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影视同人
侯门福妻

侯门福妻

作者:总小悟 类别:影视同人 综合评分 100

她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耗光了一生只对两个人好,却落个最后被二人一起背叛自己的下场。眼一闭,本我以为会魂归黄泉,却不想已是重活一世……夏阮总是不断梦见第一次见到夏雯时的情景。。

043三舅 2021-10-10



侯门福妻好看吗  重生之侯门福妻  总小悟的小说侯门福妻  侯门福妻百度网盘  侯门福妻txt下载  侯门福妻txt  侯门福妻 总小悟  侯门福妻txt百度云  侯门福妻免费阅读全文  侯门福妻  


佛曰:有其因,必有其果。

果然,六皇子和大皇子的人马一个个接连被抄家,而唐家却依旧安稳如初。

她在长安候府邸外足足跪了两天两夜滴水未进,受尽了周围的人歧视的眼光,在她快要晕阙的时候,萧韶成派人送了她一幅池鹭图,让她自回家去。

夏阮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抓住了,冰凉刺骨。

【池鹭,又名夏侯鸟和留候鸟,寓意:为夏氏留侯一命。】

现在的唐景轩,还指望她能拿的出来钱帮他?她哪里还能再变出一分钱来,自从她嫁入唐家,因为老夫人觉得女人成亲后不应在外面抛头露面,她便变卖了自己的产业,那些钱财在唐景轩支持六皇子的时候,她就几乎将自己仅有的身家彻底掏空了。

只见唐景轩的脸上的笑容已不在,怒气冲天地开口:“不要再跟我提六皇子,他已经死了。我和他没有一丁点关系,你提他是想让全家都给你陪葬吗?夫人,你也要替为夫想想,如今我们活着跟苟延残喘有什么区别?我不过就是想办一场隆重的亲事。”

唐景轩只冷冷的丢了一句:“我只是拿去抵押换点银子,又不是不赎回来了,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再说都已经是死透的人了,住那么大的地不也是浪费吗?你到底还是不是我的妻子,你还想不想我有子嗣了?真是烦死了,你藏到哪里去了?”

萧韶成虽然是一个个性难以捉摸的人,但是只要是他点了头的事情,就不会出现意外。

可是她再没有别的办法了,顾不得去多想自己到底愚蠢还是痴傻,只能拿当年救了萧韶成的事情来求萧韶成。

她当年进京时曾救过一个书生,而那个书生也就是现在的长安侯萧韶成。

她转头看去却是容貌精致的夏雯,夏雯笑着对她说:“堂姐,你看。你现在要带我进京城了,我们能遇见侯爷了,我会帮你给侯爷生个大胖小子的。”

“可不是,就算是穷酸秀才家,也不愿意娶这个灾星回去了吧?真是晦气啊,这秀才家也算是上辈子做孽才会遇见这样的事情。”

听到夏雯的话,夏阮的脑海里一时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你嫁入侯府?哪个侯府?哪个?”夏雯低头,然后笑了笑:“当然是嫁给姐夫了。”

听到这里,夏阮瞪大了眼睛看着夏雯,胸口闷的厉害。

也就是因为这样折腾,她本来就不好的身体,如今更是扛不住一点风寒的来袭。

此时的唐景轩并没有注意夏阮的脸色,而是自顾自坐回了夏阮的床边:“我们这里好歹是侯府,要办亲事的话,多少也要体面一些。只是你知道,这长安侯萧韶成是皇上的心腹,新帝才登基不久,自然不会让我早日回到朝堂之上。我准备办的隆重一点,利用这次机会让他们看看其实我平阳侯也是不差钱的。”

夏阮摇头想喊着解释不是她做的,可是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却始终发不出一声来。

“侯爷?”夏阮将自己的声音拨高了一些:“那地契是我父亲和母亲的墓地,那首饰是我进门后所剩不多的嫁妆。我进侯府给了老夫人十万两白银,可是老夫人如何对我的?让我吃了带麝香的糕点那么多年,所以我这辈子也不能为侯爷生孩子了。如今侯爷想让我拿这残存下来的东西,让你娶小雯进府?”

  • watch
    夏阮一&起来。 发表了帖子
    2021-10-11 07:34:24

    夏阮一口气没提上来,猛地咳嗽了起来。她从未想过夏雯竟会如此对自己,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整理自己的思绪。

  • watch
    母,他&... 发表了帖子
    2021-10-11 12:33:36

    “不可能,不是的,我的父母,他们是.........”夏阮抓住一边的床帘想要解释,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根本无法坐稳。

  • watch
    阮用尽&嘲讽。 发表了帖子
    2021-10-11 07:13:41

    可是夏阮用尽全力也抓不住自己母亲的手,只能无助地看着夏雯的笑,和她眼里的嘲讽。

  • watch
    来,猛&然瞪大 发表了帖子
    2021-10-11 06:04:26

    “不要,不要,放手……放手……”夏阮喊了起来,猛然瞪大了双眼。

  • watch

    &而是她 发表了帖子

    2021-10-11 04:18:48

    她看的真切。床边握住了她的手的,并不是夏雯而是她的夫君平阳侯唐景轩。

  • watch
    日子又&下午她 发表了帖子
    2021-10-12 03:14:47

    夏阮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心里更是慌张的不行。她身子骨向来不好,前些日子又受了点风寒,故一直在屋子里养病。今日下午她刚喝过药的时候,夏雯就来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