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1章 (上)
荣华宫里的情况和上午像,太后了离开了,皇后全身有心无力的趴在床沿,脸冲地,一个小丫头拿着一个铜盆在然后皇后的恶心呕吐物。“娘娘,您觉得好些了没?”翠柳端着一杯嗽口水,见着皇后不怎么吐了,赶快递上水杯让她嗽口。漱完口,翠柳帮皇后拭擦非常干净嘴角,扶着她“娘娘,您感觉好些了没?”莺歌端着一杯漱口水,见着皇后不怎么吐了,赶紧递上水杯让她漱口。。...

荣华宫里的情况和下午一样,太后已经离开,皇后全身无力的趴在床沿,脸冲地,一个小丫头拿着一个铜盆在接着皇后的呕吐物。

“娘娘,您感觉好些了没?”莺歌端着一杯漱口水,见着皇后不怎么吐了,赶紧递上水杯让她漱口。

漱完口,莺歌帮皇后擦拭干净嘴角,扶着她重新躺好。

“人呢?”仰躺着的皇后还在微微的喘气,听她说话的声音都是嘶哑的,这一天的呕吐已经耗费了她所有的力气。

“已经叫去了,马上就过来。”莺歌细心的帮皇后掖好被角,“娘娘,要不让奴婢给您再揉揉吧。”

皇后闭上眼,无力的摇摇头,“在边上看着轻松,以为全学到了,可实际上只是皮毛,还是要等她来。”

“那娘娘再做几个深呼吸试试,下午的时候您不是觉得挺舒服的嘛。”

“没用,这好像得与她的按摩配合起来才行,我越是深呼吸就越觉得胃里空的让人难受,一点也不舒服。”

“那要不再喝一点盐糖水?东薇宫与荣华宫隔着一段距离,她没那么快到的。”

“也好。”

“娘娘慢点喝。”莺歌右手扶着皇后的后背,左手端着茶杯凑近皇后的嘴边。

“禀报娘娘,东薇宫的雪竹带到了。”盐糖水喝了一半,外面的小丫头进来报告,随后就看到雪竹进来跪下行礼。

“奴婢雪竹参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雪竹快来,娘娘刚才又吐了。”莺歌放下左手,把杯子交给旁边的小丫头,她扶着皇后重新躺下。

“娘娘醒来后吃过什么东西了吗?”雪竹走到床榻前,眼睛看着皇后却是问莺歌。

“就喝了小半碗糖白粥,这碗还没撤下去呢,就又吐了个干净。”

“有照着我下午的方法揉吗?”

“有,可是娘娘说没有你揉的好,非得要你来才行。”

“娘娘,奴婢失礼了。”雪竹在床沿坐下,拿起皇后柔弱无骨却又苍白无力的左手缓慢有力的揉搓起内关穴。

“嗯……”内关穴被大力的按住,只觉得一阵酸胀痛的感觉,让皇后闷哼一声,但是慢慢的,身体不舒服的感觉就神奇的消减下去。

“娘娘,请放轻松,摒除杂念,深呼吸。”

专家上手的结果就是不一样,皇后那作乱了一天的胃渐渐的重新平息下来,见着皇后的表情不那么难受了,莺歌立刻又端来温热的盐糖水,扶起皇后慢慢的喂进去。

“娘娘这一天都没进食了,就靠着喝点盐糖水,你有别的法子吗?”莺歌一边喂着,一边与雪竹说话,年轻轻的姑娘,眉头都皱成一个结。

“柳嫔那几天吃了不少酸甜味的蜜饯果脯,她也没有胃口吃东西。”

“没用,一样吐,刚开始害喜的时候还有点作用,后来越吐越厉害了就只能含姜,结果今天这姜片也没用了。”

“肉脯呢?把肉脯切成丝煮粥,粥熬得烂烂的,或许可以。肉脯不是咸的吗,娘娘吐了一天,嘴里全是苦味,咸是百味之首,用咸味的食物勾一下味觉也许会恢复一点。”

杯里的盐糖水又慢慢的抿下去了小半杯,皇后推开莺歌的手,不想再喝了。

“肉脯?对呀,娘娘不是爱吃火腿嘛,让膳房给您熬一碗火腿粥,怎样?”

“不想吃……”皇后扭过脸,一副苦相。

“娘娘是怕厨子在粥里放香油提香吧,柳嫔也是一样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缘故,总之就是平时觉得好闻的气味一怀孕后却是离得远远的。可是不吃东西是不行的,娘娘不能就靠几杯盐糖水过日子,让厨子不要往粥里放香油就是了,火腿切成细丁和粥一起熬,加点盐、细姜丝和葱花,要是娘娘还是没有胃口,咱们再想别的法子。”

“怎样?娘娘,试试吧。”莺歌在旁边怂恿着。

“不要放姜,想着就想吐,葱也不要放太多,火腿可以多一点。”

“行行行,不放姜,多放点火腿,少放点葱花,娘娘稍等,奴婢这就去让膳房准备。”莺歌冲外面招招手,立刻有小太监一路小跑着往膳房去传话。

“娘娘现在是不是觉得头痛得厉害?奴婢给娘娘揉揉吧。”

“好啊。”

得到皇后的应允,雪竹和莺歌立刻调换位置,雪竹坐在床头,皇后调整了一下睡姿,把头枕在雪竹的大腿上,雪竹将双手放在皇后脑部两侧,用轻柔的手法驱赶皇后的病痛。

皇后吐了一天,这脑袋也是隐隐作疼,太阳穴突突的跳,后脑也是一阵阵的抽痛,雪竹的建议正合她心意。

“娘娘现在感觉如何?”莺歌给皇后提了提被子防她着凉。

“还行,现在身上感觉轻松多了,这几天下来也就这会儿觉得舒服。”皇后闭着眼睛回答。

“娘娘尽管放心,娘娘这是第一胎,有些紧张,再加上怀孕的不适,吐得厉害了一点引起的头疼,御医们不也说娘娘情绪焦虑吗,放松心情,多休息就没事了。不过娘娘的症状比起柳嫔来要严重得多,这头几个月还是得小心伺候才行。”

这后半句话当然是对莺歌说的,但其实雪竹还有话没说,生前读研究生的时候,她不是没见到过孕吐反应一直持续到上产床的孕妇,虽说是很少见的个案,不过哪个家庭要是碰到这么个孕妇,也够折腾人的。

她那个导师更能折腾人,拿那个女人做案例,要求学生们在不使用药物的情况下,制订出一份合理的饮食调理方案来,目的就是让学生们做到心中有数,虽是少见的个案,但以后若是再碰到这样的病人也好知道该给予病人怎样的指导。

正是由于导师的严格训练,别看皇后吐得凶,但在雪竹眼里,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娘娘这个胃口应该吃些什么呢?那些御医在这方面根本提不出什么好的建议,总不能拿人参、燕窝当饭吃吧。”

“孕妇的饮食每个人都不一样,只能让膳房的厨子多费心了,每天的食物多弄些口味不同的花样给娘娘选择。要不还是调个嬷嬷来伺候吧,她们伺候过那么多宫妃,经验比咱们丰富。”

“不要嬷嬷,那些嬷嬷仗着自己资格老,根本不会伺候人,本宫才不要她们伺候。”一直闭着眼享受按摩听着两个丫头聊天的皇后冷不丁的蹦出一句。

雪竹无话了,皇后自己都不要嬷嬷伺候,那当初还建议让嬷嬷来伺候柳嫔,幸好她们没来。

“那些嬷嬷一个个都一把年纪了,叫她们来,还不知道到时候谁伺候谁呢,娘娘说得也有道理,还是让她们在宫里颐养天年,与那些太妃、太嫔们做伴吧。”莺歌当然是要附和自己的娘娘。

“可娘娘现在这样更需要人照顾,嬷嬷们脾气再傲,伺候娘娘她们不敢不尽心的。”雪竹还想再劝两句。

“算了吧,别太把她们当回事,她们当中又有几个生育过的?她们所谓的经验也都是跟着宫中的老人学来的,外面的人都以为宫里什么东西都是最好的,可其实呀,她们的技术说不定还比不上民间的一个普通人家的女人呢。在宫里呆得时间长了,与外面隔绝得久了,就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了,要本宫说啊,还是趁早离她们远点,耳根子也可以清静些。”

“娘娘说得是啊,这人世间每时每刻都不一样,那些嬷嬷在宫里呆了这么久,把她们放出宫去说不定都不知道怎么给自己找口饭吃,让她们来照顾娘娘,那还不如让奴婢来呢。”

雪竹听着她们主仆两个一搭一唱的也不再多说什么,手里却是不停,仔细的揉着皇后头部的几个穴位,要不是她揉得舒服,皇后的神智哪里会这么清醒。

但她们俩这样唱双簧似的,雪竹心里也大致明白过来她们是打着什么目的,但她不能顺着她们的话头往下接,毕竟她现在头上是有主子的。

她还是那个心思,上头要是决定了他们自然会有动作由不得她操心,她只管做个恪守本分的丫头就行了。

不过看皇后现在这个样子,只怕那一天不会远了。

“娘娘现在觉得怎样?头还疼吗?”雪竹停下手,轻轻理顺皇后因为按摩而弄得有些散乱的头发。

“哎呀,不疼了不疼了,这身子都觉得轻松许多了,胸口也没有闷闷的感觉了,到是难得的舒服。”皇后动了动,像是要坐起来,莺歌和雪竹赶紧托了一把手,扶肩扳腿挪枕头拿被子的让皇后靠着床头坐得舒服点。

“娘娘,火腿粥送来了。”莺歌刚把被子给皇后掖好,就有小太监提着一个大食盒从外面进来,同时另有小丫头一道进来帮忙布置桌子。

小太监提着食盒站在桌边,小丫头把食盒里的东西一件件的拿出来放在桌上。

一个盖着盖子的长把小砂锅,一柄大瓷勺,一个瓷碗和一把汤勺,另还有一个小盘子装着四种咸菜。

那锅盖一掀开,火腿的香气就渐渐的弥漫在整个房间里,不愧是进贡到宫里的贡品,普通人家吃的火腿哪有这等让人垂涎三尺的香味。

小太监提着空食盒退下,小丫头继续把小锅里的粥盛到碗里,大瓷勺在砂锅里随意的翻搅了一下,火腿的香气就更加浓郁了几分。

雪竹回头看了一眼皇后,她没有出现反感的表情,就是说她接受了这火腿粥的香味,就是不知道她能否太平的吃进肚里去。

小丫头手脚麻利的盛好粥走上前来交给莺歌,莺歌拿起碗中的汤勺搅动几下,一片热气腾腾,沿着碗沿妥起半勺,轻轻的吹了几下,然后喂给皇后。

看着近在眼前的勺子,皇后略微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才张口吞下,在嘴里含了一会儿慢慢咽下。

“娘娘觉得怎样?这粥可还合胃口?”

“嗯……”皇后微皱着眉,没怎么说话,嘴巴还在动,正忙着把嘴里剩下的食物都咽下去。

莺歌和雪竹却大气不敢出,皇后这表情不像是食物可口的样子。

雪竹甚至已经在用目光寻找接呕吐物的铜盆的所在位置,最后目光锁定在床边屏风的一角,只等着待会儿皇后要是出现什么不对劲的举动,她就要扑向那个角落。

皇后吃东西的表情虽然看着让人不太放心,不过那粥却是一口一口的喂下,眼看着没多大工夫一碗粥就下去了小半碗,而皇后还没有停嘴的意思。

雪竹心里稍稍放松了一点,皇后能吃就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

可是莺歌却还是紧张,这一天下来,有太多次给皇后进食的时候是在食物进了肚之后再吐出来的,所以别看皇后现在一口接一口的没停过,但这食物是否平安的入了胃袋还得再等一会儿才知道。

“够了,撤了吧。”皇后咽下嘴里的食物,推开莺歌的手,身子缓缓的向后靠去,雪竹赶紧扶正垫在皇后身后的被子,让她靠着更舒服点。

“娘娘,再吃一口吧。”莺歌举着手里的勺子眼巴巴的看着皇后。

皇后看着那勺子摇头,“咸。”

莺歌和雪竹顿时两眼一亮,能感觉到咸味那说明皇后的味觉恢复了,用咸味的食物勾一下果然是正确的。

“那娘娘吃些果脯吧。”雪竹向一直站在桌边的那个小丫头招手,那小丫头立刻端来一个八宝果盘,里面装着八样果脯。

皇后盯着那盘子看来看去,最后拣了一块最小的海棠脯,放在嘴里咬了一小牙儿,然后像个缺牙老婆婆似的慢慢抿着,看她嘴部的动作,可以知道是在用门牙琢磨。

磨磨蹭蹭的咽下嘴里的果脯,然后看着手里剩下的果脯像看毒药似的,就是不往嘴里放,最后还是放回了果盘里。

“娘娘不爱吃海棠脯了?”

“太甜了,以前都没发现海棠脯竟然会有这么甜。”

雪竹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看来还是因为怀孕的关系而影响了皇后的食欲。

“娘娘今天吐得这么厉害,还是尽量吃一些甜食的好,甜食也可以止吐的。”甜的食物可以平衡胃酸,所以雪竹才如此建议。

“甜食止吐?不能吧?”皇后很疑惑的看着雪竹,在雪竹进来之前,她刚把吃下去的甜粥给吐个精光,而且今天也被喂了无数次的糖水,根本无效。

“是呀,娘娘,您今天会吐得这么厉害都是因为您精神过于紧张的缘故,所以吃什么都会全部吐光,现在娘娘的精神已经放松下来,吃一些甜食没问题的,补充一些体力,晚上也好睡得安稳。”

“哟,本宫倒还是头一次听说,睡前吃些甜食可以睡得安稳。”

“娘娘,有的人肚子空空的入睡,到半夜的时候会被饿醒,非得吃点什么才能再次入睡。平时也就罢了,可娘娘现在怀了龙种,大意不得,多少吃一点,对娘娘和对孩子都好。”

皇后吐了一天,体内的水和电解质早已紊乱,全靠那些盐糖水补充,而晚上就只是这半碗火腿粥,还不确定一定平安入了皇后的胃袋,等到她再梳洗睡下,这中间又得耗去不少时间,如果不再吃点什么,半夜的时候说不定皇后会真的被饿醒,然后这荣华宫的所有人就不要想再能睡觉了。

为了自己的利益,雪竹无论如何也要让皇后再吃点东西。

第四卷 恶阻 第8章 第四卷 恶阻 第9章 第四卷 恶阻 第10章 第四卷 恶阻 第11章 第四卷 恶阻 第12章 第四卷 恶阻 第13章 第四卷 恶阻 第14章 第四卷 恶阻 第15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章 第五卷 新生 第2章 第五卷 新生 第3章 第五卷 新生 第4章 第五卷 新生 第5章 第五卷 新生 第6章 第五卷 新生 第7章 第五卷 新生 第8章 第五卷 新生 第9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0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1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2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3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4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5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章 第六卷 离宫 第2章 第六卷 离宫 第3章 第六卷 离宫 第4章 第六卷 离宫 第5章 第六卷 离宫 第6章 第六卷 离宫 第7章 第六卷 离宫 第8章 第六卷 离宫 第9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0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1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2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3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4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5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章 第七卷 故人 第2章 第七卷 故人 第3章 第七卷 故人 第4章 第七卷 故人 第5章 第七卷 故人 第6章 第七卷 故人 第7章 第七卷 故人 第8章 第七卷 故人 第9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0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1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2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3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4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5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章 第八卷 往事 第2章 第八卷 往事 第3章 第八卷 往事 第4章 第八卷 往事 第5章 第八卷 往事 第6章 第八卷 往事 第8章 第八卷 往事 第9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0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1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2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3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4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5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章 第九卷 终卷 第2章 第九卷 终卷 第3章 第九卷 终卷 第4章 第九卷 终卷 第5章 第九卷 终卷 第6章 第九卷 终卷 第7章 第九卷 终卷 第8章 第九卷 终卷 第9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0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1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2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3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4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5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6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7章 好消息《宫斗》上市! 开新坑了~~!! 第三卷 进阶 第14章(下) 第三卷 进阶 第15章 第1章 (上) 虫子开新坑了!! 宋大人追女记 新书《不相为谋》请大力支持 新书广告 楔子
宫斗

宫斗

作者:爱打瞌睡的虫 类别:科幻未来 综合评分 100

死了,又活了,28年的生命被申请注销,转向变为了10岁女童。钱能通神,因为14的她替代嫡出姐姐采选入宫做了宫女。幸亏提供服务期仅有二十年,但是宫中生活……多变莫测,小宫女能不能不适应?矮小的宫墙外,那株绚丽怒放的红杏二二十年的是否可以依然绚烂?说实话,雪竹她离开荣华宫回到东薇宫再来到荣华宫的这段时间里,她是一点也没进食,就连给柳嫔熬药的时候,她都没有抽空啃个馒头什么的,现在都饿得不行,只巴望着能找个机会。

新书广告 2021-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