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6章 对峙吧
柳木木救人的专注、专业,让围观者惊呆了,顾不上取笑或羡慕,紧要关头生命至上。果断地将工人患者的帽子取下,胸领解开,以便散热。在柳木木的人工呼吸和按压下,患者有了肢体反应,被赶...

柳木木救人的专注、专业,让围观者惊呆了,顾不上取笑或羡慕,紧要关头生命至上。

果断地将工人患者的帽子取下,胸领解开,以便散热。

在柳木木的人工呼吸和按压下,患者有了肢体反应,被赶到的救护车带走了。

围观的人,这才松了口气。

柳木木则跑到人群外捂着肚子,弯腰一阵呕吐,那患者口中冒出的味道奇臭无比。

现场工人们协同医护人员把患者抬上担架车,陪护的是病患族人,救护车远去。

留下的其他工人向柳木木投来不一样的目光,大多是感激。

有几个工人直接言语:“谢谢谢谢!”

人嘛,将心比心,骨子里都是善良的。

柳木木正准备推着郑陌轮椅车继续往前走,散后的围观群里突然钻出一个被太阳晒得老黑的男工,微跛,背有点弯,走过来小声说道:“少爷真冤啊!可惜。夫人,你当小心才是。”

边说着边摇头,甩下这句话后就不动声色地提着做工工具走了。

柳木木冲上前问道:“大叔,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黑皮肤大叔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言不可言。”

“你一定知道些什么,麻烦您告诉我?”

黑皮肤大叔面露难色,不再理会柳木木,继续往前走。

柳木木望着他颤巍巍的背影,心中满是疑惑。

机敏地蹲下,看着郑陌,欲言又止。

还是不说为妙,问了也白问。

回到小屋,柳木木收拾衣物,属于自己的物品少得可怜,收起就走。

经过郑陌旁边时,却被郑陌一把抓住。

柳木木被这微小的细节愣住了,浑身一怔:“你,干什么啊?”

郑陌只是仰头凝望着她。前几日凌乱的头发,脏兮兮的面容,谁也碰他不得,碰他就会发狂。

柳木木尝试了多次,才将他的头发剪短了,乱剪一气,并没有什么型,算是帮他剪短了,身上的脏物收拾干净了,腿上的伤在柳木木悉心照顾下,基本痊愈。

伺候左右的小谢,每次看到此情此景露出羡慕的笑意,对柳木木日常招待更加用心了些。

柳木木在看到这园中怪话怪情况,觉得太没有安全感了,该怎么办,有没有人出主意,纠结着。

她,突然有一种冲动,打算离开这个地方了再想办法还郑陌家的情。

收拾行李刚要出门,被平日里没有正常意识的郑陌一把拉住了。

“放开,我要走了,我再也不要在这个鬼地方呆了,压抑得让我喘不过气,我不会被人害死就是被这环境憋死,我还年轻、还想活呢。”

柳木木气话连篇。

郑陌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就是紧紧抓住她的手腕。

柳木木坚持着掰开了他,说道:“今天就是阎王老子来,我也不想到这里多呆一会儿。”

柳木木很意外。当看到失去双亲的郑陌无依无靠,本能的善良让她抑制了冲动,理性终究占据了冲动,泄气地放下行李坐下。

郑潮不知从何处冒出来,走了过来,阴阳怪气地说道:“你想走?你走了,我弟怎么办!你可是我弟弟花了重价钱娶回来的媳妇!”

柳木木正在思考该怎样安顿好郑陌,看到让她抵触的郑潮,内心无限排斥。

但此刻柳木木故意口是心非,义愤填膺地说道:“我柳家治病的钱,欠他郑陌家的自然会还,但我绝对不是你们买回来的媳妇,再说,与你无关。”

“什么与我无关,那钱是郑家的,也就是我的。”郑潮屌得一地,厚颜无耻地说。

“是郑陌的,在嫁给郑陌之前,并未听说过你。”

“可这个庄园现在归我了,债主人便是我了。”

“你不知道按照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七条遗产有顺序继承的么?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继承开始后,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第二顺序继承人不继承;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的,由第二顺序继承人继承,你算哪门子继承人?”

柳木木一骨溜地说出了这么多概念,听得读书不多的郑潮晕乎乎。

“所以要继承也该由郑陌和我来继承,怎容得你继承。”柳木木毫不畏惧地说道。

“我可是有律师大人作证的,有法律效力。”郑潮不是省油的灯,怎么可能让柳木木说赢,辩道。

“哼,谁知道呢。”柳木木不屑地说。

“你这丫头,看来很有头脑呢,可惜嫁给我这个白痴弟弟,不如跟了我,怎么样?”郑潮鬼着脸凑过来。

柳木木避远了一点,无限的恶心之状,说道:“你不知道朋友妻不可欺吗?何况是你堂弟的。”

郑潮决定动粗,柳木木不知哪来的力气挣脱开他:“你敢轻薄,我就报.Jing。”

郑潮冲过来欲夺柳木木手机,被柳木木灵活躲开。

柳木木搜出包里的水果工具对着喉咙,说道:“你个大男人,我是没办法对付你,但是我可以结束自己的生命。”

郑潮愣住了,作投降状,露出“害怕”的样子说道:“别别,有话好好说。”

“郑老爷子夫妇是怎么过世的,本身流言四起,执法部门对你有所怀疑,如果我也如此了,我的家人和我那些大学同学一定会来帮助查个水落石出,到时候,你又怎能脱得了干系呢?”

“哎哟喂,说得妙呀,听你这么一说,我好怕怕哟。”郑潮还拍起了手掌有节奏地附和鼓掌,狐眼瞥了一眼柳木木,围着她转了一圈,发现她这个女子像个烫手的山芋、刺手的刺猬,碰不得激不得。

郑潮从小没读过书,对有文化的人骨子里还是有几分敬畏的,尤其是对她的刚烈,更是内心有几分惧怕。

平日里外表抖狠,对似长刺的柳木木更是天然服几分软。

郑潮指着她的额头,挑眉窥了一眼,咬牙切齿地说道:“好,你走可以,但是郑陌,你的新婚老公将会因为你的走,而饿死,你信不信?”

“嘿,你在变相留我?”

“非也,你走可以啊,把郑陌带走,但我不会给你们一分钱。”

“带走郑陌?这副模样带回老家,要被乡亲取笑死,唾沫星子都会淹死人,不行,我不能带郑陌走。”

柳木木的本意是,郑陌这个样子,确实惹人生怜,还人情与帮他一把,早就占据了柳木木的思维,但仍然故意和郑潮吵起来。

“某人刚刚说要还情,现在却说要走,你们女人到底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其实,我也是巴不得你们立刻消失,但现在不是时候,你们得好好的在这里,替我平息外面那些四起的谣言,让工人们安心做事。”

“原来,你是这种心事!终于说出了心里话。”柳木木从郑潮口中要到了答案和重点,说明一点郑潮心里还是发虚的。

“不然呢,我为什么要‘侍候’你们、善待你们。”

“但,我要说清楚,你不能动郑陌一根毫毛,更不可打我主意,否则我也不是吃素的。”

“哟,好怕怕哟!”郑潮再次装着很怕她的样子缩成一团滑稽的抱着双肩,又摆正身躯说道:“成交。”

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郑潮这是在关心郑陌,还是在使障眼法?

“请你今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柳木木补充了一句。

郑潮头一侧诡笑着离开,那笑意味深长。

柳木木胸腔哼出一口气,自语道:“我不怕你!我要是找到证据,你郑潮就等着进监牢吧。”

小谢看到这一幕,对柳木木满是仰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