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贵族总裁
盛宠妖孽皇妃



盛宠九皇妃txt下载  小说盛宠九皇妃免费  盛宠九皇妃免费全本TXT  盛宠七皇妃季如烟  盛宠九皇妃百度云  盛宠九皇妃阅读  盛宠九皇妃txt  重生妖孽皇妃  妖孽特工皇妃  盛宠妖孽皇妃全文阅读  


但事实却是如此,在场的人都看的一清二楚。

“小小姐,您别激动,先把刀放下。”

好不容易才拉开柴房紧锁的门,还没等她踏出一步,便看到不远处有两名彪形大汉迎面跑来。

从门外走来两名家丁,当他们靠近颜洛菲准备架走她时,便感觉到一道刺骨的寒冷自颜洛菲身上传来,两人皆是对视一眼,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颜水儿听到身后发出的动静,转过身来冷冷一瞥,随后抬脚用力碾压少女的手掌,“想不到你颜洛菲命还挺硬的,流了这么多血竟然没死!”

“都怪姐姐不好,要是姐姐当时没有告诉爹爹那副画是你弄坏的,你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言罢,颜水儿眼底闪过一抹阴险,她知道颜洛菲很轻易就相信别人,想必现在已经信了她这番话了吧。

一间孤零零僻静的柴房里,颜水儿正不断地用鞭子抽打蜷缩在地上的少女,每抽一下,她口中便会吐出难听的辱骂声,“贱人就是贱人,还敢跟我抢辰王?要不是你那个贱人娘亲迷惑爹爹,爹爹能答应把你许配给辰王么?”

“你哪位?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他们这些做保票的都很容易得罪人,自从进公司的那天起,她就再也没有用过真名,大家用的都是代号,而眼前这位大姐,居然能叫出她的真名!莫不是公司把她的信息泄露出去了?

主座上的中年男子正是颜府的家主,颜明鹤,也是原身的父亲,而主座侧边坐着的妇女,则是家主夫人,颜水儿的亲生母亲,李施。

“你让我放下我就要放下?那我让你吃屎你吃么?”

再过不久,便是辰王娶亲的日子,她绝对不能让颜洛菲如愿,辰王妃只能是她!

就在这时,从两名大汉身后走来一名丫鬟,丫鬟看到眼前这一幕时也是吓的一愣,很快又恢复淡定,坚持把家主的话传达给颜洛菲,“小小姐,家主跟夫人让您过去一趟,说是有要事找您。”

“你错哪了?”颜洛菲冷冽的声音与她这个年龄极为不符,脸上也没有往日的天真单纯,多了几分成熟。

激动的不是颜洛菲,而是说话的这名大汉,颜水儿要是有个什么闪失,他们两个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颜明鹤抬手就要朝颜洛菲脸上打去,却愣在了半空,只因看见颜洛菲眼里闪着泪光。

颜水儿又连续踹了好几下少女的肚子,依旧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嘴角微微勾起,冷呵一声,得意的笑声在这方寸之地的柴房里久久不散。

“啊!”

“你这张嘴这么会说,那好,姐姐便先从你的嘴下手。”

无论颜水儿怎么抽打、辱骂,蜷缩在地上的少女始终不吭一声,也没有任何动静,苍白无比的脸蛋上还有几道划痕,渗出来的血液早已经风干,看不出伤口的深浅。

  • watch
    身子不&断地在 发表了帖子
    2021-07-31 08:16:43

    伴随着一声恐惧的尖叫,颜水儿浑身瘫软往后坐去,一脸惊恐地看着眼前的少女,身子不断地在颤抖。

  • watch
    血迹还&进旁边 发表了帖子
    2021-07-31 05:36:26

    她转身去拿放在木桌上的短匕,刀尖上的血迹还未干,直接将带血的刀尖放进旁边盛满水的大碗,再拿出来时,刀尖上的血已经变成黑色。此时的颜水儿像是魔怔了一样,走到颜洛菲跟前蹲下,拿短匕在她面前来回比划。

  • watch
    手撑起&晕厥, 发表了帖子
    2021-07-30 07:59:50

    “呲!”她试图用双手撑起身子,可从手心传来的阵阵痛楚几乎让她晕厥,只能躺回地上。

  • watch
    休闲服&一样! 发表了帖子
    2021-07-31 09:29:30

    等等!她的声音怎么变样了?她明明是个二十一岁的大姑娘,可声音听起来却像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一样,再看看身上破烂不堪的衣服,还有这双鲜血淋淋的手,跟她在保护雇主时穿的那一身休闲服完全不一样!

  • watch
    便看到&眼前这 发表了帖子
    2021-07-30 01:22:50

    等那两名大汉破门而入时,便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两位小姐浑身都是血,衣裙也破烂的惨不忍睹。令他们不敢置信的是,颜洛菲不但还活着,而且还伤了大小姐!

  • watch

    &意的笑 发表了帖子

    2021-08-01 10:18:39

    颜水儿又连续踹了好几下少女的肚子,依旧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嘴角微微勾起,冷呵一声,得意的笑声在这方寸之地的柴房里久久不散。

  • watch
    发往后&她的脖 发表了帖子
    2021-07-30 02:19:43

    颜洛菲一个回旋踢将颜水儿踢倒在地,眼疾手快捡起地上那把带毒的短匕,一只手紧紧拽住颜水儿的头发往后扯,膝盖顶着她的后背,让她上半身直起来,另一只手拿着短匕架在她的脖颈上,“现在是谁求谁?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