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免费提供更多宠妻如命:三婚老公要乖乖的第五章的全文深度阅读,杨可欣紧握了纪雅茹的手,也没出声,她眼中是紧张除了松快。 这个继女,的话能就这么没了,可真的是太好了。 “乐宸” 周晗回过了神,他冲到了楼...这个继女,如果能够就这么没了,可真的是太好了。。...

  杨可欣握紧了纪雅茹的手,没有出声,她眼中是紧张还有松快。

  这个继女,如果能够就这么没了,可真的是太好了。

  “乐宸”

  周晗回过了神,他冲到了楼梯下,望着纪乐宸的时候,面色惨白。

  当他伸手探查到纪乐宸鼻端微微的气息时候,整个人都松了口气:“快打急救。”

  纪雅茹望见了周晗的紧张,那一瞬间,心头的担忧害怕全都化为了嫉妒。

  周晗明明说过不在意纪乐宸的。

  “爸妈,我和周晗一起送姐姐去医院就成了,爸你心脏不好,妈你留下来照顾爸。”

  急救车来的时候,纪雅茹拦住了父母。

  病房里,医生在给纪乐宸检查包扎,一边说着幸亏送来及时,要不然就危险了,周晗就像是一个真正担心妻子的好丈夫一样,始终守在一边,不时的感激医生尽力,纪雅茹的手悄悄伸出,握紧了男人的手。

  狠狠的一掐。

  周晗吃痛,差点儿喊出声来。

  “你什么意思。”

  纪雅茹将周晗拉出了病房,明明在质问对方,眼中却是含着泪珠,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周晗满心心疼。

  “你不是说你只要我就成吗?你不是说你想要娶我吗?”

  周晗看了看左近,趁着没人注意,一把拉着纪雅茹到了隐蔽的地方。

  揽住对方的身子,便吻上了纪雅茹的唇。

  半晌:“小茹,我前几天才知道,纪乐宸立了一份遗嘱,若是她出现意外,她名下所有的财产股份尽数捐献。”

  周晗的声音压的极低,可是对纪雅茹来说,宛若雷霆震动。

  她面色惨白:“她疯了,纪氏是爸爸一辈子的心血。”

  纪乐宸名下有纪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是纪乐宸那个疯子妈留给她继承的,谁让纪父当年创业是借助了纪乐宸亲妈那边的财产。

  连纪父手上也才只有百分之三十一,而自己母女这么多年也只是从纪父手上得到百分之五。

  除了纪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还有周晗曾经求婚送她的百分之十三周氏的股份,加上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纪乐宸名下的财产,是纪雅茹羡慕到疯魔的多。

  如果纪乐宸手上的股份落入旁人的手上,纪氏就再也不是纪父的一言堂了。

  周晗咬牙:“她和我结婚前就做的财产公证,只是我没有想到,她还瞒着我一起立了这么一份遗嘱。”

  周氏远远不及纪氏的纪氏,纪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是周晗想了太多年的东西。

  “小茹,再忍忍,为了我们以后,再忍忍,我们一定有法子能够让她报废那份遗嘱的。”

  周晗低声劝解。

  “反正我看着你对她那么亲近我心里就难受,不成,你带我出去转转,我在这里憋闷的慌。”

  纪雅茹开始撒娇。

  周晗看着纪雅茹的脸,忍不住一阵心簇神摇:“好好,我们出去散散,反正她一时半会儿的醒不过来。”

  两个人都没有发现,墙角倚墙站着的男人。

  直到两个人走远了,莫浩宇才从角落出来,他手中的烟没有点燃,在指尖灵巧的转动,眸色深深。

  他没有想到,来一趟医院也这么巧遇到想见的人。

  看了周晗刚刚出来的病房一眼,莫浩宇迟疑了下,推开了门。

  纪乐宸穿着一身的病号服,手上打着吊瓶,额头上包着一圈的纱布,渗着一点儿血色。

  紧闭着双眼的样子,看着虚弱的很。

  哪里有先前嚣张的样子,莫浩宇站在床边看着她,眼中慢慢的沉淀出了心疼的色彩。

  “看人的眼光那么差,说我蠢,你也不比我聪明到哪里去,这一次总归你没有傻到底。”

  莫浩宇俯身,一个轻轻的吻落在了纪乐宸的唇尖上,那个吻,满含着珍惜的味道。

  只是碰着唇,久久不舍得动弹一下。

  ——

  纪乐宸醒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一个背影,他低着头,似乎在看书。

  阳光照在对方的身上,让他的轮廓蒙上了一层金芒,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仿佛一幅画一般,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纪乐宸却只觉得那背影熟悉的让她有种不妙的感觉,她皱了皱眉,正要说什么,脑袋便是一阵晕眩,然后便是一阵作呕的感觉。

  “乐乐,你现在还不能够乱动,不能够说话。”

  一只大手按住她的身子,不让她乱动,一只水杯凑到了她的唇边,男人唇角沁着一抹好看的笑,望着她。

  果然是莫浩宇。

  阴魂不散的莫浩宇,那一刻,纪乐宸只觉得心头一阵怒火蒸腾,脑袋更加晕眩难受:“你跟踪我!”

  她挥手将对方手中的杯子打开。

  玻璃碎裂的声响中,一杯水洒落在男人的脸上身上,一道浅浅的血痕出现在男人的脸颊上。

  完美的五官上出现这么道血痕,仿佛是完美的艺术品上出现了瑕疵一般,让人想忽视都难。

  纪乐宸看着那道血痕,手指有些僵硬:“我说了,我们再不相干,你居然跟踪我到这里来,你到底要做什么。”

  莫浩宇缓缓的松开了按住纪乐宸肩膀的手,伸手按铃:“病人醒了,过来人检查一下。”

  他的声音冷冷的,淡淡的,失却了那让纪乐宸厌烦的笑意。

  “我有朋友也在住院,正好在这边看到你,看你头破血流的倒霉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舌头太毒得罪人太多。”

  莫浩宇居高临下的望着纪乐宸,丢下这句话,转身便走。

  他的步子迈的很急,带着隐隐的怒火。

  有一瞬间,纪乐宸想要喊住对方,只是直到男人的背影消失,她的手指无意识的攥紧了身上盖的被子,也没有多出一声。

  眼睛落在了床边男人落下的书上,是张爱玲的《倾城之恋》。

  莫浩宇以前就总喜欢看这些小文艺的文章,一个大男人,却喜欢这种伤春悲秋的。

  还每每喜欢在她面前背一些书上的情话。

  纪乐宸的回应都是将他的那些文艺小说全部销毁,然后赶着他看看有深度有用处的经济学金融学管理学书籍。

  莫浩宇从来不听劝。

  这么多年,还是改不了这种可笑的兴趣,真的就那么好看吗?

  纪乐宸的神色有些恍惚,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将床边沿的书拿在了手中。

  书中有书签,顺手打开有书签的那一页。

  并且鬼使神差的望了过去。

  第一眼,就看到了敞开的书页中被重点标注的一句话:如果我不能给你你想要的一切,至少我要你得到,我的爱。

  这句话,十八岁的少年,曾经郑重其事的半跪在她的面前,对她说过。

  啪的一声,纪乐宸将书猛的合上。

  她望着那本合上的书,仿佛看着一只能够吃人的洪水猛兽一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