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人文历史
求生凡人

求生凡人

作者:苍星北斗 类别:人文历史 综合评分 100

宫门斗争,一生凡人,曲折坎坷波折,爱与恨,生与死,解开我重重迷雾,终见历史的真相。 求生本能凡人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望着大汉凶神恶煞的脸庞,木子凡左右张望,发现福伯没在自己的身边,于是怯怯地说道:“多少钱,我想买下它。”由于常年在村子里生活,木子凡很少接触钱,此时身无分文。看着木子凡的装束,大汉怒道:“你这个穷酸书生,别跟大爷在这胡扯,惹急了我,打死你这个小兔崽子。”说罢,转身转身拿着一条铁链欲走,木子凡心一急,大声说道:“:站住,告诉我卖家是谁?”大汉扭转身子,随即说道:“看来你很是想找死,后边的大人物,不是你能企及的。”说罢,指了指远处的小亭。。

第五章后事安排 2020-11-20



末世凡人求生路  


  木子凡来到小亭,以为长发飘逸的中年男子把酒自饮“小兄弟。开一杯可否?”木子凡摇了摇头说道:“先生,那匹马是不会是您的是?"男人轻饮一杯,仔细地端详了木子凡一会:“小兄弟眉清目秀;仪表堂堂一副富贵人家的模样。只是不知为何对我的马如此感兴趣?而且小兄弟可知此马的来历吗?”

  木子凡轻摇头,中年男子继续说道:“此马名为驳雒,天生便为马之王者,不畏虎豹,日行万里,血液乃是纯阳之血,我正需要此马的血,治疗朋友身上的疾病。请公子还是打消次念吧。”木子凡呆呆的站在外面,他要就马的命,而眼前这个人,要救朋友的命,一时间,木子凡陷入了俩难的的境地。与此同时,福伯从随从那里得知木子凡的去向,便疾步来到了木子凡面前。

  “什么,这是什么情况,走马川的马不是在这时候都要赶路的吗,怎么会停下来,堵住我们的道路?”说着福伯和木子凡走下了马车。这一路上来,木子凡内心中,总是感觉一阵阵的凄凉和悲哀,当面对这一群马时,泪不禁的流了下来,感觉有什么东西向自己呼唤着。在众人的注视中,木子凡缓缓的向马群中走去。因为知道木子凡能和动物交朋友,大家也没有去阻拦。只见马群缓缓的给木子凡让开一条道,当木子凡离开时,通道突然关闭,此情景令福伯等人顿时紧张起来,很长时间过去了,每个人都在焦急地等着,这是马群中渐渐有了动静,开始一匹匹的向后动着,当马群全部散开时,大家不由得又是一惊,没错是惊讶。只见马群中木子凡抱着一匹马。没错,一匹白色鬃毛,白色马蹄,余下全身为黑色的小马,但是这匹马上却不停地流着血,身体在不停的颤抖着。

  “福伯,你拉我走干嘛,事情还没有弄完。”福伯一句话也没说,直到和仆人们上了马车上,这才对木子凡说道:“此人名为天问,江湖传言,此人通晓天文地理,会掐指一算,为人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有多强大。”望着铁链下的马王。木子凡心中一阵无力,为自己的渺小感到无力。

  公元683年,高宗已是行将就木,武则天野心进一步扩大,抓紧了对权力的集中,为了防止皇子争夺自己的权利,武则天开始向后宫出手,许多妃嫔皇子,被逐出皇宫,流落人间。寒风呼啸,飘飞的雪花,在阳光照射下,五彩缤纷,覆盖着这个远离世俗的地方。雪上,一行行车印,一个个马蹄印,增添了些许纷乱。“二哥,没想到我们兄弟俩,能够再次相见,我还以为你和大哥当年已经......”话说到此处,这个身穿大内侍卫服饰的人,已经泣不成声。“三弟,不要再提此事了,你我兄弟二人,能再次相遇,是上天待我们不薄。”此时,这名男子,眼眶已有些湿润。“三弟,为何你成为了皇宫侍卫了?”刚问完,只听一声哭声响起,只见一位宫女红着眼睛走了出来,带着哭腔说道:“管家,是一名男婴。”听到男婴二字,众人一脸忧愁。只见一位太监,双手端着一杯酒,缓缓走到马车边,:“皇妃,这是天后赐予您的。”马车上,一位刚生完孩子的女人,望着自己刚出生的孩子,泪珠从脸颊落下。她抚摸着孩子熟睡的脸庞。“阿福,你进来。”那个被称作二哥的人,叫做秦福。秦福从马背上,瞬间来到车窗边。“阿福,孩子就交给你了,不要让他读书,不要让他进入仕途,更不要向他提起任何自己的身世。我只想他平凡的活在这个世上,永远单纯。武后已经答应我,给他一世富贵。至于他的名字,就叫木子凡。”说罢,端起侍女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将我葬于大山之上,让我看着他成长。”车内外,每个人的眼中都流出了泪水。“小姐,您放心,我一定会按您的意思,将孩子养大。”“二哥,今日一别,你我兄弟二人不知何年才可相见。”“飞武,照顾好自己,宫廷远比江湖危险,记得每年,为大哥送上一杯好酒,以奠他泉下之灵。”说完,二人朝着不同方向走去,雪渐渐地将二人的身影淹没。时光飞逝,转眼间,十八年已经过去。凡清村,却只有一户人家,但是这户人家,占地面积确实及其大,四面环山,无疑是一处绝佳之地。山上动物颇丰,每年这户人家都会进山打猎。一只狍子在雪中飞奔,只见一支箭,如毒蛇般,迅速追上了它。瞬间,箭射穿了它的生体。"管家,您的身手,还是那么好!一名随从感叹道。管家微微一笑:“和从前相比,已经大不如了。对了,少爷呢?”随从微微一笑,但是这个笑容比哭还难看。“少爷,少爷又把您打来的猎物偷偷地......偷偷地放了。”仆人支支吾吾地说着。“偷偷地埋了!这已经不新鲜了,他真如小姐所愿,如此单纯,如此善良,明天,便是他第十八岁生日了,十八年已经过去了,时间过得还真快。”今年冬日雪下得少,想到木子凡已经十八岁了,福伯决定带木子凡去镇上去看看外面的时间,不想让他一直呆在这个地方,和一些动物为伴。可对于木子凡来说,与动物在一起,是木子凡最快乐的时光,每次福伯出去打猎,木子凡都会感到心痛,而他能做的,便是将它们悄悄埋葬,或者将它们悄悄放生。也许因为内心纯洁善良,动物都不会害怕他,而他也因为这个原因,开心的度过了自己十八年的时光。对于动物的开心,悲痛,木子凡都可以感觉到,并且自己的心也会因此而变化。前一天晚上,福伯告诉木子凡,明日将要进城,木子凡听到后,心中充满激动与紧张,对于外面的世界,木子凡既激动,又害怕,因为他不知道外面究竟是个怎样的世界。第二天,木子凡早早的收拾好东西别等待着福伯。一路上,冰雪已有消融的迹象,几摸绿意增添世间。突然,福伯说了句“停下”,众人一脸迷惑,但是立即停止脚步,望向了福伯。顺着福伯的眼睛,大家发现了答案,只见前方不远处,一代黑线映入眼帘。“呵呵,少爷,没想到,你的运气还是不错的。”福伯手一挥,便带领众人向黑线走去。“此地回马川,每隔五十年,便会有大批大批的马,流经此地,只是不知为何,今年时间如此之早。”敷脖子嫉妒攮着。看着成群的马儿,大伙一阵开心,都渴望着,一会可以捕捉几匹好马。然而看着这些马,木子凡内心却是一阵哀伤,好像它们经历了无比哀伤的事,无比沉痛的经历。也许是因为同伴被捕,而感到伤心木子凡随便猜测。小镇上的人很多,熙熙攘攘,从未见过这个场面的木子凡,没有吃惊和快乐,马儿传递给他的无尽哀伤,依然回荡在他的心中。突然,木子凡心中一痛,似乎有一个东西遭受了无比的创伤。突然脑海中好像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向他呼喊。循着这个,木子凡来到一个人群中。一群人围在一起,说着什么。木子凡挤开拥挤的人群,看到十六个人用铁链锁着一匹马。看着这匹马,木子凡被深深地吸引了。只看这匹马:白色鬃毛,白色的马蹄,其余的都为黑色,一股王者之气涌现。“住手,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它,快将它放了。”听到他的话,马不再挣扎,静静地看着它,仿佛能听懂他说的话。只见一个黑脸壮汉扭转头来,恶狠狠地盯着木子凡,大声吼道:“小子,别多管闲事,小心大爷我揍死你。”木子凡不懂人情世故,像个傻子般,继续问道:“快放了它,它很伤心,很愤怒,你不知道吗?”大汉呸了一口,说道:“你小子也不掂量掂量自己,老子捏死你就跟捏死只蚂蚁,你知道吗,为了抓住这畜生,我死了六个兄弟,如果不是买家厉害,老子早就将它活剥了。“

  “福伯,小马已经受伤了,我们快把它带回家吧!”木子凡一脸恳切地说道。“少爷,您认为我们有这个机会吗?这些马会让我们离开吗?”福伯抹了一把冷汗说道。“没关系,它们并没有恶意,所以不会伤害我们的。”随后木子凡。便让仆人将小马抬上了车。望着前行的队伍,福伯自言自语地说道:“难道今天出门没算日子吗?”

  望着大汉凶神恶煞的脸庞,木子凡左右张望,发现福伯没在自己的身边,于是怯怯地说道:“多少钱,我想买下它。”由于常年在村子里生活,木子凡很少接触钱,此时身无分文。看着木子凡的装束,大汉怒道:“你这个穷酸书生,别跟大爷在这胡扯,惹急了我,打死你这个小兔崽子。”说罢,转身转身拿着一条铁链欲走,木子凡心一急,大声说道:“:站住,告诉我卖家是谁?”大汉扭转身子,随即说道:“看来你很是想找死,后边的大人物,不是你能企及的。”说罢,指了指远处的小亭。

  “少爷,遇到了什么麻烦,让老奴帮你解决吧!”话刚说完,只听中年男子大声一笑,说道:“想不到名震江湖的秦二刀,居然沦为奴仆,可笑可笑。”福伯脸上顿时一阵冷汗。“请问阁下是?”福伯小心翼翼的问道。男人轻轻一笑。继续说道:“不知阁下,是否对此马感兴趣?”福伯摇摇头。拉着木子凡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