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未来
万岁火星上的共和国

万岁火星上的共和国

作者:不如老婆 类别:科幻未来 综合评分 100

本作品为真科幻作品,适于实体正式出版。  您能想象在也没空气的容器里生存下来吗?能,火星是这样的容器。七名科学家在火星上通过科学重点考察,与地球彻底丧失取得联系,这之意着他们永远是要离开火星上,生活资料完全断供;并且为了沿续生命,他们六男一女之间又突然发生了一这颗“自由电子”里面乘坐着来自地球的三个中国人,一女二男,女宇航员叫陈波,男的是宇航员黄伟宏和指令长俞志广。虽然有前二次的成功登陆,但这一次依然属于冒险的行动,因为中国载人飞船登陆火星的历史才五年,跟美国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但这次非登陆不可,因为作为宇航员服从命令是天职,集训结束后,他们甚至是在不清楚执行什么秘密任务的情况下登上“自由电子”的。因为是初次上火星,他们豪情万丈,只有兴奋和激动。甚至是金甬波在“自由电子”带着她进入太空后,心里常常会产生一种奇思异想,这跟她在读书的时候一样,总是对未知的东西充满好奇,她一直认为:整个宇宙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复杂,说不定跟我们在显微镜里所看到的一样,或许正是某个蛋白质,太阳系仅仅是这蛋白质中的一个氧原子,而太阳是原子核,金星,地球和火星等八大行星是它的电子。如今自己正从氧原子里的第三个和第四个电子之间飞行,感觉特奇妙。虽然她整个人随着“自由电子”在飞,但她每天的感觉始终是停在原处,静止不动的,要不是墙上的电子钟显示出不同的时间,她真以为时间已经凝固了。。

第六章 火星上的第一夜 2021-04-22




  自开天辟地四十六亿年来,在浩瀚的太阳系中,水星,金星,地球,火星,木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八大行星始终如一地围绕太阳旋转,就象氧原子里的八个电子围绕着原子核旋转一样,永恒不变。但在公元2054年的太空中,突然穿梭着一颗人造“自由电子”,划破了这个邃初的黑暗和寂静。

  胆子发育,这倒也是一句很有创意的词句,把北方人的俚语“胆子肥了”发挥了一下,显得更生动和形象,把二个男人逗笑了。后来,黄伟宏索性就称她为胆子发育。金甬波的绰号“胆子发育”就是这么来的。事实上她知道他们不是那种低俗卑鄙的人,所以后来总是放心地换自己的衣服,不再顾忌他们有没有在偷看。

  望着魏教授有点慌乱的神色,金甬波倒嘻嘻一笑,说:“教授,这我不管,我不会强迫你,但是我爱你。这可是我的权利呀。”

  “洗澡。”金甬波毫不犹豫地回答。确实洗澡对于她来说,是一个非常奢侈的想法。在“自由电子”上是没有足够的水让一个人痛快地洗一次澡,那“自由电子“上所载有限的水只能用于饮用,其它生活用水和蔬菜雾培绝对是循环水,只能把每人的尿液和呼出来的水份都循环进来了。而他们洗澡基本上是不用水的,洗澡的程序很简单,人脱净衣服后,钻入一个圆柱形的桶里,然后像桑拿一样加温到八十摄氏度,至蒸出了汗,用干布一擦,就算洗了澡。当然因为空间紧张,她不能因为是一个女人而享受特殊的待遇,换衣和睡觉都和男队员挤在同一个最小的第二主舱里,没有另外的更衣室,因此也只能靠男队员的自觉自律,如果你一定要偷窥也是没有办法约束的。

  “我的脸是转不了弯的。”之后有一次,黄伟宏居然敢对她开玩笑。在枯燥的日子里又是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彼此之间熟悉之后,他们常常会找一些温馨的话语来驱散那些无尽的寂寞。

  “乱弹琴!我是你的老师,别说疯话了。”魏教授立即发动汽车,凝视远方把汽车开动了。

  “我要洗澡了,你们转过脸去。”洗澡前,金甬波总是这样大声地命令,其实那响亮的叫喊无非是为自己张张胆,同时算是提醒他们。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大家都还不很熟悉,她缩着身,紧张得要死,双脚死死地扣住防飘带中,背朝外。换衣服的时候,二件衣服同时穿和脱,一只手一脱出袖子,另一只手立即套上,穿好衣服后,再换裤子。但后来还是出了一次事故,她一不小心竟没有扣紧防飘带,就整个人飘出来了,她一用力,结果飘得更远,把她吓得半死。要怪怪她竟叫出声了,男队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赶忙朝她看过来,当然是春guang乍泄无疑了,把她窘得脸孔绯红。后来她也渐渐习惯了,她只要说一声要换衣服了,他们都会避开的。

  这颗“自由电子”里面乘坐着来自地球的三个中国人,一女二男,女宇航员叫陈波,男的是宇航员黄伟宏和指令长俞志广。虽然有前二次的成功登陆,但这一次依然属于冒险的行动,因为中国载人飞船登陆火星的历史才五年,跟美国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但这次非登陆不可,因为作为宇航员服从命令是天职,集训结束后,他们甚至是在不清楚执行什么秘密任务的情况下登上“自由电子”的。因为是初次上火星,他们豪情万丈,只有兴奋和激动。甚至是金甬波在“自由电子”带着她进入太空后,心里常常会产生一种奇思异想,这跟她在读书的时候一样,总是对未知的东西充满好奇,她一直认为:整个宇宙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复杂,说不定跟我们在显微镜里所看到的一样,或许正是某个蛋白质,太阳系仅仅是这蛋白质中的一个氧原子,而太阳是原子核,金星,地球和火星等八大行星是它的电子。如今自己正从氧原子里的第三个和第四个电子之间飞行,感觉特奇妙。虽然她整个人随着“自由电子”在飞,但她每天的感觉始终是停在原处,静止不动的,要不是墙上的电子钟显示出不同的时间,她真以为时间已经凝固了。

  事实证明,魏教授是不可能有任何企图的。说起来,她来火星的最初动机,并不是魏教授的一堂月球课就能打动,在她临床医学毕业之时,本想设谢师宴来宴请魏教授,可魏教授却神秘失踪,人间蒸发了,这竟让她伤心了好一阵子。二年后金甬波意外地从电视新闻中得知,第二次火星科考队的名单中竟有魏中华这个名字,而且还是指令长。得知这一消息,她非常惊讶也非常激动,可要想见他的面已经变得不可能了,魏教授已经与外界隔绝联系。在电视直播的画面里,载着魏教授飞船的火箭腾空而起的一瞬间,她突然有了一种异样的冲动。第二天一早,她就跑到火星局找到局长傅平。傅平是魏教授的好友,也是中国第一位登上火星的宇航员。她曾经通过魏教授而跟傅局长见过二次面,魏教授失踪期间,她也向傅平打听过魏教授的踪迹,可傅平摇着头始终不肯告诉她,现在想来,一定是魏教授关照过傅平而故意瞒她。但这次报名,傅平竟立即同意,还动用了特权,让她优先进入体检和测试程序,好像傅平老谋深算,早早扎了一只麻袋在洞口等着她钻一样。一切顺利,她通过了各项测试,进入了严密的火星宇航员培训,结果如愿以偿,而且令她更没有想到的是在中国航天史上,自己竟成为第一位火星女宇航员,还得到了火星局的奖嘉,把她兴奋得一颗心早早飞往了火星。

  农民伯伯是金甬波给黄伟宏取的绰号。因为半年多来,他们随时吃到的新鲜青瓜和生菜是黄伟宏负责栽培的。“自由电子”上的后舱里有一个密闭舱,里面分三层,每一层各种植着生菜,菊苣,黄瓜。因为在失重的环境中,水不能成为流水,而须在一定的压力下,把水化为雾对蔬菜的根系进行喷雾,才能让蔬菜吸收,然后通过专用设备收集空中逃逸的营养液水滴。虽然是全自动,但黄伟宏需要经常观察蔬菜的生长情况,随时作调整,他像一个经验丰富的庄稼汉一样,把蔬菜种得非常好,所以调皮的金甬波给他取了这个来自家乡的绰号。

  “看!火星!”金甬波望着丝绒般感觉的红火星,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他唯恐他们没有听见,对着黄伟宏又激动地说了一句:“农民伯伯,火星到了!”

  黄伟宏微笑着望着窗外那个巨大的火星,回敬了金甬波一句:“胆子发育,我看见了,快到家了。”

  “你敢,你胆子在发育了。”金甬波嗔骂了黄伟宏一句。

  电子钟上的时间表明,她在“自由电子”上已经度过了漫长的七个月。通常在早晨,金甬波总是最早起来,她在地球上的时候特爱美,同样在飞船上一样不会忘记对自己的梳妆。在男队员们的眼皮底下,她要换衣,上厕所,洗澡,就尽量错开时间,尽然如此,春guang乍泄的现象也是在所难免。因此男队员一般是在她洗梳结束后,才敢转过身或起床。她处理好个人问题后,就坐在窗子边。这是她最爱做的一件事,透过那扇圆形的视窗,常常看看漆黑的太空,运气好的话,能见到亮晶晶的星星,足够引起她一阵阵的遐思。

  在漫长的七个月的飞行岁月里,他们俩经常是这样拌嘴的,黄伟宏也给金甬波取了这个奇怪的绰号。黄伟宏找了个话题问:“到了火星后,你第一件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魏教授名叫魏中华,是一位生命科学家和机械工程师,北大教授。金甬波读的是生命科学系,大二时,魏教授才三十二岁,他刚从月球回来,不仅给学生们上了一堂月球课,还带来了一些月岩,因为数量不多,不可能分遍给每位同学,魏教授出了一个主意,就是他提问,谁能回答正确,谁就能得到一块月岩。魏教授的问题事实上很简单,他问月球上的石砾是从哪里来的?结果金甬波回答得最接近,因此她有幸得到了一块,但这却大大地激发了她探索太空的兴趣,并且教授的阳刚和睿智留给她深刻的印象。这是她第一次认识魏教授,也是从这时起她突然崇拜起一个男子汉来了。业余时间里,别人热衷于找工作,热衷于谈恋爱,而她竟一门心思独自学习了《天文学》、《宇宙学》、《月球》、《火星》、《星际科学》、《地质学》、《天体化学》、《天体物理》、《星图》、《星表》、《空间导航》、《计算机系统学》等等有关天文方面的知识。金甬波从侧面了解到,魏教授三十岁时就成为一个副教授,还是太空生命保障系统的主要设计师和制造者。他有一个贤慧的妻子和二岁的儿子,他的妻子也在北大工作,秀外惠中,遇见金甬波时总是很友善地微笑一下。

  此时,她突然意外地看到了窗弦上有一颗巨大的红色星球,心里一阵惊喜,她俯身向前,使自己的身子和窗子靠得更近点。平生第一次近距离地用肉眼看见了又大又真实的星球!它仿佛像一块火红的却是有着瑕疵的圆玉,悬浮在眼前,伸手可触,她一度以为这是农历十五时候悬挂在夜空的一只红色大月亮。要不是中间那道巨大的黑褐色裂缝,欲将它破成两半,她还要沉浸在月色梦幻之中。对,上面那道褐色的裂缝正是著名的水手谷,呈一个巨大的V字形,像嵌镶在一面铜镜上腾飞的巨龙一样,横亘在赤道之上。她曾在紫金山的射电天文望远镜中不止一次地观察过它,但都没有此时此刻来得真切,也没有这次令人惊叹,这种感觉实在是在地球上所体会不到的亲切和神奇,好像把自己升华为神,来到了上帝身边一样,悠远,辽阔,诡秘。

  虽然拌嘴的时候,是他们唯一寻找快乐的温馨时刻,但人毕竟是置于太空之中,时时刻刻都充满着凶险,除了完全依赖科学技术带来的各种安全保障,其实生命是无法由自己主宰自己的,即生命和死亡是划等号的,就算踏上了火星,同样如此,一切生命所需要的元素(如氧气,水,食物,温度,气压)全由人自己制造,自己保障自己,要是有哪一个环节出错,就可能会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金甬波期望着尽早登上火星,那里新奇的环境和生活,以及那儿的人物深深吸引了她。他们离开地球有七个月了,作为第三次火星科学考察队队员,他们此次去的目的是接替第二次火星科考队员。第二次科考队员是二年前来火星的。他们登陆后,就将跟第二次队员再共同工作和生活二年,二次科考队员则乘上现在这艘“自由电子“返回地球。现在以每秒十五千米的速度前进的“自由电子”叫“华夏3号”火星载人探测器,已经长途跋涉,飞行了二亿六千万千米。指令长此刻正与火星上的神州站站长也就是第二次火星科考队队长魏教授通话。一想起马上就能见到魏教授,金甬波就感到特别亲切,同时心里有了一种抑止不住的渴望和紧张,心跳的频率也不禁加快了。

  • watch
      黄&胆子发 发表了帖子
    2021-05-05 02:21:11

      黄伟宏微笑着望着窗外那个巨大的火星,回敬了金甬波一句:“胆子发育,我看见了,快到家了。”

  • watch
    动地说&:“农 发表了帖子
    2021-05-05 03:56:47

      “看!火星!”金甬波望着丝绒般感觉的红火星,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他唯恐他们没有听见,对着黄伟宏又激动地说了一句:“农民伯伯,火星到了!”

  • watch
    漫长的&的绰号 发表了帖子
    2021-05-02 05:23:33

      在漫长的七个月的飞行岁月里,他们俩经常是这样拌嘴的,黄伟宏也给金甬波取了这个奇怪的绰号。黄伟宏找了个话题问:“到了火星后,你第一件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 watch
    了弯的&。”之 发表了帖子
    2021-05-02 09:56:22

      “我的脸是转不了弯的。”之后有一次,黄伟宏居然敢对她开玩笑。在枯燥的日子里又是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彼此之间熟悉之后,他们常常会找一些温馨的话语来驱散那些无尽的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