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推理悬念
绝世妖妃醉倾城

绝世妖妃醉倾城

作者:水雨色 类别:推理悬念 综合评分 100

眼一闭一睁,穿了??好吧,穿就穿,可为什么要穿到一个十岁的小丫头身上?好吧,小就小,可这又是破相又是中蛊又是解开封印一甲子功力,还真也不是省心省力的主。唏哩哗啦塌做了宫主,但见那女生扫了眼大家,眸光如潋滟湖水般流转。忽的,目光定住,落在一靠窗女生脸上。她似愣了愣神,眼底闪过一道惊讶,随即坐到那女生旁边。。

第3章 天玄世家 2021-07-11



绝世王爷倾城妃漫画  绝世王爷倾城妃 小说  绝世轻狂:至尊倾城妃  绝世王爷倾城妃全文免费阅读  绝世王爷倾城妃免费  绝世神帝倾城妃  绝世王爷倾城妃  绝世神妃倾城大小姐  倾城之绝世妖妃  绝世妖妃醉倾城免费阅读  


秦挽呵呵笑着:“很远的地方。她的名字,叫做月舞。”

鄢月见状,挑眉:“难不成,我还中毒了?”

秦泰嘿嘿一笑:“我之前去你家,替月夫人治病的时候,见过你。虽然你现在脸受了伤,可我看人很准的。”说话间,语气颇为自豪。

忽而,目光转下,一个褐色的木盒进入她的视线。

鄢月讶然:“蛊?堂堂月府小姐怎么会中这种东西?”

秦泰转了转眼珠,小声道:“我不敢妄加揣测啊。只告诉你我知道的几件事。一、你出事的时候,你爹不在学士府。二、皇上正打算替最受宠的五皇子定下皇子妃,对象便是你们月府四位小姐中的一个。三、我救你上来的时候,你身上一件表明身份的物件都没有。”

秦泰点头,又摇头:“不是中毒,不过也差不多。你中了黑冥蛊,一种很难解的蛊毒。”

秦泰点头,又摇头:“不是中毒,不过也差不多。你中了黑冥蛊,一种很难解的蛊毒。”

鄢月点头,继续陷入沉思:五岁,黑冥蛊,到底是谁这么恶毒?还有,那一甲子功力是谁传给月舞的?

“你说什么?”鄢月皱眉,“大学士幺女,月舞?”

“啊?不会吧?这么倒霉?”秦泰啧啧两声,重新坐下,“你,月舞,今年十岁,乃我们楚岚国月大学士的掌上明珠。生母为月大学士的三姨娘,在你出生后不久病逝。

“不清楚。这蛊由万虫之王黑冥僵制成,每个月圆之夜发作一次,每次发作犹如千万只虫子在体内噬咬,痛苦难当,甚至会狂性大发,伤人性命,是蛊毒中最厉害的蛊,且若没有解药,就算人死了,也会从坟地里爬出来伤人,可见下蛊之人有多恶毒。”

“等等!”脸好痛,鄢月疼得暗自抽气,“我怎么会在这里,还有,我的脸怎么了?你究竟是谁?”

“十几二十天吧,这伤都是小事。你该考虑的,是别的。”秦泰说着,脸色有些许严肃。

鄢月瞪了他一眼,回神暗道:毁容,被扔下河,大学士女儿……有阴谋!

“嘶!”意识逐渐清醒。

那女生瞥了她一眼,吐出两个字:“鄢月。”

“小草屋啊,我的临时住所。”男人呵笑着,伸了个懒腰,“好咯,你醒了,我就不必这么费神了,去打个盹儿啊。”

鄢月嘴角微抽:“可是你已经说了。”

  • watch
    原本嬉&,纷纷 发表了帖子
    2021-08-01 02:20:51

    某大学,某区某教,一漂亮貌美的女生提着个包包走进教室,原本嬉笑玩闹的众人顿时安静下来,纷纷打量着她,眼中似有些许惊叹。

  • watch
    是谁下&”鄢月 发表了帖子
    2021-08-01 08:41:59

    “这么恐怖?到底会是谁下的手?”鄢月微微转眸,脸色阴沉。

  • watch
    些事我&好像不 发表了帖子
    2021-07-31 04:10:59

    鄢月忙叫住他:“等会,有些事我好像不记得了,你跟我说说。”

  • watch
    不过也&蛊,一 发表了帖子
    2021-07-31 09:46:58

    秦泰点头,又摇头:“不是中毒,不过也差不多。你中了黑冥蛊,一种很难解的蛊毒。”

  • watch

    &听出茧 发表了帖子

    2021-08-01 02:13:17

    “没人敢排第一是吗?”鄢月斜睨了他一眼,“这话我耳朵都听出茧了!”

  • watch
    ,是胆&感觉不 发表了帖子
    2021-08-01 05:23:02

    “咦,好像哪里不对啊。”秦泰皱了皱眉,上下打量着鄢月,“素闻月大学士的幺女月舞小姐,懦弱呆板……额不对,是胆小、寡言,如今看来,怎么感觉不一样?”

  • watch
    么真实&纠结这 发表了帖子
    2021-07-31 03:04:18

    可,怎么会发生这种事?记得自己高考结束回家,倒头就睡了,怎么一醒来……这不是做梦吧?如果是梦,怎么会这么真实?算了,先不纠结这个。转眸间,她沉声问:“这里是哪里?”

  • watch
    深一震&上下蛊 发表了帖子
    2021-07-31 04:41:24

    鄢月深深一震:“五年?谁会在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儿身上下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