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白澈,你真恶心
“小白,每日在门口等你放学时的学长怎么看不见啦?”白澈刚下法学课,门口一大堆女声便围在她叽叽喳喳个不停地。“怎么?你不喜欢他?”白澈挑了挑眉,转向笑道:“包我一个月的饭“怎么?你喜欢他?”白澈挑了挑眉,转而笑道:“包我一个月的饭钱,我帮你追他。”。...

“小白,每天在门口等你放学的学长怎么不见啦?”

白澈刚下法学课,门口一大堆女声便围着她叽叽喳喳个不停。

“怎么?你喜欢他?”白澈挑了挑眉,转而笑道:“包我一个月的饭钱,我帮你追他。”

“啊?你别闹了,你们不是青梅竹马一个院长大的嘛!听说他家很有钱啊?”

“再有钱如今也快倒啦,金融危机爆发,他家又惹了不该惹到的人,听说他家欠了一屁股债,”白澈听着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语气更加轻蔑道:

“傅学长曾答应和他拍拖就送我出国,现在他自身难保,再拖着我于情于理说不过去吧。”

“嘘!小白别说了!”同学见着白澈身后的男人愤怒的看着她,都纷纷打手势让她住嘴。

白澈见状更是激动,双手紧紧的抓着裙边道:“怎么还不能说?他以为他是谁啊,不过就是我找的饭票罢了!还真当我死心塌地的喜欢他呢?”

“这是你的真心话?”身后的男人似是失望至极,语调冰冷充满威胁。

“哎呀!傅学长你怎么在这里!”白澈佯装惊讶的回过头,随即释然道:

“算了算了,你都听到了也好,我要和别人出国,咱们分手吧!”

语调轻松,好像不是在说分手,而是在说今中午吃什么。

“你撒谎!”傅弈裴一把抓住她的手,怒吼着将她推到墙角道:“你说过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

“噗,”白澈一下被逗笑了,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哈哈的笑着直不起腰,直到笑出了眼泪她才开口道:“不好意思,没控制住,傅少爷别那么幼稚嘛,都是玩玩罢了,何必那么认真。”

周围同学一片哗然,皱着眉对着白澈指指点点小声议论,当代拜金女不过如此。

“滚!”

傅弈裴嘶哑着嗓子驱散周围的同学,再抬起头,眼眶中布满血丝,将头埋在白澈颈间贪婪的嗅着她的香气道:“我生病了,小白我病了。”

“哈?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可没钱给你治病,”白澈的心好似猛地被掐住,似乎都要被攥出了血,口中却满不在乎道:

“不过看咱这么多年的分上,我可以让你爽一次,省得到死都是个处男。”

傅弈裴僵在原地,搂着白澈的手蓦然放开,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别那么看着我,”白澈耸肩道:“阿姨给了我一百万,让我帮你死前快乐一下,你要是不用,这钱我也不会退哦。”

“白澈你真令我感到恶心。”

傅弈裴愤怒的将她推到了教室里,他们的力气悬殊太大,白澈几乎没来得及挣扎就被他压在了身子底下。

“我再恶心,你都那么喜欢我。”白澈嘴角勾起讥讽的笑容,一边嘲笑着傅弈裴一边嘲笑着自己。

“嘶啦—”

傅弈裴没有解开她的上衣,只是撕开了她的裙子,眼底满是怒火的掐着她的脖子道:“那是之前,从今往后,我都不会再喜欢你。”

从今,往后,傅弈裴,都不会再喜欢白澈......

白澈闻言瞪大了眼睛,任由傅弈裴毫不在乎的掠夺,挺入,不带一丝感情的将她撕裂开来......

没有任何温存,没有任何前戏,只是报复般的肆意掠夺,将她狠狠的踩在脚下。

是什么时候结束的?白澈不知道,她醒来后傅弈裴就已经不在了。

颤抖着手摸上自己裙角的血迹,指尖冰凉,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猛地想起了什么,白澈提起裙子慌忙摸着自己的肚子向医院跑去,要争气啊,这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