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卷 进阶 第15章
“上哪去了?这么晚才回去?”回东薇宫柳嫔的住处,雪竹本来准备悄悄的屋里,却没料想到柳嫔正靠在厅堂里,看她的架势像是始终在等她。“回娘娘的话,婢子被太后召去荣华宫。”“太后要你去荣华宫干什么?”“回娘娘的话,皇后孕吐得很厉害,据说主子也曾有过,“回娘娘的话,奴婢被太后召去荣华宫。”。...

“上哪去了?这么晚才回来?”回到东薇宫柳嫔的住处,雪竹原本打算悄悄的进屋,却没料到柳嫔正坐在厅堂里,看她的架势好像一直在等她。

“回娘娘的话,奴婢被太后召去荣华宫。”

“太后要你去荣华宫干什么?”

“回娘娘的话,皇后害喜得厉害,听说主子也曾有过,所以太后召奴婢过去问话。”

“什么意思?皇后有太医照顾还不行,还非得把你从我这里给弄走?她们这是想干什么?我也是孕妇,我怀的也是龙种,她们这样做到底还让不让人活了?!呜……”柳嫔又歇斯底里起来,最后趴在桌上痛哭。

“小姐,您不要这样,雪竹不是回来了嘛,那就说明皇后那边没事,只是过去问个话罢了,小姐不要想太多了。”雪梅和雪兰赶紧上前劝慰,柳嫔的情绪问题成了现在最让丫头们头疼的问题。

“凭什么凭什么啊?我难受的时候还得派人去太医院才有人过来,凭什么她难受的时候,有太后有太医,还要把我的丫头也叫过去,哪有这样的道理,难道我的孩子就不是皇上的孩子?”柳嫔又拍桌子又捶胸的哭闹起来,雪梅她们束手无策,只能抓着她的胳膊不让她挣扎得过于激烈动了胎气。

“娘娘请冷静一点,不要这样,皇后那边情况比您严重,太后想知道娘娘是否平安无事才叫奴婢过去问话,皇后不知道有多羡慕娘娘呢。”

“真的?”柳嫔眼泪婆娑的看着雪竹,不太相信她的话,“只是问个话,有必要去这么久吗?”

“娘娘,当然是真的,奴婢怎敢骗您呢?您是没看到皇后那痛苦难受的样子,可让人揪着一把心。”

“她……她怎么回事?好像比我当初还要严重?”

“可不嘛,娘娘,您当时虽也吐得比较厉害,可是含了几天的姜也就没事了,从那以后到现在您就是早上起床时有些反胃,其他时候情况都还好,也能吃东西,虽然每次都吃得不多,但总能吃进肚子里去不会吐出来。”

柳嫔连连点头,“皇后吃不进东西?”

“娘娘,皇后何止是吃不进东西,是一吃就要吐,连姜片都没办法止住吐,奴婢过去的时候,皇后娘娘那个脸色难看的都让奴婢无法形容。”

“嘻嘻,呵呵,哈哈……”柳嫔毫无预兆的大笑起来,又把丫头们吓了一大跳,不知道柳嫔这又是怎么了,雪梅她们都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肩膀。

“她也有今天?哈哈,她也有今天!皇上宠着,太后疼着,太医照顾着,那又怎样,她还没我日子过得舒坦呢,哈哈!”刚刚还哭得梨花带雨状的柳嫔笑得气都喘不上来,左手叉着腰,右手直拍桌子,砰砰作响。

“娘娘,您没事吧?”丫头们都急了,孕妇最忌大喜大悲,柳嫔情绪如此反复对胎儿肯定会造成影响,要是动了胎气就麻烦了。

“你们照顾娘娘,我去趟太医院,想办法让他们开些宁神的药,娘娘这个样子是一定要吃药才行了。”雪竹把手上的篮子交给雪菊,跟雪梅她们匆匆交待一句,然后转身就出去了。

“你快去快回。”雪梅她们强行把柳嫔从凳子上拉起来送回房里。

太医院里负责柳嫔的医师听到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也坐不住了,挎了药箱就跟在雪竹后面赶往东薇宫,舒嫔也已经听到禀报来到了柳嫔的房里,正拉着她的手说些宽心的话。

毕竟皇上曾有旨让她照顾柳嫔的,要是柳嫔发生什么意外,她也是要跟着一块倒霉的。

“快来看看,柳嫔的精神越来越不好,怎么会这样?”看到医师进来,舒婉从床前站起让开来。

医师也不客气,一屁股在凳子上坐下,观察了一下柳嫔的气色之后才开始诊起脉来,边诊边摇头。

“娘娘心情郁结,如此下去事情不妙,可能会有小产的危险,一定要想办法让她的心情保持舒畅。”

“什么?小产?!”屋里的女人们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医师的话,唯有雪竹还算镇静。

“怎么会这样?大家一直照顾得很仔细啊。”

“可是柳嫔情绪不稳,那会给胎儿的生长造成不利影响,很有可能会中途小产。”

“事已至此,那就请医师给娘娘开副药吧。”雪竹拿来了笔墨纸砚放在桌上。

“也好,臣就开副宁神的方子,先喝几天看看。”

“再开点保胎药吧。”舒嫔提出要求。

“柳嫔主要是情绪的问题,只要她的情绪能够稳定下来,她腹内的孩子就不用过于担心,目前胎脉还算稳定。”

“不要,不要,我不要吃药,我没有病,我不要吃药。”原本安静的躺在床上的柳嫔挣扎要下床,雪梅和雪兰赶紧按着她。

“妹妹,妹妹,不吃药不行啊,为了你的孩子,你一定要乖乖吃药。”

“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吃药,我讨厌吃药,滚,快给我滚,我不要看到你。”柳嫔红着眼睛,指着医师大声的喊道。

正在奋笔疾书的医师见此情景皱着眉头又给药方上加了几味药才搁下笔,示意身边的雪竹跟他回太医院取药。

取药容易,但是要让柳嫔乖乖喝下去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刚煎好的药才端进房里柳嫔就开始反胃干呕,这让雪竹根本就不敢把药放到她的面前。

“妹妹,听姐姐一句话,这药你一定要喝,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样对你对孩子都有危险。”

“我才不管呢,我管他什么危险,我怀孕这么久,都没人来看过我,皇后怀孕的时候她的父母都进过宫,我到现在都没见着我娘一面,早知道这样,我才不要这个孩子呢。”

柳嫔的眼睛已经肿得像个桃子了,可见从雪竹去取药到煎好药回来的这段时间里,柳嫔就没停止过哭。

“娘娘!”房里的四个丫头惊得立刻就跪在了地上。

“妹妹?!”舒婉大慌,连忙捂着柳嫔的嘴不让她再说下去,“妹妹怎么可以如此莽撞,别人想都想不来的好事,妹妹怎可以这样说。”

“姐姐,妹妹难道说错了吗?妹妹怀的也是龙种,凭什么我就得不到应有的关心?”柳嫔用力掰下舒婉的手哭诉。

“妹妹……”

“妹妹知道姐姐想说什么,无非就是妹妹身份不及皇后高贵,她的孩子是皇上的嫡子,受到关注多一些无可厚非。可那又怎样,就算她生的是皇子,可作为一个皇上,他的儿子不会少,将来谁继续大统谁也说不准,皇后生的又怎样?况且她还不一定生的是儿子呢。”

柳嫔真的是有点精神错乱了,这么大不敬的话也嚷得这么大声,生怕周围的人都是聋子听不见似的。

“娘娘!?”

“妹妹!?”舒婉又赶紧捂上柳嫔的嘴,这话听着她出一身冷汗。

“妹妹,姐姐知道你心里头委屈,可是这里是皇宫,有些话就是心里头明白也不能说出来啊,妹妹,姐姐求你了,就算不为了你和孩子,为了你的爹娘,你把药喝了,好吗?”舒婉用眼神示意雪竹把药拿过去。

“娘娘,喝药吧。”雪竹上前几步,将碗送到了柳嫔的嘴前。

“不要!”

柳嫔很不耐烦的挥手打翻了雪竹手中的碗,“砰当”一声,精致的瓷碗带着褐色的药水翻砸在地上,药水洒了一地,打湿了雪竹的衣裙和鞋子,碗也碎成几块,碎片在地上弹跳摇摆着慢慢停下来。

“哎呀,快,下去收拾一下,别烫着了。”舒婉没防着柳嫔会突然这样,也被吓了一跳,看到雪竹一身狼狈叫她赶紧出去。

雪竹应了一声就立马跑了,不用舒婉招呼她也知道她现在必须得去处理一下她的脚,那碗药直接就倒在了她的脚上,火热一片,只期望不要出现烫伤就万幸了。

瘸着一条腿急急的冲回房里,剥了鞋袜,左脚还好,没什么大碍,但是右脚背上已经见红,火烧一般的疼,环视了房里一眼,看到墙角有一桶干净的井水,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单脚跳过去直接就把右脚放了进去。

一入冷水,雪竹先浑身打了个寒战,寒从脚起,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深秋季节泡冷水,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事。

弯着腰,扶着墙,伸长了胳膊,雪竹极其费劲的把墙边的一把凳子挪了过来放在屁股底下,让她的左腿得已放松下来。

北国秋季的夜里,就算室内温度不低,但水温却是低了,可是这水温再低,雪竹仍然能感觉得到浸在水里的右脚伤处在隐隐作疼,这让她有点担心,可千万不要起泡。

“雪竹,你怎么样?要不要紧?”雪菊也一身狼狈的跑进屋来,看她胸前一片湿,可能是被柳嫔用水泼了。

“现在还不知道,希望不要起泡,你怎么样?”

“没什么,水不烫,娘娘越闹越厉害了,连舒嫔都有点压不住她了。”雪菊翻出自己的衣服边换边说。

“娘娘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她不喝药,咱们又不能硬灌她,她肚里还有孩子呢。”

“那怎么办啊,医师不是说了嘛,要是再这样下去,娘娘有小产的危险呐。”

“还能怎么办?咱们做丫头的也没那个能耐,解铃还需系铃人。”

“娘娘不就是想见皇上一面嘛,要不咱们去求桂公公,让他想法给皇上说一声?”

“桂公公好歹也是皇上跟前的人,哪是咱们想见就能见着的,再说了,咱们哪有礼可送呢。”

“可娘娘不是怀着龙种嘛,这宫里除了皇后就是娘娘了,桂公公应该不会不帮忙的吧?”

“桂公公跟你很熟?你见着他他就一定能跟皇上说?跟皇上说了皇上就一定能来?你以为你是谁?娘娘肚里的孩子再重要能有皇后的孩子重要?”雪竹将右手伸进水里摸了摸自己的脚,语气冷淡。

“雪竹,那可怎么办啊?你到是想想办法啊。”雪菊衣服都来不及穿好,敞着衣襟直扑雪竹身上,眼泪汪汪的。

“哎,别动别动,要摔跤的。”承受着突如其来的压力,让雪竹的身子有些摇摇晃晃的,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

“你快想想办法,想想办法呀。”雪菊使劲的摇着雪竹的肩膀,如果这样摇一摇真的有办法那就好了。

“昏了昏了,放手放手!”雪竹被雪菊给晃坐不稳,桶里的水也由于身体晃得太厉害而泼洒出来。

“你快想办法。”

“急糊涂了吧?”雪竹伸手拉好雪菊的衣襟,示意她扣好,“我也不过是和你一样的粗使丫头,娘娘看得起我的手艺是我的福气,可我的能耐也仅此而已了,我再能干也不能左右皇上的想法吧?!”

“呜……娘娘现在好可怜啊,怀孕了都没人来看望的,别人羡慕有什么用。”雪菊双手蒙着脸嚎啕大哭。

“好了,小点声吧,别让外面听见,已经够乱的了。”将脚从水桶里拿出来,雪竹仔细检查了一下脚背,红色的烫痕已经褪下,脚冷得没有了知觉,按了按伤处也没感觉到疼痛,似乎已经没什么事了,于是擦干脚趿上鞋走到床边找衣服换上。

“雪竹,雪竹,你好了没?外面……外面……”雪兰一头冲进屋内,紧张得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了?娘娘出事了?”雪兰那表情把屋内的雪竹和雪菊都吓得不轻,脸色都变了。

“不是娘娘,是你……”

“我?”

“皇后……皇后……”

“皇后派人来叫我过去?”有了下午回来之前太后交待的话,雪竹一下就猜到了。

“对!娘娘现在正闹得不可开交呢。”喘了口气,雪兰也平静了下来,说话也利索了。

“完了完了!”雪竹手忙脚乱的换好衣服,一边拔着鞋子一边往门外跑。

“有没有天理啊!我也是孕妇,我也要人照顾,为什么还要调我的丫头去照顾皇后,她不是有那么多人照顾嘛!”柳嫔在房里歇斯底里的大喊,房间里能砸的全给砸了,一地的碎片。

那个来传令的小太监躲在外面厅堂不敢露头,想必是他进来传令的时候被柳嫔的激烈反应给吓出去了。

“娘娘,您冷静一点,奴婢只是过去看看情况,马上就回来。”雪竹抓着柳嫔的手把她按在床上,舒嫔也帮忙按着她的脚不让她乱踢。

“不可能的,你今晚要过去侍候一夜,明天才能回来。”舒嫔百忙之中丢下一句话,“柳嫔就是因为这个才闹起来的。”

“要一晚上?皇后情况很糟糕?”

“这个不清楚,那小太监也没多说,只是叫你赶紧过去。你快去吧,柳嫔这里大家会照顾,你只管一心一意的把皇后侍候好。”

“奴婢明白,那今晚上就有劳舒娘娘了。”雪竹让了让身子,雪兰过来接替她的位置,雪竹则立刻出去与那小太监直奔荣华宫。

第四卷 恶阻 第8章 第四卷 恶阻 第9章 第四卷 恶阻 第10章 第四卷 恶阻 第11章 第四卷 恶阻 第12章 第四卷 恶阻 第13章 第四卷 恶阻 第14章 第四卷 恶阻 第15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章 第五卷 新生 第2章 第五卷 新生 第3章 第五卷 新生 第4章 第五卷 新生 第5章 第五卷 新生 第6章 第五卷 新生 第7章 第五卷 新生 第8章 第五卷 新生 第9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0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1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2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3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4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5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章 第六卷 离宫 第2章 第六卷 离宫 第3章 第六卷 离宫 第4章 第六卷 离宫 第5章 第六卷 离宫 第6章 第六卷 离宫 第7章 第六卷 离宫 第8章 第六卷 离宫 第9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0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1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2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3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4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5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章 第七卷 故人 第2章 第七卷 故人 第3章 第七卷 故人 第4章 第七卷 故人 第5章 第七卷 故人 第6章 第七卷 故人 第7章 第七卷 故人 第8章 第七卷 故人 第9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0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1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2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3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4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5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章 第八卷 往事 第2章 第八卷 往事 第3章 第八卷 往事 第4章 第八卷 往事 第5章 第八卷 往事 第6章 第八卷 往事 第8章 第八卷 往事 第9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0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1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2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3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4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5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章 第九卷 终卷 第2章 第九卷 终卷 第3章 第九卷 终卷 第4章 第九卷 终卷 第5章 第九卷 终卷 第6章 第九卷 终卷 第7章 第九卷 终卷 第8章 第九卷 终卷 第9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0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1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2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3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4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5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6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7章 好消息《宫斗》上市! 开新坑了~~!! 第三卷 进阶 第14章(下) 第三卷 进阶 第15章 第1章 (上) 虫子开新坑了!! 宋大人追女记 新书《不相为谋》请大力支持 新书广告 楔子
宫斗

宫斗

作者:爱打瞌睡的虫 类别:科幻未来 综合评分 100

死了,又活了,28年的生命被申请注销,转向变为了10岁女童。钱能通神,因为14的她替代嫡出姐姐采选入宫做了宫女。幸亏提供服务期仅有二十年,但是宫中生活……多变莫测,小宫女能不能不适应?矮小的宫墙外,那株绚丽怒放的红杏二二十年的是否可以依然绚烂?说实话,雪竹她离开荣华宫回到东薇宫再来到荣华宫的这段时间里,她是一点也没进食,就连给柳嫔熬药的时候,她都没有抽空啃个馒头什么的,现在都饿得不行,只巴望着能找个机会。

新书广告 2021-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