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雾霭

《奇门异闻录》 第二章 雾霭

作者:孤城梦叶 小说:《奇门异闻录》 更新时间:2021-05-01 13:02:06
的房间,阿文也没半点回应,这让龙恕心底一阵惊慌!他昏过去的之后阿文就受了伤,那个紫发少年想做什么?要不然阿文有个要是,还倒不如自己死了很好!迅速,他爬到了沙发所在的位置,他意外发现阿文看不见了!昏过去的之后突然发生的一幕幕闪电般地在脑海里面首播。这种像做...

  龙恕在一股钻心的疼痛中悠悠醒了过来。这时,天已经黑下来了。他在想自己会不会是骨头都断掉了。他不知道自己昏过去了多久。原本以为自己会被杀掉的,没想到居然还活着。但是,这不是担心自己的时候!阿文怎么样了?他勉强撑起身子,向沙发那边挪过去。一边挪动着身子,一遍唤着阿文的名字。此刻,他的心里满是悔恨!若不是自己胆小,若不是自己那小小的自私心理,也不会把不相干的阿文扯进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里面来!一片寂静的房间,阿文没有半点回应,这让龙恕心底一阵慌乱!他昏过去之前阿文就受了伤,那个红发少年想做什么?要是阿文有个万一,还不如自己死了比较好!很快,他爬到了沙发所在的位置,他发现阿文不见了!昏过去之前发生的一幕幕闪电般地在脑海里面重播。这种像做梦一样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呢?他扶着沙发爬起来,打开房间的灯,让他吃惊的是,刚刚明明碎掉的玻璃幕墙竟然完好无损!屋子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打斗过的痕迹。跟往常的模样一无二般。难道一切都是自己在做梦?不!不可能!身体的疼痛又在提醒着他,这不是梦!可是这屋子里面发生的一切又怎么解释?阿文!阿文到那里去了?难道他被杀了吗?被绑架了?他控制不了自己胡思乱想!今天发生的都是些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啊?!该怎么办?报警吗?那又跟警察说什么?怎么说?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谁会信?只会被当成神经病吧!有谁能帮助自己?答案是,没有!一个也没有!阿文!阿文!!阿文!!!该死!必须冷静下来!不能让恐惧和慌乱吞噬了自己的理智!他强迫自己冷静两分钟,得出的结论是在屋子里面呆着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得出去找阿文!出去找找,兴许会有什么线索也说不定。龙恕强忍着身体的疼痛,背上贝司,冲出了房门。这贝司,是目前这个家里唯一可以拿起来勉强当武器的东西了。龙恕在街头心急如焚地寻找着阿文的身影,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乱跑乱撞。他就这样慌乱地到处寻找的时候,不知怎么地竟然走到了一段出奇冷清的地段。这里一个人也没有!街道仿佛沉睡了一般。交叉路口的信号灯明明灭灭地闪烁着。不知道从哪里涌出来的雾逐渐地将周围的一切沉浸、吞没!越来越浓,目之所及几乎都变成了奶白色。眼睛就像被蒙住了一样,四五米开外的地方根本就看不清东西。纠结成一团团的雾气,沾在睫毛上、皮肤上凝成了细小的水滴,顺着脸颊滴落到衣襟上,他已经分不清是汗还是雾气凝集而成的水了。在这样的浓雾的笼罩下,原本可以辨识的景色也变成了陌生的另一番景象。傍晚时分竟然有这样的雾气,真是有够诡异的。浓雾中,一双白皙得几近透明的小手,悄然伸向了龙恕的背后,仿佛是想要抚摸龙恕的后背安抚他一样。但这一切龙恕并没有察觉到。在那双手即将接近龙恕的身体的时候,右手忽然转变成了攻击的模式,以及其迅速的速度攻向龙恕的后心!几乎与此同时,一只黑色的乌鸦,“呱!”的大叫一声!如同离弦之箭,以奋不顾身的姿态冲飞向那只正要攻击龙恕的手。龙恕被那乌鸦的叫声吓得猛地一转身,却只是隐约的看见那双手在浓雾中隐去。龙恕抄起贝司向那双手挥将过去,却什么也没打着,只有雾气。。“呱!”那乌鸦飞挡在龙恕的身前,扑腾这乌黑的双翅!只见那乌鸦的嘴忽然大张,竟然喷出火来!“哼!来得还真快!小子,今天就暂且放你一马!”一个让人发毛的阴森森的声音从雾里面传来。不一会儿,雾就散了开去。那让人惊奇的乌鸦,忽然好象失去了生命力一样,变得轻飘飘地飘落了下来。走近一看,这那里是什么乌鸦!而是一块黑色的布头!这尼玛什么状况!神马玩意儿?爷的今儿个的遭遇写成小说都叫个荒诞!小爷郁闷了。。真尼玛见鬼了!手里握着“救命恩鸟”的“尸体”,我们的主人公大人他茫然了!“啪!”一个玻璃破碎脆响声传来,吓得龙恕心脏猛地偷停两拍!接着裤兜里面传来一阵震动。尼玛!他这才反应过来那声玻璃碎掉的声音是自己手机铃声!没想到自己居然有被手机铃声吓到的时候!他平复了一下心跳,缓缓地摸出手机。一看,是段红钰打来的。他接起电话,电话的那头传来张辉咆哮惊得他耳膜嗡嗡作响:“你小子马上给我滚到会场来!别跟我说你睡过头了!”“我在找阿文啊!阿文不见了。”龙恕弱弱的回了一句。“阿文早就到了!你这会儿在哪儿?”魔鬼队长继续吼道。龙恕抬眼看了下四周发现自己就在离会场不远的龙腾大厦旁边的一个小岔路旁,于是就告诉了张辉在什么地方。张辉丢了一句“再那呆着!”就啪的把电话挂了。当龙恕还在纳闷他那句话的意思的时候,不一会儿就听到摩托车的轰鸣声。。好吧,这下算是明白了。张辉那家伙正飙车过来,不知道是要来接自己还是来揍自己!不过,听到阿文已经抵达会场的消息,让他心里那根一直紧绷着的弦倒是松了下来。正当他在寻思阿文是怎么到会场的?为什么没叫醒自己,以及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迷惑的时候。张辉骑着他那辆变形金刚似的摩托“嗖”的一下杀到龙恕所在的路口,接着一个漂亮的摆尾动作调转车头停在了龙恕的身边。“喂!要发呆到什么时候啊?上车啦!”张辉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搭档。龙恕转念一想,横竖自己在这里也想来想去也得不出什么结论,不如到会场那边见了阿文亲自问问他情况再说。见龙恕拧着个眉毛,张辉以为他因为刚才自己在电话里咆哮让龙恕生气了。“呐,我这脾气你还不知道?别生气了啦!我道歉,成不?”刚才那股要杀人一般的气势不知道跑那里去了。态度忽然软下来的张辉让龙恕有点哑然失笑的感觉。就好比看见一头毛发倒竖着准备攻击猎物的狮子瞬间变成了温顺小猫一样。“你小子笑屁啊!老子的车后座从来不坐男人!今天算是给你破例了。”一边说着,一边驾他的变形金刚飞速向会场驶去。是啊,要不是为了这场他们乐队的处女秀,张辉是不会让任何雄性碰他的宝贝摩托一下的。可见他对这次登台的重视。这关系着大家一致的梦想啊。可是刚刚发生的那些事情该怎么办?会不会给大家带来危险?就像阿文那样!不过张辉也说了,阿文好好的在演出现场,貌似什么都没发生过。想到着,龙恕觉得,可能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幻觉在作祟吧!可能那一切根本都没发生过。他找不到合理的解释,没准真的是自己脑子出了毛病了。等演出结束了,还是去看看医生吧。所以,他决定暂时的不去想今天经历的种种离奇的事情,他一定要给大家交个满意的答卷才行。为了这次登台,他们整整准备了三个月了!这是他们组队以来第一次在公开场合登台亮相。虽然说这次的现场演出仅仅只是一个集团公司的周年庆典晚会,而且是去热场,但是对于他们这样一个新乐队来说能有这样的机会已经很不错了,因为这次来的还有好些名歌星,没准能给他们带来不一样的机遇。来到后台,还没来得及问阿文的情况,就匆忙的被叫去做换装造型准备了,再次见到阿文的时候是已经是在舞台上了。他偷偷扫了阿文一眼,对方抛了个媚眼,还给他比了个V的手势。虽说阿文平时也比较活泼,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阿文跟平时有些不一样。倒不是样貌变了,是整个气场、感觉,跟以前不一样了。有种说不出来的妖异。是自己多心了?还是化妆造型的原因?因为站在舞台上很兴奋?龙恕想着,等会儿散场之后一定要找阿文好好聊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