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5章 要运哪儿
翌日清晨,郑陌双亲出殡,由于郑陌成了“废人”,基本上礼仪是由郑潮当主持和当家的。仪式上,郑潮还有板有眼哭腔着:“我二叔二婶走得冤啊,都是那个逆子堂弟不很听话,应二叔二婶的意思留了他一条命,愿他自求多福,毕竟,我也会尽我的力去照料二叔的唯一儿子。”有未明仪式上,郑潮还有板有眼哭腔着:“我二叔二婶走得冤啊,都是那个孽子堂弟不听话,应二叔二婶的意思留了他一条命,愿他自求多福,当然,我也会尽我的力去照顾二叔的唯一儿子。”。...

翌日,郑陌双亲出殡,由于郑陌成为“废人”,基本礼仪是由郑潮主持和当家。

仪式上,郑潮还有板有眼哭腔着:“我二叔二婶走得冤啊,都是那个孽子堂弟不听话,应二叔二婶的意思留了他一条命,愿他自求多福,当然,我也会尽我的力去照顾二叔的唯一儿子。”

有不明真相的工人在底下交头接耳,认为郑州生不幸的同时也很幸运,遇上一个能帮衬他的侄儿,真是好福气。”

“有些话不能断定,日久见人心。”

......

工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并未影响郑潮的挽词。

“郑潮承蒙二叔二婶的厚爱,今后庄园的土地、资产、运作和管理交由我来打理。”

说话间还将遗嘱复印件抖了抖,继续说道:“今后,我一定不负所望,把咱郑家的庄园发扬光大。”

柳木木心里一哼:虚情假意,真会演戏,可以拿奥斯卡金奖了。

按照推理,有理由不相信遗嘱的有效性,苦于无证据,不敢揭开他的面目。

在送殡的那天,柳木木也看到人群里的刘在石夫妇,上前客气地打了招呼。

刘在石老婆猫哭耗子假慈悲地说:“要是知道他家出现这种情况,就不会给你做媒搭桥了。”

柳木木是个通情达理的女孩,只是一个劲地回着:“我也是很感激您们,要不是您们,我父亲还不能顺利抢时间动手术呢。”一贯持有感恩作法的柳木木对他们夫妇倆表达感激也是常理之中的事。

待她走远后,刘在石老婆叹了口气道:“幸好咱们倩倩没嫁过来,竟出现这种事。”

经历庄园的事,柳木木一下子觉得长大了好多。

家的另一边,母亲打电话来告知柳木木,她的父亲已经成功动手术,这个消息让柳木木喜极而泣,心里负担一下子轻了好多。

她知道,父亲的病能治好得益于郑家给的那笔医药费。

*

作为郑家的媳妇,总觉得有权知道一些事情,如果太平静了反而不正常,比如,她借故去找郑潮问要一份关于在葡萄园里的工作,想做一份贡献,比如,他郑陌今后的生活开支将从哪里来。

明摆着郑潮给出的意见是:“郑家娶了你这位知书达理的好媳妇简直是福气呀,这工呢,你不用做。你和郑陌的开销我每月从财务那里指定万儿八千的给你们,你把我堂弟照顾好就OK了。”

说得倒是很仗义,很容易被他折服。见他那坚毅的态度,柳木木回道:“那谢谢了!”知道坚持下去的结果必然会遭到他反感。

柳木木都有点暗暗佩服自己了,会察言观色,尤其是在虎口中行走,越来越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有了郑潮的这句话,柳木木事好办多了,看上去光明磊落,不会让郑潮生疑。

她当务之急是要用人,了解葡萄园的情况,这些明明是郑陌的财产,是郑老爷子半辈子的心血,如今拱手让人,真有这番道理吗,柳木木不信。

郑陌在取出石子后,走路不方便,柳木木托人到市区买了轮椅送过来。

推着郑陌在偌大的葡萄园水泥路上行走,当郑陌狂躁时,柳木木就会耐心地安抚他,实在控制不住时,会伸出胳膊让他咬,这一次,放在他嘴边,他却迟疑了,没有咬下去。

柳木木心里莫名的触动了一下,难道他是有正常意识了吗?

柳木木蹲下身子,对着轮椅上的他诚恳地说道:“你看,前面的葡萄园,这些原本应该是你的,却被你堂兄拿去打理了,美其名曰每月给一笔开销你,可是你又能开消多少呢?还有,你爹妈不明不白的走了,难道你就不想查明真相吗,我若不是为了报恩于你们郑家,我早就走了,从结婚那天,老掉牙的俗套用一只鸡代替着和我结婚,我就一刻也不想在这个奇奇怪怪的家呆了,我的心并不属于这里。但是你家庭的变故,我觉得我有义务帮助你。”

柳木木站起来,漫无目地的望向远方,说道:“待查明真相的那天,替你爹妈讨回公道的那天就是我离开的日子,那时,我们两家不互不相欠。”

视野之下,葡萄青的透明,红的发亮,紫的晶莹,装点着葡萄园,晶莹剔透的葡萄丰盈饱满,坠得枝藤愈加沉甸,走近,仿佛融入了绿色的海洋。

黄昏时刻,工人将采摘的葡萄一一装箱运走,陆续收工。

这里的工人大多是附近的居民,由于征了他们的地,就以解决就业为借口,安抚居民的心,让附近居民安居乐业。

柳木木觉得闲来无事,推着郑陌沿着运输的车辆方向走去。

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就看见几个工人从车上卸下几个箱子转运到另外一个车子,然后朝不同的方向驶离,他们到底要运去哪儿?为什么不运去工厂?

柳木木追过去后,看到抬往南边的是通往灌木丛林,抬往北边是庄园的配套工厂。这几天,柳木木已经将庄园的大致范围熟悉了,待追看到灌木丛中时,发现已不见了踪影。

灌木丛中没有路,杂草丛生,加上还推着郑陌,力量单薄,不便看个究竟。

这院中太多的太蹊跷事,一不小心就会踩雷,当小心才是。也怪平日言情剧看多了,悬疑类侦探类小说看少了,不然总会猜到点什么。

返回小院的路上,看见前面路段围着几个收工准备回家的工人。柳木木好奇地走过去,钻进人群,是一个工人倒地不省人事。

是心源性休克、是低血糖昏迷、还是脑血管疾病?

现在已经容不得她多想了。

柳木木冷静地对伏在患者哭着的人大声说道:保持平躺的位置,才能够使血液充足地供应给心脏和大脑,能够维持身体的血液循环正常。

柳木木在患者的耳边大声呼喊,没反应。探鼻或者是直接听呼吸,没有反应:“快、快,你们需要拨打120,等待专业治疗。”

围观的人大多被吓傻愣,听到柳木木的话,立刻有人开始拨号。

病人已经失去呼吸,要及时进行人工呼吸救治、心肺复苏的救治,使心脏能够恢复到正常跳动状态。

言情剧上往往是年轻女医生给年轻人进行人工救治,而且发生点剧情,可是面前的这个人是中老年工人啦。

医者仁心,柳木木本能地反应,顾不了那么多了,救人要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