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未来
刺星传

刺星传

作者:夺命欧三 类别:科幻未来 综合评分 100

世界变革,更年轻杀手的生存之路危在旦夕。  如何在新的格局生存,请关注更多《刺星传》。 刺星传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最近的情况越来越复杂了。一边拖行着昏迷的人,莫尘一边想到。最近上头给下的任务都十分诡异,甚至不起疑心都难。二月六日,绑架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人。二月十日,杀死目标,然而这个目标没有任何值得杀的地方,甚至给人的感觉像是随便抽取的人。二月二十二日,也就是今天,抓捕目标后捆扎与袋中后致电上级。莫尘从腰带上取出几根扎带,把目标的脚捆上,他的双手已经被一副造型古怪的拷链拷住,无需再捆。到底在搞什么,好好的杀手组织怎么开始干起干佣兵的劣等活了?边思考手上却不慢,把目标装进了麻袋里,放在了垃圾站旁,拨通了电话。“从巷口右转,走到那家百货商场里,两楼厕所第三间有你新派发的武器,弹药供给在信箱。”莫尘尚未开口,对方已经言简意赅地指导了他接下来要做什么。弹药?难道要用枪?奇怪。作为杀手组织的一员,莫尘的兵器喜好与同行无二——冷兵器。自古以来刺杀全靠刀刃,即使是狙击技术普及的现在,亲手抹脖子也比躲在远处试运气要稳当的多。枪这种东西,作为大威力的代价失去了隐秘性,不该用于此处。杀手组织内部本身就不喜欢用枪,也包含了防止招来混乱的意思,如今要派发枪械,必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不过任务还是任务,无论莫尘怎么想,他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下线,只有做任务的命。摇摇头,莫尘整理了一下衣服,从小巷的另一头离开了。。

第一章 现世 2021-02-22




  “你好,要来点什么?”店员招呼道。“推荐的来一份吧。”对方答道。“稍等。”店员转身去忙了。这是一家小小的饮食店,开在一条小路边,生意倒还过得去。莫尘坐在店外支起的桌旁,拿起桌上一本杂志翻动着。两月的中午阳光很暖,透过树隙照射在身上,很舒服。杀手的生活并不像别人想象的那样危机四伏,莫尘已经入行七年,在同行里,一直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把活做得干净些,如果你不想体验刺激的话。”莫尘一直小心的遵守这一规则。的确,刺杀这种事,不一定要做的惊心动魄,这个行业就像其他工种一样,只要努力,细心,你就可以过想要的生活。莫尘的生活就很惬意,有单子来了,能接的就接,超过自己能力的,就留给那些老道的前辈们去做。这份工作不适合挑战自我,看清自己的能力走的更远。在没有任务的时光里,莫尘就像一个普通的有为青年一样生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最多就是他休息的时间实在多了点。活动在上海的杀手已登记的有一百二十七人,其中有十年以上“工作经验”的有七十四人,有五年以上“工作经验”的有一百二十一人,也就是说,近五年内的新人总共仅六人。这是正常现象,近年来社会逐渐安定,在普通人层面上接触到的事件越来越平静,被逼上梁山的越来越少,励志要做杀手的更是寥寥无几,杀手协会愈加缺乏新鲜血液。在这种情况下,杀手组织的结构性重整已经开始,杀手协会的最新产物——刺杀量化记录仪,已经在上月交付至全国所有注册杀手手中使用。该仪器与“丽伯第”各地分公司联网,外形是一套精简贴合的外骨骼,质轻而坚韧,并且在监测杀手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对其进行综合评分,具体精细到动作效率与能量损耗级别,总公司借由这套评分体系为杀手分配合适的任务,从而避免不必要的伤亡,以达到减少损耗的目的。不得不说,这套设备其实很管用,莫尘的任务列表已经变得十分合适,而且设备所带有的衍生功能,如动作跟踪纠正,令杀手们在日常行为中渐渐改正自己动作的错误,能够以最少的动作、时间、声响杀死目标。正看着杂志,店员已经端着午餐过来了。

  最近的情况越来越复杂了。一边拖行着昏迷的人,莫尘一边想到。最近上头给下的任务都十分诡异,甚至不起疑心都难。二月六日,绑架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人。二月十日,杀死目标,然而这个目标没有任何值得杀的地方,甚至给人的感觉像是随便抽取的人。二月二十二日,也就是今天,抓捕目标后捆扎与袋中后致电上级。莫尘从腰带上取出几根扎带,把目标的脚捆上,他的双手已经被一副造型古怪的拷链拷住,无需再捆。到底在搞什么,好好的杀手组织怎么开始干起干佣兵的劣等活了?边思考手上却不慢,把目标装进了麻袋里,放在了垃圾站旁,拨通了电话。“从巷口右转,走到那家百货商场里,两楼厕所第三间有你新派发的武器,弹药供给在信箱。”莫尘尚未开口,对方已经言简意赅地指导了他接下来要做什么。弹药?难道要用枪?奇怪。作为杀手组织的一员,莫尘的兵器喜好与同行无二——冷兵器。自古以来刺杀全靠刀刃,即使是狙击技术普及的现在,亲手抹脖子也比躲在远处试运气要稳当的多。枪这种东西,作为大威力的代价失去了隐秘性,不该用于此处。杀手组织内部本身就不喜欢用枪,也包含了防止招来混乱的意思,如今要派发枪械,必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不过任务还是任务,无论莫尘怎么想,他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下线,只有做任务的命。摇摇头,莫尘整理了一下衣服,从小巷的另一头离开了。

  2013年,二月,上海。二月的上海街头,刚刚过完春节的日子里,也是一年中最为冷清的时候了。外来务工人员尚未出现,吃早饭都成问题。略显冷清的马路上,人们慢慢走过,享受着难得的假期。这行人中有一个人比较扎眼。那是一个男人,他一直低着头走路,所踏步伐凌乱,双手很刻意的背负在身后。他似无目的地沿人行道走着,这里是市区边缘,到也没有人挡路。若仔细观察,他呼吸粗重不均,眼神躲闪,似乎在逃避什么。他就这么跌跌撞撞的走着,直到一个身影在转角处突然出现。那个人出现的第一秒,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能逃这么远,自己还真是好运啊,不过又怎么样呢。。。未等他想完,那个人一拳打在他的胸部,痛的他直接倒了下去,他被抓住头发,又被一把抛向小巷湿滑的地面。他忍不住想要大叫起来,一个人面对死亡,毕竟还是怕的。但那个人并不给他出声的机会,只是蹲下来压制住他,又瞄了一眼腕表,脸色稍稍一变,就以一记重拳将他击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