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古言神仙
问道之人间

问道之人间

作者:墨语笙歌 类别:古言神仙 综合评分 100

创世大神盘古开天辟地以后,人类诸修渐渐走入勃兴,除开三皇五帝之外,后代亦会出现诸多大帝圣人,但是一场莫名变故,是人类修者慢慢的走入衰败却不自认,这时修者中会出现一个小人物,这小人物却带动整体了整个修者圈子的大地震。那二人拿起西瓜刚吃几口就听王老三问道:“二位仙家来者恐怕不是历练路过吧,恐怕你们师父慕容老东西让你们来的吧,是为了那天将神物来的吧,啊,嘿嘿。”两名蜀山弟子一听,顿时脸色大变,扔下手中西瓜反手拔出长剑指向王老三惊问道:“你到底是何人,一介凡人怎么可能知道天将神物的事情?”“哈哈哈哈,你们别浪费力气了,收起你们的剑吧,你们已经中了我离魂谷散功丹,这是体内修为恐怕已经散的一干二净了,你们若是有修为,我王司空恐怕还不敢在慕容老东西最得意的两个弟子面前显露,不过这会儿吗,你们恐怕只能任我摆布了。”年长一点的那个蜀山修士一听,急忙对年轻修士喊道:“子轩,我拖住他,你快走,快去找师父。”片刻前的王老三,此刻的王司空听后大笑道:“走,你们现在走的掉么,没有修为不能御剑,我叫你们跑你们又能跑多远。”王司空刚说完,只听见数十里之外一人说道:“王司空,你对小辈下手算得什么本事,有本事我们俩来过两手。”王司空闻言大惊,喊道:“慕容老东西,没想到你竟然亲自来了,怎么,把你两个徒儿放前边当诱饵,来钓我上钩么,老子今天还有事,不跟你们一般见识,先走一步。”。

第一卷 拜师 第一章 天降神剑 2021-01-10



问道为人间带来火种的是  人间问道电影  问道人间 小说  


  王司空刚说完,转身御空就像走,却只听那人说道:“想就这么走,哪有那么容易,把解药与你的性命一起留下吧。”说完之间空中一道宏大剑光只取王司空而去,王司空一看大声喊道:“慕容老儿,莫以为我王司空真的怕你,好歹我亦是纵横多年,恐怕论修为我不在你之下,把我逼急了,先杀了你两个徒弟在好好与你论道论道。”说完之间他嘴里默念一句法咒,手里不停掐决,向那道剑光一指,只见一道乌光向那剑光飞去,转眼遍撞在一起双双抵消不见,蜀山长老慕容青山看见后冷哼一声道:“什么论修为与我不相上下,你们魔道之人修为何时比得过我们正道的浩然正气了,我怎么不知,怎么,损失一道五毒锥只打散我一道剑气就是与我不相上下了?那你们离魂谷的五毒锥也太不值钱了。”王司空听后笑道:“哼哼,刚刚不过一道半成品的五毒锥,慕容老儿,既然你非得拦着我,那我们就比一比,不过要是不小心伤了你两个徒儿,可别怪我。”说完继续掐决,然后向前一指,只见从王司空袖口同时飞出五道乌光,两道向那俩年轻修士而去,三道直取慕容青山,慕容青山冷哼一声拔出身后长剑,御起剑光直接扫落三道乌光,然后落到两个年轻修士身旁,在一剑扫落另外两道乌光,乌光落地之后,只见是寸许长的三角铁锥,浑身乌黑,一看便知是剧毒之物。王司空一看,心中大惊,心想:这慕容老儿功力修为过这么些个年成竟然又有精进,我恐怕真不是慕容青山敌手,不行,我现在只能伺机逃走,不然有可能真把性命丢下。于是从怀中拿出一个黑色瓷瓶向蜀山三人抛去,刚抛出去便转身御空逃走,边逃边喊:“慕容老儿,散功丹的解药给你们了,老子不陪你们玩了,先走一步。”说完运起全身修为全力御空逃走。

  慕容青山一把抓住瓷瓶,留给那二人,怒道:“王司空,你说这是解药便是解药么,你们离魂谷诸多魔物毒药,不要以为我不知道,随便留下个东西,你以为我会信吗》”说罢便想起身去追。可是王司空却自己从空中落下,吃力说道:“今日算老子栽在你们蜀山手里,老子随时你们所谓邪道之人,可是说的话还真没骗过人,不像你们这些所谓正道人士,满嘴谎话,欺瞒世间。”慕容青山听闻怒极,刚想御剑去杀,可是却感觉有一座大山压在自己身上,全身修为亦开始运行不畅,诧异间听到徒弟喊了一声:“快看天上。”抬头一看只见天空之上一颗大火球拖着长长的尾巴极速向地面而来,慕容青山看后面色大变道:“怎么可能,这天将神物我派隐居高人明明算到是后日才会降世,怎么可能在今天降世,若不是天降神物,也不可能有如此威能啊。”只听王司空大笑道:“哈哈哈哈,天将神物岂是凡夫俗子可以算的清楚的,不要以为修为高深就不是凡夫俗子了,你们正道自诩一身浩然正气,可这天将神物看来也不是怎么看好你们吗,哈哈哈哈。”慕容青山听后怒道:“胡搅蛮缠,我们一身浩然正气岂是你们这些邪魔外道可以品论的。”“怎么,我们不能品论,现在你也不是和我一样动不了么,哈哈哈哈。”王司空听后嘲讽道。慕容青山听王司空说完,斥道:“天将神物的威能岂是你可以理解的,与你说不过是与夏虫语冰。”刚说完只见那火球轰一声落于四人面前百里,刚落地便激起漫天灰尘向四周冲散,几人赶紧强行运气修为驱散灰尘,等灰尘散尽后,只见面前百里处一颗原型巨石半埋在土内,巨石表面光滑,似有金属光泽闪耀,慕容青山喃喃道:“这天降陨石打造的剑恐怕将会是传世名剑啊。”说完只听见那叫子轩的年轻弟子喊道:“师父,你看那巨石之上还插有一把剑。”慕容青山闻言看去,只见那巨石之上的剑三指宽,在巨石外的剑身约为两尺,剑柄约莫一尺,剑格与剑身只见隐约还有些字却看不真切,整个剑周遭隐隐有白光闪烁,王司空看过后道:“慕容老儿,现在我们都动不了,干脆暂时放下恩怨,联手先将那剑取出来,这天将神物肯定就是这剑了,取出来我们再来了断恩怨,决定神剑归属。”慕容青山听后说道:“好,那便与你暂时联手,辰儿,轩儿,你们向后退。”那俩年轻弟子闻言后边退至那巨石百里开外,慕容青山跟王司空两人同时运起全身修为合在一起顶着巨大压力向前走去,可是离巨石越近压力越大,渐渐两人都有点撑不住了,又硬顶着向前走了一点,结果两人同时吐出一口鲜血,二人皆被神物周围如山般威压是两人受了不轻的内伤,身体也是承受不了这身上的“大山”,两人纵是正邪两道的大高手也无济于事,着天降神物威能确实不是常人可以揣摩,两人见状急忙向后退去,可奇怪的是向后退时身上那座大山却好似消失一般,轻轻松松就退至百里开外,而且站在巨石百里开外身上也无丝毫异状,慕容青山说道:“看来这神剑恐怕我们暂时是取不到了,不过这限制也只是在巨石百里之内,在巨石百里之外却丝毫没有影响。”王司空听后一笑,转身御空就走,笑道:“慕容老东西,今日我俩在此都受了内伤,今日恩怨改日在来了断,今日先走一步。”慕容青山听后冷哼一声:“好,等神剑归属落定,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的。”说完转身对两个弟子说道:“辰儿,轩儿,今日为师在此受了内伤,这神剑看来暂时是无人能够取得,我们先回门中禀报疗伤吧。”

  看到自己家掌门人走后,昆仑派弟子顿时活跃起来,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只听有人悄悄说道:”蜀山派也太自大了,擅自召开正道大会不说,我们掌门人亲自带队前来来迎接的也只是个长老,怎么也应该是掌门来迎接啊。“为首的一名弟子听见后转头咳嗽一声,缓缓道:”我们在蜀山的地界上,清风真人不来迎接确实合情合理,若是有一日蜀山清风真人到我们昆仑,去迎接的也依旧会是长老而非掌门。“那名弟子听后哼了一声,转头不再说话。

  慕容青山回到蜀山派后静养疗伤,而莫辰跟子轩所中的散功丹的毒也已经彻底解了,而对于神剑之事蜀山派给所有正道门派派去了正道大会的帖子,蜀山派的做法虽然有些门派颇有微辞,不过碍于实力上的对比以及此次正道大会是讨论那天降神剑的事情,众人也就没多说,没过多长时间陆续来到了蜀山派。最先来到蜀山派的是昆仑派之人,带队之人则是昆仑掌门开云子亲自带队,带领门中一些青年翘楚来到了蜀山,那昆仑掌门一袭藏青色道袍,星目剑眉,面上看起来有些书生像,头上头发灰白,不过身材挺拔,一眼看去就能感觉到一身浩然正气,刚正不阿。开云子上山后蜀山前来迎接之人乃是蜀山主管刑堂的长老墨空文,墨空文看到昆仑掌门之后上前行了一礼说道:“掌门命我在此等候多时,开云师兄想必在途中也累了,先随我去休息吧。“开云子听后道:”我倒也不累,就是门下弟子们可能有点累了,先让他们去吧,我先去见清风掌门,我有些事须与清风掌门商议。“墨空文听后点点头道:”那也好,我叫弟子带师兄的门人先去休息,我与师兄一同去见掌门人。“开云子点点头,转身对门下弟子吩咐一通,然后就与墨空文一起向两仪殿走去。

  慕容青山让两个徒弟先回居所,慕容青山乃是蜀山御剑堂堂主,主管蜀山剑修的长老,平日里也一直呆在御剑堂,而御剑堂就在无量峰上,无量峰景色虽比不上无为峰,倒也不逞多让。慕容青山来到两仪殿中,蜀山掌门清风真人早已在殿中等待。清风真人依旧一身白色道袍,童颜鹤发。慕容青山看见后上前先行一礼,道:“禀报掌门师兄,此次雍州神物提前降世,乃是一柄神剑,不过神剑方圆百里内无法接近,我想带回神剑也是不了了之了,而且雍州境内魔道中人亦是活动平凡,看来也是冲着神物去的。”清风真人听后缓缓一笑道:“既是天降神物便是有缘者得之,不过你说这神物乃是柄神剑,而且又在雍州境内,看来万剑门到是与身无很有缘啊。”慕容青山听后摇头一笑:“万剑门虽然是正道门派里唯一一个只修剑道的门派,可是我蜀山亦有剑派之称,论起剑道修为,我蜀山众位剑修并不比万剑门弱,甚至比他们强一点,也不能说在雍州境内就与他们有缘,况且我回来时看到有万剑门高手往哪里去了,不过我想结果跟我差不了多少。”清风真人听后走到殿门口,抬头向天空望去,慢慢说道:“看来我们得发出正道大会的帖子了,这神物恐怕不是某一派某一人能够拿出来的了,甚至有可能我们谁也拿不出这神物,这神物真有可能在等一个有缘人去啊。”

  那神剑降世时在场虽然只有蜀山慕容青山,慕容青山的两个徒弟莫辰跟子轩,还有离魂谷的王司空在场,不过神物降世时声势浩大,纵是那没有丁点修为的众多老百姓都看得一清二楚更别说那些修者,毕竟一个大火球就那样飞下来。神物降世地点在雍州地界,当时雍州老百姓都以为天上太阳落了下来,惶恐不已,皆去各地神庙烧香拜佛,祈求庇护。雍州境内正道万剑门便在那万剑山上已有千年,门派内亦是一片欣欣向荣,虽然还比不上千年之前诸位大能建立的蜀山与昆仑两派,可是万剑门在正道内亦算是执一方牛耳的修者势力,比之玄天盟与药谷实力还是要上那么一点点的,不过玄天盟胜在势力驳杂,乃是诸多正道小派最终联合在一起的大盟,实力虽比不上两大道派与万剑门这一大剑派,可是消息灵通,诸多坊间消息皆能探听到,对于神物降世这种消息亦是在降世不久便已知道,而药谷确实正道中一个特别的存在,药谷坐落在幽州长白山一处幽谷内,谷内景色优美,神药诸多,给那不知的百姓看去,还真以为是仙境。

  那二人拿起西瓜刚吃几口就听王老三问道:“二位仙家来者恐怕不是历练路过吧,恐怕你们师父慕容老东西让你们来的吧,是为了那天将神物来的吧,啊,嘿嘿。”两名蜀山弟子一听,顿时脸色大变,扔下手中西瓜反手拔出长剑指向王老三惊问道:“你到底是何人,一介凡人怎么可能知道天将神物的事情?”“哈哈哈哈,你们别浪费力气了,收起你们的剑吧,你们已经中了我离魂谷散功丹,这是体内修为恐怕已经散的一干二净了,你们若是有修为,我王司空恐怕还不敢在慕容老东西最得意的两个弟子面前显露,不过这会儿吗,你们恐怕只能任我摆布了。”年长一点的那个蜀山修士一听,急忙对年轻修士喊道:“子轩,我拖住他,你快走,快去找师父。”片刻前的王老三,此刻的王司空听后大笑道:“走,你们现在走的掉么,没有修为不能御剑,我叫你们跑你们又能跑多远。”王司空刚说完,只听见数十里之外一人说道:“王司空,你对小辈下手算得什么本事,有本事我们俩来过两手。”王司空闻言大惊,喊道:“慕容老东西,没想到你竟然亲自来了,怎么,把你两个徒儿放前边当诱饵,来钓我上钩么,老子今天还有事,不跟你们一般见识,先走一步。”

  两个年轻弟子听后应了一声便跟着慕容青山一起御剑向蜀山方向飞去。只留下那天降神剑依旧在太阳下隐隐闪着白光似是等待一个人,等待一个能带走自己的人。

  慕容青山一行来到蜀山山脚下便步行上山,蜀山之上诸人不得御剑,一则是蜀山高千仞,山上步行也算是一中修行,山中亦是景色优美,步行而过,陶冶心境;二则蜀山周围开派诸大能补有护山大阵,虽然平时未启动,可是蜀山大阵是这天下数一数二的绝世阵法,外泄气机也不是寻常人能够承受,一旦御剑而行引动大阵气机,便得不偿失,受伤不说,也有损自身修为。蜀山大小山峰连绵千余,不过蜀山派主要居所主要在无为峰,无量峰,无忧峰三座山脉,其余山脉也有人居于上面,不过一般都是一些隐修长老带着自己弟子居住在那里。蜀山掌门人就在主峰无为峰之上。无为峰之上正中为蜀山正殿两仪殿,殿前有座云桥,被称之为五行桥,桥上隐隐有五行之光闪烁,一眼望去也是一美景,不过知情人谁也不敢轻视这座桥,这座桥中封印有五行之源,被蜀山历代高人打造成一件绝世杀器,放于殿前,防患于未然,如果有敌入侵,蜀山无力抵抗,若是攻至这殿前,这座桥才真正能派上用场。不过放眼当今之世,能把蜀山逼到那一步的,就算是同样传承悠久的昆仑恐怕也做不到,并不是昆仑实力就不如蜀山,昆仑亦是道派,底蕴亦是深厚,不过实在是蜀山得天独厚,护山阵法实在了得,不过让蜀山去攻昆仑,恐怕要破昆仑山的护山大阵恐怕难度也是很大。

  盛夏的中午,天空一丝云彩也没有,地面上吹来丁点风亦是没有一点凉意,路边的一片西瓜地前,王老三坐在椅子上扇着扇子,面前摆着一些已经切开的西瓜,看看是否有过路人来买一些解渴,但是等了好久却一直不见人来,看着这些西瓜王老三自己快忍不住想吃,在一番思想斗争之后,终于拿起一牙西瓜开始吃,刚吃一口就听见有人喊道:“老乡,来两块西瓜解解渴。“王老三闻言迅速抬头说道:”好嘞,您稍等,两块西瓜一共六文钱。“只见小摊前边两人一身白色道袍,身后各背一把四尺长剑,定眼看去倒也是仙风道骨,王老三又道:”看二位装扮,定是那蜀山来的仙家吧,既然是仙家那这两块西瓜就不要钱了。“闻言那两人中一位年轻人到是面色倨傲,不以为然,另一人稍微年长一点的到是问道:”老乡怎么知道我们是蜀山来的?“”看这装扮,就知道啊,昆仑虽与蜀山同是道家门派,可是昆仑仙家们多穿灰色或者黑色道袍,穿白色道袍的也就只有蜀山的仙家了,这是整个九州连三岁小孩都知道的事情啊。“闻言那位年轻仙家顿时冷哼一声,貌似很不满王老三说的话,那位年长的看到有点不好意思道:”老乡真是好眼光,我二人确实是蜀山弟子,这次奉师长之命下山历练的,路过贵地,天气炎热,饥渴难耐,看到您这有西瓜故来讨两块西瓜吃,叨扰之处,还请老乡谅解。”“师兄,你何必与他说这般多。”听见年长的那位解释,年轻人顿时来了火气,王老三一看笑着说道:“不碍事,不碍事,两位先吃西瓜,先吃西瓜。”

  慕容青山带着弟子莫辰跟子轩御剑回到蜀山,蜀中素有神仙故里的称呼,只见山间云雾缭绕,仙气氤氲,却也当得起神仙故里的称呼,只不过山里有没有真的神仙却是两说,到是正道执牛耳者蜀山派坐落于此,寻常百姓每每看到蜀山之人御剑进出,也早就把蜀山众修看作是真正的神仙中人了,毕竟飞天遁地是传说中的神仙手段,而蜀山也一直以仙道正统自居,只不过这仙道正统有多少修者认同却也是不知了。

  药谷虽然算是正道势力,可是药谷行事从不以所谓正邪为准则,他们奉行的是济世天下的准则,谷内诸修亦是医术超然,虽然修为功力比不上其他正道大派,甚至连邪派都有所不如,可是就是凭着一手医术济世救人,也是没什么人觉得药谷跻身正道大势力有何不妥,毕竟谁真正没有去求药谷施救的时候,纵然不求药谷救人,可是药谷的疗伤神药在这九州也是极有口碑。药谷救人不管正邪,修者也救,凡人也救,药谷弟子也经常出山到各地悬壶济世,专为凡人百姓诊病,在百姓眼中,蜀山,昆仑如那真正的仙人一般超然世外,万剑门则由于杀气过重也不得百姓喜爱,都只当作是那世外仙人,不可高攀,而邪派势力在老百姓眼中都如那妖魔鬼怪般可怕,大有不敢看见,一看见就会被邪道修士生吞活剥的样子。而药谷在百姓眼中则亲切许多,长白山附近的百姓若是采到上好药材,便一定会送去药谷,而药谷诸人也大都热情接待,已等价物品交换。而这次神剑降世,药谷虽然也知道了消息,却也不如其他各派热心,一则一把剑并不能救人,剑乃凶器,杀人之物,对于救人来说,真正是不如一颗药丸来的实在,二则是谷内不管老辈还是众多弟子,救人本领虽高,可是论起打架抢东西就远远不如其他门派了。可是药谷众人没想到的是,日后拿到那把剑的那人,不仅用那把剑杀人,也真真正正用那把剑救了许多人。

  • watch
    阳下隐&,等待 发表了帖子
    2021-01-26 02:01:44

      两个年轻弟子听后应了一声便跟着慕容青山一起御剑向蜀山方向飞去。只留下那天降神剑依旧在太阳下隐隐闪着白光似是等待一个人,等待一个能带走自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