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他,为何要上链
柳木木穿着白色婚纱,化妆打扮后的她的美丽动人心弦。一双带着稚气未脱的、被长长睫毛装饰出来的大眼睛,澄澈透明的,眼珠儿像两颗水晶葡萄,好像此刻一一眨眼就会有泪珠滚下。她万万想不到没想起的是大学毕业才两天就得莫名其妙嫁出去了。嫁人之日,也没亲人相送,所以母亲陪着父亲在一双带着稚气的、被长长睫毛装饰起来的大眼睛,清澈透明,眼珠儿像两颗水晶葡萄,似乎此刻一眨眼就会有泪珠滚落。。...

柳木木穿着白色婚纱,化妆之后的她美丽动人。

一双带着稚气的、被长长睫毛装饰起来的大眼睛,清澈透明,眼珠儿像两颗水晶葡萄,似乎此刻一眨眼就会有泪珠滚落。

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大学毕业才三天就要莫名其妙嫁人了。

出嫁之日,没有亲人相送,因为母亲陪着父亲在医院。

她是被一辆豪华加长婚车接走的,车上只有专注开车的司机。

孤独、落寞还有担忧交织着,感觉天不是天,周围万事万物都好陌生。

车窗外依旧是绿油油齐人高的包谷庄稼,熟悉而又陌生。

她的整个人是木讷的,掩藏不住脸上的忧伤,泪水似乎辣了眼睛,在眼眶里打转。

车,不知开了多久,总算到达目的地,四周是茂密绿色枝叶,枝叶中挂着一串串葡萄,这中间矗立一个别致的大洋楼,车在门前停下了。

一个长得圆乎乎媒婆模样的人来接应了她。

进门后,古朴典雅、如殿堂般的屋内围着一圈人,放眼望去,没有看到新郎装扮模样的人。

却看到一个中年妇女抱着一只公鸡,说是代替新郎和她给长辈行礼。

这是什么时代的了,还用鸡代替人行礼,难不成要嫁给一只鸡?

柳木木淡定的问道:“他呢?”

“哦,你是说新郎啊,你一会儿就会看到他,他身体抱恙在后院歇着。”中年妇女隔得较近,听到她问话回道。

瞬间,内心极度愤怒。

按捺不住压抑已久的暴躁脾气,转身扭头就往门外冲去,此刻的柳木木不想说一句话,哪怕是说:这婚,我不结了。

而她,直接用行为表示抗议。

“柳木木,你妈打来的电话!”后面有个粗犷的声音喊道。

柳木木欲跑的脚步立刻停住,转身慢慢走向冲她递手机的人。

接过手机,通话另一边传来母亲花秀高亢的声音,想象到母亲喜形于色的神情。

“女儿呀,他们郑家给我们打了三百万过来了嘞,你父亲动手术的费用够了,正在动手术呢,医生说这个手术国内过关了,你就放心啊!”

“真的吗?!”柳木木露出欣喜之色,胸脯一起一伏,悬着的心终于可以落下了。

“是真的,婚礼那里妈就对不住你了,不能亲自陪伴,这次多亏郑家给钱呀,不然你爸就.....,以后等你爸病好了,咱给你补这份心意。”

“妈,您的心意女儿懂,把爸照顾好就行!”

“你还好吧?婚礼还顺利吗?”花秀关心地问道。

“我很好,很顺利。”柳木木面无表情地回道。

“我就知道你刘伯伯不会骗咱的,新郎不到三十岁,是个帅小伙吧,妈都知道。”

柳木木还想说什么,就被一旁的人催促行下一个礼仪,随身包也被新郎父亲安排人拿去了。

柳木木挂断通话,默默回原地,硬着头皮和抱鸡的中年人一块儿给长辈行结婚礼。

草草行完礼,宾客在敞开的露天院子里去海吃海喝了,好不热闹。

席间,一个小姑娘,看上去比柳木木小两岁,受命将柳木木带去见新郎。

说在新房里,实际上是四周长满了花草,铁珊围着,造型别具匠心的小木制屋。

柳木木进去后,被她嘡啷锁住了门,柳木木大惊失色,赶紧去打开门锁,锁被牢牢地锁上,根本无力打开。

听见身后有响声,回头一看,吓了一大跳。

一个满头长发,凌乱不堪,面色黑乎乎,洁白整齐的牙齿咧嘴发出呲呲声。

两只手、腿被铁链锁着,眼里冒着杀气腾腾的恶光,眼白白得透彻,眼珠子机警地转动着,黑白分明。

柳木木往后退了退,腿吓得瘫软,紧靠在铁珊门,尽量和他保持距离。

壮着胆问道:“你是谁?”

那人依旧冲她呲牙咧嘴,两眼露凶光。

柳木木自我壮胆,自我安慰道:“别怕、别怕。”努力让自己平息下来。

这时,刚才锁门的女孩又来了,是餐点和换洗衣服,女孩儿说道:“少夫人,这是你和少爷的晚餐,里面有一张床还有洗澡间、换洗衣服的地方,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我说。”

“我要出去,我的手机呢,我的包呢?”

“在老夫人那里,说暂时替你保管。”

“那他是谁?”柳木木急促地指了指面前被链子锁着的男人问道。

“他是少爷,你的新郎,叫郑陌。”小姑娘回道。

“为什么要锁住他?”

“因为他会犯病,神智不清,会伤人。”

“为什么不去送医院?”

“去治疗过,医院查不出病因,束手无策,老爷怕他在医院受苦,就带回来了。”

“这多久了?”

“八九个月的样子。”

“他们要把我困在这里,要干什么?”

小姑娘回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在郑家打工的下人。”

走了几步,小姑娘又过来低声说道:“少夫人,我先走了,有什么需要,您按床头柜上的门铃我就会过来,我姓谢,叫我小谢就好了。”

“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帮我报.警,就说有人囚禁我,让他们来救我。”柳木木抱一线生机。

小谢摇了摇头,说道:“我这样做,老爷和夫人会怪我的,他们会赶我走的。”

柳木木气得将手狠狠地捶了捶铁珊门,她要发泄。

此时,发现饿得头发晕,打开小谢送过来的食物,强迫自己吃了几口。

看到郑陌正盯着自己,估计他也饿了。

从饭盒里取出馒头、盒饭小心翼翼地丢到他面前。

他警惕地看了柳木木一眼,用手抓着食物粗鲁地往嘴里送。

这模样,让柳木木突然想起韩剧里的一个剧情:狼人与灰姑娘。不过故事里的灰姑娘最后嫁给别人了,而那个狼人痴痴的在院子里等了几十年,直到有一日,已年老色衰的灰姑娘带着孙女来看时,发现狼人依旧在等着她,故事凄美。让她唏嘘不已。

可是面前的他,不是狼人,也不会奢望产生凄美的爱情故事,面前的他只是一个神智不清的庄园儿子、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富二代。

该怎么办?难道要和这个人共度一生吗?不要啊,我还年轻,我还有很多梦想要完成呢!柳木木内心歇斯底地叫着。

半夜,前院屋子灯火通明,而后院的这栋小屋,只有她柳木木和一个陌生新郎,难道这是她柳木木的宿命吗?

她忘了问小谢,晚上他会睡吗?或者睡到哪里,里面的屋子只有一张床。

外面似乎有点冷了,柳木木并无睡意,起身走到房外,昏黄的灯光下见他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正望着浓墨的天际。

郑陌听见屋内传来声音,冲着她再次露出凶光。

柳木木抖开毛毯,扔过去,正好散开披在他身上。

他再度看向柳木木,柳木木蜷缩着身子,双手抱着膝盖,坐在他对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我知道一定有原因,你愿意告诉我吗?”

柳木木不期望他能回答,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的家人没有放弃你,不然不会给你找老婆,可为什么偏偏又是我,我还有好多梦想没完成呢,我想象的工作是白领,可如今像囚犯一样被困在这里。”

柳木木边说边抽泣起来,仍抱一丝能听懂的希望,像是在同他说话,又像是自语:“人生命运多舛诶,医生说不出你的病因,说明你是不愿自我意识清醒过来,对吗?”

郑陌不知道是听懂她的话,还是观察到她不是恶人,总之不再凶她,目光变得柔和,乖巧了许多,一副认真听她倾诉的模样。

不知什么时候,柳木木打起盹,睡着了。

而被锁链锁着的他,突然狂躁不安,耳朵灵动,似乎听到不该听到的不详之声。

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他将铁链挣断,轻盈地爬上铁珊,跳到铁珊外。

原来灯火通明的前院正发生着一场意料之外的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