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人文历史
大明春秋

大明春秋

作者:太白本无道 类别:人文历史 综合评分 100

大夏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曾鼎盛一时之间的大夏帝国覆亡,天下遂可分春秋十二国,各国之间连年不断乱战,百姓民不聊生。下回分解做为一个游戏宅男却复活为明皇十二子的主角如何轻松玩转天下,重画大明春秋。 大而一个月后也就是明万历十二年三月初八,大明皇宫紫禁城之内,宫中太监宫女怀中或捧着水盆或端着汤药行色匆匆,来来往往,似是有人病重,好像是有什么大事发生;而大批御林军全副武装站立于乾清宫之前,将乾清宫围的水泄不通,自乾清宫中出入的太监宫女都要被身穿华贵飞鱼服的锦衣卫盘查询问,更有加急圣旨急召内阁五位大学士入宫见驾,整个皇宫人心惶惶,四处乱哄哄一片,除了一个地方。。

第五章 一家三学士 2020-11-21



穿越大明叶春秋下载  穿越大明叶春秋小说  穿越大明主角叶春秋  穿越大明 叶春秋  骑马与砍杀大明春秋  大明春秋茶业国宾茶叶店怎么样  大明春秋茶  大明春秋 电视剧全集  大明春秋小说  大明春色  


  医生刚关上天平间的门,背后突然传来一声男人的哭喊,撕心裂肺。

  而在此时的另一个世界。明皇城后宫理德宫内,一个周围鎏金雕刻着蟠龙戏珠图案的婴儿床内,出生已经一个月的小皇子朱常洛正瞪着大眼珠子看着皇宫的天花板思考人生;此时的朱常洛准确的说该叫他余明不过是一个还未满周岁的婴孩,不会说话,也不会走路,每次想要张口说话发出的不是咿呀咿呀的声音就是嚎啕大哭,可忙活坏了一众伺候他的宫女太监;今天理德宫的太监宫女难得偷了会懒,往日爱哭闹的十三皇子今日破天荒的没有哭闹,总算让神经一直紧绷的他们可以好好歇歇了,而此时在他们心中早已由小天使成为小恶魔的朱常洛小皇子正在认真思考自己的事情。

  最近厂子里的工人都知道老余家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开始认真学习了,余老大最近脸上也挂满了笑容,遇到谁都说自家儿子终于醒神了;(醒神:方言,大概意思是指一个人突然想通,想明白了)这天余老大正在厂房擦洗机器,有一个工友急急忙忙来找他,老远就吼道:“余老大,不好啦。”余老大看着向自己跑来的工友皱了皱眉:“什么事啊,大惊小怪的,你跑慢点,可别摔着了。”那工友跑到余老大面前,连气都来不及喘说到:“我的大哥耶,你快回家吧,你家余明出事了!”

  余老大再次看到余明的时候是在医院的太平间,医生将一架病床尸体上的白布掀起面向余老大说道:“你家孩子是因为熬夜太久猝死的,走的很突然,请两位节哀。”余老大两眼赤红布满血丝,却忍着每一哭出来,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就是身旁这个已经泣不成声的女人最后的依靠,他不能哭,也不能倒。余老大理了理情绪对医生说道:“医生,你们先出去吧,让我好好再看看我儿子。”医生大概是见多了这样的请求,点了点头“你们自便吧。”说完便走出天平间。

  床榻左手方是皆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卫,而右手方则是身披黑甲的御林军,双方都已拔刀出鞘,气氛大为紧张;正当德妃满腹疑惑的时候,锦衣卫为首一人向前走了出来;明设锦衣卫,一百人设一夫长,三夫长设一副指挥使,副指挥使由总指挥使统领,而总指挥使受皇帝直接指挥;作为皇帝监督百官的机构,锦衣卫也代表着皇帝,因此明对锦衣卫的着装也有着严格规定,普通锦衣卫皆着黑色飞鱼服,百夫长皆着红色飞鱼服,副指挥使皆着白色飞鱼服,而总指挥使因常陪侍皇帝左右特许着黄色斗牛服。而从队伍中走出之人,赫然穿着黄色斗牛服,他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大明锦衣卫总指挥使常狄!他的举动让御林军大为紧张,就在那个依靠关系爬到御林军百夫长一职的世家子弟差点下令动手的时候;常狄却是突然停了下来,面向德妃床榻单膝跪下说道:“锦衣卫指挥使常狄叩见德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臣奉皇上圣旨前来保护德妃娘娘,冲撞娘娘之处还望娘娘恕罪。”

  随着余明慢慢长大,开始进入了青春叛逆期,渐渐迷上了网络游戏,余老大劝了他很多次也没管用。两口子就放弃了让余明戒掉网瘾的想法,余明也就渐渐沦陷于游戏中的打打杀杀不可自拔。

  余老大本是h市一个工厂的普通工人,他父母死得早,所以余老大在孤儿院长大,连余老大这个名字也是在孤儿院胡乱起的;长大了从孤儿院出来以后,余老大靠着自己的勤快在国企找到了一个工作,也在经人介绍下娶了媳妇儿,靠着每人一个月两千多的工资两口子日子倒也还过得不错;后来有了儿子余明,余明倒也挺孝顺,一家人过的其乐融融。

  就在朱常洛在意淫着自己日后征战天下的壮举时,明皇宫另一边上书房内却是连空气都快要凝固了;身穿明黄色龙袍的明神宗万历皇帝高坐于龙椅之上,脸色铁青的盯着跪拜于下方的六位朝廷重臣。跪拜于首位的内阁首辅张居正此时早已经冷汗浃背,额头也不停有冷汗往下流,如果现在一旁有人看的足够仔细,就会发现此时他身体正在微微颤抖。而其他五位大臣更是连大气也不敢出一下,生怕一个不小心,立刻就会人头落地;良久,端坐于龙椅上的万历皇帝终于动了,兵部尚书柳大海察觉到龙椅上万历皇帝有所动作,刚准备稍微抬头看一下皇帝龙颜,一本红色绵锦的奏折就被扔到了他的面前,接着就是万历皇帝压抑着怒气的话语:“今年三月初三,西凉白茅关守将率军两万突袭我大明阳关,激战四天,阳关守将战死三千守军集体殉国!此事为何不报?!”不用抬头刘大海也知道,万历皇帝正是在质问自己为何隐瞒军情。刘大海飞快的在脑海里将准备好的理由过滤了一遍,咽了咽口水答道:“启奏陛下,微臣前日已将奏折上呈于立政殿,也已将此事上报于张大学士,望皇上明察。”刘大海话音刚落,万历皇帝便已从龙椅站了起来,挥手将书案上的茶杯打落,茶水散落一地,还冒着丝丝热气:“照爱卿所说,如此是朕的过错了?”刘大海将头在地上磕的声声作响解释道:“微臣从未有如此想法,求皇上明察啊。”说着语气中还带上了哭腔,而此时上书房中其他五位大臣也是如履薄冰。

  就在德妃思索之时,一声孩子的啼哭突然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德妃听到这声婴孩的啼哭如遭雷击大吼道:“快,快去看看小皇子怎么样了,绝不能让皇子出事!”侧立在德妃身旁的陪嫁丫鬟琦屏急忙跑去寝宫侧殿,不一会儿便抱着一个身在襁褓中啼哭不止的婴孩走了出来,德妃看到皇子啼哭一脸心疼:“快把小皇子抱过来让本宫看看”琦屏来到德妃身边将小皇子放在德妃怀里安慰道:“娘娘放心,小皇子没事,大概是醒来肚子饿了,所以才啼哭不止,奴婢这就去找奶娘。”怀中的小皇子听到琦屏这话似乎懂她的意思,突然就哭得更厉害了;德妃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孩子说道:“龙儿不哭,娘知道你不喜欢吃奶娘的奶,娘喂你好不好,不哭了,乖。”说来奇怪,怀中的皇子似乎是听懂了德妃的话停止了啼哭,小手舞动笑了起来,看的四周的太监宫女心中啧啧称奇。

  而此时德妃怀中的小皇子心中却是另一种想法“尼玛的,我才不去吃那大妈的奶呢,长得又不漂亮,还是这个女人好啊”这个女人当然指的就是德妃了,而这个满脑子乱想日后名为朱常洛的大明皇子,却并不是完全的大明皇子。

  这一声请安将床榻上正在迷茫而分神的德妃从思绪中唤了回来,德妃这次却是一反常态没有让常狄起身,反而说道:“常指挥使,依你所说,本宫有一事却要问你。”常狄低头回到:“娘娘请问,微臣一定知无不言。”德妃挥了挥手一旁侧立的宫女赶紧上前将德妃扶了起来,德妃半坐于床榻之上说道:“本宫在这宫中从不曾犯过什么过错,待人也都是和和气气,偶尔惩处小太监和宫女也都是交于廷杖司,未有什么越轨之举;但是今日你锦衣卫与御林军倒是因为何事竟敢披甲持刀闯入我寝宫,简直放肆!”此话一出,寝宫之中对持中的御林军与锦衣卫像是想到了什么,所有人连忙跪下齐声说道:“求娘娘恕罪。”不少人头上早已是冷汗连连;大明律规定,凡有兵士未经过皇帝许可,带兵入后宫者,皆诛其九族!也难怪此时想起心中害怕。

  明皇宫理德宫,乃后宫德妃的居所,今天的理德宫与皇宫别处乱成一团而不同,此时的理德宫从外面看起来甚至比往日还要安静许多。而此时的理德宫内却是一副剑拔弩张的局面;理德宫寝殿之内,床榻上躺坐着一位女子,皮肤白皙如雪,两弯柳叶眉挂于一副妖娆的丹凤眼之上,一副红唇如雪中梅花盛开,好一个闭月羞花之貌。再者居于理德宫中,由此可见她便是当今大明皇帝最为宠爱的妃子之一,以德行而著称的德妃;而此时的德妃却眉头紧蹙,一双好看的丹凤眼紧盯着床榻前剑拔弩张的两拨人。

  明万历十二年三月初八;德妃为大明神宗皇帝诞下一子,是为明十三皇子,神宗龙颜大悦,大赦天下,免去大明北方三州五年赋税,举国同庆。

  而一个月后也就是明万历十二年三月初八,大明皇宫紫禁城之内,宫中太监宫女怀中或捧着水盆或端着汤药行色匆匆,来来往往,似是有人病重,好像是有什么大事发生;而大批御林军全副武装站立于乾清宫之前,将乾清宫围的水泄不通,自乾清宫中出入的太监宫女都要被身穿华贵飞鱼服的锦衣卫盘查询问,更有加急圣旨急召内阁五位大学士入宫见驾,整个皇宫人心惶惶,四处乱哄哄一片,除了一个地方。

  常狄听到德妃的质问,立刻双腿下跪附身在寝殿冰冷的大理石板之上说道:“启奏娘娘,近日宫中不太平皇上担心娘娘与皇子特命我前来保护,若是冲撞了娘娘的千金之体,望娘娘恕罪。”说罢又对德妃行了一次叩拜大礼;常狄身后锦衣卫也是齐声高呼:“望娘娘恕罪。”德妃闻言脸色稍有缓和,刚要说话;突然从殿外跑进一位锦衣卫径直冲向常狄,俯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常狄突然脸色大变急忙起身说道:“启禀娘娘,微臣有要事在身,不便向娘娘解释,望娘娘恕罪,罪臣改日一定向皇上请罪!”说完附身往殿外退去,退到一众跪倒在地的锦衣卫前是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来人,把这帮冲撞娘娘的御林军全部拿下!”话音刚落一众锦衣卫连忙起身向依旧跪倒在地的御林军冲去,理德宫寝殿本就不大,双方相距不过也就十多步的距离,跪在地上的御林军还没反应过来,脖子上就已经被架上了锦衣卫的绣春刀,一帮人就这样匆忙退出了理德宫。

  从锦衣卫和御林军闯入理德宫到突然退去加起来也就不过一盏茶左右的时间,但是德妃却敏锐的察觉到这件事有那么一丝的不对劲。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余明快高考的时候,余老大又找余明好好地谈了一次心,也没别的要求;就是希望这最后一个月,余明能好好看看书,考个大学,两个老人也就感到欣慰了。当余老大关门走出余明的房间后,房间里的余明开始了这三年来对自己第一次的认真反省:“不就是最后一个月多看点书考上大学嘛,小意思。”余明喃喃自语道,然后转身关掉了电脑,第一次开始认真看书。

  • watch
    ;德妃&赋税, 发表了帖子
    2020-11-24 08:35:58

      明万历十二年三月初八;德妃为大明神宗皇帝诞下一子,是为明十三皇子,神宗龙颜大悦,大赦天下,免去大明北方三州五年赋税,举国同庆。

  • watch
    到突然&对劲。 发表了帖子
    2020-11-25 12:18:52

      从锦衣卫和御林军闯入理德宫到突然退去加起来也就不过一盏茶左右的时间,但是德妃却敏锐的察觉到这件事有那么一丝的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