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06国玺,言灵

退下,让朕来 006国玺,言灵

作者:油爆香菇 小说:退下,让朕来 更新时间:2021-09-15
沈棠控制住心神,神色镇静地直视青年。问他:“先生与龚氏有仇?”谁知青年的提问意料她的意料。抬头一看这名青年双手拢于袖中,半倚树干,微垂眼睑淡声道:“无仇。”沈棠:“……”没仇你凑什么热闹的场面?遇到龚氏男嗣还想一次出手杀了人?许是沈棠的眼神太过一言难尽,青年问他:“先生与龚氏有仇?”。...

沈棠稳住心神,神色镇定地直视青年。

问他:“先生与龚氏有仇?”

谁知青年的回答出乎她的意料。

只见这名青年双手拢于袖中,半倚树干,微垂眼睑淡声道:“无仇。”

沈棠:“……”

没仇你凑什么热闹?

碰到龚氏男嗣还想出手杀人?

许是沈棠的眼神过于一言难尽,青年被瞧得不悦。

“你这是什么眼神?”

自然是看精神病院患者病历的眼神!

沈棠内心吐槽,嘴上却道:“既然无仇,先生何处来的这么大恶意?”

青年哂笑:“你即为龚氏子弟,岂会不知?”

沈棠:“……”

说了不要给她乱加奇怪人设啊。

她长长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胸中浊气,扯出一抹“核蔼可亲”的笑容。

“先生救命之恩,在下铭感五内,不过有几件事情希望先生知晓。”

“你说。”

“其一,我不是龚氏子弟。”说完,沈棠便看到青年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她也不管青年信不信,继续道,“其二,先生的恶意我也真不清楚。其三,我更不是什么龚氏男嗣……”

分明是货真价实的女性。

虽说年纪还小,身体也没开始发育,并无明显第二性征,但光看这张脸也不会认错性别!

青年仔细打量沈棠的脸,看着她的眼睛,似乎在谨慎斟酌这话的真实性。

好半晌才颔首道:“小郎君这话我信了。”

沈棠:“……”

你信个der!

(╯‵□′)╯︵┻━┻

说了不是男的,这厮怎么这么轴!

非得她脱下裤子掏出点儿什么才信是吗?

青年戏谑道:“虽说身手尚可,但这般滥用文心,一通乱打,的确不像是受过正经教育。”

也没哪个正经文士会跟武人硬碰硬。

考虑到此番被发配的犯人也不只有龚氏子弟,他猜测这位小郎君或许是其中一位外姓,托了男生女相的福被归位女眷,丹府这才才幸免于难,没被废除。

沈棠:“……”

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吐槽,只来得及抓住一个重点。

“你说……文心?我有文心?”

这具身体身怀文心?

摩拳擦掌!

她可算看到一点儿穿越者该有的待遇了。

“你居然不知?”

见她表情不似作伪,这下轮到青年诧异。

沈棠诚恳地摇头。

她穿越到这个世界还没二十四小时。

不仅没有原主记忆,自个儿还被偷了家,她上哪儿知道这些?

青年追问:“既然不知道自己有文心,方才的言灵又是怎么回事?”

“言灵……又是什么?”

“就是‘慈母手中剑,游子身上劈’那一段,你的文心言灵。”

青年说着说着,蹙起了眉峰,表情甚是古怪。

以剑劈子的慈母,听着就不是啥正经言灵,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许是他见识太少了。

沈棠如实说:“……我心里想着救命法子,它突然就出现在我脑子里了。”

青年:“……”

这就离谱!

沈棠将话题又拐了回来。

“先生还没说你为何如此不喜龚氏呢。”

问题得不到解决就好比吃瓜吃不到后续,那种抓心挠肺的滋味可不好受。

青年瞥了眼沈棠,面无表情地道:“虽无私仇,但有亡国之恨。”

一听这话,沈棠立时歇了吃瓜的心。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不慎将人惹恼,怕是要跟她拼命。却不知当今百国林立,各国征伐不断,灭国建国都是见惯不惯的基操,一代人若是活得久,人均能换两个以上国籍。

青年对故国有感情,但也没深到那种程度。

“那,言灵呢?”

沈棠也不见外,直接把青年当成免费的“讲解NPC”。

能从他身上获得答案,何必自己东奔西跑去打听?

白嫖嘛,谁不喜欢呢。

青年:“……”

他再三确认沈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且问的问题都很基础,回答一二也无妨。

只是问题基础到让人怀疑她是从哪个犄角旮旯深山里冒出来的野人,青年只得从源头开始讲述。

他的讲述比沈棠脑中浮现的陌生记忆完整得多。

当年坠落的贼星四分五裂,散落中原大地,世人忙着修文习武吸收天地之气,粹炼己身,除了指望“奇货可居”的商贩,没人注意它。直到有个匠人将其中一块贼星碎石雕刻成玺印,敬献给国君。

那位国君一拿到玺印,登时紫光大绽,无数奇异文字从玺印飘出,其中一部分与官员丹府融为一体。此时才知,玺印中的某些文字结合特定的文心武胆,便能发挥出不可思议的力量。

这些文字便是“言灵”。

例如青年先前说的那句“牙坚而先失,舌柔而后存,柔能克刚而弱胜强”,便是给对垒双方中的一方加持、恢复,相同的言灵在不同人手中效果也不同。

自此以后,贼星碎片就成了各国国玺的标配。

国玺蕴含的言灵直接影响这个国家的实力,若国君催动国玺,还能让其化为国之重器,镇守国运边陲。

话说到这里,青年顿了顿,暗中用余光看了一眼沈棠的表情,淡声说道:“重台都城被破,国玺遗失,坊间有传闻是龚氏将其藏匿私吞。不过龚氏被抄家之后,仍未找到国玺下落……”

沈棠没在意国玺,而是——

“重台?”

她话音落下,青年表情相当精彩且复杂。

“……就是原来的辛国,坊间有消息说要被改为‘重台’。”

他以为沈棠这么问是因为流放路上消息闭塞,不知道如今的重台就是辛国,却不知她纯粹就是觉得这个名字有些奇怪。

“灭国还给人改名……”

这是啥操作?

青年道:“为了羞辱。”

“羞辱?”

“凡婢役於婢者,俗谓之重台,对辛国遗民而言,自然是奇耻大辱。”

何谓“凡婢役於婢者”?

通俗来讲就是奴婢的奴婢,下等中的下等。

而亡国的罪人之一,龚氏岂会不招人恨?

只要那枚国玺不现身,这场风波就不会停下。

这些也就听个趣儿,跟沈棠没什么关系,她更关心自己的文心是啥模样。

青年建议道:“不妨测一测。”

文心九品,只有知道具体的文心品阶,才能找寻适合自己的言灵。

沈棠:“如何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