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推理悬念
《奇门异闻录》

《奇门异闻录》

作者:孤城梦叶 类别:推理悬念 综合评分 100

得奇门遁甲者无所不能,可毁天灭地,可造福大众苍生,可苍生不死,可起死回生。你信么?嘛我信! 《奇门异事录》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龙甲神章除了记载兵器的打造方法之外,还记载了很多行军打仗调兵遣将的兵法。于是黄帝要他的宰相风后把龙甲神章演绎成兵法十三章,孤虚法十二章,奇门遁甲一千零八十局。後来经过周朝姜太公,黄石老人,再传给张良,张良把它精简之后变成当今我们看到的奇门遁甲,也名《玉匣记》。这便是传说中的奇门遁甲的起源。奇门传入中古时候的典型代表人物,有黄帝、姜太公、张良、诸葛亮、刘伯温等。奇门遁甲在其发展过程中又分为了理奇门和法奇门,有人说奇门遁甲是修真的功法,也有人说奇门遁甲源于军事上的排兵布阵武器制造等,也有人说奇门遁甲是用来占卜算命看风水的。那么奇门遁甲,或者说当时那个从天而降的不管死仙女或者外星生物,或者魔神或者无论它是个什么,交到轩辕黄帝手里的那个匣子里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第四章 黑鼠 2021-05-01




  “拜托,你道歉也有诚意一点吧,把对不起这个词说得这么高兴的人大概也只有你龙恕了。”主唱段红钰无奈又没好气的说道。“算了,别上台的时候走神就好了。看在你名字的份上,饶恕你吧!你老妈真是有先见之明啊,给你起了这么个名字。哈!”

  相传,奇门遁甲起源于四千六百多年前。我们的祖先轩辕黄帝和蚩尤在涿鹿展一场殊死大战,蚩尤身高七尺,铁头铜身刀枪不入,且会呼风唤雨,在战场上制造迷雾,使得黄帝的部队迷失方向。某天深夜里,人都睡下的时候,忽然轩辕丘上传来惊天巨响,华光万丈,惊醒了黄帝及部众。大家匆忙的起身,顺着光芒传来的地方聚了过去,只见一道彩虹自天空中缓缓而降,从光幕中走出一位仙女,仙女捧着一个长九寸阔八寸的玉匣,黄帝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有一本天篆文册龙甲神章;黄帝根据书里面的记载,制造了指南车,终于打败了蚩尤。

  龙甲神章除了记载兵器的打造方法之外,还记载了很多行军打仗调兵遣将的兵法。于是黄帝要他的宰相风后把龙甲神章演绎成兵法十三章,孤虚法十二章,奇门遁甲一千零八十局。後来经过周朝姜太公,黄石老人,再传给张良,张良把它精简之后变成当今我们看到的奇门遁甲,也名《玉匣记》。这便是传说中的奇门遁甲的起源。奇门传入中古时候的典型代表人物,有黄帝、姜太公、张良、诸葛亮、刘伯温等。奇门遁甲在其发展过程中又分为了理奇门和法奇门,有人说奇门遁甲是修真的功法,也有人说奇门遁甲源于军事上的排兵布阵武器制造等,也有人说奇门遁甲是用来占卜算命看风水的。那么奇门遁甲,或者说当时那个从天而降的不管死仙女或者外星生物,或者魔神或者无论它是个什么,交到轩辕黄帝手里的那个匣子里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说起来也难怪张辉会咆哮,龙恕这家伙居然在排练中忽然发呆哎。正常人都不会这样吧?弹错了还可以理解,这家伙是在发呆!所以人都在音乐进行时的时候他居然忽然就发呆了。o(︶︿︶)o唉~不过还好,接下来的彩排中他又恢复正常了,激情四射的弹着贝斯,调动着所有人的情绪,他投入的弹奏着,马上音乐仿佛被注入了灵魂一般飞舞着,燥动着耳膜,骚动了人心。“这样的状态的话,今天的演出一定会成功的!”排练完红钰高兴的说道。“钰姐的声音很有穿透力和感染力,曲子也很棒,我们一定会成功的!”阿文拍马屁的说道。“终于要登台了啊!”龙恕感慨的说了一声。“那这会儿就先散了吧?下午7点在会场后台再和一下就OK了。”张辉也很高兴的说道。“恕,拿出最好的状态来!”“好!”龙恕应了一声。张辉得到龙恕肯定的答复后高兴跟大家宣布“演出结束后我们就去庆功!大家说怎么样?”迎来的是大家齐声说到:“糖稀公鸡终于要拔毛了!”备注:铁公鸡是一毛不拔,糖稀公鸡是一毛不拔倒粘的意思。自从加入了这个乐队,龙恕一直过得都很开心。张辉是所有人当中最年长的比自己大5岁,也是脾气最火爆的,不过大家都很服他。其次是段红钰,比自己大3岁。吉他手唐铭话不多,属于比较闷的型,也比自己大两岁。只有阿文跟自己是一般大的。音乐,可以让他忘记那种让他很不舒服的被监视的感觉。而且,这伙朋友确实给他带来了很多快乐。虽然现在还没什么名气,自己和阿文都还是大一的学生,但是大家在一起真的是很开心的事情。为了一致的目标,在努力和奋斗!今天晚上的现场比赛,一定要成功!离开大伙儿以后,又一次置身与人潮汹涌的街头,车声、人声鼎沸,各自各样的嘈杂的声音纷涌而至,不停的往人的耳朵里面钻,也不管你的耳朵是不是想接纳它们。龙恕有时候会想,如果声音是有体积的,会不会把耳朵撑爆了?他找到了一种让这些噪音不能打扰他的方法。用他的说法这种状态叫“寂”,就好比是选择性的把听觉的功能关掉一样。进入“寂”的状态后,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这是不是某些修行的人说的一种境界呢?还是单纯的只是自己又走神了而已?这个功力怎么练成的,他自己也没搞清楚。在“寂”的状态下,龙恕跟着人流,上了地铁。虽然还有两个座位,但他没有去座,而是在车厢的接头处找了个位置靠着车厢壁站着。还好今天地铁上的人不是特别多,真是不多见啊。正当他想卸下肩上的乐器包放在旁边的时候,忽然那种被人用冷冷的目光看着的感觉又来了!在那里?他四下里搜寻着那目光的来源,忽如其来的烦躁感搅得他浑身不自在!“哼!哼哼!”两声冷哼如尖锐的刺钻进了耳膜。怎么可能?在“寂”的状态下,从来没有过别的声音。怎么会有这样的冷哼声出现?龙恕焦躁的搜寻着这目光和声音的来源。一瞬间,他碰上了那目光!一个生着灰黑冷峻色外套头发却是火红色的俊美少年冷冷的盯着自己。这少年看起来跟自己年纪相仿,红色的头发不长不短,体态精瘦,比自己高那么三五厘米的样子,身上透着一股子冷冷的灵动气息。当两人目光撞到一起之后,这少年竟然朝自己走了过来。“哼!过的还真是无忧无虑!”那冰冷的声音再次清晰的传入耳膜,不大不小的。按理说两人之间也还有段距离,常理来讲,这样的音量传入耳朵不会这么清晰的。这声音不像是从外面传入耳朵的,而是仿佛直接在脑子里面回响的一样!龙恕想到这一层的时候,不由得心里一惊!“看来你还不笨!这么快就知道了这话不是用嘴说出来的!”脑中响起这句话的时候,红发少年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龙恕的面前!“你怎么知道我想什么?你是谁?!想做什么?!!”龙恕努力的控制着自己惊慌,极力保持自己的语调平稳。“你的腿在发抖。我有那么让你觉得害怕吗?龙恕。”这句话倒是用嘴说出来的。不过还是一样的冷冷的,带着不屑。他知道我的名字!!当龙恕听到自己的名字红发少年嘴里被念出来的时候,感觉好像心脏漏跳了一拍一样!“你究竟是谁!”龙恕恐惧得近乎低吼的问道。红发少年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贴近龙恕的耳边轻说了一句:“是时候让你看看没见过的世界了!”他一边说一边把左手抬了起来,猛地伸进了龙恕的腹部!整个手都埋进去了!龙恕恐惧得几乎崩溃!腹部如同被火烧一般的疼痛!豆大的冷汗顺着脸颊,流到下巴,滴了下来。怎么可能?!手怎么可能就这样伸进人的身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那只手,正在自己的体内翻搅!可恶!自己竟然什么也做不了!别说还击了,连喘息都难了!只能任由红发少年这样折磨自己!什么跆拳道,根本就排不上用场!白学了!而且,旁边的人,车厢里面的人,好像没有一个人看见这个场景一样!尤自在那里谈笑风声。“你在想他们为什么会对我们视而不见吗?那是因为你先选择了无视他们!所以,你此刻在他们的世界里面也是不存在的!我也一样!我是被你选择出来的存在,所以只有你能看到我!感受到我!哼!真可怜!没有人来救你呢!”红发少年用他那冰冷的带着淡淡鄙夷的声音戏谑道。什么意思?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龙恕疼痛得几乎无法思考!刚刚他说了什么?被我选择出来的存在?对他们视而不见所以他们也看不见我?所以我不存在?我怎么会不存在呢?“还没找到答案吗?再找不到答案的话,我就在这里杀了你哦!”红发少年恶魔般的冷笑着。龙恕觉得仿佛内脏被人拽了一下似的,疼得他几乎昏过去!就在那一瞬间,鼎沸的人声忽然又回到了耳边。红发少年也瞬间就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家拍了拍龙恕的肩膀,问他:“小伙子,你没事儿吧?刚刚你一直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没事,谢谢关心!”龙恕抬手擦了擦冷汗,礼貌地答了老人家一句。这时候,车厢里响起了到站的播音,龙恕背起乐器包走向车门下车。下车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与他错身而过,龙恕下次,他上车。龙恕一时没反应过来,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车门已经关上了。他扭头一看,那人在车窗的对面吃惊的看着他,像他挥手,好像在跟他说些什么,只见那人嘴一张一合的,听不到他在说什么。那人便是刚才的那个红发少年!不,是有着跟红发少年一样的脸的人,但是头发是黑色的!大白天的,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难道是自己生病了?精神分裂症?深度精神分裂症?以前只是总觉得有人盯着自己,现在居然出现在眼前了!还跟自己接触过了。龙恕无法用自己知道的知识来解释刚刚发生的事情。而且自己并不能确定刚才的事情真的发生过。也许一切只是幻觉!见鬼了!大白天的见鬼了!还是在人潮汹涌的地铁里!说出去都没人相信!他茫然失措的站在地铁站里面,看着人来人往,一瞬间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对别人来说是不存在的。他觉得自己好像陷进了一个无法挣脱的泥沼一样,快要窒息了!自己马上就要消失于这人海而没有任何人察觉到!“那是因为你先选择了无视他们!所以,你此刻在他们的世界里面也是不存在的!”那红发少年说的话一直在脑海里面回响。“恕!你在发什么呆啊!”龙恕忽然觉得肩头一沉,阿文那明快的声音穿过快要将他淹没的泥沼将他拉回了现实。“你怎么在那儿都能发呆啊!我还以为你这会儿都该到家了呢。”是阿文!龙恕有些激动的看着阿文。声音有些颤抖低喃道:“你能看到我?”阿文有些诧异的说道:“你这么大块头儿,跟个电线杆似的直直的杵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要不看见也很难啊!我说,你这说的什么废话呢啊!吃饭了没?没吃的一起出吃点再回家!”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臂撞了一下龙恕的手臂,好像在说你是不是犯傻了啊?龙恕怔怔的看着阿文,低应了一声“好。”也难怪他激动,谁遇到事情也不会平静吧。显然,他还没有从刚刚的惊吓中回过神来。阿文的出现对于他来说无异于一根救命稻草。两人就近在地铁口不远处的一家中式快餐店随便吃了个套餐。阿文一边吃一边兴奋的讲述着他刚刚在地铁上看到了几个美女,龙恕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了几声,几乎没吃东西。阿文可能是太兴奋了,竟然没注意到虽然这个家伙平时不太呱噪但也不至于会这么沉默的。“阿文,你一会儿还有别的事情吗?”“没什么事啊。”阿文嘴里含着饭嘟囔着。“那要不跟我一起去我家吧!到晚上集合之前我们可以打打游戏。”其实龙恕是想,有个人陪着会比较安心。“好啊!反正你家离会场也比较近。”阿文毫不设防的就答应了。隔着玻璃窗往外望去,天空忽然变成了黄昏的景象,锯齿形的云彩染上了艳丽的色彩。龙恕常常在想,黑夜是怎么出现的?有人去注意过么?是从天幕上悄悄垂下呢?还是从大地上缓缓升起的?今天云彩有些怪异,如果有留意的话,它们正以很快的速度在移动。是疾风!仰望着瞬间被阴影包裹住的天空,站在玻璃幕墙里侧的龙恕的身体无意中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手里的玻璃水杯被他紧紧地握着,杯里的水也轻轻地漾了一下。“你看什么呢?”茶几对面沙发上的阿文睡眼惺忪的开口问道。他的双手枕在后脑勺下,长腿慵懒地交叠着斜搭在沙发的另一侧,身体深深的陷入沙发的坐垫里面。还没等龙恕回答,他又嘟囔了一句,“啊,你家的沙发太软了,每次都睡得我腰疼。”抱怨完,他又一转头像个虾米一样蜷缩起来,用背对着龙恕接着睡。“谁叫你有床不睡睡沙发啊。”龙恕好笑的转身答了他一句,顺手把手里的杯子往茶几上放下。龙恕话音未落,身后忽然“嘭!”的一声脆响!身后的玻璃幕墙应声碎了一地。接着他听到了阿龙的惨叫声!龙恕呆呆的抬眼看向阿文,只见他痛苦的抱着脖子,殷红的血顺着手的指缝不停的往外流。沙发的靠垫上深深的扎着一枚梅花镖。那么刚才打破窗户的毫无疑问是这玩意儿了。“哼!还有心情担心别人!先担心担心你自己的小命吧!”那冰冷的声音,那嘲讽的语气!龙恕扭头一看,是那红发少年!不知道何时出现在房间里的,也不知道他怎么进来的,正踩得一地的碎玻璃咔嚓着响。手里提着一根乌黑的类似于棍的东西。幻觉!这一切都是幻觉!龙恕由衷的希望这一切都是幻觉。“不是幻觉哦。”红发少年冷冷的笑着朝龙恕走了过来。“你想干什么?不许你伤害我朋友!”想到阿文,龙恕突然勇敢起来。猛地站起来挡在阿文前面。他这会儿心里是又害怕又后悔又愤怒!害怕的是自己对这诡异的红发少年毫无胜算,后悔的是不该叫阿文陪自己回家,愤怒的是把毫无关系的阿文牵扯进来受了那么重的伤。更让他不安的是阿文好像这会儿也太安静了点!那红发少年笑而不答,径直向龙恕走了过来。龙恕见他这举动看来只有迎敌了。他抬腿一个下劈向红发少年攻了过去,红发少年抬臂一挡,反手抓住龙恕攻过来的这条腿一拽,龙恕当即被拽得几乎摔倒。龙恕稍微稳住身形,随即一个冲拳奔对方面门而去,红发少年抬臂格挡,眉头轻皱了一下,低咒了一声:“找死!”旋而一记侧踢,踹向龙恕的腹部。龙恕一下子被横扫了出去二三米,一路撞飞了好些摆设。这一击还真是不轻。受了这重重一击,龙恕就昏了过去。那红发少年在沙发前停了下来,拧着眉毛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阿文。低声说了句:“希望还来得及。”细看之下,阿文面色隐约泛青,但并非中毒。红发少年蹲下身来,伸手摸了摸阿文受伤的脖颈部位,那伤口竟然瞬间愈合了。接着他的拇指扣在无名指和小指上,食指中指紧闭着伸直在空中划了几下,低喝一声:“解!”阿文这才一口气缓过来,剧烈的咳嗽着。他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人,用微弱的气息问道:“你是谁?”红发少年没有回答他,而是用手指叩了一下阿文的脑门,阿文便昏睡了过去。红发少年拈起那枚嵌入靠垫的梅花镖,那镖随即在指尖化为一股黑雾,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瘴气!”红发少年面色凝重的拧着双眉,缓缓站起身来。看着满地的碎玻璃,目光斜撇了昏死在地上的龙恕一眼,不由得浅浅的叹了口气。只见他双手交错,迅速地掐了几个指诀,低念一句:“法法同心,五行归一,再生!”原本已经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都飞了起来,迅速的复原!地上散乱的东西也都回到了原来的样子。做完这件事,他随即转身,单臂夹起昏睡在沙发上的阿文。忽然,他左手一扬,用那乌黑的棍子一样的东西当空一劈,所劈之处就出现了一个扭曲出来一个通道一样的东西。瞬间,便遁去了身形。

  然而,今天这种感觉又来了。回想一下,好像最近这感觉消失了一阵子。好日子没过几天,这不,又回来了。这种感觉反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随它去得了。反正不管自己是坐立不安也好还是稳如泰山也罢,也都只是种感觉罢了,十几年来也没发生过什么事情不是么?再说了,这些年的跆拳道也不是白练的。真有点什么也没啥好怕的,自己的身手还是小有那么点自信的。这么一想心里也就豁然开朗了。“恕!”一声软软的呼唤,隐隐约约的飘进他的耳膜。这一声呼唤仿佛带着淡淡哀愁和深深的思念,如同恋人的手轻叩了一下他的神智一般,让的心他不由得为之一颤!

  从他懂事起就一直活在这种让人非好感的感觉里面。有时候也会觉得这只是种幻觉,但有时候也会忍不住猛然回头四下里寻觅一下,希望发现点什么,当目光所及之处什么都没发现的时候心里就会如释重负。然后忍不住自嘲一下自己怎么这么胆小。这好歹也是个18岁的人了,无论是法律上还是生理上都算是成年人了,怎么还跟初中的小屁孩似的一惊一乍的。

  无论是在人潮如织的闹市,还是在人迹罕至的荒野,抑或是在自己的家里,他有一种不知道被什么监视着的感觉。准确说起来也不全然是监视。那种感觉,有时候如同被恋人用炙热目光盯着一般,有时候又好像自己是被猛兽盯上猎物,对方随时想把自己吞噬一般的让人寒毛倒竖的感觉,有时候又觉得只是被什么看着,冷冷的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