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隔阂
耸立入云的超豪华写字楼里。细高跟鞋踩在洁白的大理石地板上,女人俊秀的面庞更有甚者也没前方领路的秘书亮眼,虽然那股淡然优雅高贵的气质却屡次让人瞩目。“请您在这里等侯,我先去知高跟鞋踩在洁白的大理石地板上,女人清秀的面庞甚至没有前方引路的秘书出彩,但是那股淡然优雅的气质却频频让人注目。。...

高耸入云的豪华写字楼里。

高跟鞋踩在洁白的大理石地板上,女人清秀的面庞甚至没有前方引路的秘书出彩,但是那股淡然优雅的气质却频频让人注目。

“请您在这里等候,我先去知会总裁一声。”

纪念颔首点头,手里有些不安的摸了保温杯。

说来可能外人也不会相信,她已经差不多两个月没有见到自己的丈夫。

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丝毫不掩饰对她好奇的目光,没想到总裁夫人见总裁一面居然也需要通报预约。

“您请进。”

那秘书的皮肤幼滑白皙,五官精致完美,洋溢着职场女性的自信与野心,像透了一个人……

像谁呢?

“夫人?”

秘书疑惑地看着她,把她拉回了神。

纪念浅浅一笑,微微摇了摇头,跟在秘书的身后走进了办公室。

柯慕辰的办公室装修简洁大气,若是晚间站在明亮的落地窗前,俯首便可将A市的夜景尽收眼底。

“总裁,夫人带来了。”

带来了?

这几个字让纪念感觉自己好像是柯慕辰的某位普通客户或朋友,例行公事般的前来拜访。

纪念不禁深深看了那秘书一眼,她视力很好,能清楚地看到秘书的胸牌——

沈文岚。

柯慕辰对着秘书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他特意吩咐过还是沈文岚太没眼色,她没有出去,而是转身去了休息间帮柯慕辰煮咖啡。

“你怎么过来了?”柯慕辰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翻阅着手里的文件。

纪念轻轻地垂下眼睑,将手里的保温杯“砰”的一声放在柯慕辰面前的办公桌上。

“妈说你这段时间辛苦了,让你喝点鸡汤补补身子。”

语气淡然地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白皙修长的手指打开杯盖,不容柯慕辰拒绝,倒了一碗放在他面前。

纪念有个外人不知但经常被至交好友黄智敏诟病的小毛病——报复心极强,睚眦必报!

黄智敏曾经酒后吐真言:得罪阎王爷也不能得罪纪念,毕竟阎王爷报复起来还能给个准信,而纪念,谁都不会知道她什么时候冷不丁的给你一下。

柯慕辰看着眼前清澈如茶汤的鸡汤,也知道这汤下了一番功夫,抬眼扫了纪念一眼。

即便外人总是会被她瘦弱淡雅的模样所蒙骗,以他这五年来对她的了解,若是开口拒绝,他丝毫不怀疑对方会将鸡汤泼在他脸上。

他端起鸡汤一饮而尽,纪念又倒了一碗。

这两人的相处模式外人看不透,男人脸上一点波动都没有,放纵着纪念发泄她心里的芥蒂。

纪念看着柯慕辰填鸭式地喝完所有的鸡汤,站起身来,看了看周围,张了张嘴,想起了今早老太太让她把话说开,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纪家和柯家以前算得上世交,因为死去的父母曾对柯家有恩,她才能如愿以偿嫁给他。

可若能早点知道他心里有个念念不忘的初恋,她根本不会同意嫁过来。

“后天是我们结婚五周年,工作再忙也放一放,回来一趟吧,老太太最近想你想得紧。”

说完,她苦涩一笑。

让自己丈夫回家一趟,居然还要搬出家里的老人。

“知道了。”

“最近家里送来了一批白枞,你要是还想喝,明天我再给你送过……”

“不用。”

柯慕辰打断了她,抬起头便看见纪念有些受伤的眸子,却无动于衷,声音依旧冷清平淡:“别来了,我不想喝。”

纪念目光闪了闪,错开眼神,胡乱地点了点头。

“那行,那我先走了。”

她拿起保温杯走向门外,脚步有些慌乱。

关上门的刹那,却看到柯慕辰对着端着咖啡过来的沈文岚温和一笑,那笑容……她仔细想了想,确定柯慕辰从来没有冲她展露过。

……

儿子难得回来一趟,老太太高兴得闲不住手脚,忙上忙下嚷嚷着自己去采购食材,吓坏了家里的佣人和管家,连说带劝地让她带上几个人才罢休。

纪念本想着一块同去,却被老人强制安排在家中大扫除,让她带着佣人把那些杂物间好好清理清理。

说是大扫除,这别墅里每个星期都有人定时打扫,实在没什么可清洁的地方,她就让佣人们把一些旧物整理整理扔掉。

纪念暗地里叮嘱几个保镖好好护着老太太,买什么东西之前都和卖家打好招呼,她这个婆婆年轻时被她公公保护得不谙世事,是能问出“何不食肉糜”这种问题的性子,常年被丈夫儿子精心呵护,万一被吓出个好歹,她罪过就大了。

纪念的房间里。

黄昏的阳光泛着金黄透过绿叶照进了落地窗,父母曾经的老照片,大学毕业照,甚至还有一堆用过的画笔以及几年前的作品……

看着那曾经有些稚嫩却用色大胆活泼的笔触,纪念不自觉轻笑出声,回想着当时是在怎样的情境下下笔调色……

轻轻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回忆,她放下手里的画,站起身来开门。

一个佣人手里拿着一个红布包裹,犹豫地问她这个需不需要扔掉。

纪念看那包裹包得精致,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用细密厚实的红绸包得紧紧的,上面打着紧致的死结,但却不难解开。

“这是哪里找到的?”

“杂物间里面,这包裹放在角落里,以前都没怎么注意到。”

佣人离开后,纪念赤脚靠在床边坐在地上,解开包裹死结,红绸滑下,露出一本复古相册。

翻动着相册,一张相片轻飘飘掉落在地板上。

没有塑过的相片已经泛黄,却掩不住上面两张青春灿烂的面孔。

纪念的眼神很好,在光线不是很强的房间里,她依然可以看清照片上的女孩手里拿的小雏菊。

泪水不知何时滑落,打在手背上,她恍然间梦醒,伸手拿起相片,却自虐一般要把相片里的一草一木都刻在脑海里。

半晌,她将相片放回去,系好红绸,亲自放回了杂物间角落。

晚间,柯慕辰没有食言早早回来了,递给纪念一份精致的礼盒。

不用看也知道里面是珠宝首饰,很有可能还是秘书替他采购的。

纪念的笑带着恰到好处的惊喜与羞涩,她甚至体贴地收好丈夫的外套,让佣人把它送进卧室。

柯慕辰却多看了她几眼。

今晚的她——变得有些陌生。

饭桌上,老太太怪罪着自己的儿子不着家,又埋怨着夫妻两人结婚那么多年也没有让她抱上孙子,最后煞费心机地舍去和儿子叙旧的机会,早早回了房,让他们两人独处。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