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推理悬念
封鬼记

封鬼记

作者:融悲 类别:推理悬念 综合评分 100

什么是生活现实,什么是鬼怪。这世界有也没鬼,仅有鬼才明白。 封鬼记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平安夜,喧闹的大街,百无聊赖的我独自一人混迹在烟雾缭绕的酒吧,今天没有任何人约我,也没有任何一个电话,我随便点了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酒,看着一群群有说有笑的人群,感觉越发的郁闷。自从离开了学校走上工作岗位后,这是我第三次这样独自一人在平安夜游荡了,也许看看别人的热闹自己也会得到点安慰吧。。

审判日(上) 2020-10-16


  坐了良久后,酒保给我递了一杯红酒,指了指旁边的男孩,示意是他送过来的。“可以聊聊吗?放心我不是搭讪的!只是想找人说说话,我看你也是一个人。”男孩开口到。“哦,行啊,我对小屁孩也没什么兴趣,说吧,想聊什么,是不是想让姐姐开导开导。”我冒充经验老到的回答道。“你绝得没有爱情的婚姻是婚姻吗?”男孩问道。“是啊,爱情是爱情,婚姻是婚姻,不要相提并论,婚姻是建立在金钱合作的基础上的。而爱情是虚幻的。小屁孩你是不是失恋了啊,年龄这么小不至于谈婚论嫁吧。”我笑道。“不光是这个,还有权利的支撑。”男孩愤愤的补充到。“好吧,也有这层关系吧。你这小小年纪懂的还不少啊。”我笑着说,接下来的聊天中,我知道了这个男孩叫夏明。男孩的家境好像不太愿意谈及,看着他的穿着打扮和言谈举止我猜想应该也是一般家庭的孩子,因为恋爱的苦恼正郁闷着。我们聊了很久,我想既然人家不是故意搭讪的,我也就放下了防备心,把自己郁闷的事情一股脑的倒给了他,酒开了一瓶又一瓶直到酒吧打样,在酒保的催促下男孩留下了一句话“和你聊天很开心,明天你还来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等你。”

  思想在争斗了一整天后,终以强大的荷尔蒙取胜而告终。下班回到宿舍后我没有心思弄晚餐,把所有能穿的衣服翻了遍,虽然并没有几件,在左试右试以后终于拼凑了件比较正式的风衣穿上,刷牙、洗澡、理发只要是能让我显得更好看点的都弄上了。第一次感觉时间过的很慢,很慢。

  紧接着,女孩帮我又倒了一杯茶,仔细跟我讲起了这个故事。。。。。

  离开小区大门后,女人离开了我的怀抱,默默的欣赏着自己捧着的那朵花“谢谢,她说的没错,你能帮到我。”女人小心的收起了花抬头对我说道。“啊?谁?什么情况这是?”我被女人说的不明就里。“以后你会明白的,真的很感谢你,来出租车了,你赶快上车回去吧,这里不好打车。”女人说道。听到女人这么说,我似乎明白了,顺口嘟囔了一句“这是哪个小丫头搞的恶作剧,明天我再找她算账来,那你呢,这么晚了。”“没关系,我家就住这旁边,我自己走就行。”女人指了指隔壁的小区“那个亮灯的就是”。“哦,好吧,那我先走了,自己注意点吧。”女人说的很坚决,我也就没再说话,像女人摆了摆手便伸手叫停了快到眼前的出租车。随着出租车的驶动,我回头看了一眼女人本想再礼节性的挥个手告别,却发现女人没有动,也没有抬头。只是把花又一次捧在了手上注视着。

  我不知道哭了多久,感觉很累,踉跄着站起了身“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不勉强你,你好自为之吧。”我径直转身回到卧室,随便拿了几件衣服装进行李箱,离开了别墅。

  “铛。铛。铛。。。。”午夜12点的钟声响了,冷。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吧,回到出租房后没有洗漱便躺在床上睡着了,做了个梦,还是那家酒吧,还是那个位子,还是那个女人,只不过这次我们好像聊的很开心,那种感觉很熟悉,但又感觉聊天的人不是我又好像是我。梦醒后我彻底失眠了。

  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了工具的支持,借着墙头下垫土用的石头帮助,我轻轻一跃便剪下了那朵花。可是当花落下的瞬间,随之而来的便是别墅里大声而急促的警报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用力过大造成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而且我更不知道这种像电网的东西竟然还能触发警报,我有点慌乱,生平第一次偷人家东西就弄的这么热闹,我捡起地上的花,塞到女人手里,只是下意识的说了句“快走。”女人没有说话,将花小心的捧在手里,就像捧着刚出生的孩子一样,跟着我像小区大门的方向跑去。

  不知不觉中,凌晨5点的闹钟吵了起来,好吧,又该上班了。

  花不大也许是因为周围比较黑的缘故,白色的花此时显得更加洁白,好像一盏明灯孤傲的悬挂在哪里。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在小区门口我们下了车,凌晨一点多了,小区金碧辉煌的大门外显得十分冷清,除了被风卷起的一堆堆带有垃圾的小漩涡像活的一般若英若现以外,没有一丝活气。“我有些冷。”说着话女人把持续了很长时间的搀变成了搂,女人把我的胳膊抬过她的肩头,头轻轻的靠在了我的怀里,“搂紧我。”“哦”我欣然的接受了女人的指令。就这样我们一起走进了小区大门,大门的值班保安狐疑的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什么,我可以感觉到在经过大门的一瞬间,女人搂我搂的很紧,好像一个非常需要保护的小孩一样,在经过了大门后,女人放松了很多,就像逃避开了什么一样。而此刻的我已经不会多想了,满脑子都被精虫占据了,理智这个词似乎已经忘却了,想像着朋友口中的一夜情,一遍又一遍的在脑中演绎着即将发生的剧情。

  “那个?晕!那么高我哪能够的着啊!”我有些生气,但是碍于绅士风度没有发作,本来春宵梦破裂就很郁闷了,谁知道竟然是被半夜叫来偷人家家里的花,“你要那个干嘛啊,况且这大半夜的偷人家花不太好吧!”我问到。“那朵花对我很重要,求你了,我真的很需要它,你帮我摘下来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虽然灯光很昏暗但是依稀能看到女人的眼眶中闪烁的泪水,我想如果不答应的话肯定就要落下来了,“嗯,好吧好吧。你等下我我想想办法。”经不住女人哀求眼神,最终我选择了帮忙,虽然这个忙帮的不太光彩,但是毕竟不算什么太大的坏事,我也就应允了。可是花确实太高了,我的个子也就一般般,再加上主人加盖的墙壁,我徒手肯定是够不着了。“你在这等等,我在附近找找看有没什么工具能帮上忙。”我对女人说,女人点了点头便目不转睛的看着那朵孤零零的白色花。

  没等酒保把杯子拿来,女人已经拿起酒瓶,在我刚用过的杯子里倒了满满一杯,一饮而尽,“谢谢你的酒,这酒太烈不适合你。”

  别墅里没有人,花园里还是只有一些枯草,所有的陈设还是我走的时候一样,估计夏明没有功夫收拾吧,我带上了干活用的围裙,把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都擦拭的很干净,就像擦拭自己的皮肤一样。收拾完一切后,我来到了每天都会坐的化妆台,镜子里的我是那么的狼狈不堪,我用冷水从头到脚把自己冲刷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手指感觉已经僵硬的无法动弹。

  “今天冷吧,你又是第一个。”看门的张大爷说到。“呵呵,嗯,习惯了”我笑道,也不知道是因为勤快还是因为确实不太想睡觉的缘故,我总是公司里第一个到的。张大爷是公司的守夜人也算元老了,听说从开业就一直在这了。平时也没有什么交集,大部分时间见到的也只是早上上班和晚上下班。说的最多的话也就是一句招呼语。

  “哎,别把我手机弄掉了,刚换的。”女孩的一句话倒让我感觉没刚才那么害怕了。端起茶杯大口的喝了一口问到“这是怎么回事,这恶作剧也太大了!”“我知道,你不是收到纸条才来的吗,你先别害怕,不是你想的那样。”女孩起身出去,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张照片,递到了我面前,“这个女人你见过了吧。”照片是在海边拍的,里面一个年纪较轻的男人搂着一个女人躺在沙滩上,很幸福的样子。而那个女人就是莫容雪,虽然带着墨镜,但我一眼就能认出来。“莫容雪?”我指着照片说道。“嗯,是的。”女孩答到,“死了三年了。”“死了!三年!”我有些惊恐,除了重复女孩的话,脑海里嗡嗡作响。“嗯,没错,你见到的是她的魂魄,游荡了三年了,总算遇到能帮她的人了。”“你别吓我,这样的恶作剧不好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些愤怒又有些恐惧的说到。

  为了不引起客户的不满意,我跑的飞快,可当我跑回岗位的时候,女人不在了,而是其他排队等待的客户,我想这下完了,肯定是又去投诉了,因为仪器的故障或别的原因被客户投诉也不是一次了,不管是什么原因,投诉的结果总是不停的道歉,我也已经习惯了,“刚才您前面的那位女士去哪了?”我抱着侥幸的心理问着紧跟着排队的人,后面排队的人似乎没听懂我问的问题摇摇头表示不清楚。我也不再追问了,继续给后面的人检查。可是奇怪的是直到结束都没有领导过来追究责任。当最后一个客户检查完我收拾操作台的时候,一张带有字迹的便条出现在了我做笔记的本子下面,虽然是只是张小纸条但是很平整,我想估计是在书里或什么地方写过字后夹了很久的。便条上用红笔写了一句,“今晚我在酒吧等你,老位子莫容雪。”

  “你好,等了很久吧?”女人说到,女人问的太突然,我还没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的应了一声。早已在心里编制了很久的开场白没想到被女人的一句话打了个支离破碎。“我叫莫容雪,不好意思,早上有急事先走了,留下的纸条你看到了吧。”“嗯,看到了,我还以为搞错了呢。”我的语言有些混乱“你叫陈雨凡对吧。”女人微笑着说道“嗯,对,你怎么知道的?”我有些惊讶。“你工作服上写的啊。”女人说到。“哦,呵呵,是的,忘了这茬事了。”我笑道。女人忽然表情很认真,“可以帮我一个忙吗?”“嗯,你说?”为了表式注意我也收起了笑容。“等一会送我回家可以吗?”“可以啊!”我如释重负还以为会有什么奇怪的请求,只不过这么直接倒使我有些惊讶。“谢谢,叫杯酒吧,我敬你一杯。”女人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我叫了两杯红酒,女人缓缓的端起了酒杯,像我举了下表式干杯,随着红酒滚动缓缓淌进女人的喉咙,我也一口气喝下了杯中的酒,不知道是不是酒不醉人人自醉的缘故吧,当略带粘稠的红酒进入我的身体后,微微的晕眩感冲上了我的面容,可能是刚开始自己喝了点酒后一综合造成的吧,“走吧,很晚了。”女人看着我喝完,缓缓的放下了杯子,“哦,好的。”我答道。

  夏明和女孩坐了下来,显然女孩不太愿意坐下,被夏明硬拉在了凳子上。“夏明,你还爱我吗?”夏明没有说话,“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到这一步,也许我确实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好,但是我会改的,只要你开心。既然今天她也来了”我指了指女孩“这样吧,我再给你次选择的机会,你如果选择我,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婚礼我还会办的很好,你不用操心,如果你选择她,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我盯着夏明说道。“不用了,我早已选好了,就当我对不起你吧,以后别再联系我了。”夏明拉起了女孩站了起来。夏明的回答就像绞刑架的启动开关,只是轻轻一碰就了结了我腐朽的生命。酒精刺破了我的最后一丝的尊严,我有些近乎疯狂的一把抱住了夏明,眼泪像崩塌的堤坝一般冲出了眼角,“夏明,不要离开我,不管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不要离开我,我愿意为你做一切,只要你开心。”“够了。”夏明推开了我,我什么都给不了你,你别找我了,今天我带我女朋友来就是想告诉你,我现在很好,你要是真想我开心,麻烦你以后不要再找我。”说完了话的夏明,拉起了女孩头也没回的离开了,只留下了瘫坐在地一动不能动的我。

  • watch
      草&到单位 发表了帖子
    2020-10-25 05:30:27

      草草的弄了点早饭后,我便离开了宿舍,踏上了去往公司的公交车。冬季的夜很长,到单位的时候还是漆黑一片。

  • watch
    能帮我&谢你! 发表了帖子
    2020-10-24 10:35:31

      “能帮我取下来吗,我很需要它,谢谢你!”女人哀求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