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05章 合适

春意闹 第0005章 合适

作者:雪中回眸 小说:春意闹 更新时间:2021-09-14 19:01:29
“原是我没看好人。”王妃叹口气:“六郎看中的人,我倒也好再管。罢了,将来无须说是我送去的。我本来是想给他们选得用的人侍候,倘或啊不乖巧懂事的,你们都是做大娘子的,自然而然是能处置方式的。”这话说的有趣的,又说是六郎自己不喜欢的,这叫庄皎皎如何处置方式?庄皎皎这话说的有趣,又说是六郎自己喜欢的,这叫庄皎皎如何处置?。...

春意闹

推荐指数:10分

《春意闹》在线阅读

“原是我没看好人。”王妃叹气:“六郎看上的人,我倒也不好再管。罢了,日后不必说是我送去的。我原本是想给他们选得用的人伺候,倘或真是不懂事的,你们都是做大娘子的,自然是能处置的。”

这话说的有趣,又说是六郎自己喜欢的,这叫庄皎皎如何处置?

庄皎皎自然不会说什么,只是笑着道:“温姑娘也好,只是这病来了不由人。前几日,郎君也说过她了,想必不会再有下回。”

说是这么说心里倒是笑出声来。

真是,要不是她带着那么一辈子记忆,又在这宋朝十几年看了后院争斗,还真就信了。

婆媳几个斗斗嘴,时间也就过去了。

毕竟也没什么利益大事,不过是嘴上争强,庄皎皎也不争这个强去。

等到了散了的时候,庄皎皎回到了清景园。

“我原本就听说,这晋王府的二娘子嘴厉害,如今瞧着,传言还少了几分呢!”望月道。

“是啊,抢白的王妃都没几句话。”指月摇摇头。

“王妃也不简单,要说真是敌不过二娘子,又怎么能十几年来一直抓着管家权不放手?王爷如今宠爱的是杨侧妃了,可不怎么进王妃屋子的。”庄皎皎笑道。

“大娘子说的很是。都是有本事的人,便是那五房娘子,瞧着也不是简单的人。”望月点点头。

“跟晋王府一比较,原本庄家那些个争斗就真的是过家家了。”庄皎皎摇头。

两个丫头都点头,可不是么。

“我之前还听说一个事,说是这大房原本也是有个王妃给的人的。不过怀孕之后摔了一跤,就没了。一尸两命。这事府里不许说,是个忌讳,可这不是太蹊跷?”望月道。

“既然是不让说,你怎么知道的?我新进门,这样不许说的秘辛是不可能这么快就传给我。”不是她瞧不上赵拓,而是赵拓是最小的儿子,也是庶出。府里原本不指望他什么。

既然不指望,也没多疼爱。

也就意味着,他对旁人没什么威胁。

既然这样,她这个小门小户刚进来的媳妇又能叫人多忌惮?

不是忌惮,那还能是什么?

一个小门小户的庶子媳妇,是个现成的筏子。

这等所谓秘辛,传到了庄皎皎耳朵里,难保不会被庄皎皎记在心里。若是记住了,难保不会拿出来说。

究竟是大房与王妃斗法?还是五房参与?或者是这府里的哪一位侧妃?

这可都是说不准的事。而庄皎皎就悲催的,谁也惹不起。

“大伯今年就快四十了,屋里妾室也有几个。至今尚无一个哥儿。这一条上说,你们就想的不对。”大房就算是厌恶那女子是王妃送来的,可怀了孩子就是重要的。

就算是要那女子死去,也得先把孩子生了吧?

大房吴娘子显然生不出了。

这年头孩子有多重要还用说么?

外头传这个话,显然就是说吴娘子害死了那女子的意思。

这事要是说出去,吴娘子怕是能撕了庄皎皎。

“这事,怎么传到你们耳朵里的,谁说的,就该注意起来了。”庄皎皎自己将耳环摘了。

“这……是管事婆子米氏说的。”指月道。

“嗯。米氏与温氏走得近。既然是咱们这里的管事婆子,日后该用还得用。”庄皎皎点头表示知道了。

米氏么,就是她回门那一日回来的时候说温姑娘不舒服的那一位。

但凡她这个管事婆子对自己这个大娘子有些敬重,就该劝着温姑娘,哪有因为安抚不住一个通房,就急着来报大娘子的?

倒像是个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般了。

“大娘子,郎君叫人传话来了。”外头的丫头道。

“叫人去厅里,娘子这就去了。”指月道。

庄皎皎喝了几口茶就过去了。

“大娘子。”来人行了个礼。

“不必客气,郎君此时不是在衙门里么,怎么叫你回来?”这是赵拓身边的另一个小厮元津。

“是这样,郎君接了姚大人的拜帖,说是他们家里今日设宴,特特的请咱们郎君去。因时间紧的很,郎君实在没空回来换衣裳了,这不就叫小人回来跟大娘子说,准备一套赴宴的衣裳叫小的带去。”元津道。

“原来是这样。姚大人是那太常寺少卿姚大人?”庄皎皎问道。

“大娘子说的很是,正是那位姚大人呢。”元津道。

“好,这就去预备,你且等一下。虽说是急,也不能出了错才是。”庄皎皎笑道。

庄皎皎去了前头,进了赵拓的屋子。

也没管别的,就先去拿衣裳。

天气这几日还夹带些冷意,东京城此时穿棉衣的都还有呢。

所以她选的是夹袍子,厚实也还暖和。

既然是赴宴,自然要宽袖广身才好。赵拓一是皇族,二乃官身自然穿锦袍。

何况他这里也没有白布袍就是了。

于是哪里一身银色,这是从头到脚的袍子,极是华丽。

主要是庄皎皎喜欢这样的。

再配上革带,革带束腰,正是能将人腰身竖的极为好看。

选好叫元津拿走:“跟郎君说,赴宴是高兴事,只是酒喝多了伤身子。我叫厨房下午就开始煨汤,晚间时候叫夫君用了也好舒服些。”

“是,大娘子关心郎君,郎君自然听了欢喜的。那小的就去了。”元津笑道。

庄皎皎点头。

元津出了府,一路赶去了步军府衙门。

赵拓如今也不过是六品的步军都虞候。作为皇族,他们要做官自然是不难,可想做大官,那也不容易。

左不过混日子罢了。

衙门里,赵拓一边叫元津和唐二给他更衣一边问:“大娘子还说了什么?”

“这,大娘子也没说什么,只说叫您少喝酒。给您煨汤。”

“嗯,那大娘子面色如何?”赵拓伸开手,一边叫人给整理衣裳一边又问。

“大娘子面色挺好的,哦,只一开始问了一句,姚大人可是太常寺少卿姚大人么,小的说正是。大娘子给您拿衣裳的时候,倒是丝毫不犹豫的选了这件,小的瞧着也是合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