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01章 新妇

春意闹 第0001章 新妇

作者:雪中回眸 小说:春意闹 更新时间:2021-09-14 19:01:17
【深度阅读需知:也不是双洁,不介意请点叉。大权独揽,也不是历史。本文我说了算。】天气并不大好。有话说是吹冷风吹破琉璃瓦,去年这春风,怕是能吹破城墙。昨日是庄皎皎三朝回门的日子。这会子刚回王府,支应了晚上,也真的是累的不轻。刚回了清景园,就见婆子米氏来答话天气不大好。。...

春意闹

推荐指数:10分

《春意闹》在线阅读

【阅读须知:不是双洁,介意请点叉。架空,不是历史。本文我说了算。】

天气不大好。

有话说是吹风吹破琉璃瓦,今年这春风,怕是能吹破城墙。

今日是庄皎皎三朝回门的日子。这会子刚回到王府,支应了一天,也实在是累的不轻。

刚回到了清景园,就见婆子米氏来回话了。

“大娘子,您可回来了。”米氏着急的很。

“怎么了?”庄皎皎态度倒是很好的。

“后头温姑娘,一早就说头疼,您不在,咱们叫了府里的郎中看了,也不管用,只说是疼。也问不出什么,再问只是哭。您看这事……”米氏是这清景园里的管事婆子。

庄皎皎这才嫁进来第三日,就算是婆子丫头也都还存着试探呢。

要不然,一个通房不舒服,能这日子里巴巴的来找?

这个园子就是王府里属于赵六郎的地方,在这里,自然刚娶回来的庄皎皎就该是管事的大娘子了,不过理论上是你管事,可这一群婆子丫头在这里几十年了,说轻易叫你管了怎么可能呢?

这是庄皎皎一早知道的,倒也不着急。

“既然是这样,我换换衣裳就去看看。病了就要看,那可不是小事。你先去支应着,我这就去了。”庄皎皎道。

米氏应了一声就去了。

更衣的时候,望月咬牙:“大娘子,您怎么就能信了!这温姑娘定然是装的!我都打听了,说是这温姑娘很有些宠爱,虽然只是个房里的人,可咱们郎君对她还有些不同。您实在是不该这般纵容她啊!万一她……”

“好了,正因郎君宠爱她,我才是不敢轻忽了。我这刚进门,就落得个不给宠妾看病?那以后才是不好。”庄皎皎笑道。

“您是大娘子,她是通房,好日子里说自己病了,这不是咒您,说道哪里去也说不过去!”望月气呼呼的。

指月笑了笑:“行了,万事听大娘子的就是了。”

“哎,你们可真是,这高门大户的不好做人,我不是担心么?”望月手脚麻利的给庄皎皎重新梳头。

在家里,实在不必太复杂了。

换上了家常的衣裳,庄皎皎带着望月和指月去了后头的阁子。

如今赵六郎的后院里,有四个房里人。

一个就是这个温姑娘,原是王妃给的人。

还有三个也都是从侍女抬举起来的。

两个是原本清景园里的,一个是二郎君那边大娘子送来的。

秋霜阁里此时人不少。

庄皎皎过去的时候,米氏出来:“大娘子,这她还是什么都不说,只是说疼只是哭呢。”

庄皎皎点了个头进了里头。

自有人说大娘子来了。

温姑娘坐起来:“大娘子,怎的劳动您来了,今日您回门,正是累了的时候呢。奴没事。”

“怎么能说没事呢,瞧你哭的。头疼这病真是不好说。有时候郎中看不出也是有的。你倒是与我说说,是怎么个疼法?”庄皎皎坐下来温和道。

温姑娘大约是没想到她这么温和,忙道:“就是针扎一般,一阵一阵的,也是我不争气,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实在劳烦大娘子了,您回去歇着吧,我歇会就好了。”

“有时候疼的久了,是真说不出什么缘故。这样吧,如今这也快天黑了,我亲自去见婆母。”说着就起身:“好歹找两个好郎中来,府里的定然是不顶用了。实在不行,叫两个太医来也行。”

“大娘子!”温姑娘忙要叫住。

“你就是小心了些,疼了一日了,竟不知想法子。快别担心,等着就是了。”庄皎皎皱眉,疾步就出去了。

后头一干人等都愣住了。

可大娘子委实走得快……

温姑娘当然是故意的,可她预想的结果跟着个可差太多了。

正院里头,刚摆上饭,就听六郎媳妇来了。

王妃一愣:“说了什么?”

“只说是求见,奴看,大约是因为温姑娘吧。”伺候的丫头带着些幸灾乐祸。

“叫她候着。什么事,我用了膳食再说。”王妃淡淡的。

“是。”丫头便出来:“六娘子,您来的正是不巧,王妃刚摆上膳食呢。”

“那是我不懂事,打搅了王妃用膳了,我在这里候着,等王妃用完了叫我就是。”庄皎皎笑道。

“今日有风,那您往避风处站一站,别吹着了。”丫头巧禾笑道。

“多谢关怀,我知道。”庄皎皎笑了笑。

屋里,王妃不紧不慢的吃完了饭:“还候着呢?”

“是呢,您叫候着,她自然不敢走的。”巧禾笑道。

“罢了,撤了吧,去厅里吧,叫她进来。”王妃起身。

庄皎皎进来请安:“打搅王妃了。”

“你这孩子实心眼,我才知道你候着。回门回来就来过了,这是还有什么事?”王妃问。

“是这样的,后头温姑娘也是可怜见的。一早起就说头疼,我看着时辰回门,竟是不知道。回来才得知,说是也看了府里的郎中了。也没说出什么来。只是她确实不大好,疼的眼泪就没断过。我想着这也不敢轻慢了。故而来找王妃,或是找两个郎中回来看一看,或是叫太医进府来看一看?怎么说也是六郎的房里人,又得了六郎看重,到底不同的。”

“你真这么想的?”王妃放下茶。

“王妃此言儿媳不懂,儿媳小门小户出来的,家中嫡母便是这般……再说了,温姑娘日后怕是要抬举成妾的,儿媳也不敢做那不贤惠的人。”庄皎皎笑道。

“罢了,太医却是不用了。既然她说疼,就叫外面去请两个郎中来看看。”王妃道:“也不早了,你回来想必还没用饭,回去用饭吧。”

“是,多谢王妃。那儿媳就先走了。”庄皎皎起身。

回到了清景园,望月道:“先摆饭吧?今日不知郎君何时来。”

“温姑娘这般不适,郎君理应去看看的,怎么好来我这里?”庄皎皎笑道。

“大娘子!”望月着急。

“好了好了,我饿了,先用膳是正经。别说了。”庄皎皎笑道。

“大娘子倒也不必担忧,今日才是回门,按理说这大婚三日,郎君必然是要留宿您这里的。既然温姑娘不舒服,该给请郎中也请了,再怎么样,也不敢今日就叫郎君去。郎君也不会去的。”

【老读者等辛苦了,说好的六一就是六一,儿童节快乐呀!推荐票都给新书哈。爱你们。我们一起在宋朝玩耍起来。】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