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荆棘之丛 第一章

作者:ansell 小说:荆棘之丛 更新时间:2022-01-14 22:38:06
“汪医生,三号病房在呼叫铃,你去看一下?”“好~”汪星罗急急忙忙地捎上报告单领着几个小护士声势浩大地赶赴战场…对于汪星罗来说,自打彻底说再见学生时代后,这样的生活模式早以习以为常,而已而已空暇之时才会不时念起医科大时和系科学长们每日在学术上长刚结束最后一拨巡房,汪急不可耐地瘫倒在办公桌边的转椅上,上午的所有任务总算是告一段落,长长地舒了口气。随即,意味深长地拿起摆在电脑旁的一册大学毕业典礼的相框仔细端详起来,打起了心底的小算盘。。...

荆棘之丛

推荐指数:10分

《荆棘之丛》在线阅读

“汪医生,二号病房在按铃,你去看一下?”

“好~”

汪星罗急匆匆地捎上报告单领着几个小护士声势浩大地奔赴战场…

对于汪星罗来说,自打彻底告别学生时代之后,这样的生活模式早已习以为常,仅仅只是空暇之时才会时不时念起医科大时和系科学长们每天在学术上长枪短炮的日子,毕竟那段既充实又自由的日子和现在是没法比的。

刚结束最后一拨巡房,汪急不可耐地瘫倒在办公桌边的转椅上,上午的所有任务总算是告一段落,长长地舒了口气。随即,意味深长地拿起摆在电脑旁的一册大学毕业典礼的相框仔细端详起来,打起了心底的小算盘。

许久未见郝亦诚学长,前几天突然告知今天留学归国,汪星罗此刻心里很是欣喜,但是又有种说不清楚道不明的紧张…

直勾勾的望着相框那张青涩而又迷人的笑容,这几年的nam经历肯定把这枚大帅哥打磨得更干练成熟了吧,今晚的聚餐一定好好打扮一番接待她的男神,这样想着便情不自禁地露出了欣慰而难得的笑容。

一家营城刚开业不久的网红日料店,人满为患,营销出了一股火锅店的气氛……

“哎,汪星罗,这里…”汪拨开了四处散乱的人群,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发型,挪动着身子艰难地移步了过来,显得有些局促难堪。

“学姐,好久不见~”汪平静地和钱明明打了招呼,而脸上并没有掩饰对这家店菜市场级别待遇的不满。

“最近咋样,儿科幸苦吗?”

“老样子,早习惯了~你呢?”

“我们最近科里有研讨会,忙着备会议材料,每天也是手术,忙不停!”

“附院是大院这种报告会就是多!要我打死也适应不来!”

“所以你当初放附院不进,选了幸福这么个小医院,也太佛系了!”

“够养家糊口就行了~”

“难道不是某人的离开对你的打击…”钱明明这句措不及防的话,似乎并不是小心翼翼地试探,到像是不挖点猛料不罢休的决心

“呵~想多了,学妹我自觉医术逊色所以放弃了……快走吧里面在等啦”汪就显得不自然多了,赶紧卖起关子,怕收不了场又随便敷衍一通瞎话,然后硬生生把人塞进了包厢。

“郝学长还没到?”钱明明一遍遍浏览着包厢里几乎复制粘贴的大叔脸,惊奇的发现那两个各具特色的校级颜值扛霸子居然还没到,担忧地看了一眼汪星罗

“许冠鑫,你确定郝学长还来吗?”钱明明见汪星罗没什么情绪上的变化,自己倒先急上了。

“我都再三确认了,他说一定来!”

“行吧……”二人先行坐下,和身边的老校友一顿嘘寒问暖…

时针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包厢内这会算是热火朝天地聊上了,丝毫察觉不出已是快要八点的时段,更是把接风洗尘的主人公忘到了九霄云外。

过了一会儿,汪方才想起了什么,嬉笑时放下了酒杯下意识地举起手腕,瞥了瞥表盘中的指针,心头顿时涌入一股强烈的不安来,空气也不似刚才的通畅……

“我去下洗手间,你们先聊着…”汪星罗踉踉跄跄地站起身,稳住了脚跟,随即故作镇定地径直走出了包厢。

徘徊在走廊边,汪的思绪就像断了弦的风筝,胸口也迟迟喘不上气,她支撑在一旁的木墙边,颤颤巍巍地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则电话,“徐医生,我的哮喘犯了,你能帮我送些药吗?地址是…”汪星罗试图先稳住呼吸,依旧于事无补,随即眼前一片空白。

在梦里汪星罗又陷落在儿时的那个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阴暗角落,那个角落仅有着无尽回荡的斥责和辱骂,不堪入耳的嘲弄,和无声无息的自我悲悯…那是她十几年来旁人无法窥探之处,或许早已成为她永久尘封在心底的伤疤。

不知是什么时候起她依稀听到有人喊着自己的名字,随着时间推移喊声越发急促,这时一道白光悉数打在了她全身,她的眼角方才微微张开了一道小缝…

“汪星罗,你吓死我们了!”钱明明这会儿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

“扶…我起来…”汪浑身软趴趴的,话也说不利索。

说罢,众人也都纷纷围了上去试图来搭一把手,可这画面看上去却是相当不和谐,大家你推我攘的像是快要打起来似的。

汪最终拉住了钱的手臂,吃力地站起身,她缓缓靠向钱的身侧,钱则紧紧拴住了她的腰身,防止她体力不支再次倒下去,几个学长也纷纷跟在身旁做起了护花使者,脸上充斥着担惊受怕的神色……

“你呀,来参加聚餐,哮喘药怎么能忘呢,丢三落四的说你什么好…”

“真对不住,最近科里忙的都忘了,再说好久也没复发了,没太在意…”说的倒是不痛不痒的,看来完全没把刚才晕过去当回事。

“你心也太大了…还喝酒”

“你知道老陆这把岁数了狂奔三条街给你买药多不容易嘛!”

陆学长陪着笑,看不出有什么开心,毕竟他非常在意别人拿他年龄说事,长得比较着急也不是他自己愿意的…

这会儿汪星罗倒是有点愧疚的意思,立马脱口而出:“学长,真是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我把药费转给你!”

“不用了…这才几个钱!”

“没事的……”

钱明明看向汪星罗惨白的脸,随后视线慢慢转移在了她死死抓住自己胳膊的手掌上。

“记得大二有天回寝室你也是哮喘犯了,浑身冷汗还发抖,我慌忙给你找药,你也这样死死抓住我…”

见对方面无表情甚至装聋作哑,钱明明很是心疼的看着她“我和你认识从高中到现在算算也快十年了,和你认识这么久了,我觉得你家庭学校生活都蛮幸福的呀,但我总有种你缺乏安全感的错觉……”

“…你想多了……”汪星罗眼神有些许躲闪,“我们回包厢吧!”随即开始转移话题。

“要不你今天就先回去休息吧,聚会改天再约也行呀!”众人纷纷提议

“…行…”汪愣了几秒,私心觉得今天运气太背了,错过男神太可惜,还想着硬撑会儿,可是再三斟酌还是回家休息比较稳妥,毕竟命得有才能追男神不是。

“我先去洗手间洗把脸…”

“好,我已经帮你喊计程车了……这边药接着还要定量服,这是解酒的放包里收好,这个司机是女的我查过了不用担心”听着钱的一番老母亲牌叮嘱,汪终于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在汪的心里钱明明是一个做事向来事无巨细的好女孩,所有事都会安排的很妥帖,从大学开始汪星罗就无时无刻不在领教着她令人惊艳的管理者能力。大四那会儿钱正式加入住院医师的工作汪心里还这样子打过赌,如果钱明明日后当不上科主任,她就一辈子和爱情绝缘。

摆动了几下僵硬的胳膊,摇了摇吃痛的脑袋,汪星罗望着水池边的大方镜出神。

不知为何那些幽暗窒息的画面又不禁浮现在了眼前,鸡皮疙瘩霎时间遍布全身每一块皮脂。

她迅速打开了水龙头,慌乱地接了一些水轻轻拍打了几下面颊,这才让自己稍微镇定下来。回忆起最近几天,她确实经常做噩梦,半夜有时还会被惊醒,当初也没多想,以为工作太累,可是现在这种不安从梦里放大到现实,她的心态也开始发生很大的转变……

走出了洗手间,或许是醉意还没消退,一声招呼也没打汪便磕磕绊绊地走出酒屋,徘徊在马路牙子上。拿起手机打开了微信,查看了一下钱明明发来的信息,显示是一辆蓝色的雪弗兰,循着车牌,汪星罗来回踱步,满街的大众,本田,愣是没找到一辆雪弗兰,更别提还是蓝色的了…

这时手机响了,一个陌生号码…

“你好,我孩子发高烧了,我得回去,订单取消吧……抱歉啊!”

“嗯嗯,没事…”汪听着那头的语气很是着急,汪便立刻同意了。

车没了,无奈之下,汪试着走到路边,准备拦辆出租车。可是放眼望去也没看到一辆,她开始怀疑今天是不是命里水逆…

路上行人来来往往,到处徜徉着灯红酒绿的大都市气息。过了一会儿,一阵寒风扑卷而来,汪独自矗在风中忍不住打起了寒噤,望着周围的夜景忽然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与无助,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刚陷入沉思不久,一辆蓝色的超跑伴着强烈的噪音疾驰而来,骤停在了路边,引起了汪星罗和在场的众多行人的注意。虽然在营城这样的大都市,开跑车早已见怪不怪,但是今天还是头次见到这个时间段这么张扬做作的开车技术,汪星罗顿觉无语,眼珠上扬,一副嗤之以鼻的神态。

一旁的婴儿车里刚消停了会儿,这会儿又发出了阵阵惨烈的啼哭声,新手爸妈开始了新一轮手足无措的哄骗……

那边众人焦点的车门终于缓缓地打开,一对打扮华丽的年轻男女走下车,有说有笑地朝着路口的club会所走去,完全忽视着路边众多市民的眼光。

爱好行为观察的汪星罗打定两人是情侣关系,毕竟这个时间段能手拉手出来逛酒吧的男女关系也应该只有情侣了吧!

打量完这对情侣,这股妖风似乎仍没有要消退的意思,甚至吹得更烈了,空气也愈发阴凉起来,汪这才拉回了注意力,想起赶紧打车回家才是正事。

“你回去了吗?”钱不放心打电话过来询问。

“没呢……在…在路边等车!”汪星罗在阵阵寒风的洗礼下冻得话也说不清了。

“你还没回去?”

“嗯!”

“那你等我下,我开车送你回去…”

“什么情况…里面都结束了?”

“你男神放我们鸽子了…气死个人!”

“啊?”

“好了,你等我会呆会再聊哈!”

挂完电话,汪总算心里踏实了,今晚终于不用坐两小时公交回去甚至露宿街头了。

裹紧了些外套,汪星罗察觉到了些许雨滴的痕迹它们从头顶滚落到了额角,渐渐越来越多的雨滴汇聚在额角渗入衣领内。随即,暴雨没有预兆地笼罩了整条街道,汪更是没有预兆的成了一只落汤鸡。

汪暗自唱簑,举棋不定该去哪里落脚,想着回去酒屋找钱明明。这才刚转身,一阵突如其来的吼骂刺入耳膜,汪一下子愣在原地,瞬间沉浸在了一望无尽的黑暗之中,找不到方向,腿也开始不受控制地停滞不前。

2008年4月20日,那个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那个到死都不会忘的人渣,那令人厌恶呕吐的声线和口气……这一切的一切和11年后的今天如此凑巧的联结在了一起,甚至连周围的雨都像是完美复刻的一样……她痴愣愣地直立在风雨中,腿早已僵硬得一动不动,任凭雨水模糊了视线,也毫不在意。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打湿的地面,不停着吞咽着口水。那边的吵架声愈演愈烈,也依旧没有转过身的意思,仍在不停地眨着眼睛,入神地想着什么事。

没过多久,雨说停就停,吵架声也奇迹般的消失了。听完一长串的对话,汪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居然可以有一种不负责任的关系叫做p友关系,她开始好奇起来,终于转过身来,用衣袖胡乱地擦了擦眼角,迫不及待地望向对面的街道…

借着微弱的灯光,定睛打量了好久,那目空一切的姿态,粗鲁不堪的言行,是移人渣无疑了。她从没想过这个世界会这么小,总以为只要躲的得远远的那些讨厌的人和事就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可是直到现在才发现她的逃避和自我安慰显得多么可笑荒唐,她彻彻底底的错了……

再次见到于晟泽,竟发现最初的痛恨反而淡了,现在更多的是鄙视,是打心眼里看不起,再仔细想想或许这么多年更加在意的是无法原谅自己的软弱吧……

望着对面的p友重归于好,开始撒起了一波狗粮,汪有点看不下去了,想着赶紧撤离这种恶心人的现场,刚转身准备往回走,钱明明就不声不响的进入了视线,随即操着最大分贝的声响,来了一句:“汪!星!罗!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了你怎么不接啊!找你半天了急死我了!”

任凭汪星罗如何挤眉弄眼,仍然是无济于事……

汪试探地望了望马路对面的那个人,只见于晟泽早已将目光投向了她,大事不妙…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