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嫁祸于人
前院房子里,是堂兄郑潮正逼得郑陌的父亲郑州生写遗嘱,很很显然他早以对庄园有占据欲,并且有备而来,还带了律师,旁边有三个帮凶。郑潮兜腮胡桩,剃得非常干净,一副凶相,宣称以后庄园由他郑潮日常打理,是为了郑家发扬光大,嘛郑陌不里用了。郑州生一副视死如归郑潮兜腮胡桩,剃得干净,一副凶相,声称以后庄园由他郑潮打理,是为了郑家发扬光大,反正郑陌不中用了。。...

前院房子里,是堂兄郑潮正在逼迫郑陌的父亲郑州生写遗嘱,很显然他早已对庄园有占有欲,而且有备而来,还带了律师,旁边有三个帮凶。

郑潮兜腮胡桩,剃得干净,一副凶相,声称以后庄园由他郑潮打理,是为了郑家发扬光大,反正郑陌不中用了。

郑州生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双方僵持着。

刚刚听到的声音是郑潮伤害他母亲的声响。

也许是母子连心、也许是郑陌对声响特别敏感。

冲进来的郑陌咧嘴呲牙欲举起桌子朝他砸过去,似乎有意识的样子。

说时迟哪时快,被郑潮的帮手将他双腿连发两个弹弓,郑陌倒在Xue泊中,两眼冒着凌厉瞪着郑潮,在地上扭曲着痛苦的表情,双腿蠕动着。

郑州生赶紧上前护着郑陌,颤抖着浑浊老年音,哭腔道:“我签、我签,只要你放过郑陌,他可是你的堂弟啊!”

郑潮蹲下来,对着他两父子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葡萄园的产权交给我,我负责比你打理得好,也会管好你后半生,至于堂弟嘛,已经是一个废人了,我保你留下这根Xue脉。”

接着站起身凶神恶煞地说:“哼,谁挡我财路就得死,他来得正好,二婶已故,我正想找个人来掩盖这件事呢。”

“你想怎样?”郑州生问,预感会发生不测,见他眼神一直瞅着郑陌,紧迫地问:“你到底想怎样?你可不能打郑陌的主意,他对你威胁不了什么。”

“你和二婶都得死,才能保住郑陌一命,不光如此,还要签了遗嘱,日期提前。”

“你、你个畜生,好恶毒。”郑州生咬牙切齿道。

“你没听过无毒不丈夫吗?”

*

柳木木醒来时,发现不见了郑陌,而门锁还好好的,赶紧按床头门铃,小谢赶紧过来了。

“怎么了,少夫人?”

“少爷不见了,快把门打开。”柳木木紧张地说道。

柳木木和小谢见前院断断续续传来说话声,立刻跑去,推门而入。

此时的郑潮立刻换了一张嘴脸,装作痛不欲生的样子,蹲在他身旁哭道:“你神志不清,可为什么要害了二伯二婶啊?”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柳木木见状懵了,连忙问。

郑潮站起来,装着很难过,说道:“你的老公像发了疯的,冲进来将二婶二伯都给害了,郑陌腿上的伤估计就是二伯为自保拉的特制三D弹弓。”

柳木木愣了半天,大脑一片混乱,她要好好捋捋思维。

还没等柳木木反映过来,郑潮做好人似的,吩咐道:“将他带回后院,替我好好锁住看好他,别让他像疯狗一样再出来咬人,不然等一会执法人员来了,我可保不住他了。”

郑陌腿上鲜Xue淋漓,不知哪里来的力量弓腰准备发力攻击郑潮之势。

柳木木眼疾手快,不顾生命安危赶紧冲上前制止,赶紧对小谢说道:“这里有药箱吗?”

郑陌再次失去理智,在小谢取药箱的同时,发疯突然咬住柳木木的胳膊,柳木木强忍着,已有Xue渗出来。

小谢拿过来药箱,柳木木看到熟悉的药物,赶紧给他注射了一针镇静剂,郑陌算是平静下来,立刻晕睡过去。

单凭看现场,不用很高的智商,柳木木心里便有七八分明白,但不能说破,如果一旦强出头,必然会引来灾祸。

暗暗叹着:这家人未免太可怜了吧,有钱也未必是好事。

郑潮见新娘毫不畏惧,正琢磨着该怎么处理面前这个女的。

看柳木木站得笔挺,视死如归的样子,想必不是好惹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留宿大院的工人和家庭服务员越聚越多,也就收手了。

柳木木装着若无其事,强忍着胆怯和难过。

内心害怕得不得了,第一次电影里的剧情出现在生活中,腿有点打弹了,强撑着硬气,现在她只想救治郑陌。

并非因为郑陌是自己嫁的人,而是她与生俱来的正义感极强。

执法人员来了,是柳木木让小谢打的手机报的案。

执法人员听了郑潮等人的证词,以及收到郑潮的打点,当作是神志有问题的郑陌所为,这构不成犯罪,仅仅只说了一句,让郑潮好好处理好家事云云,敷衍了事应付了场面就离开了现场。

郑陌是活脱脱的成了背锅侠。

郑潮作为胜利者的姿态,内心狂笑不已,但脸上露出一副悲痛神情。

柳木木突然觉得郑潮虚伪得让人起鸡皮疙瘩,那副熊样,料定这事和他有关。

郑陌在几个工人的帮忙下,被抬到后院平方屋,只有小平房屋,柳木木才觉得安全一点。

她大学学的是护理,虽说特长和爱好不在于医学,但是基本的专业护理知识是有的。

忽然感到自己作用好大,如果此时显弱,势必整个郑陌家就要垮踏,于情于理她都不能见死不救,更何况,郑家刚刚出了三百万给她父亲治病,这份恩情,让她不能放弃对郑陌的救治。

郑陌由起先的抗拒和不配合,在柳木木的安抚下,逐渐稳定心绪,渐入配合状态。

在取他腿上两颗石子时是艰难的,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咬牙放手一搏,稳定和专业的技术,很快成功取出。

好在是自制3D打印材质做的弹弓弹的石子,有一定力度。不过,一旦击中要害那也是不了得的事。

取出石子后,柳木木衣襟已湿透。

柳木木分析,郑潮看上去是个野蛮人,还是有几分智商的,做事留有一手,表面上给了郑陌一个活路,而其实是在堵众人耳目。

这个家到底隐藏着怎样阴谋?

她在给郑陌拔出石子时,发现郑陌的一个特点,尽管疼痛难忍,但还是温顺的挺过来,这一细节,让柳木木觉得郑陌骨子里的坚韧和不简单。

包扎好后,望了一眼郑陌,他眼里焕出的光变得温和了许多,不再是最初看她时凶狠排斥的目光。

难道郑陌神志并非完全不清?

“小谢,你能告诉我这个家庭的情况吗?”柳木木迫不及待问侍候的家庭服务员小谢。

战战兢兢的小谢,胆儿小,声音小得像苍蝇嗡嗡:“少夫人,你不要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柳木木心里明白着,小谢要么是胆小怕事不肯说,要么是真的不知情。

也罢,既来到这个家,就一定不会袖手旁观,在没有搞清楚状况之前,必须装糊涂和隐忍。

她这一辈子,最怕的是欠人的情,这次欠了郑家的情。

如果不是为了报答父母养育之恩,也不会违背本心答应嫁给素未蒙面的郑陌。

郑家帮助出了高昂的医药费,这份恩情,柳木木记在心里,如今的郑家明摆着歹人当道,危机重重,她是决不能做逃兵的。

她悉心地照料着郑陌,奇怪的是,郑陌神志不清、狂躁的频率并不频繁。

这个夜注定不寻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