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神仙
游侠在一般历史时期的活动

游侠在一般历史时期的活动

作者:一夜寻欢 类别:古言神仙 综合评分 100

宋仁宗话事,国内外无大事,四海升平。京南西路汉水县宋·草料公司二执事刺杀大执事无果,搅得了游侠李寻欢、阿里木和叶开埋埋人喝个花酒的快乐……日子。 游侠在通常历史时期的活动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李寻欢一般会挖一个很好地坑儿,然后,再把土填回去。呃…好吧,坑里一般会有一个客户要求他填进去的人。李寻欢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杀手,因为每次往坑儿里填土的时候薛子的猫都是活的,李寻欢在书上看过到,遥远西域有一蕞尔小国名曰日珥蛮国,该国有薛子定谔公,一代鸿儒也,学富九车,才高十斗。薛子的传世名篇《生命係咩呀》里面说,挖一大坑儿,然后把一黑猫放进去,再填上土,你在土挖开之前你不知道这猫是死了还是活着,而且你挖土的这种行为本身就可能导致了猫的死亡。所以,土没挖开以前猫同时具有生和死的两种属性,而挖开来看又是观察会有可能改变结果,所以埋下去的是活的,我们就要当他是活的。李寻欢把遥远的日珥蛮国的薛子引为生平第一知己,同时把填坑的人称为薛子的猫。。

第一节 2020-10-17


  通信那晚之后不久,李寻欢惹了官非,在县上的大牢里关了年余,这件事让原本性格就沉静的少年愈发的阴郁。出来没多久,肖西城就来抱怨说那小姨刚到鄂州府上大学,闲着没事总写信来,不回不合适,回吧又实在不知道写些什么。李寻欢知道肖西城肚中素来无货,就一口应承下来,说你我是兄弟,兄弟的事就是我的事,兄弟的小姨就是我的小姨等等,说的肖西城激动万分,当时就拿了小玥的一封信给李寻欢,说快给她回信。所以,李寻欢给小玥的最初几封信是冒肖西城的名写的,信中称小玥为小姨。小玥虽然后来生孩子导致智商跳楼,但当姑娘时还是当的起冰雪聪明四个字,几封信来往就知道了是李寻欢在捉刀,小玥是知道李寻欢对自己有想法的,但是大学刚入学无所事事,于是揣着明白,且听风吟,继续跟李寻欢你来我往的通着信。李寻欢这厮虽然没好好上过学,但是素喜读书,文笔委实不错,每每编些凄婉的鬼故事给小玥看,李寻欢嘴上虽不说,但内心对自己做过大狱的事极为自卑,所以看似简单的鬼故事其实都是在告诫自己,人鬼殊途,自己跟一个官家的闺女不是一条路上的。小玥没聪明到能知道李寻欢内心的种种挣扎,于是两人就这样通着信,寒暑假时小玥还会去找李寻欢倒倒苦水。小玥在爱与疼中快乐的长大。李寻欢则在流氓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从一个小流氓变成了一个游侠。薛子的猫游侠其实就是老流氓,韩非说侠以武犯禁,也就说明了侠的本质是以暴力手段来触犯社会规范、律法的人。所谓游侠,就是居无定所四处流窜并且长期使用暴力触犯律法的职业罪犯。其实很多杀手和大盗都是游侠出身,当然,大部分游侠会去做保镖、私家侦探啥啥的。李寻欢是个擅长挖坑儿的游侠。

  呃,阿里木、叶开,相爱的人们,战斗吧,当你们的血肉交融在一起,你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以爱之名,挥舞你们的刀剑吧。

  叶开

  如果人生有四季的话,我遇到老大和阿里木之前都是春天。

  我靠!剪径也就算了,这酸了吧唧的文艺范儿是肿么一回事啊?老大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流氓中装文艺青年,每每还酸了吧唧的说什么这叫怒向刀丛觅小诗。

  李寻欢恍然大悟,但没坐化。叶开偷镇南王的马,导致他在天南七剑中的排位由第四变成了第一,然后导致阿里木南下找叶开比剑,结果无比悲催的命运让他直接碰到了李寻欢。而阿里木找叶开比剑未成一直是个心事,所以听说叶开来了汉水,就撺掇李寻欢去剪径,本想自己很轻松的击败叶开,再拿叶开的银子孝敬老大,哪想到因为说话烦到李寻欢,被李寻欢打到人事不知,结果李寻欢自己把叶开给办了。

  老大和阿里木一直说我是哑子,其实我不是,我只是说不过他们,所以不在他们面前开口而已。

  这事之后家藏名马的乡下诸侯们对叶开产生了一种很扭曲的情感:爱他,因为被他偷过的马会一时间名声大噪,身价百倍;怕他,因为被他偷了马难免破财;恨他,我养了这么好的一匹马叶开为毛还不来偷呢?他不来偷,这马儿如何能进天下名马榜呢?这种爱恨交织的强烈情感使得叶开居然有了FANS会,粉叶开的这些拥有名马的老男人居然自称叶子。镇南王成了头号叶子,每逢酒宴都会努力拨开脖子上的肥肉给人看当年叶开留下的那道剑痕。

  是夜,月光如水,满屋春色关不住,一树梨花压海棠。

  我是广南东路南海人,我父亲叫叶继欢,在广州府文昌西街开堂子,我叶氏在南海人称至正里叶,也就是说整个至正里都是我家的。我遇到老大和阿里木之前不愁吃喝,靠的是祖上留下的财产。我的嗜好是武学和名马,我七岁练剑,师父是令狐冲,南天剑派是从孟星魂开始的,我算是第五代传人,我师父收我的时候已经70岁,拜师那一天,是他亲手替我配上名剑泪痕,这柄剑就代表师门,配了这柄剑我就是南天剑派的人,剑在人在,剑折人亡。

  我从汉水王府出来的时候已是中夜了,想吹吹夜风解解酒,于是牵着马一路慢行,走不多远,就见月光下一条又粗又白的绊马索横在路上,两端各有一个汉子。刚一停步就听左手这边的汉子说着带西域口音的汉话:老大,我就说不行吧,这绳子太粗太白了,大老远一眼就看到了,我早就说了,剪径这种事我们不专业。嗷…原本隔着一条路的另一个男子突然就到了左边,一脚就把说话的人踹倒在地,然后使劲儿的踩,边踩边骂:又粗又白是吧?大老远儿就看到了是吧?不专业是吧?草!

  李寻欢对着满脸黑线的阿里木和叶开做出结论:知识就是力量啊,知识改变命运啊,多亏了罗子的一席话啊,我原本一直对你们有些许的愧疚,现在我才知道,世间一切的事物都有其内在联系,叶开就是阿里木的那只蝴蝶,有为青年阿里木死在暴风中。所以阿里木,你要恨要怨都应该对着叶开。而阿里木又是小叶的蝴蝶,那晚是阿里木提议不喝花酒,去抢小叶的,让世家子弟小叶也葬身在风暴中。同样的小叶,你要恨要怨都应该对着阿里木。

  呃,老大,你喝醉了。

  李寻欢和阿里木都管叶开叫哑巴,但不可否认的是,这龟孙是个很好看、很帅的哑巴。遇到李寻欢之前这厮是个混迹在南方的马贼,马贼在南方并是份很有钱途的职业,叶开的牛逼在于他只偷名马,他偷完了马一般直接再卖给原主,真正让他出名的是景佑五年他偷了镇南王的照夜玉狮子,江湖都说他至少要收镇南王十五万两银子,结果叶开只找镇南王要了二百五十两银子,就把那匹照夜玉狮子还回去了。镇南王就很奇怪,问叶开是不是怕了自己,叶开在外人面前是不哑的,就告诉镇南王,找你收是二百五十两,是因为你就是个二百五,好好的一匹马你用来拉车,老实跟你说,这马现在废了,二百五都不值了,就因为你这二百五。然后镇南王大怒,手下的一众侍卫疯狗一样的扑了过去,叶开只用了三十五息就击倒了所有侍卫,把剑架在镇南王的脖子上。

  你说,我好好的一个盗马贼,你给我个门状算什么?我到你家,拿门状给下人一看,他就赶紧把我领到花轩,让我赏着花喝着茶,他再麻溜的赶到马厩,把马配好鞍,牵着马到门厅,等我喝完了茶赏好了花,出门骑上马一路小跑,溜上一圈儿,再回来,马主已然准备好了赎金和晚宴。这盗马的活儿,以后不能再干了。

  李寻欢一般会挖一个很好地坑儿,然后,再把土填回去。呃…好吧,坑里一般会有一个客户要求他填进去的人。李寻欢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杀手,因为每次往坑儿里填土的时候薛子的猫都是活的,李寻欢在书上看过到,遥远西域有一蕞尔小国名曰日珥蛮国,该国有薛子定谔公,一代鸿儒也,学富九车,才高十斗。薛子的传世名篇《生命係咩呀》里面说,挖一大坑儿,然后把一黑猫放进去,再填上土,你在土挖开之前你不知道这猫是死了还是活着,而且你挖土的这种行为本身就可能导致了猫的死亡。所以,土没挖开以前猫同时具有生和死的两种属性,而挖开来看又是观察会有可能改变结果,所以埋下去的是活的,我们就要当他是活的。李寻欢把遥远的日珥蛮国的薛子引为生平第一知己,同时把填坑的人称为薛子的猫。

  李寻欢在一本西域的古籍上看到一个故事,说的是在云和山的彼端有个叫阿妹瑞肯的国家,那里有一个博学的鸿儒,罗子伦茨公,此公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有经天纬地之能,此公一日夜观星象,不觉入梦,梦中见到古之圣贤庄子化身为蝶,略一振翅,蝶翅掀起滔天巨浪。罗子于梦中大彻大悟,于坐化前留语世人曰:一只广南东路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十天以后引起京西南路的一场暴风雨,是谓蝶翅效应也。

  阿里木在遇到李寻欢之前一直是个很有志气的西域青年,立志要成为天下第一剑。宝元二年时从西域来到关内,一路击败无数知名剑手,一时风头无两。康定初年在京西南路碰到了老流氓李寻欢,当时阿里木还年轻不怎么话痨非常之热血。当年他俩为什么会打起来他们自己都说不上来,阿里木当年只找一方豪雄决斗,李寻欢的名头根本就不够看,直到现在李寻欢也不是什么知名人物,阿里木和叶开名气都比他大。李寻欢现今在江湖上有点名声是因为江湖上的人都不明白为什么无比牛逼的阿里木和叶开会被他像狗一样的奴役着。总之,那次阿里木被李寻欢打的很惨、非常惨、非常非常惨,直到今时今日想到那顿打阿里木都还哆嗦。挨了那顿打后,阿里木绝不轻易拔剑,能用嘴的时候绝不动手,不再性急也不热血了,变得很话痨和非常臭不要碧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