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君侯表妹
她没想起,印入眼帘的是一片无穷无尽延展到了幽暗里的荒野,远处的幽暗浓厚得放佛随时随刻能把人完全吞噬。活了三十二年,陈歌但是头一回看见这般荒芜静寂的景色。她难以再自欺欺人,她真的再次穿越了,成了一个被家族稳步推进了火坑里的新嫁娘!陈歌紧紧地握着栏杆,握得手都有活了二十六年,陈歌还是头一回见到这般荒凉死寂的景色。。...

她没想到,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无穷无尽延伸到了黑暗里的荒野,远处的黑暗浓郁得仿佛随时能把人吞没。

活了二十六年,陈歌还是头一回见到这般荒凉死寂的景色。

她无法再自欺欺人,她真的穿越了,成了一个被家族推进了火坑里的新嫁娘!

陈歌紧紧握着栏杆,握得手都有点疼了,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从脑海中那段记忆来看,这是个皇室式微的时代,四年前,丞相谢兴扶持年仅六岁的圣上登基,挟天子以令诸侯。

各地诸侯见状纷纷借这个机会拥兵自重,其中北方最强大的一个势力统领,便是她现在的便宜丈夫——燕侯魏远!

谢兴自然不愿意看到这个天下四分五裂,但他现在势力不稳,北方各族又趁着大楚内乱蠢蠢欲动,他不敢在这时候打破大楚的平衡,于是一直维持着表面的安定。

而维持这种安定的其中一个做法,便是——联姻!

他陆续给各地几个大的势力统领赐婚,原主便是这样,被一纸圣旨赐婚给了魏远。

理清楚了思绪,陈歌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这种情况看起来很糟糕,但其实也不算特别糟糕,毕竟看起来,魏远并不欢迎她这个新夫人,而远离了浔阳,这个身体里换了个人的事情也不会轻易败露!

只是,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她直到现在还有些彷徨。

以后,她还能回去吗?

就在这时,终于反应了过来的钟娘急急跑了出来,抬头看着檀台上的陈歌,道:“娘子,上面风大伤身,快下来吧!您便是心里不舒坦,也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啊!”

陈歌垂眸看了她一眼。

这妇人还以为她是因为郁郁寡欢才反常呢。

陈歌最后看了一眼暗无边际的荒野,应了一声,便下去回了新房里。

回到房间,她便招呼钟娘给她打水梳洗,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倒不如让自己过得舒坦一些。

而且看样子,她那便宜夫君今天不会过来跟她完成婚礼的仪式了。

钟娘愣愣地看了自家娘子一眼,忍不住低泣道:“娘子,君侯这般待您,您怎么一点都不在意,今天可是……可是你们的洞房花烛夜啊!”

君侯第一天晚上就把娘子一个人丢在新房里意味着什么,钟娘在后宅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让娘子以后怎么在燕侯府立足!

陈歌看了她一眼,淡声道:“事已至此,也没办法了。

钟娘,君侯前三任夫人是怎么去的,你跟我说说罢。”

她自然不能说这正合她的意。

比起在意那男人是怎么对她的,她更担心她的小命。

那男人和刚刚那些侍卫看她的眼神,明摆着在看一个——死人!

陈歌柳眉微蹙,眼眸微微发凉。

那男人前三任夫人都去世了,她可不信天底下有这般碰巧的事。

既然她接手了这个身体,就不会让她不明不白地死去。

虽然死了很难说会不会就能穿回去了,但陈歌作为一个医生,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拿生命做赌注。

钟娘一呆,仿佛不认识面前的女子一般看了她好一会儿,直到娘子不耐烦的视线撇过来,才连忙道:“是。

奴听说,君侯的前三任夫人,第一任是皇家的公主,公主身娇体弱,刚嫁过来没几天便病了,很快撒手人世。

第二任夫人是……是在送嫁途中被胡人掳走的,至今连她的尸骨都找不着。

第三任夫人据说是因为无法忍受异乡生活的苦闷压抑,自己投井自尽的。”

娘子似乎真的变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娘子这种变化她是乐于见到的,至少……至少娘子不用再天天以泪洗脸了罢!

陈歌闻言,微微垂眸,一脸沉思。

“娘子本不用遭受这些的!”

一个激愤的声音突然响起,是一直没说话的蓝衣,“原本娘子都有了美满的姻缘了,沈三郎自小和娘子一起长大,对娘子一往情深,就等着娘子及笄后跟娘子完婚呢!

却没想到那群小人不忍自己的亲闺女嫁到这苦寒之地,硬是把娘子嫁了过来!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钟娘一听,连忙变了脸色厉声道:“蓝衣,娘子如今已经嫁人了,过去的事情便不要说了!”

蓝衣虽一脸不情愿,但在钟娘的瞪视下,还是扁着嘴点了点头。

陈歌眉头微皱。

原主的记忆中,确实有那么一个干净阳光的少年,他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在原主心中占据了一个很重的份量。

但她到底不是原来的陈歌,那段记忆再美好也与她无关,如今她更在意的是,魏远前三任夫人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自然不相信这是意外,但如果是人为,凶手又是谁?

旁的人便罢了,如果杀她们的是魏远,她又该如何?在这里,魏远就相当于一个土皇帝啊!

而看魏远今天对她那突如其来的厌憎,凶手是他的可能性又大了些。

陈歌蹙眉想了一会儿,决定明天便着手调查这件事。

当晚,因着初来乍到,她在床上滚了很久,才算睡过去了。

第二天,她是被惊醒的,耳边隐隐传来一阵闷雷声,和仿佛落雷般的雷鼓声、号角声,地面竟都仿佛在隐隐晃动。

陈歌猛地睁开眼睛,看了一下日头大亮的外头,掀被下床,随便扯了件外衣披上,就跑了出去。

直到她登上檀台,才发现,那闷雷声竟然是马蹄声!

不远处城门大开,宽广的街道上,一大队骑兵正气势磅礴却又井然有序地往城门外冲,随着他们离她这边越来越近,那声音已如同惊雷,在她心上炸响。

“君侯!”

“君侯!”

“君侯!”

在这气势磅礴的马蹄声中,还杂夹着百姓越来越响亮的呼叫。

陈歌不禁呼吸微紧,视线慢慢定格在了最前头那道高大健硕的身影上。

他就仿佛带领群狮的雄狮,有着震慑天地的力量。

她不由得想起了原主送嫁路上随处可见的累累白骨,流民成堆,突然便有些感叹。

也许在这乱世,她能重生成这个男人的夫人,是件幸事。

陈歌走下檀台时,钟娘正一脸焦急又不安地侯在那里,见到她,立刻迎上去道:“娘……夫人。”

自家娘子到底嫁人了,钟娘临时改了称呼道:“奴今早去厨房为夫人备早膳时,听闻平洲那一带战事告急,君侯一大早就率兵赶往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钟娘的语气中透着浓浓的不满,君侯真的太过分了!昨晚把娘子一个人抛在新房里就算了,现在竟然还直接把娘子抛在冀州!

这才是新婚第二天啊!

想起今早去厨房备早膳时,那些奴仆对她不理不睬甚至不屑一顾的模样,她就心堵。

就算娘子在浔阳时只是个小小的庶支娘子,那也是陈家的主子,哪里受过这种窝囊气!

陈歌看到钟娘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忍不住有些好笑,她还真以为那些人会把她当成君侯夫人来尊敬不成?

她能保住这条小命,在这里找到一个安身之地,就很不容易了。

没再看她,陈歌转身往房间走,“帮我备水梳洗吧。”

就在陈歌梳洗完,准备吃早饭时,蓝衣突然一脸古怪地走了进来,道:“娘……夫人,外头有一个自称是君侯表妹的娘子求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