,你在外面有人想要和姐夫离婚,可是你怎么能够那么害我,你想过我以后要怎么办吗?冯振要怎么看我......”

  纪雅茹眼中全是谴责与震惊,一行泪水瞬间划下,真有那么点儿梨花带雨的美感。

  客厅中一时间落针可闻。

  “啪!”的一声,重重的巴掌声响起,纪乐宸看着纪雅茹半边脸上的五指印,一字一顿:“准你和周晗那个贱人滚床单,不准我去找个乐子了?滚!”

  纪雅茹以为的惊慌害怕根本不存在纪乐宸的字典中,她站在比纪雅茹高了一阶的楼梯上,居高临下的望着她,仿佛十几年前她刚刚随着母亲进入这个家中时候一般,像是望着垃圾虫子一般,高傲的可恨。

  纪雅茹心中的愤怒痛恨一瞬间冲出了脑海:“姐姐,我一直这么相信你,你怎么能够这么对我。”

  她开始和纪乐宸撕扯了起来,纪乐宸想要将她的手掰开,可是纪雅茹死活不放手。

  “乐乐,雅茹,雅茹,别打了,别打了。”

  杨可欣冲上前,似乎是要劝架。

  纪乐宸正在和纪雅茹撕扯着,脚下突然一绊,下一刻,她在纪雅茹和杨可欣的尖叫声中,向着楼下摔去。

  一阵剧痛袭上脑部。

  最后一个念头就是。

  可惜晚了一步,没有顺手把纪雅茹母女给推下去。

  果然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纪乐宸脑袋下缓缓流淌出血迹。

  她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一般。

  所有人都愣住了,纪雅茹面色发白,望向杨可欣:“妈......”

  她刚刚看的清楚,是杨可欣趁着推攘间绊倒的纪乐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