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九阳龙皇》第3章 美人救英雄
叶闲羽化门小说名字叫作《九阳龙皇》,提供更多叶闲羽化门小说以及最新章节,叶闲羽化门小说在线阅读。九阳龙皇小说叶闲羽化门节选:叶闲身形狼狈不堪,可眼中战意越发强,方烈明白不把他打晕过去的,昨日事儿算没完没了了。一念到此,方烈挥…...

九阳龙皇

推荐指数:10分

《九阳龙皇》在线阅读

叶闲羽化门小说名字叫做《九阳龙皇》,这里提供叶闲羽化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九阳龙皇小说精选: 羽化门弟子内斗,每年死掉的人也有不少,但是方烈望着眼前这个勇往直前毫不退缩的师兄,心中也不禁微微有些惊动。易身处之,方烈自付做不到这种程度,恐怕察觉不敌便会认输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是处世之道。不撞南墙不回头,这是一种坚持!眼见叶闲身形狼狈,可眼中战意越来越强,方烈知道不把他打晕过去,今日这事算是没完了。一念至此,方烈挥手一掌刀砍在冲过来的叶闲颈骨上,叶闲凶猛的气势顿时逸散,双眼失神,浑身软绵绵地倒了下去。见…

羽化门弟子内斗,每年死掉的人也有不少,但是方烈望着眼前这个勇往直前毫不退缩的师兄,心中也不禁微微有些惊动。

易身处之,方烈自付做不到这种程度,恐怕察觉不敌便会认输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是处世之道。不撞南墙不回头,这是一种坚持!

眼见叶闲身形狼狈,可眼中战意越来越强,方烈知道不把他打晕过去,今日这事算是没完了。

一念至此,方烈挥手一掌刀砍在冲过来的叶闲颈骨上,叶闲凶猛的气势顿时逸散,双眼失神,浑身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见到此景,十数丈外一颗大树树冠上站着的人掏出一本小册子,随手翻开一页,上书:杂役弟子叶闲对战记名弟子方烈,方烈胜。

这站在树冠上的人身段婀娜,显然是个女子,只不过黑纱蒙面叫人看不清真容,但那清秀的眼眉却表明此人年纪不大,而这人臂膀上佩戴的一片落叶臂章却表明了此女的身份:羽化门的暗堂弟子!

羽化门暗堂是个特殊的机构,归属宗中三长老负责统辖,堂内弟子负责记录宗中大小事宜,包括弟子之间的决斗胜负。

所以在羽化门内挑战,不用担心自己胜了还得不到贡献点,隐藏在暗处的暗堂弟子定会将战绩记录下来,每月汇总统筹。

这暗堂女子记录完这一战的胜负之后,又从腰间摸出另外一本更小的册子来,打开来看了一眼,上书:纪和十四年五月初七,叶闲第一百四十七战,败!

除去这一行新添的字迹,上面密密麻麻记录了所有叶闲对战的结果,统统都是在什么时候第多少多少战,结果无非一个字:败!

连败一百四十七场无一胜绩,这简直可以说是自羽化门开宗立派以来绝无仅有的一份战绩了,这份战绩足以惊天地泣鬼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而这战绩的缔造者此刻正静静地躺在地上不知生死。

叶闲从未去挑战过别人,这一百四十七场全是别人来挑战他的,也就是说,每五日被挑战一次,这种日子已经持续了两年多了。

望着底下的叶闲,唐紫尘秀眉微皱,她有些不明白叶闲为何会坚持到这种程度,已经被贬为羽化门的杂役弟子了,连自己的生存温饱都成问题,他为何还留在羽化门?如果离开这里他的生活肯定会好上许多,这个身形单薄的少年心中到底有怎样的一份执着?让他能连败一百四十七场也依然毫不气馁。

或许,这是男人的愚蠢?注意到叶闲也是偶然的巧合,唐紫尘身为暗堂弟子,被安排负责监察这一片区域,叶闲每一次被挑战,每一次被打晕她都看在眼中,一次两次还没什么,次数多了,唐紫尘便开始注意起这个只有凝气三重的少年了。

她很想知道,以他的毅力,到底会坚持到什么时候才离开羽化门。这样的资质,这样的修炼速度,根本不适合留在这个江湖,普通人的世界才是他的归宿。

底下已经曲散人尽,只剩下叶闲一人昏倒在地,人来人往,时间流逝。

唐紫尘身形一晃,已经消失在树冠之上。

当叶闲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浑身上下没一处不疼痛,步伐蹒跚起身,叶闲左右看了一眼,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竟已不是昏倒的位置了,而是在附近一颗大树的荫凉底下。

这可真是奇了,难道今日有哪位师兄弟善心大发,把自己背过来了?这在以前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叶闲皱眉挠头,隐约记得在意识模糊间,有个朦胧的身影在眼前晃来晃去的。但这记忆实在太模糊,怎么想也想不清楚。

但是在自己现在立足之处与昏迷的位置之间,有一道很明显的拖动痕迹,而这痕迹分明就是拖动一个人在地上摩擦出来的。

再一感受下自己的后背,顿时一片火燎燎的疼痛传来。

叶闲愣了一下,旋即大怒!对这做了好事不留名的恩人心存的一丝好感瞬间消失。这人定是直接把自己从那里拖过来的,否则自己的后背怎会被磨破了血皮。

还不如把自己丢在那里不管不问!叶闲心想。

正郁闷间,叶闲突然发现自己的右手好像还攥着什么东西,疑惑之下低头看去,却见一个做工精细的小瓷瓶正握在自己手上。

这是什么?这个瓷瓶绝对不是自己的,叶闲身无长物,除了一身衣衫就是扫地的扫帚了,哪里会有这个?

小瓷瓶上贴了个标签,标签上有字,叶闲定眼看去,嘴上喃喃出声:“金创膏!”

金创膏,叶闲还是知道的。

这是羽化门治疗外伤的膏药,虽算不得什么绝世良药,可对外伤却有显著的疗效,一般弟子每个人都会随身携带一瓶以防不测。而就是这样的一瓶膏药,在羽化门后勤处的售价也不菲。

十点宗门贡献值一瓶!

叶闲扫地一个月能得到多少贡献?正是区区十点,也就是说,手上这一瓶膏药的价值,等同于叶闲扫一个月的地!

是谁?此时此刻,叶闲心头不禁一阵凶猛的感动涌过,背后的疼痛也骤然减轻了许多。来到羽化门已经三年了,三年时间,叶闲见惯了这个宗门弟子之间的薄情寡义,见惯了世态炎凉,但是在今时今日,竟有人会在自己受伤之后留下一瓶金创膏,这种做法深深地触动了叶闲。

原来,这个宗门的弟子也并不全是凉薄之人。

或许,这样一瓶外伤膏药对那人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对叶闲来说,却是眼下最需要的东西。

有一句话叫滴水之恩,没齿难忘,他日腾达,涌泉报之!

叶闲一边感动一边使劲回想着那身影,却是越来越模糊。反倒是一缕缕淡淡的清香萦绕在鼻尖,久久不散。

“这药原来是香的?”叶闲顿时长了见识。

平复了下心情,整了整衣衫,珍重地将这一瓶金创膏塞进怀内,叶闲提着手上的扫把,继续自己扫地的工作去了。

里里外外都扫过,一直忙活到了晌午时分,今日的工作才算完结。拖着疲倦饥饿的身躯,叶闲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早上打了一架的伤势还没处理,叶闲虽然饥饿却也只能忍着,先处理伤势再说。

脱去身上的青衣,叶闲端来一盆清水洗着身子。若是有人在一旁看到叶闲的身体状况,定会大吃一惊。

叶闲的身子骨很弱,瘦骨伶仃,腹间的肋骨都清晰可见,浑身上下仿佛都没多少肉,但就是这营养不良的身子上,却是处处淤青,处处伤痕,几乎没有哪一块地方是完好的。

每五日被人挑战一次,每次都是战败,每次都是被打晕,旧伤未褪,已添新伤。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都无法忍受这样的疼痛,但是叶闲忍住了,不但忍住了,还每日修炼扫地,根本未被这些伤势影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