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荆棘之丛 第二章

作者:ansell 小说:荆棘之丛 更新时间:2022-01-14
当汪星罗再度遇上那个人时,心底不由迸发出出一股恶寒。她忽然发现自身早以被禁锢在那段不良影响的记忆之中。再度如临大敌时,适才幡然省悟省悟每当自我感觉早已无法释怀的心境现在的的确都是一种伪装,以至于她依旧可以选择了措手不及的想逃避,直到后转身以后又再度悔恨不己,憎恨自己还她含糊其辞地推着钱明明往停车场方向走去,脑海里只想着迅速撤离这个是非之地。然而她的余光一直在出卖着自己,她小心翼翼地揣测着对面的动静,深怕那人凑上前来,会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做出什么失控的事。。...

荆棘之丛

推荐指数:10分

《荆棘之丛》在线阅读

当汪星罗再次遇到那个人时,心底不由得迸发出一股恶寒。她发觉自身早已禁锢在那段不良的记忆之中。再次如临大敌时,方才幡然醒悟每每自我感觉已然释怀的心境现在看来都是一种伪装,以致于她依旧选择了措手不及的逃避,直至转身以后又再次懊悔不已,痛恨自己还是那个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胆小怕事的人。

她含糊其辞地推着钱明明往停车场方向走去,脑海里只想着迅速撤离这个是非之地。然而她的余光一直在出卖着自己,她小心翼翼地揣测着对面的动静,深怕那人凑上前来,会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做出什么失控的事。

一路上,她忐忑不安,说话更是磕磕巴巴。直到两人鸡同鸭讲地走进停车场,她又一次失魂落魄地环顾着周围的一切,终于看清自己的担忧看起来实在多余。

从一开始钱明明的语气就异常烦躁,完全沉浸在对汪星罗的批评之中,根本无暇顾及汪星罗的心情。停驻在车前,二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较量,你一句我一句就差吵了起来。

“下雨你怎么也不知道躲雨的,电话也不接,你到底在做什么?”

“我其实有点事……一直没和你说!”

“有什么事比身体重要啊……你看你浑身湿透了,体温这么低…本来还有哮喘,你这是在消耗身体!”

“嗯……”

“回去要赶紧换衣服,冲点姜茶…”

“其实吧…有件事…”

“好了,你看你都抖成这样了还说什么,以后再说吧!”

“郝学长和季学长今天怎么爽约了…”汪舒了口气,看了看眼色心虚地补充道。

“快别提了,那两个鸽子王…”说到这儿,钱的怒气就不打一处来,一副撸起袖子想打人的样子。

“嗯……你!”见钱明明的怒气值直线上升,拳头死死地攥着,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驾驶位,话便戛然而止了。

麻雀大小的公寓外,汪挤了挤积水的裤腿,叹着出生以来最长的气,踏入了自己的一户室。不顾一切地瘫倒在那张和装修风格完全不搭的老大爷藤椅上,开始目不转睛地仰视着眼前的天花板,思想逐渐游离…

不知过了多久,她从一连串急促的喷嚏声中醒来,这才发觉回到家后独自靠在这张藤椅上丝毫未动过…她烦躁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果真有些低烧……

无精打采地换下了快要捂干的外衣,走向了浴室…

随意冲了个热水澡,汪便觉得浑身像散架了似的,软趴趴地涌向了床…

第二天早上本是和往常一样起床上班的时候,汪彻底的缴械投降了,任凭她怎么使唤身体仍是无动于衷,她轻轻碰了碰脸部,发觉烫得和烤地瓜一样,这才后悔起昨日里没有听进钱姐的叮嘱。

她使完了浑身的一点蛮劲儿坐起身从一旁的写字台上捧过了手机,恍恍惚惚打给了主任。

“主任,我发烧请半天假,下午过来!”

“你都发烧了,也不适合问诊就休息一天吧!”

是啊,最近流感季,儿科里忙得焦头烂额,自己也只敢请半天小假,还是在挣扎了小一会儿才决定好的。她回忆着工作以来,自己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日子几乎都在和工作打交道,回头来自己的生活还是一团糟,不免有些触动。

“…”

“你还犹豫什么?我看你是做工作狂太久了吧!小汪啊,你要知道照顾好自己才能更好地照顾病人!”

“好的主任,不过要有什么紧急情况我就立马过来!”

“你啊,好好休息吧,别想那么多了……”

挂完电话,汪便晕头转向地从一旁的柜子粗暴地翻出一打退烧药生吞了一粒,随即倒头昏睡…

“死丫头,起来喝汤了…”不知是什么时辰,梦里依稀听到了汪女士的声音,似乎声音近在咫尺,甚至还出现了多种熟悉的声音交相辉映,配合巧妙,汪瞬间清醒了过来。

汪女士和她的两个亲姐弟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围座在床边,又是一幅似曾相识的场面。

汪星罗的视线早已和汪女士默契地对上了,很快她再次施展了小时候犯错时嬉皮笑脸的老套演技妄想应付一二。

“都多大人了,下雨不懂避雨,幸好小钱告诉我!”

“钱…”汪一脸的不可思议。

“快点…特意给你煲的汤,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汪女士虽然一直嘴上不饶人,但是此刻的眼神却是充满母爱的,说罢温柔地投食来一勺汤。

“姐,你们儿科都给你忙疯了吧,我听钱姐说你昨天在雨里一动不动,什么迷惑行为!”汪星杨倒是亲弟弟,一上来就是一顿无情嘲笑。

一定是她平日里给这个小老弟的作业警告太少了,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闭嘴!你没有发言权,作业做完了嘛?”

“哎,我今天就要让汪星杨行驶一下发言权,他起码还知道下雨了要躲雨…”说着说着汪女士放下碗碟,已经插上了腰。

“最近表现也不错,家里修水管,通马桶,做家务样样都让我省心当然除了学习…你作为姐姐怎么还没弟弟懂事!”

“是啊,你看看你都多久没回去看妈了!电话也不知道打!”就连她那一向人淡如菊的姐姐今天也变了。

此刻根据她以往的经验这三人绝对来者不善,可汪星罗的脑海里早已乱成了一锅粥,什么苦口婆心根本听不进去。她随意抽了张面纸擦起了额角的热汗,嘴里重复着“嗯嗯……对不起…”这些敷衍的回答。

果然,下一秒汪女士自认为铺垫的差不多了,随即切入了主题“女儿啊,你有在好好吃饭嘛?瘦了这么多!还是回家住吧,你看你一个人在外面生病了也没人照顾!”

“呵呵,真是做家人时间长了,汪女士什么套路再清楚不过!”汪星罗暗自冷哼了一声。

在她眼里回家住几天确实是香饽饽,甚至一贯妙语连珠的老姐都不敢冒犯自己,但要是住几个月甚至长期,那就是噩梦!关于这点,在很久以前,汪还认为世界上只有他们一家是个例。可是直到上了大学,宿舍的姐妹提起来这个话题真是吐槽声滔滔不绝大小事能讲一夜,竟然发现天下老妈都一个样!

“这个嘛……再谈……”汪开始面露难色,但依旧在勉强微笑。

“每回我让你回来住,你都这态度,你看这房租多贵啊,回家住省钱不挺好嘛!”

看着汪女士那雷打不动的小眼神,汪星罗也无可奈何了,颇有深意地朝汪星杨使了使眼色,没成想这回汪星杨同学居然无动于衷了,甚至跟在后头附议,这是要造反啊……

“你姐也快结婚了,房间快空出来了,你住进来不要太舒服!”

说到这,汪星罗是更加欲哭无泪了。小学和高中几乎都是和她的好姐姐搭伙合宿,初中和大学也是过着鱼龙混杂的集宿生活,这让她的童年和青春期丝毫没有独立空间可言,所以在稍大一点的时候她就渴望过一种完全脱离依赖的独居生活,渴望大学毕业就搬出去住甚至赶紧拥有自己的一套房。

“到时候,那个房间就属于你了,我给收拾收拾,再添点新家具,比你现在租的好多了……”

“呃……”

“你看你现在这房子离你医院也不近,家里还近点,真不知道你这孩子咋这么不会算账呢!”

实在是无言以对,汪想起了装睡,便假装打起了哈欠。

“你姐婚期定了,还有两个月了,搬回来吧!”汪星罗渐渐觉得有点不对劲,汪女士的语气里竟然带了一丝祈求。

望着汪女士颇感失落的脸色,她开始动摇了。她还是知道母亲的心思的,在那段敏感的时期常常在半夜起床喝水的时候偷听到她和姐姐的谈话,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老友一样亲密无间,起初汪星罗还嫉妒了好久,直到离家独居快三年才稍微明白“理解”对家人之间感情的维系是多么重要,或许就像汪女士一直说的姐姐是三个孩子里性格最像爸的,她总是无条件的支持着汪女士,理解着她的难处,她们做很多事和决定都很默契也很有原则。而汪星罗深知她别扭的性格以及弟弟的年幼无知都无法承担起母亲曲折凄婉的人生,这么多年她又何尝不愧疚呢。

“好,我房租也快到期了,那就搬回去吧!”汪轻描淡写了一句,某人脸上却乐开了花。

“不过,姐你这婚期这么快就定了嘛?”

“刚好两个月以后有个好日子,曲阿姨去求的,大家商量着就给定了…”

“准备的怎么样……”

“场地还有一些婚纱礼服啊都还是按西式的来,伴娘都确定了,伴郎有邀请的他在休斯顿读硕管的朋友,再过两个月正好考试周,可能来不了,我们还在找人!”

“真好,算下来高中到现在你俩分分合合也快10年了吧,兜兜转转还是嫁给了他!”

“是啊,十年发生了太多事,我是真没想到他最后居然从日本回来和我求婚……”汪星晨此刻脸上挂满了幸福的笑容,一改往日面不改色的伶牙俐齿。

“还记得高中你俩地下恋被老师发现,老师喊咱妈过去,咱妈是第一次凶你,差点打了你,姐夫就说了那一句“是我喜欢的她,冲我来”我们全场人都惊呆了,那时候觉得他恋爱谈傻了,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这个人是真可以嫁!”

“哈!现在我俩看以前的事都觉得搞笑,黑历史!别提了!”

“这还黑历史啊……这就是狗粮!我这种母胎单身狗可是吃了有足足十年的狗粮啊,现在还是单身!我太惨了……”

“其实好的年纪遇见了对的人并不是每个人人生中都会发生的事,但是你还是要相信终归有一天会遇到的,不要太在意早晚!”

“知道了,哲学家…”汪在心底立刻否定了后半段话,她认为世界上只有少数人是幸运的得到了真爱,可还有相当多的人终其一生也没有得到爱情,而她很清醒地将自己划分在了全盘否定的队伍之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