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离婚
为了纪念靠在阳台边上怔怔地望着夜色,淡淡的薄云将月光掩的朦朦胧胧,她突然间忆起自己大学期间去乡下风景写生时看见的星尘银河。了半夜,柯慕辰是还在书房里忙着工作,但是百无聊赖的发已经深夜,柯慕辰是还在书房里忙着工作,还是百无聊赖的发呆打发着时间?纪念有些可笑的想着。。...

纪念靠在阳台边上怔怔望着夜色,淡淡的薄云将月光掩的朦胧,她忽然想起自己大学期间去乡下写生时看到的星尘银河。

已经深夜,柯慕辰是还在书房里忙着工作,还是百无聊赖的发呆打发着时间?纪念有些可笑的想着。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这样就不用面对令人厌恶的她和夫妻间的例行公事般的亲热。

夜晚的凉风吹得人神清气爽,没有丝毫的睡意,她就这么等待着,几近偏执。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房门终于有了动静,纪念瞥了一眼时间。

很好,已经是凌晨三点……

她苦涩的笑了起来。

到底她是有多么的不堪……。

纪念曾被柯慕辰这样的待遇弄得神经兮兮,甚至有一段时间每一个举动都要回想一下自己是否会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

直到有一天她忽然想通,无论她怎么做,柯慕辰都不会多看她一眼,只因为她是纪念而已。

柯慕辰打开房间门,当看到纪念没有睡时,怔了怔,随即便掩盖无踪,面色淡然的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进入浴室。

出来时身上穿着纪念早已经为他准备好的睡衣。

“最近公司很忙吗?”纪念走进房间内问道。

“嗯,有点。”

柯慕辰头发半干,墨发微长,眉眼如画,洗浴过后的他似乎眉目间都带着温润,没了白日里的冷漠与凌厉。

纪念关上了灯,躺在柯慕辰的身边,小心翼翼却又贪恋的闻着对方身上清冽的味道,她眼神迷惘,静静的看着他的轮廓,在黑暗里凭记忆描绘着俊秀的五官,她知道柯慕辰没有睡。

“慕辰……”

“嗯。”

“离婚吧…..”

“.…...好”

这段婚姻的彻底完结比纪念想象中的还要来的简单一些,虽说柯慕辰从来不在钱财上对她吝啬,但当她看到离婚协议书上划给她的财产时,数额之大还是让她眉头一跳。

纪念没有推辞,也没有拿走,柯慕辰最讨厌拖拉,能够更快的结束这段婚姻对双方都好。。

但两个人却默契的瞒下了家里的老人,只因为老太太虽看起来身子硬朗,但心脏不好,万事还是得顺着她,但两人之间的冷漠与隔阂到底怎么也掩盖不住,老太太虽嘴里不说,却看得明白。

叹口气眼不见心不烦,跑到自己以前艺术团的老姐妹那里度假去了。

柯慕辰依旧是夜不归家,两人离婚后他并没有明确要求她什么时候离开,但是纪念崇尚速战速决。

一日清晨,趁着别墅里的佣人都还没有醒来,她拉着仅仅两个行李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她走在长长的公路上,脚步是难掩的轻快,深吸了一口带着凉意的空气,竟发现没有想象中的那般难以割舍,反而是一身的如释重负。

纪家出事后,财产全部被银行没收,唯独外婆名下留给母亲的一套小公寓逃过一劫,当年母亲嫁进纪家豪门,一对神仙眷侣被外界所称道,但却好景不长,到头来都是一场镜花水月,晃眼间偌大的纪家就只剩下她一人。

纪念简单的收拾了自己常穿的衣物,带上自己的画具,就落住在了这栋已然有些残破的小区内。

小区已经有些岁月了,空气潮湿再加上没有物业修剪,大多的外墙上满是绿油油的爬山虎,花坛里,草丛漏出斑驳的黑土,上面歪歪扭扭的栽了几株红月季。

但纪念却一眼喜欢上了这里,被不知道多少年月的参天树围绕着,阳光投落下来只剩下一块块的光斑,蝉鸣浮躁热闹,却显得小区十分幽静。

小区里树下乘凉的老人好奇的看着这个陌生的女人,纪念礼貌的点头微笑。纪念费了好几天的时间收拾自己的住处,家具还是前几年她购进方便租房子买下的,公寓里的墙面有些脏,她买了米黄色的墙纸花了一整天的时间里里外外全部贴好,挑了几盏便宜小巧的灯具装饰在各个角落。

整修的这几天她累的几乎倒床就睡,反倒没有多少时间来缅怀自己逝去的婚姻,等到家里面装修好后,回过神来,才感觉在柯家的那段时间恍如隔世。

人对于家的执念难以想象,纪念看着厨房里被擦得锃亮的瓷砖,心里又悲切又可笑的想着:在这里,没有人能有资格再嫌恶她。

纪念打开了关机几天的手机,信息和未接电话一条接着一条,几乎全是黄智敏发过来的,那女人该是快要抓狂了,纪念看着信息心里暖暖的,回拨了过去。

电话刚刚响上一声就立刻被接通,话筒里是女人调侃嫌弃的声音。

“大姐你这几天是到哪逍遥快活去了……”

“老妹妹今晚请我吃饭吧,我现在快活不下去了。”这话没有夸张,几天的整修费将她的积蓄殆尽,在这消费极高的曼城,剩余的钱确实撑不了几天。

黄智敏虽嘴上嫌弃,但心里还是隐隐的担心,直截了当的问道。

“你这几天到底怎么了,被赶出柯家了?”

纪念本以为自己会毫不在意,却听到这话时心还是颤了颤,她垂下眼睑,沉默了几秒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黄智敏,我离婚了……”

黄智敏半晌没有说话,她等了好久,电话里传来了一句。最后“我请你吃海胆刺身吧。”

纪念笑了,黄武酒阁在曼城是颇负盛名的饭店,里面的海胆刺身尤其出名,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费劲脑汁从别人手里抢到的预约名额,自己现在能做的就是在这几天里尽快的整理好情绪,让对方看到一个全新的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