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贵族总裁
慕少的掌中妻

慕少的掌中妻

作者:瑟胆包天 类别:贵族总裁 综合评分 100

给大家提供更多慕少的掌中妻免费深度阅读,小说女主叶梧女主慕夜城的名字是《慕少的掌中妻》,此书又名《豪门首席宠妻》,是一本内容十分很不错的蛮横总裁小说,瑟胆财胆是此书的作者。叶梧娶慕夜城两年了,虽然慕夜城却从来不都不愿碰她,可自从那一次被下毒后,慕夜城却突然发生了巨变,不但常回去不床前,叶梧正在给慕夜城解衣服,隐在发帘下的眼中,略带些不耐烦。。

第3章 慕晴晴出事 2021-06-07



偏执慕少的掌中妻  小说慕少的掌中妻免费阅读  


慕夜城加深手中的力度,“做好准备。”药性太浓,他是个正常男人,他从来不是柳下惠。

  ——额!

  他力气很大,叶梧的后背一下撞上了松软的床。叶梧不悦的皱了下眉头,这个男人体内的药性大概发作了吧。

  一张精致到无可挑剔的俊脸,脸上有一双淬了迷药的眼。高挺的鼻梁,和鼻尖下一张不浅不厚的唇。那唇呈现自然的红,唇角微微上翘,整张脸看来,就跟那修炼千年的妖精似的。

听到她的声音,慕夜城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鸷,他伸手就抓住她的衣带,接着稍一用力,就扯烂了她的睡裙。

  叶梧想了想,将箱子放回原处后,走了过来,只见她搓了搓双手,指关节发出咔咔的响声。片刻,她一脚踏上床,冲着那具修长的身体,砰砰砰地又是几脚。

  “阿。”叶梧吓得惊呼一声。

叶梧睁大眼睛,故作哆嗦的回答他:“一…一年。”

  药是他妈下的没错,可她又掺了一味药进去。要不然,她今晚可就真的吃大亏了。

  慕夜城轻哼一声,修长而又滚烫的手指狠狠捏住了她的下巴,冷冷出声:“我们结婚多久了?”

  发泄了下心头的火气,叶梧随之从床底抽出一个木箱。木箱不大,打开却发现,装了不少东西。只见叶梧从箱子里拿出几样“化妆品”,不疾不徐的走到了镜子前。

  她将自己满头的黑发一把扯掉,抓了抓头发,拿起这些“化妆品”一点一点地修饰自己。不一会儿,镜子里就出现了一个男人。

叶梧紧绷了一口气。

——额!

  灯光下,那双手很白,手指均匀细致,不大,却也不算太小,跟它的主人一样很养眼。只是那略略粗蛮的动作却不似那双手所展现的那样优美。

  “汤里的药,是那老巫婆下的?还是你下的?”他出声,可能是因为药的原因,他的嗓音沙哑,带着几分冷冽的阴寒。

他手上的动作近乎疯狂,只几下的功夫,叶梧就毫无反抗地被剥光了。她目光可以触及的地方,甚至已经被掐出了青红。

  “嘶。”

  下一秒,叶梧就被慕夜城推倒在了身后的大床上,紧接着,他毫不犹豫的欺身而上。

  • watch
    眼床上&势一动 发表了帖子
    2021-06-20 10:13:33

    换完妆后,叶梧回头看了一眼床上,慕夜城还保持晕倒时的姿势一动不动。

  • watch
    当她脸&上的伪 发表了帖子
    2021-06-20 02:18:03

    草!希望你大爷!听了这话,她忍不住在心里破骂,就当她脸上的伪装险些破功的时候,叶梧透过慕夜城的猩红,看到了浓浓的冷意。

  • watch
    他手上&抗地被 发表了帖子
    2021-06-20 12:39:22

    他手上的动作近乎疯狂,只几下的功夫,叶梧就毫无反抗地被剥光了。她目光可以触及的地方,甚至已经被掐出了青红。

  • watch
    慕少的&掌中妻 发表了帖子
    2021-06-21 01:25:44
    慕少的掌中妻第1章 春宵一刻药性大发

    明亮的水晶吊灯下,一张暖色的大床尤为突兀。

  • watch
    了抓头&发,拿 发表了帖子
    2021-06-22 01:23:59

    她将自己满头的黑发一把扯掉,抓了抓头发,拿起这些“化妆品”一点一点地修饰自己。不一会儿,镜子里就出现了一个男人。

  • watch
    他身下&来,不 发表了帖子
    2021-06-21 08:05:46

    前一刻还被压在身底欺负的女人,这会儿已经从他身下钻了出来,不仅如此,她站稳脚跟的同时还不忘踢他一脚。

  • watch
    品”,&徐的走 发表了帖子
    2021-06-20 04:46:01

    发泄了下心头的火气,叶梧随之从床底抽出一个木箱。木箱不大,打开却发现,装了不少东西。只见叶梧从箱子里拿出几样“化妆品”,不疾不徐的走到了镜子前。

  • watch
    声器的&粉。 发表了帖子
    2021-06-21 04:45:25

    装着变声器的喉结、两只上扬的剑眉,还有能够修改面部线条的修容粉。

  • watch
    他出声&是因为 发表了帖子
    2021-06-20 05:43:35

    “汤里的药,是那老巫婆下的?还是你下的?”他出声,可能是因为药的原因,他的嗓音沙哑,带着几分冷冽的阴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