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娇妻太高冷》第4章 爱情算什么
方戈怨恨小说名字叫作《娇妻太高冷范》,提供更多方戈怨恨是哪部小说,方戈怨恨是什么小说。娇妻太高冷范小说方戈怨恨摘选:方戈从山上走下去,脚底隐隐作疼,却丝毫不放到心上,下了山后太阳了上山了,最后一丝的余晖也掩藏了起…...

娇妻太高冷

推荐指数:10分

《娇妻太高冷》在线阅读

方戈仇恨小说名字叫做《娇妻太高冷》,这里提供方戈仇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娇妻太高冷小说精选:方戈从山上走下来,脚底隐隐作痛,却丝毫不放在心上,下了山之后太阳已经下山了,最后一丝的余晖也隐藏了起来,夜色暗淡,一人行并不使她害怕,再令人害怕的日子都已经走过了,这么一点点又有什么害怕的呢?一辆车开在她的面前,车灯打开,照在她的脸上,晃的她的眼睛难受,不过没有紧张,因为她知道来人是秦墨。秦墨走下来看着闭上眼睛的方戈,笑着说道:“感觉怎么样?”嘴里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虽然她眼睛是闭着的,但是她就是知道他一定在心里嘲…

方戈从山上走下来,脚底隐隐作痛,却丝毫不放在心上,下了山之后太阳已经下山了,最后一丝的余晖也隐藏了起来,夜色暗淡,一人行并不使她害怕,再令人害怕的日子都已经走过了,这么一点点又有什么害怕的呢?

一辆车开在她的面前,车灯打开,照在她的脸上,晃的她的眼睛难受,不过没有紧张,因为她知道来人是秦墨。

秦墨走下来看着闭上眼睛的方戈,笑着说道:“感觉怎么样?”嘴里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虽然她眼睛是闭着的,但是她就是知道他一定在心里嘲笑她。

“应该是我问你吧?你不是在美国吗?怎么回来了?”方戈不理会秦墨的问题,径直走上车,虽然现在不是冬天,但是夜晚的天气还是比较冷,她目前还没有自虐的倾向。

秦墨见她这副样子摇摇头,虽然早已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每当触碰到她心底的底线时,她便会这样冷言冷语,不过他是不会和她计较的,谁让他们是亲人呢?互相取暖的亲人。

上了车之后边开车边说道:“方,你有没有想过放弃仇恨,我们在美国不生活的很好吗,放弃吧,给自己一个救赎。”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中是不自信的,他当然知道方戈心中的仇恨究竟有多大,况且他也是一个需要救赎的人,一个自己都需要被救的人对另一个人说‘救赎’貌似有点可笑。

这些年仇恨就像一直无形的手一样不时掐紧她的脖子,让她喘不过气来,想起父亲的死,想起她在美国的遭遇,心中的愤怒让她变得失去理智,但同时让她变得冷漠。

“秦墨,你知道的,我是不会放弃的,不要忘记了回来的目的,况且,你能放下心中的恨吗?如果不能,就闭嘴。”方戈冷冷的说了这句话之后便扭头看着窗外,不再和他说一句话。

车厢里的气氛低到了极点,方戈沉浸在仇恨中无法自拔,秦墨看到她的样子心中疼痛,仇恨,多么剧烈的字眼,却让他们两个人不能呼吸,像一把把的利剑捅在他们的身上,他们想要呻吟来缓解自己的痛苦,无奈发现他们的声音早已经沙哑了,因为他们已经痛到无法呐喊。

“对,我不能放下心中的仇恨,我真是糊涂了,自己都不能解脱,又怎么能要求你得到解脱呢?方,我们是一样的人,都在地狱里沉沦而无法自拔,也只有我们才能从彼此的身上得到安慰。”秦墨目光渐渐变得冰冷,看着前方的路,他坚定了自己的方向,那就是报仇,他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价值便是如此,又怎么能轻易放弃。

有时候尽管知道前面是悬崖也会继续往前走,那样的情况无疑分为两种,一是你有轻生的**,二是有人在逼迫你。方戈和秦墨看似相同却有有所不同,秦墨生来肩膀上便担负着仇恨,而方戈则是自己最爱的亲人给你增添了无尽的痛苦,他们都在被逼迫着,被心中的仇恨逼迫着,一不小心便会掉下悬崖,但他们却不得不转身作战,因为如果他们放弃的话,便是灭亡。

实则方戈的心会更痛,秦墨生活在仇恨里,或许仇恨早就已经吞噬了他的内心,他的心早已经变得和缸体无一样坚硬。多拿是方戈不同,方戈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儿变成今天的冷酷,她的心里是承受了多少才变成这样的,这样的疼痛没有人能够理解。

就像一个人如果生来便背负着一个木桶,那么这个人不会感觉到有什么不妥,但说如果有一个人以前从来没有提过木桶,有一天不得不背负的时候,便会感觉到沉重,方戈就是那个感觉到木桶沉重的人。

五年来,仇恨一直在她的心里翻滚,让她的伤口结痂了又生生的撕开,让她每天都在痛苦中度过,心中的恨早已经把她淹没,迷失了自我,她已经不记得她上次真心实意的笑是在什么时候了。

思绪在不知不觉中回到了五年前,他们本来是那么好,许景泽在她的心里一直都是重要的存在,这样的存在甚至于高过了张媛,张媛不管怎么说都是生她养她的人,虽然她对她不够好,但是总算没有抛弃她,但她绝不会仅仅是因为这样就对她感恩戴德。

她没有忘记,五年前是她把她送到了美国,让她一个人在异国他乡生活了五年,是她让父亲含恨而死,那是她最痛苦的五年,每一天都在痛苦中度过,那样的日子她再也不想回想。

五年前的方戈初来到许家,不知道怎么面对严厉的许震,不知道该怎么和许景颜相处,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的东西太多太多。

但旺旺痛苦的回忆是记得最深刻的,她记得当她踏进许家大门的时候,许景颜像一个笑公主一样带着钻石发夹,身穿蕾丝衫裙,年仅十四岁便已经是一个小淑女了,看到她进来之后皱皱眉说道:“爸爸,这乞丐是哪里来的,我不喜欢她,你不要让她和我们在一起生活好不好?”

任性的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好像一点违和感也没有,大家只是看着她笑,佣人在笑,许景颜在笑,他们都在嘲笑她,嘲笑她的穿着,确实她穿的就像一个乞丐,一丝讽刺的眼神从她的眼底划过,嘴角不动声色的冷笑,但是她始终低着头,不再看那些已经失去了心的人。

“颜颜,怎么说话呢?以后她就是你的姐姐了,是你的家人,当然要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了。”许震眉头也没有皱一下,只是展了展手中的报纸,貌似不经意的说出这句话,任谁都能听出这句话一点责怪的意味都没有。

虽然那时候的方戈只有十四岁,但她的心已经长大了,她清楚的知道许震无非是在用这样的态度告诉许家的人,告诉他们这个家只有一个小姐,那就是许景颜,至于她方戈不过是一个寄生虫而已。

最可笑的是她的母亲在听到许景颜这样说之后,神色的不自然只是一瞬间,然后便拉着许景颜的手说道:“颜颜,有个姐姐和你一起生活难道不好吗?这样一来多了一个照顾,爱护你的人,你们可以一起学习,如果你不喜欢她的话,,妈妈让她搬去阁楼上住,这样的话就不会打扰你了。”

看看,她的母亲笑着对这说话的人是另一个女孩儿,母女两在一起其乐融融,好像她才是多余的一样,不,她本来就是多余的,在张媛的眼里,她的女儿就应该是这样的名门淑女,而她这般粗鄙的人却只会给她的脸上抹黑。

吃饭时,餐桌上没有说话的声音,即便是要说话也会把嘴里的食物全部咽下去再说话,他们动作优雅,就连简单的吃饭都可以当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来欣赏,当然,她从来都没有这么好的环境来让她去研究怎样吃饭动作比较赏心悦目。她只知道的是她现在很饿,故意把吃饭的声音发出来,惹得周围的人不悦的看着她。

而让她吃惊的是,她的母亲竟然也和其他人一样,好像天生便是贵族一样,她知道她一定为这一幕付出了不少的努力,如今她终于如愿所尝了,是不是她该对她说一声恭喜呢?虽然在她的印象里,母亲是美丽的人,她小时候最怕的就是母亲会再有一天离开她和爸爸,因为她总是在家里发牢骚,因为金钱和爸爸吵架。

记得最凶的一次,母亲每天抱怨家里的经济是怎样的拮据,抱怨爸爸没有给她想要的生活,她狠狠的把手中的水杯摔在地上,玻璃渣从地上溅起来飞迸进她的脸上,鲜红的血从她的脸上流下来,她那时候很小,真的很小,只是大声的哭了起来。

爸爸一把把她抱在怀里,细声的安慰说:“小戈不哭,小戈不哭。”本来年过三十的父亲是那样的年轻,但她清楚的记得她此时听到的声音是那么的沙哑,那么的不堪一击,好像一根稻草都可以把父亲坚实的后背给压垮。

“我已经受够了,每天为了几块钱和人家讨价还价,每天辛苦的工作,是,你对我很好,但是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我每天都在这个小巷子里转悠,每天蓬头垢面,方远,这不是我想要的,我要的你给不起。”张媛已经受够了这样暗无天日的生活,她的生活应该是上流社会,那里才是她的天堂,是她的主场,而这里则是她的地狱。

方远抬起头神情痛苦,嘴唇颤抖,“那么,你当初又是为了什么和我在一起?在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爱?”他不相信,当初口口声声说要和他同甘共苦的人现在会变成这样,是什么吞噬了她的心,他真想看看。

“当初,当初那只不过是为了爱情,别怪我,只因为在我的心中有比爱情更加珍贵的东西,而我想要的你给不起。”张媛说完这句话,没有一丝丝的留恋转身从狭小阴冷的房子里走出去。

当初吗?为了愚蠢的爱情,便这样葬送了自己的青春,初开始,她以为对方远的爱可以抵挡一切,她不需要工作,每天待在家里,哪怕只有一片肉,方远也是留给自己,那时候真的很甜蜜,但是生活中不是有爱就可以的,方戈出生之后,生活开始变得窘迫,他们有时候连奶粉都买不起了,而方远只是一个小小的教师,根本就支撑不起这样一个家庭,随后便是无尽的争吵,最后爱情消磨殆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