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黑鼠

《奇门异闻录》 第四章 黑鼠

作者:孤城梦叶 小说:《奇门异闻录》 更新时间:2021-05-01 13:02:07
偏偏后来突然发生过打斗,客厅的落地飘窗偏偏了碎了,怎么又在自己醒过来后变的完好无损如初的?真的是见了鬼了!就在他想东想西的时候,从门缝里钻进去一缕淡淡的奶白色的雾气,犹如干冰像。以一种基本上觉得将近的速度向着龙恕所在的位置漫延。就在那雾气快接触到到吃完早点,石书琴竟然破天荒的收拾起了碗筷,这太阳还真是打西边出来了!龙恕见状赶紧起身抢着收拾。让他老妈赶紧一边看电视去别添乱,长这么大就没见过她做过家务。龙清辉把小老鼠往兜里一揣,也站起来帮忙收拾。刚把碗筷收拾到洗碗池子打开水龙头准备洗,那小老鼠就从龙清辉的兜里趴了出来,一个不小心就掉到了洗碗池子里面。。...

  石书琴转身离开后,龙恕一直站在自己的房门背后趴门缝上注意对面房间的情况。过了几分钟,对面房间传来“咔哒”一声门上锁的声音,接着灯也关了。但是龙恕的神经依然很紧绷,坐在床上,细细回想着一天的经历,百思不得其解。如果今天白天所发生的事情是自己的幻觉,那幻觉了的人物怎么会跑到现实里来?还跟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堂哥长得一模一样?如果白天发生的事情不是幻觉的话,那么,阿文在自己被打昏后发生了些什么?还有家里明明当时发生过打斗,客厅的落地飘窗明明已经碎了,怎么又在自己醒来后变得完好如初的?真的是见了鬼了!就在他想东想西的时候,从门缝里钻进来一缕淡淡的奶白色的雾气,如同干冰一样。以一种几乎感觉不到的速度向着龙恕所在的位置漫延。就在那雾气快接触到龙恕的时候,忽然门外传来几声老鼠吱吱的叫声,那雾气瞬间仿佛被什么给拽住了一样无法前行。可以看得出来,它似乎在拼命挣扎,想要挣脱那份束缚,竭力地想要靠近龙恕,只是龙恕沉浸在自己的思考里面没有注意到。这时,隐隐有一种非常有节律的类似经文吟诵的声音传来,悠远而空灵,以传统雅乐为基调,有弦歌不绝之感,让人身心都能放松下来的感觉。这吟诵声让原本精神高度紧张的龙恕如同中了迷药一般,竟然就那么一会儿就歪倒在床上睡着了。那白色的雾气还在那里挣扎着,还没有放弃。本应该已经睡下了龙清辉此刻出现在了龙恕的卧室门外。只见有一只黑色的小老鼠趴在门缝上,正使劲的咬着一小截白色的东西使劲拧着脖子拽。当它看到龙清辉的时候竟然露出了一副可怜巴巴泪眼汪汪的眼神。龙清辉轻轻笑骂道:“真没用!这么点小事都办不成,你说我养你来干嘛?我连觉都睡不成还要来帮你擦屁股。”只见他从脖子上取下一个碧绿的小钱袋形状的玉吊坠,右手食指在空中挽了个手花点在那小坠子上,那小玉坠就亮了一下,这应该是在结某种印吧。然后他蹲下身子,用那钱袋子的口对着那一小黑鼠咬住的那白色的东西说了一个“收!”字,那缕白色雾气就顺着那小孔被吸了进去。“小小孽畜也想动我龙家的人!”龙清辉轻嗤一声。那白色雾气似的玩意儿一被收了,小黑鼠就解放了,高兴得吱吱叫了两声,谁知道龙清辉没好气的瞪了它一眼!“你以为我会白帮你忙吗?记住,帮一次忙就得多给我干5年的活儿。你这样老是不长进的话,看来一辈子都别想自由了。”小黑鼠听他这么一说,两个前爪子搭在鼻子上,可怜巴巴的眼睛水汪汪的,那小眼神叫一个委屈。“收工,睡觉!”龙清辉站起身来,回房休息去,小黑鼠也亦步亦趋的跟上,这时他忽然停下脚步说道,“谁说你可以跟来的?回去给那小子守门去!”小黑鼠只能怪怪的爬回龙恕的卧室门口去“站岗”去。“啊!真是困死我了!这回别再吵我了啊!再吵我睡觉就多奴役你5年!”普通老鼠活得过3年都是高寿了,这叫个什么事儿啊!在起床这件事情上大多数人都是可以打败饥饿感和无聊感的,但是最后输给了屎尿,龙恕也不例外。这一觉他比以往都睡得沉,一夜无梦,直到日上三竿才被一泡尿给憋醒了过来。急冲冲的就奔往厕所,一泻而下。他却不知道那只小黑鼠哧溜哧溜的跟着他也进了厕所,睡眼惺忪的看见一只老鼠立在那里盯着他撒尿!搞得他差点尿到马桶外面了。那小老鼠胆子还挺大,明明看到龙恕看到它了,也不跑,居然就那么两只前爪交叠身前立在那里,两只水汪汪的眼睛直直的跟龙恕大眼瞪小眼。龙恕真不知道自己是继续尿呢还是该先抓住这只老鼠。被只老鼠盯着撒尿也太诡异了!“去去去!”龙恕忍不住发声驱赶小老鼠。小老鼠转了转乌溜溜的黑眼珠却一点也不怕他。直到龙恕尿完了,眼看能空出手来收拾它了,它就一哧溜窜出了卫生间,往龙清辉房间而去。龙恕也顾不上洗手就追了出来,但是小老鼠早就没了踪影。他想着,真是奇了怪了,家里从来没老鼠,是从那儿钻进了的?一路找着什么也没发现,不知不觉间就到来到了龙清辉房间门口。这会儿他才猛的想起了昨天发生的那些奇怪的事情和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堂哥。家里非常安静,安静得好像整个屋子除了他就再也没有别的活物似的。他忍不住轻轻的把耳朵贴在房门上使劲的听,希望能听到点什么动静,然而什么声音也都没有。他很想打开眼前的房门看下里面有没有人,但是又有点胆怯。他忽然觉得家里的房门连个门缝都很紧是见很恼人的事情。难道都不在家?老爸老妈又都走了?那小子难道也不在?不会是昨天其实什么都没发生过,全都是自己做的一场荒诞的梦吧?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楼下玄关开门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他老妈石书琴的说笑声。“小恕!小恕!起床了没?这孩子,要睡到几点啊?”“婶婶,我上去叫他起来吃东西。”这是龙清辉的声音。听到龙清辉的声音,龙恕就郁闷了,看来昨天的事情它不是一场梦。而且自己现在正扒在龙清辉的房门口,要是让他上来逮个正着就太尴尬了!还是回自己房间比较好!幸好两个房间隔得不远。龙恕刚走到自己门口龙清辉就上楼来了,冲着龙恕轻轻一笑道:“我还以为你还在睡呢。我跟婶婶去市场买菜了,买了些早点回来,你赶紧洗洗脸下来吃吧。”对于龙清辉这么友善的态度,龙恕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好,于是闷闷的哦了一声,转身进卫生间洗脸去了。龙清辉见他那表情也不以为意,转身进了自己房间,拿了个东西就下楼去客厅了。龙恕洗漱完毕下楼来到客厅,石书琴正跟龙清辉说说笑笑,见他下来了,就说:“饿了吧!买了你最爱吃的炒肉包子,田鸡粥,赶紧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老妈居然记得自己喜欢吃的?他怎么这么不相信呢?真是受宠若惊啊!这炒肉包子和田鸡粥可不是一家店卖的。炒肉包子是一个重庆人开的店才有,这田鸡粥是一家广东人开的店里的东西。这两家离得可不近,特别是田鸡粥经常是有钱也不见得能吃上,稍微去晚点就没了。“老妈你真牛!这两样东西我可从来没能同时买齐过,买完包子过去粥就没了,买了粥再过去包子就没了。”“妈就妈,什么老妈!”石书琴假装不高兴的拍了龙恕一巴掌。“要不是清辉跟我分头去买,估计也买不到!赶紧吃,凉了就不好吃了。”石书琴一边说一边给龙恕盛粥。“对了,爸呢?”龙恕随口问道。“你爸出差去了。”石书琴不冷不热的回答道。感觉好像刚刚的好心情因为龙恕问了这一句就飞了似的。龙恕见老妈不高兴赶紧接过她手里的粥,坐下吃起来。龙清辉见气氛忽然冷了下来,就插嘴转移话题道“小婶婶,我听我爸说小恕会玩乐器是吧?”“他那叫玩什么乐器啊?就是个不务正业,老被你叔骂!”石书琴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可以看得出来她并不反对龙恕玩乐器。“我爸说婶婶唱歌很好听的,小恕一定是遗传了您的音乐天赋。”这马屁可真是拍得到位,石书琴小小得意地说“那是,当年不知道迷死多少小男生!”两人说得热闹,龙恕就在那闷头吃。冷不丁的,他看到龙清辉的衣兜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一会儿又动了一下。那绝对是个活物!盯着看了一会儿,龙清辉就发现了龙恕的目光,伸手拍了一下衣兜。一个小动物就从兜里钻了出来,顺着龙清辉的手臂爬到了他的肩膀上。这!这不就是刚才在卫生间里面盯着自己撒尿的那只小老鼠吗?看了一脸惊愕的龙恕一眼,龙清辉一只手抓住小老鼠,另一只手戳戳小老鼠的鼻子,一脸坏笑的跟龙恕解释道:“这是我的宠物,叫空空。可爱吧?”

  吃完早点,石书琴竟然破天荒的收拾起了碗筷,这太阳还真是打西边出来了!龙恕见状赶紧起身抢着收拾。让他老妈赶紧一边看电视去别添乱,长这么大就没见过她做过家务。龙清辉把小老鼠往兜里一揣,也站起来帮忙收拾。刚把碗筷收拾到洗碗池子打开水龙头准备洗,那小老鼠就从龙清辉的兜里趴了出来,一个不小心就掉到了洗碗池子里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