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谪仙燃雪

藏冰 第二章谪仙燃雪

作者:周至雪 小说:藏冰 更新时间:2021-07-22
渡船人了站忍不住了,他觉得自己这面对自己什么样非常危险战况都能稳若泰山的心就撼动了。握着剑柄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出来,虽然很细微,虽然美妇和左沂二人却都看得真真切切。 左沂有些不解,此人为何话说起一半忽然间变了脸色? 但是当他们看...

藏冰

推荐指数:10分

《藏冰》在线阅读

摆渡人已经站不住了,他感觉自己这面对什么样危险战况都能够稳若泰山的心开始动摇了。握住剑柄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尽管很轻微,但是美妇和左沂二人却都看得真切。

左沂有些疑惑,此人为何话说到一半突然间变了脸色?

可是当他们看到了染红整片昶江水的血色时。绕是见多识广,也仍旧愣了一下,美妇此刻已是怀胎四月,对于血腥气更是敏感,俯下身子强忍住呕吐的感觉,稍觉腹中微痛,捂住口鼻,暗中封了嗅觉感官,招呼左沂想让他去看一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恰此时,一道熟悉的身影钻入摆渡人的视线中。西北方天际,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日落的余晖中摇摇晃晃,步履蹒跚,怀中似乎还抱着什么东西。

摆渡人喜上眉梢,心中低呼一声:还好侯爷没事!随即他迈开步子,小跑着迎了上去。

左沂在美妇的示意下也跟了上去,他虽然十分不愿意与摆渡人说话争吵,但是毕竟此人是他们二人今日唯一的渡江之法,自家主夫人的要事不容耽搁……

那人影失魂落魄的狂奔着,直到撞到了迎面而来的摆渡人身上的时候,这才清醒了过来。

摆渡人看着他俊逸冷厉的面庞上沾满了血迹,原本威风八面的瞳孔此时更充斥着绝望与死气,浑身凌乱不堪,一身华贵衣衫已经被撕扯的破烂,霎是狼狈。

摆渡人双瞳外翻,声音颤抖着叫道:“侯爷!”

那人的双眸凄凄沥沥,再无往日的半分神采,听到摆渡人的呼唤,整个人好似筛糠一般剧烈的颤抖起来,无力的瘫坐在原地,两行血泪顺着坚挺的两颊流下。

“到底……发生了什么?”

被称为侯爷的中年男子突然站起,将怀中死死抱着的物什郑重的交到摆渡人手中。

“周患,这是,我唯一的……儿子。也是座北侯府仅剩的血脉了……记住,我……只能将他托付给你了!你……一定要……保护好他!”

摆渡人这才发现原来侯爷拼命护住的“东西”竟然是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此时此刻还在睡梦之中,细滑软腻的小脸儿满是凝固的血迹,散发着暗黑色的淡淡流光。

“侯爷,这……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为什么……”

“此生,不要……让他从军!”侯爷叮嘱了一句,混沌无光的双瞳最后看了自己第一天出生的儿子一眼,满是凄凉与不舍,两行热泪是带着阵阵酸楚夺眶而出,与那血泪混合在一起,使他的脸看起来模糊而又狰狞。

男儿有泪不轻弹,这位叱咤沧北二十年,鏖战大辽大小数百战无一败绩的沧北第一侯,座北侯,在今日,竟然落下了泪。

他不怕死!

十九年前,他还是个千夫长,携三百死士冲入大辽四十万大军,杀了一个人仰马翻,他没有畏惧过。

十七年前,他已是身任四部校尉兼车骑将军的第一将军,纵使被层层围困,兵粮断绝,孤立无援,他也用自己的一腔骄傲的热血与不灭的铮铮铁骨杀出了一条血路,以三万周甲吞了大辽第一铁骑军。一战震惊八国,沧北军神之名人人皆知。

接下来的十数年中,他用兵如神,智计通天,有他在,大辽再不敢进犯,六国俯首朝拜,整个沧北再无动乱。可以说如今沧北的一派祥和,完全归功于他,座北侯。

可就是这样一个深陷重围尚有力拔山兮,气吐山河之豪情的铁血男儿,今日却落下泪来,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摆渡人难以想象一个连死亡都毫不畏惧的战神,竟然会哭,竟然会有这样狼狈凄惨的样子。

座北侯转身要走,摆渡人死死拽住他的臂膀,“侯爷!你要冷静!无论经历了什么,也不能意气用事!”

“冷静?”座北侯猛地转过身,通红的眼眸中带着疯狂的杀气与滔天的恨意,“你让我冷静?!我的亲人,我的兄弟!五百四十一口啊!你让我冷静?放开!”

摆渡人愣了一下,如遭雷击,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难以承受的痛苦之中,心就仿佛被一千根钢针搅动一般钻心的疼,一切的力量在这一刻都抽干。

他虽然已经有了一些猜测,可是如今听到座北侯亲口说出,仍旧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座北侯挣开摆渡人的手,独自一人持着剑,一步一步的走向远方,走向那个积满鲜血的人间炼狱,走向那个通往死亡的道路,这一刻的他,像是一个无畏无惧的死神,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无论此后何等结局,都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想为他们报仇,即便是死,我也要陪着他们!

远远的,传来一道嘶哑,低沉,凄凉,无奈,绝望,却充满温暖的声音:“周患,照顾好我儿子。”

左沂静静的站在摆渡人身后,他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座北侯走向死亡,他知道,他阻止不了,一个真正的男人如果已经决定了一件事情,就决计不会退后。而座北侯就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他家主人对这位座北侯都是赞不绝口。

良久良久,摆渡人才抑制住心中的悲凉,抑制住想要与座北侯一起报仇的冲动,将婴儿有些微凉的小脸儿贴在自己早已泪流满面的脸颊上,牙根紧咬。

左沂上前一步,长叹一声,似是惋惜“你是对的,他……也是对的。”

摆渡人怔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只是独自转过身去,走回木舟。

他回身望了望西北方的官道,似乎望见了昔日欢歌笑语的座北侯府,似乎望见了参军以来的戎马生涯,也似乎望见了这一切被一道刀芒斩得支离破碎。

昶州,等着我回来!

等我安顿好侯爷最后的血脉,定要回来为你们报仇!

他回身看看美妇和左沂,“上船,一起走吧。”

左沂走到美妇身侧,低声说了句,“那孩童身上残留了一丝刀气的余韵。”

美妇看看摆渡人怀中的婴儿,传声道:“感受到了,似是谪仙燃雪,元歌。”

左沂微微点头“正是,除此外,那孩童身上还有……陨落仙根的……束仙毒。”

美妇柳眉紧皱,眼神中闪过一丝难以名状的悲哀,“元歌,竟然这般狠毒,那只是个肉体凡胎,只是个孩子啊。”

“这样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主人是否……”

美妇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虽然二人只是传声交流,但是为了防止被摆渡人看出什么,朗声道:“感谢船家的渡江之恩。”说完后,美妇传声问左沂,“束仙毒何解?”

二人一前一后的上了船,摆渡人抱着孩子,默默的摇起船桨。

“三目龙蛟,蛟尾可解。”左沂传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