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推理悬念
大师姐她改门换派

大师姐她改门换派

作者:更吗不更 类别:推理悬念 综合评分 100

岳柒染是明岚宗的大师姐,基本上承包者了门内一切大小事务,上至师弟师妹的修练,下至门内的进账开支,花费了两百余年的时光,终于等到培养出来出了一个风光霁月的二师弟,一个以琴法闻名于世修神界的三师弟,除了一个敢爱敢恨、提剑洒脱的四师妹。 正当她欣喜的放下自己手中的鸡毛掸子和账本,准备好闭关修练修练的时候,小师妹连清舟来了。 她娇弱无骨,无限热爱施善,随后救下神界魔尊麾下的大弟子,导致门内弟子伤亡数十,再是为了救下一凡人伤了交恶门派的弟子,为门派带给了许多祸事。 岳柒染在处理方式完这些事情后,一如既往拿起手中的鸡毛掸在修仙界中有三大奇人,一奇为天道宗少宗主,天生不能言,偏偏口喉与常人无异;二奇为九转门小师妹,生就一双蛇眸,却与蛇族无甚血缘关系;三奇为明岚宗大师姐岳柒染,此人虽为修仙中人,却是一副流氓做派,颇上不得台面。。

第五章 推门 2021-11-21




正鞭打她的人看见连清舟到来,急忙放下手中鞭子,道:“小师妹过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将这收拾收拾,免得污了你的眼。”

连清舟寻了一个干净的地方站着,道:“大师姐当真不知道?”

事情还要从三天前说起。

她的师父青岚天尊立于半空中,一身白袍,说不出的仙风道骨,他淡声道:“岳柒染,与异族勾结乃是死罪,如今看在你这两百年的贡献仅是守三刀渊百年,还有何不满?”

守门弟子恭敬道:“堂主。”

她慢条斯理的说道:“大师姐,你听说过断头饭吗?”

他一挥手,将她识海中的灵迹取出,明岚宗灵迹堂内的一块白玉随之破裂,上书岳柒染三字。

连清舟抿嘴一笑,道:“大师姐说哪的话,清舟胆小,又怎么会做出这等事情?”

只可惜刑堂的人有一个不太雅观的外称——禽兽,顾名思义,非人哉。

不,不对!

异族?

连清舟听到这话忽然显得有些兴奋,她提起手中篮子,将里面的东西打开给她看,是一碗汤,一碗幽菱汤。

岳柒染在一旁冷眼瞧着,若非实在没有力气,怕是要被这两人逗得大笑起来。

当她将通行证取出的时候,已是香汗淋漓,一步一行皆是弱柳扶风之态,奈何刑堂的人都不做人,接过通行证后就不再搭理她,更别说去扶上一扶。

她可不信她的话,继续道:“徐迁嘉呢?他竟这般不分是非黑白?”

三刀渊,风如刀,天道宗一名弟子仅仅是在那待上三年,便已身死,百年……这是要她在无尽苦痛中死去。

青岚天尊最后还是叹了一声,声音缓和了些:“柒染,不是为师狠心,这已是最好的结果。若换成他人,连身上的修为都保不住。你有这身修为在,还是有活命的可能。”

在众人看来,第三者不可与前两人相提并论,若不是这位大师姐得罪了太多人,怕也不会成为三奇之一,臭名远扬。

连清舟看着有些无措,秀眉微蹙,轻声答道:“师妹的通行证在储物袋中,此地无灵气,要取出它较为困难。这位大哥,可否通融一二?”

  • watch
    一双蛇&出的毛 发表了帖子
    2021-11-26 02:05:23

    她听着这句话,莫名打了一个寒颤,还不及扬起笑容,一双蛇瞳就锁定了她,说不出的毛骨悚然。

  • watch
    过来,&么?凭 发表了帖子
    2021-11-26 11:12:07

    岳柒染凌厉的目光扫过来,连清舟不由心头一跳,差点稳不住脸上的担忧之色,紧接着心中升起了怒意,凭什么?凭什么到了现在她还可以这样看着她?

  • watch

    &所在的 发表了帖子

    2021-11-27 04:11:38

    她暗自咬牙,在刑堂人的冷眼下缓步走到位于山体内的牢房,而后一步步走向那位大师姐所在的刑室。

  • watch
    她僵了&道:“ 发表了帖子
    2021-11-27 10:07:51

    她僵了僵,随即楚楚可怜又满脸自责的应道:“堂主说的是,是清舟做错了。”

  • watch
    徐迁嘉&煮连清 发表了帖子
    2021-11-27 05:52:16

    岳柒染恍惚了一下,在很久以前,连清舟还没有来以前,徐迁嘉每晚都会给她煮一碗她最喜欢喝的幽菱汤,而现在,徐迁嘉煮粥,煮连清舟喜爱的莲子粥。

  • watch
    连清舟&:“大 发表了帖子
    2021-11-28 03:22:48

    连清舟抿嘴一笑,道:“大师姐说哪的话,清舟胆小,又怎么会做出这等事情?”

  • watch
    十三师&不落泪 发表了帖子
    2021-11-26 10:52:30

    十三师兄冷哼一声,道:“岳柒染就是个奸诈性子,不见棺材不落泪,手不狠些,她哪肯认。”

  • watch
    入睡,&,实不 发表了帖子
    2021-11-27 03:08:54

    那天夜里,她正准备入睡,就有人闯入了院子,不待她出言训斥,她的师弟徐迁嘉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对她道:“大师姐,这时本不该过来打扰你,只是异族之事牵扯重大,实不能拖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