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另类校园
相府俏佳人



相府俏佳人txt免费下载  相府俏佳人下载  相府俏佳人 评论  相府俏佳人百度云  相府俏佳人无防盗  相府俏佳人TXT  相府俏佳人txt久久下载  相府俏佳人txt下载  相府俏佳人 小说  相府俏佳人全文免费阅读  


柳云裳柳云浣小说名字叫做《相府俏佳人》,这里提供柳云裳柳云浣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相府俏佳人小说精选: “四妹,你这身儿倒是也不错,我这么看着,好像是华远成衣铺的做工呢。”另一道声音夹杂着盛气凌人的傲慢。柳云裳立马就反应过来,灰姑娘的姐妹们出动了。关于这两人的微妙关系,她也略有耳闻,这两人平时倒是一副和平共处相亲相爱的模样,可一当彼此的利益相冲突,那必然有一番死战,直到其中一方妥协了为止。哎,可是为什么面对她,这两个人却能不分利益同心协力呢?“小姐,我们要不要……”春红做了一个溜走的手势,轻声询问。柳云裳摇摇头,继续怡然自…

 能流传出宫去的,自然不是什么好话。刘贵妃眯了眯眼,继续道:“说起来本宫与妹妹们也是表亲关系,有一件事,妹妹们可别怪本宫多管闲事了……三位妹妹虽还年幼,却也到了适婚的年纪,不知……妹妹们可还有没有心上人?”

说起这个,三人表情各异。

柳云衣眸光流转,好像是在划算着什么,柳云裳则是透露出小小的焦躁,只有柳云浣一副欣喜期盼的神情。

刘贵妃静静的观察着几人,毕竟姜还是老的辣,她暗自揣摩着兴许老六保定王喜欢的人就是这位清新脱俗的二小姐。

微微一笑,刘贵妃已经拿定了主意:“好了,妹妹们害羞不说也罢,不过日后若是有什么难处,尽管让婆子们捎信给本宫,本宫能帮的地方,一定会为妹妹们出力。”

话毕,刘贵妃附耳对贴身的小宫娥轻语几句,便准备起身送三人出门。

柳云裳百无聊赖的站在正霞殿门口数着星星的时候,模模糊糊就听见门外的宫巷里传来一道低柔的嗓音。

“你可知晓娘娘这会儿召唤我,是有何事?”那道声音不悲不喜,听不出有什么情绪,只是……声音非常好听。柳云裳仿佛听到了天上的仙乐,驾着浴火的凤凰由远而近。

“回王爷,奴婢不知。”

“这就奇怪了。”那波澜不惊的声音终于有了起伏,思忖片刻,脚步停在了几尺之外,“你先进去吧。本王随后就来。”

“是。”

宫女走后,那人又顾自自言自语了起来:“刘贵妃与我素来没有交情,怎么会突然召请我?莫非是为了那件事……”他沉吟片刻,否定说,“不会的,她是父王新晋的宠妃。谅她也不敢把自己前程赌上……”

柳云裳听的糊里糊涂。正挠挠头发,忽然便听那人语气凌厉道:“谁?”

柳云裳方想说话,不过对方显然没有给她说说的机会。她只觉脖子上吃紧,一只有力的手掌已经牢牢的捏紧了她的喉头。

“大胆宫女,竟敢偷听本王说话。”那声音忽的充满了杀气。一股冷风迎面扑来。

柳云裳心想完了完了。看来这回是要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了。没想到她的宅斗事业还没发展起来,就要英年早逝,天妒英才啊!

“咳咳……王爷饶命……我,我不是故意的啊……”柳云裳艰难的从鼻尖中勉强挤出了一些模糊的声音。更何况,是您老自己要在门口低语的啊。关她什么事儿。正所谓隔墙有耳,宫中更是如是。

“……是……你?”那王爷惊问。

柳云裳一听有门,急忙点头:“没错,是我……”奴婢是十八年前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啊!

脖子间滚烫的手慢慢抽离,柳云裳有些贪婪的深吸几口气。

“成何体统。”低沉的嗓音又恢复了不携带任何情绪的状态。

柳云裳浑身一冷,旋即转身去瞧那个说话的人。一身暗金色的长衫,外头笼着一件金蝉开衫,上头花纹繁复而磅礴,一看便是有身份地位的人。

再瞧他的脸,不知为何,总觉得和顾子凤有那么说不出的一些相似。只是顾子凤是狂野妩媚派的,这个王爷则是冷峻阴柔派的。

不仅声音好听,长得也颇是好看。柳云裳不仅又一次感叹古代的鬼斧神工。

“咳。”见她只暗自看着他而不说话,王爷只是轻咳一声,便留下她进里头去了。

刘贵妃在角落中看的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她不由觉得奇怪。保定王似乎同这三姐妹都不熟识啊,凭这只言片语,她也不能判断出来到底谁才是他喜欢之人。

不过无论如何总算让保定王与三人打了个照面,也稍微缓和了她和他之间的关系。

***

穿过假山,金衣人大步的走向内院。身后的披风被风卷得猎猎作响。还未进门,里头的小厮就笑着迎了出来:“王爷您回来了。”

“嗯。”将披风解下来,随手交给小厮,他疲倦的揉揉眼睛。

这个人,正是昨日去丞相府做客的那位王爷,河西保定王——顾如安。

顾如安浓眉紧蹙,脑子里回旋的全是片刻前和柳云裳碰面时的片段。她的眼神……分明是已经把他忘了个干净。顾如安不免有些恼怒,渐渐的握紧了拳头。

“竟然敢把本王也忘了。”这女人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虽然她是落水受了惊没错,虽然御医也说了她忘记一些事也是意料中的事,可无论如何顾如安还是接受不了她看着他那陌生的眼神,就好像,他们二人之间本来就没什么联系。

“不行。”越想越可怕,顾如安深深的坐进椅子里道,“顾三,你去把宫里头伺候父皇的张御医给请出来,就让他去丞相府给二小姐看病,若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你让他小心他的脑袋。”

“可是王爷……”方才迎接他的小厮顾三抬起脑袋,委屈的说,“那是皇上御用的太医,更何况……李家二小姐那边病情稳定,也无需……”

“嗯?”清秀的眉毛微微一挑,顾如安不动声色的问,“顾三,你是主子还是本王是主子?”

“王……王爷……王爷说的是。奴才这就去给张御医捎信。”顾三为难的低着头,一溜烟儿的跑走了。

于是当晚,柳云裳被恭恭敬敬的抬到了床上,小心翼翼的遮好了帘子,一切稳妥,张御医才摸着胡子为她诊脉。

见宫里头最有威望的老御医来为自己的女儿看病,李丞相是受宠若惊,这是何等荣耀啊,张御医本是皇上身边的人,也只有为皇上最心爱的公主和王爷看过病,何时为他们这等为官的把过脉?

此举一出,他更是确定,保定王心仪之人,必定是云裳了。

其实先前看诊的金大夫医技也是十分了得的,许多宫里头看不好的病,他都能治好,只是他不想深陷泥泞,才不愿进宫为官,所以张御医此行来也不过是为柳云裳多开了一些补身子的补药。

临行前,李家恭恭敬敬的送张御医出了门,张御医在上轿子之前对李丞相耳语了几句话,至于说了些什么,就不得而知了。只听送行的丫鬟说,丞相的脸色很沉重。

柳云裳在床上躺了数日,也安稳了数日,大姐和三妹难得没来打她的主意,春红说那是因为朝中对保定王的婚事逼得紧,她们二人近日都在忙着琢磨如何讨好保定王才好呢,至于她这个病痨子,她们巴不得她躺得更久,好错过这次甄选。

柳云裳听罢只淡淡的说了两个字——幼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