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未来
行走在黎明边缘

行走在黎明边缘

作者:遗世仙踪 类别:科幻未来 综合评分 100

大学本科毕业生宇文坦本科毕业失恋了时突然变异生物危机突然爆发,为救远赴异国他乡身陷尸群被包围的女友,有意中迈入一场阴谋,受重重危机的考验,一步步的走入深渊,险获救世钥匙。便天翻地覆,他的初衷彻底变化……  变异生物怪物层出不穷,奸佞恶棍群魔乱舞,他祸得福的得“阿坦,总算追上你了,为了你,我都走光了好吧?穿着一条**跑了5公里,大夏天啊。哎,喘死了...”刚刚起床想去喝水的裘滨,确实连上衣都来不及穿,就一条**追出来。。

第六话 信念之光 2021-01-10



每天行走在崩溃的边缘  歌词行走在城市的边缘  恐怖黎明理智边缘  行走的进度条黎明  凹凸世界之黎明边缘  行走在黎明的路上  黎明边缘小说  黎明边缘女主角  黎明边缘百度百科  黎明边缘完结了吗  


  “你不会告诉我,坐船到美国?这怎么可能啊?先不说可行性,能越洋的船只有要求的,而且时间呢?飘过去得几个月啊!”

  午夜十二点,约定深圳港F口大门前见。裘滨神秘兮兮的说自己要走开下,去准备点趁手的家伙。宇文坦心想,莫非是枪支弹药?真来一场生化危机般的冒险,英雄救美?但是回来后呢?还是得面对现实?看着起伏的海面波涛,宇文坦深深陷入了沉思。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爸妈知道该有多担心?这可能是一去不复返的傻念头,一想起父母慈爱的眼神,宇文坦就很内疚,深深觉得自己太自私了…….可是,谢芸呢?我对她的爱,绝对跟她说的那样,不是玩弄感情的,是一辈子的认定。自己是誓言,自己的爱,自己的担当……没有不坚强的理由。回想起自己小时候父亲严厉的让自己练武,当时自己觉得是多么的不能理解,冷兵器的时代过去了,早就,要强身健体,人家都学跆拳道,空手道,这些什么洪拳,八卦手都是花式而已,每次父亲去健身馆做健身教练,总是带着他,让他锻炼体能。

  “我靠!城管!不是不是!城管叔叔。我没有当众耍**,我是来看我朋友的。就上面那个。他今早出门精神有点不正常啊,您老别见怪啊。我们马上走,马上走!”边说,裘滨边去拉湖心岛上的宇文坦。

  “话说回来,你怎么有这么大本事?居然能有门路去美国?我不是不相信你啊,这几天发生太多事情了,电影里的情节也变真实的了,我还有什么不信,只是很好奇。”

  在船舱里的日子,宇文坦每天都在抓紧的,看一些关于逃生跟救命的指南,也不出去跟人打招呼,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出奇的,裘滨也没有去找他,这让他很好奇,只是偶尔出去吃饭,看一眼裘滨开着的舱门,发现他的桌子上放了一大堆黄纸,旁边还放着毛笔,红色的油墨一样的东西,让宇文坦联想到了林正英主演的电视剧《僵尸道长》里,那画符驱魔的毛小方。这个,对付僵尸行,对付丧尸呢?宇文坦疑惑的想着,一想起自己居然在思考这些有违科学定律的问题,他就觉得可笑。不过,在异国他乡的美国,死人都复活了,还有什么能更有违科学呢?呵!这是个什么世道啊……

  “一定可以!一定!我从来上海的第一天,在火车上就看了你一眼,而那一眼,仿佛就是跨过了万水千山,来到了我面前,让我灵魂有了归属!让我认清了自己。让我惊叹人世间的美丽...为了你我许下誓言!一定不会放弃努力,荒废自己的学业!毕业就能找个好工作!”

  眼前瞬间出现的,是一道标准的飞机跑道,跑道后面有一座大大的仓库,仓库门口停着一架塞斯纳公务喷气式飞机。一个飞行员打扮的老人在机翼下面指导一个年轻人,比划着什么。两个地勤人员在添加着航空燃料。

  夜风吹过,柳枝发出“啪啪”的声音,好像是认可的鼓掌,也好像是不屑的冷笑......

  也许,这次还真能用上这些本事?这个身体?宇文坦不置可否的想起。他对爸妈说,自己面试了一家跨国设计公司,公司要组织去德国一趟学习,所以走的比较匆忙,也不能回江南老家跟他们告别。其实,自己如果真客死异乡,现在美国局势这么乱,消息爸妈也收不到?也许这样更好?不行,不能乱想,我一定能带谢芸回来的,我答应了她爸爸了。还有裘滨,这个四年的死党兄弟,自己看来非带他区冒这个险不可了,没有他,自己都去不了,虽然他性格乐天,比较冲动,但不是个吹大牛的人,特别是这种生死大事,自己是肯定能相信他的,但他能给自己开路,保护自己?这太不能让人相信了,大学四年,裘滨没少跟人吵架,好几次还跟李明道冲突,人家叫了一大帮人过来围着他,还是宇文坦一个人把这些个跟班全放倒的,更何况这次面对的,可能是怪物一样的丧尸?!

  一路颠簸后

  “行!兄弟我设好酒局等你回来!”

  “你放心,有些事情,遇到了你自然会知道。我可以给你当开路先锋的!嘿嘿,现在还天机不可泄露。”

  “走?哪有这么容易啊!当众耍**,罚款50!年纪轻轻,不给你留个教训,以后破坏我们城市形象啊!我跟你说。外地人就是没素质!”另一个城管阴阳怪气的说。

  “到了啊!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宇文坦不知道这个问题该问谁。也没有人回答。

  “阿坦!出出出大事了!大事不好了....米国出大事了,谢芸也出事了....阿坦....”

  “飞机已经没问题,不过今晚天气预测说气流有点不对,我们大概明天凌晨4点起飞!”老飞行员的声音简单并且干脆,有一种部队里的铿锵感。

  裘滨惊讶的看着宇文坦,好像从来没见过这么激动坚毅的宇文坦一样.....

  “呵呵,滨仔,这个你放心,我一定照办。祝你们一路顺风啊!等着你们平安回来吃大茶饭啊!”

  “你们胡爷是干什么营生的,难道老子还不知道啊?给我吃这套,当年要是没我家老头子!他能有今天?仆街!活见鬼了!”

  • watch
    还在。&就这样 发表了帖子
    2021-01-18 10:05:14

      牵过的手,余温还在。嘴唇间的甜蜜,胜过蜜糖。就这样,宇文坦的大学生活除了陪伴谢芸,就是学习。

  • watch

    &轮弯月 发表了帖子

    2021-01-19 05:43:39

      一轮弯月,一阵凉风,夏天的夜晚有着他独特的迷人。宇文坦心中在默默的默念:“来了,来了,来了......”

  • watch
    !我跟&素质! 发表了帖子
    2021-01-20 03:13:09

      “走?哪有这么容易啊!当众耍**,罚款50!年纪轻轻,不给你留个教训,以后破坏我们城市形象啊!我跟你说。外地人就是没素质!”另一个城管阴阳怪气的说。

  • watch
    ?慢慢&张张的 发表了帖子
    2021-01-18 04:00:38

      “怎么了?慢慢说,怎么惶惶张张的。谢芸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