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众生皆魔

藏冰 第五章众生皆魔

作者:周至雪 小说:藏冰 更新时间:2021-07-22 07:56:34
天下人皆知,藏冰山上,有一藏冰观,乃天下之奇观也,矗而立冰山之上,冷然于风雪之中。 人间至寒之地,长年悬冰挂雪,银封万山,恍如无瑕羊脂,其色纯,层林尽染。 山中筑冰梯两万阶,可到达藏冰道观。 据传说,三百年多前,大周...

藏冰

推荐指数:10分

《藏冰》在线阅读

天下人皆知,藏冰山上,有一藏冰观,乃天下之奇观也,矗立于冰山之上,傲然于风雪之中。

人间至寒之地,常年悬冰挂雪,银封万山,恍若无暇羊脂,其色纯,层林尽染。

山中筑冰梯一万阶,直达藏冰道观。

据传说,五百年多前,大周开国帝姜浊向北开拓疆土时,军队行至玫州受阻,大雪封山,历时数十年方才成功打下地基建了城,这才有了如今的玫州城域。

那时,已经年过六旬的开国大帝仍旧心有壮志,决心向更北部,那无人能够生存,也无人能够征服的茫茫冰山,进军,以筑大周千秋万古的基业,留名青史。

行至藏冰山时,冰寒彻骨,狂雪中几不见人,无数人劝开国帝后撤,但他几近疯狂,强令踏雪顶风而行,遭遇雪崩,数十万重兵葬身雪下。

开国帝经身边数位高手护驾才侥幸留命,却在风雪中迷失了方向,穷途末路,恰见冰山暴雪中稳稳站立着一个道人。

他面无表情,大袖一挥,这极北之地无数年来未曾停过的暴雪竟然止了!再一挥手,方圆百里冰寒尽去,暖意融融,姜浊与其侍从惊为天人,皆跪拜俯首,惊呼“仙人”。

道人只与姜浊说了一句,“吾乃此山中藏冰观修道之徒也。”言罢他虚空一指,原本茫茫无法看清的藏冰山陡然清晰,山间竟然有一座古朴无华却道气氤氲的道观。

而后周边万物一闪,一切顿消,恍然如梦,姜浊已然出了藏冰山回到玫州新建之城。

当然,这“雪中逢仙,冰山道观”也只是流传在民间的传说而已,而这藏冰观究竟是何来历无人知晓,只知道似乎在大周建国之前就有。

半空,晶莹的雪花如同随风而降的花瓣,带来阵阵拂面的花香,带来洗涤人世的纯洁。

中年人带着小童踏上冰梯,直奔藏冰山间的藏冰观,神色虔诚而恭谨,自始至终未发一语,小童坐在他的肩上时时给他擦汗,偶尔询问两句什么见父亲并未开口也没有再问。

中年人虽是武夫出身,体力不浅,虽偶有奇遇得到了一身寒火不侵的铁骨沸血,但登到一半时也感觉有些体力不支,渐次向上更是汗如雨下,气喘如牛。

他心头暗暗奇怪,从前他家乡也有一座高山,虽未有一万台阶之多,但数千也有,他一日里上下三四个来回尚能有余力,怎么今日登这冰梯如此艰难?

他又哪里知道,藏冰观雄浑的道气笼罩下,肉体凡胎,又如何消受得了?

故而想要登山拜道,第一步所要经历的就是道气洗礼,若连这一关都无法过去,便证明与道家无缘,除下山再无出路。

三年前,玫州州领解问为求藏冰真人降伏东岭凶兽,曾亲自登冰梯受道念,足足走了半个月之久,尤其那最后三千阶,他几乎是爬上去的。

所谓功夫不负有心,最终成功登顶,至于他最终究竟有没有请得藏冰真人下山,没有人知道,玫州百姓只知道东岭雪山此后再无凶兽。

此事过后,解问的地位愈加水涨船高,更受百姓爱戴。

如今中年人登山,短短半日已然攀登了七千阶,着实不易。

可随着中年人逐步接近道观,步伐便愈加沉重,小童却似浑然无感,尚自帮着中年人擦去汗水,小手还在胡乱的摆动着,似乎是在算计着什么。

“爹爹,你看……那边,冰……冰……”眼看道观几乎咫尺之遥,中年人刚要松一口气,小童突然手舞足蹈起来,向着远方茫茫的冰原指了指,双手乱抓,随后从他的肩膀上一跃而下。

“扑通”一声摔在地上,在晶莹的冰阶上弹了一下,宛若一个肉球似的,向着下方滚去。

“啊!爹,爹爹!冰……冰人!我……我我……”小童在翻滚间语无伦次,几乎哭了,可是冰阶本身极陡,再加之冰性极滑,他的身子根本无法吃力,眨眼间已经滚下了数十米。

中年人一愣神的功夫,还未及阻拦,小童白白胖胖的身子竟然斜着滚下了冰阶一侧的峭壁,影子一闪,惊呼一声,便已经消失了在视线中。

茫茫群山中只有一声声稚嫩的童声回荡在耳边,久久不散。

“倾儿!”中年人睚眦欲裂,身体前扑,作势便要随着儿子一起坠下峭壁。

身后倏地一阵大力传来,中年人只觉得身子一僵,竟然再也无法动弹分毫,通红的双眸回身一看,只见一名身穿灰色道袍,身态消瘦,面有病色的青年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后,他手中拂尘正卷住了自己的袖尾。

“你……”

青年不等他说话,另一只手从背后一探,再一伸出,臂弯间已多了一个幼童,那孩童双眸微阖,呼吸均匀,似是沉沉睡去一般。

中年人定睛一看,不正是自己的儿子吗?心头大喜,戾气顿消,伸手便要接过,却不想那青年撤手避过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转身径自朝道观走去。

中年人心中疑惑,来不及想这青年是怎么救下自己小童的,也来不及想他为何不让自己抱回,只是提步跟上前去。他没有发现的是,方才登阶时的压力已如冰雪消融一般化作虚无。

……

茫茫白雪,四处皆透出一片毫无杂质的白色。

一座身高九尺的浅蓝色人形冰雕凭空出现,小童满目疑惑,想要凑上前去细细观瞧,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跑怎么爬,都无法接近那冰雕分毫,孩童心性作用下升起一股不服输的念头,朝着那冰雕的方向埋头狂奔。

直到气喘不止,直到精疲力尽。

他仍旧没有接近那冰雕,只能看到一个朦朦胧胧的形象,似乎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手上还拿着一柄拂尘,闪烁着幽幽的银光。

小童环顾四周,不见一人,突然落下泪来,渐渐放声大哭,口中还支支吾吾的哭喊着:“爹爹……爹爹!”

“众。”

冥冥中传来一声浩荡而缥缈的声音,那声音苍老,沉重,却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

“喀!”一声闷雷般的巨响,第二座人形冰雕浮现而出,这一次比那第一尊冰雕近了一分,而且从其形态看去,那冰雕虽是道人打扮,确是一名女子,同样道气蒸蒸,遥不可视其真身。

小童听到了动静,止住哭声,泪汪汪的大眼睛朝着前方看了过去。

“生。”

那是一声女人的声音,清脆,动听,宛若黄雀微鸣,白鹤唳叫,使小童瞬间脱离了找不到父亲的哀伤,嘿嘿笑了起来。

“喀!”

随着一声声巨响,一座座冰雕由远及近逐个浮现,而那虚无缥缈却又真实可闻的道音也汇聚成了八字道心传入小童的双耳之中,令他仿佛经受醍醐灌顶,万道洒洗一般,整个人呆立在了原地,双瞳之中一道实质般的道韵流转其中。

“众生皆魔,惟我道真。”

整整十三座冰雕排列,而到了第十三座之时,小童已经能够清晰的看到那冰雕周身的纹路,刻画的纹理,甚至连眉宇之间的神韵也看的一清二楚。

那座冰雕,身长不过四尺,竟是一个同他一般大小的童子,童子的小脸儿上虽仍有童稚,但他却自带着一种难言的威慑力,令得小童忍不住想要跪下参拜。

恰此时,迷梦中传来轻轻软软的呼唤。

小童精神一振,已从睡梦中惊醒,方才的事竟忘却了十之八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