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荆棘之丛 第三章

作者:ansell 小说:荆棘之丛 更新时间:2022-01-14 22:38:07
茶足饭饱后,汪家三女人就了新一轮的谈天说地,是她们之间多年未见的温情画面。“好了,姐你好好的短暂休息,过几天我们再回来帮你准备好搬家。”汪星杨十分心机地被打断了三个女人一台戏般的洽谈,企图拉着老妈时时刻刻准备好抛售…汪星晨此时此刻突然间行为意识到了什么,之意深而长地盯“好了,姐你好好休息,过段时间我们再过来帮你搬家。”汪星杨十分心机地打断了三个女人一台戏般的洽谈,强行拉着老妈时刻准备出逃…。...

荆棘之丛

推荐指数:10分

《荆棘之丛》在线阅读

茶足饭饱后,汪家三女人开始了新一轮的谈天说地,是她们之间多年未见的温情画面。

“好了,姐你好好休息,过段时间我们再过来帮你搬家。”汪星杨十分心机地打断了三个女人一台戏般的洽谈,强行拉着老妈时刻准备出逃…

汪星晨此刻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意味深长地盯上了嬉皮笑脸,不怀好意的老弟,聊天的兴致也转眼即逝,挥舞拳头的姿势倒是越来越不像是空穴来风。

“你那么急着走,不多陪你姐会儿!”

“我哪儿敢急着走啊,这不姐感冒了,需要好好休息讷嘛!”这位弟弟无辜地闷哼道,想来是迫切为自己申冤罢了。

“你什么小心思,我们都懂…”汪星晨和汪女士神秘地对了对眼,一旁的汪星罗云里雾里的。

“你把你最近的成绩告诉你姐,让她也高兴一下…”

“呃……这个嘛!”

“需要我转告嘛!”

“不了…数学143,英语140,物理80,化学84,生物88,语文呃…语文…”汪星杨闭上了眼睛,活像临刑的犯人。

“嗯……”众人目光齐刷刷聚焦在他身,空气瞬间静止了。

“语文38…”他睁开了眼睛,放松了表情,轻飘飘地吐露而出,说得心安理得,一看就是老油条。

汪很怀疑这几天不详预感的始作俑者不是别人,正是汪星杨这个学渣本渣。

带病在身的她本就浑身难受这会儿气的嘴皮子都在打颤:“你说我之前牺牲下班时间给你补课,你学了个什么?””

“别告诉我你后面大题甚至作文都没写…”

“…嗯……”

“汪星杨你昏了头吧……都高二了,语文再不抓你准备到毕业嘛!”

“他姐…你先消消气,这小子我之前教训过他了……”汪女士眼见着没有硝烟的战场即将拉响,无奈之下只能当起了和事佬。

“妈,你太纵容他了,这种学习态度还给他买iwatch,我看做家务就是讨好你的!”果然是从小闹到大的二姐早就把这个混小子看了个精透,除去那一脸受气小媳妇表情的老弟外,众人都纷纷投来佩服的眼神。

“你回去不许玩游戏听到没,高二关键一年必须得给我抓紧喽!我马上回去监督你”汪星罗越说越激动了,就像自己要再次经历高考一样,随即用食指和中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再指向他,露出了汪星杨中考时也遭受过的同款犀利表情,吓得汪星样一激灵。

汪还没来得及平定情绪,手机开始“嘟嘟嘟”地作响。

“不好了,汪医生,昨天你负责就诊的一个小女孩,现在进了icu……家属在闹吵着让你过来…”

“你说什么…”汪整个人忽然神经紧绷,立马从床上跳了下来,腿有些发软,不由自主地身体前倾了一下。

她野蛮地套上了便服,连头发也来不及打理乱糟糟的堆在双肩,硬着头皮向汪女士借了辆车,头也不回地飞奔小区门口。

“那女孩现在体温和心率多少…”

“刚送过来体温38.4心率达140/次…我们正给她做心电图…她呼吸困难随时有生命危险!”

“好,我马上就过来…”

抵达了幸福医院大门口,汪这才后知后觉自己的手一直死死地握着方向盘甚至都已经开始有些僵硬,手掌心的汗早就把方向盘打湿了厚厚一层。当大门慢慢打开,她太过慌张,浑身直冒冷汗,转动方向时手一打滑,车顷刻之间朝着不可预估的方向闯入了院内。路边行人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纷纷惊呼停车,汪星罗很快踩住了刹车,本以为可以化险为夷,只是那条停车道,突然插出一辆看起来十分昂贵的车,很不幸地慢了一秒,汪的车子最终磕在那辆车的身侧。

她身体猛一前倾,摔得晕头转向,反应过来时早已吓得脸色煞白。她拼命喘着粗气,剧烈的心跳声萦绕在耳边渐渐响彻了整个大脑。

那辆奔驰车主很快有了行动,车门被迅速打开,走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于人渣……

汪这才真正明白“不是仇人不聚头”这句话到底有多真实。她在车内观察着前窗玻璃外的一切,迟迟不肯下车,只是还没做好心平气和应付突发事故的准备。

只见那人顺着汪某人埋汰的眼神走上前来…

她从没想过于人渣还有两副面孔,前一秒穿着潮牌开着豪车尽情把妹,现在摇身一变,成了个西装革履,文质彬彬的衣冠禽兽?

他敲了敲车窗,嘴里嘀咕了什么…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汪星罗收拾好了心情,立即从随行包里掏出一只笔连带撕下一张便利贴,在便利贴上乱写了一通医生专用“符文”。她打开了车门,神定自若地走了出来……

“喂,过来,解决一下…”那人边看向她,边用手比划着,身子缓缓地倒退,接着两手一勾,随即指向撞扁的车门,脸上装满了不耐。

穿着正经,还是掩盖不了那股娇惯公子哥儿的痞气,汪不屑地歪了歪嘴角,甚至正眼都不愿瞧他,她的视线早已定格在了那个此刻看起来格外庄严的急诊科大门,她闭上眼睛举起拳头,像是在鼓舞自己。

于话还没说完,汪星罗简单地捯饬起凌乱的长发,整理了几下歪七扭八的衣领。走过他身旁,瞬间将那张早已准备好的便利贴重重地拍在了他的肩上,便大步流星地走向了icu。

“神经病…”

“…”

急诊室前,几个家属正向实习的小护士们喋喋不休地争论着什么,情绪看起来非常失控。

“那个姓汪的真是个庸医,这年头真是什么臭鱼烂虾都能当医生了,我告诉你们我们家认识电视台的,我女儿有个好歹看我不曝光你们这家黑心医院,你们一个都别想逃!”那个衣装华丽的女人看起来心急如焚,语调越来越高昂,手里更是小动作不断。

这是汪星罗从医以来第一次亲身遭遇医疗事故,也是第一次收到如此扎心的恶评,她有一种生入骨髓的恐慌,一颗心始终悬在半空,难以放下。

汪星罗抚平胸口深深吸了吸气,默默地走到一群人旁边。

她嘴唇惨白,吞吐着微弱的空气,强装镇定地向那个女人递出了手:“你好,符女士!”

没想到下一秒,汪还没接着说下去,那人正眼不看一下便粗暴地打掉了她的手:“不是说只是胃肠型感冒吗?那我孩子进icu现在还没出来,那算怎么回事,瞎做什么诊断!”那位妈妈的怒气越烧越旺,丧失了所有理智,其他亲人情绪也愈发紧张起来。

“张曦晨妈妈,你孩子之前过来问诊她确实只有轻微腹泻的症状,我只是说猜测她是胃肠型感冒,我还建议让孩子做个血常规你完全没听我补充的话就去接电话,打完电话你说让孩子输个液吧就输了液回去了……”

“我听到的可是你说我孩子就是感冒,其他也没说什么…”

“我当时确实是说了的!”汪星罗百口莫辩,现在更不知该说些什么,也想不出什么有用的证据来。

“张曦晨妈妈你先别激动,小朋友会没事的,从昨天看她症状较轻…”

“你少忽悠人,就是因为你的误诊我以为就是普通感冒,没多想,现在好了孩子呕吐不止都休克了……”

“可我们医生也不是说看一下就能确定什么病的,我当初是让你做血常规的…”

“什么血常规我是没听见,你可是白纸黑字写了肠胃感冒治疗方案也是输液啊!”那人双眼通红一滴热泪夺眶而出,她吸了吸鼻子,迅速拭了拭眼角,指向汪星罗的鼻尖,语气决绝而冰冷:“像你这么不负责的医生总之我肯定是投诉定了,如果我女儿出了岔子,登新闻你也肯定跑不了的!”

这时抢救室的医生摘下了口罩,走了出来,她失魂落魄地迎了上去:“怎么样了医生,我女儿…”

“急性心力衰竭,心肌炎引发的…经过电击多次仍抢救无效,对不起我们尽力了,请节哀顺变!”主治医师纷纷无奈的叹着气。

汪星罗万万没想过意外会发生在她身边,她深深憋了一口气在胸口,她害怕自己倾其所有的工作背叛了她,然而她又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可怕,尤其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死亡带给人是毁灭性的灾难……回忆起昨天,那个孩子在她妈妈出去接电话的时候还向她偷偷吐槽了她妈妈喜欢工作不喜欢她并且她还大方的分享给自己一块价格不菲的进口巧克力,两人拉勾保密,那时她笑得那样开心,多么可爱烂漫的12岁,居然就此画上句号,这就像一场完全没有逻辑的噩梦。

想到这,她不禁悲从中来,人的生命居然如此短暂和脆弱,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每天都过着空有一副皮囊的生活,生命里浅薄的时光太多太多,却想不起来有做过什么有意义的事。

“你说什么…”那位妈妈一听到消息,整个人开始抽搐不止,刚才还气得面红耳赤的脸上这会变得了无生气,甚至惨白的吓人,出乎意料地她还没有任何强烈的反应,只是嘴唇抖动得厉害。

而一旁沉默的爸爸在听到噩耗时,猛的坐起身又重心不稳地倒了下去,他连忙将手支撑在座椅地把手上,眼睛呆愣地望着正在安抚其他家属的医生,似乎大脑短了路。

直到担架车推了出来,那具被严实掩盖住的冰冷遗体从众人身侧路过,周围短暂的死气沉沉霎那间被彻底打破…

那位妈妈不再怀疑或者抱有任何幻想,她开始嚎啕大哭,甚至奋不顾身追到车跟前,扯破喉咙一遍遍喊着女儿的小名,爸爸一脸不可置信地移动身子挪上前去,他自言自语地说着些什么,口型像是:不可能的,这不是我女儿,我女儿怎么可能死了……”

这会儿,符女士的手机开始嘟嘟作响,她早已哭得死去活来,根本不在意其他的一切…

直到电话铃声反反复重复了五次之多,她神智不清地从包里掏出了手机,颤颤巍巍地举在耳边……

“喂,朵朵没事了吧,我这边车被个神经病撞了,要处理一下…妈说载妹和亲家一起过来!”

“我们朵朵怎么办啊,她还这么小…”电话那头哭得泣不成声。

“朵朵怎么样了?”

“…她去了…”她拿出纸来胡乱地擦着满脸的泪痕,目光在错乱无助中扫过了一个人,顿时又停留了片刻。

她气势汹汹地走了上去,丝毫没等对方有所反应,手掌重重地扇在脸上…

“你这个庸医,还我女儿…”

众人见状纷纷过来劝解,她依旧在撕心裂肺地喊闹,不肯罢休……

那一瞬间,汪星罗的心揪成一团,她惊恐地望着眼前这个疯女人,脑海里一片空白,瘫坐在了地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