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楔子
“很很抱歉,我们了竭尽全力了,请节哀顺变。”ICU重症监护室里,一张被各种仪器核心主题的病床前,一个到尾到脚全身都紧紧包裹在防护能力服里的男医生戴着护目镜和厚厚的口罩,用一种单调的声音对着墙上的一个视频头地说。视频头下面的信息显示屏上信息显示的是一对六十多岁一脸怕焦ICU重症监护室里,一张被各种仪器围绕的病床前,一个从头到脚全身都包裹在防护服里的男医生戴着护目镜和厚厚的口罩,用一种沉闷的声音对着墙上的一个视频头说道。。...

“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请节哀。”

ICU重症监护室里,一张被各种仪器围绕的病床前,一个从头到脚全身都包裹在防护服里的男医生戴着护目镜和厚厚的口罩,用一种沉闷的声音对着墙上的一个视频头说道。

视频头下面的显示屏上显示的是一对五十多岁一脸担心焦急表情的夫妇,而在医生身边的病床上躺着的是一个已经没有任何生气的年轻女人。

医生离开病房后,很快就有同样是全副武装打扮的工人提着担架进来,将床上的尸体抬离了这个病房。

呆在医院特别开设的会客室里的这对夫妇听到了医生的话然后又看到爱女的尸体被抬走时的画面,一个趔趄,身子一晃,摇摇欲坠。

幸好同样来这个房间探视自己亲人的其他病人的家属扶住了他们,并把他们扶到沙发上坐下,好言劝慰。

但无论旁人说什么,此刻这对夫妇什么也听不进去,只是神情呆滞的坐着,他们怎么也不相信昨天还躺在那病床上的爱女现在却已经香消玉殒,再也不会承欢膝下,一家人得享天伦之乐。

“愿儿啊,我可怜的女儿~~~~”母亲终于扑倒在丈夫的怀里痛哭流涕,想着自己的爱女再也不会回应自己的呼唤,母亲的眼泪决堤而下。

在一旁的父亲一手搂着自己的妻子,一手捂着自己的脸,泪水从指缝前不断的溢出。

“殡仪馆的车马上就要开走了,你们不去送最后一程吗?”有病人家属小声的提议,他们也揪着一颗心生怕自己的住在隔离病房的亲人也有这样的一天。

“对……要去……要去送。”痛哭的母亲从丈夫的怀里抬起头来,跌跌撞撞的跑出了这个房间。

丈夫生怕妻子过于激动发生意外赶忙跟上来到医院的大门口,没等多长时间,就有一辆改装过的白色面包车从他们面前驶过,凭借着直觉,这对夫妇知道那车就是前往火葬场的,于是站在门口直到那辆车驶离了他们的视线后才转回住院部办理最后的手续。

护士并没有拿来女儿遗留的衣物等物品,反而将夫妇领到了一间医生办公室,在那里夫妇俩见到了这家医院抗击非典的主要负责人,宗意雄大夫。

他也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只是口罩被取下,在看到这对夫妇进来之后,他非常严肃的向对方鞠了一躬。

“这是……?”夫妇俩有点懵。

“许伯父,许伯母,对于二老的不幸我们医院也很难过,还请二位节哀顺变。”

“我只有这一个女儿,她这一走,我们……”夫妇俩再度老泪纵横。

“唉……”宗大夫叹了一口气,做医生多年,他可以理解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所以对于下面的正题他有点难以启齿。

“宗大夫,您叫我们夫妇俩来有什么事要说吧,请说吧。”还是许爸爸先清醒过来,在自己的妻子还在为爱女哭泣的时候,他已经察觉到有什么不对。

“二位请坐。”宗大夫请许家二老在沙发上落座,他则坐在他们对面。

“请二位来的确是有一事告知。”

宗大夫转身从办公桌上拿来一份文件放在许家二老面前的茶几上。

许爸爸拿起文件一看,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响,然后眼前一道亮光,顿时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许伯父,您没事吧?”

宗大夫一看不好,老人家还是受了刺激,立刻起身来到许爸爸身边,又是拍背,又是抚胸,又是掐人中,这才让许爸爸缓过来气。

“这是真的?”许爸爸抖着手上的文件,哑着嗓子问身边的宗大夫。

“是真的,看签字日期就可以知道是许愿还在读本科的时候就签下的。”

许爸爸低头无语,他想到了女儿的尸骨会变成一把灰埋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却没想到还会有另外一种处理方式。

这时许妈妈也渐渐的止住了哭,看到自己老伴手上多了一份文件于是好奇的拿过来一看,结果,眼睛一翻,向后栽倒,软软的就不动了。

“护士!快过来!”宗大夫立刻打开房门叫外面的护士进来急救。

一番紧张的忙碌过后,许妈妈右手打着吊瓶,左手拿着文件,嘴唇哆嗦着讲不出一句话。

“我知道这个消息对于二老来说接受不了,可是既然许愿签了这份文件,那么我们就要尊重她的意愿。而且……”

“我们明白。”许爸爸从许妈妈手里拿回那份文件递还给宗大夫,“谢谢你让我们知道。这样也好,你们可以掌握更多的病理数据,也不枉她学医这么多年,总得为社会做点贡献。”许爸爸越说声音越哽咽,终于无语。

“既然我女儿签了这份文件,我们也不会提出反对意见,我们只希望这场灾难赶紧过去,你们能做到吗?”

“当然,我们一定尽力。”宗大夫坚定的握着许爸爸的手。

“好。”许爸爸也用力的回握宗大夫。

两名护士轻轻的推门进来,她们拿来了一个轮椅,宗大夫和许爸爸合力将许妈妈搀扶起来让她坐进轮椅,然后许爸爸与宗大夫握手道别,跟着护士一道将许妈妈送进一间病房好好休息。

许妈妈只是一时接受不了女儿的死以及瞒着她做出了如此重大的决定才精神恍惚,等到吸了氧,打了几瓶吊水之后也就渐渐的缓了过来,可是一想到将来连个寄托哀思的地方都没有,又泪如雨下。

许爸爸始终陪伴在妻子的身边不发一语,入土为安是传统的丧葬观念,可如今就因为那一纸文件就变成了死无葬身之地,这怎么想都难以接受,心如刀割一般的痛。

“老许。”

“嗯?”

“我要出院。”

“不行,医生说你刺激过度,要留夜观察。”

“我没事,我要出院。”说着,许妈妈就要拔针头。

“你别动别动,我去叫医生,他说你能出院咱们就走。”许爸爸赶紧按住许妈妈不让她乱动,同时按下了床头的呼叫铃。

医生很快过来,听了许妈妈的话后给她做了个检查,虽然对许妈妈的身体状态还是担心,但仍旧开了药,并让护士去准备出院事宜,然后悄悄的交待许爸爸回家后要多加留意,有什么不对的情况要赶紧送医。

许爸爸点头应下。

这次护士终于拿来了女儿的遗物,夫妇俩告别医生护士向住院部门口走去。

才刚刚走出一楼电梯,突听身边传来一片哭声,一群男女老少哭着着他们身边走过,又有人因病不治去世了。

悲伤的母亲受到那哭声的影响,眼泪再度溃堤,与丈夫互相扶持着一步三颤的离开了医院这个让他们伤心欲绝的地方。

第四卷 恶阻 第8章 第四卷 恶阻 第9章 第四卷 恶阻 第10章 第四卷 恶阻 第11章 第四卷 恶阻 第12章 第四卷 恶阻 第13章 第四卷 恶阻 第14章 第四卷 恶阻 第15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章 第五卷 新生 第2章 第五卷 新生 第3章 第五卷 新生 第4章 第五卷 新生 第5章 第五卷 新生 第6章 第五卷 新生 第7章 第五卷 新生 第8章 第五卷 新生 第9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0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1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2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3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4章 第五卷 新生 第15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章 第六卷 离宫 第2章 第六卷 离宫 第3章 第六卷 离宫 第4章 第六卷 离宫 第5章 第六卷 离宫 第6章 第六卷 离宫 第7章 第六卷 离宫 第8章 第六卷 离宫 第9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0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1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2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3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4章 第六卷 离宫 第15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章 第七卷 故人 第2章 第七卷 故人 第3章 第七卷 故人 第4章 第七卷 故人 第5章 第七卷 故人 第6章 第七卷 故人 第7章 第七卷 故人 第8章 第七卷 故人 第9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0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1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2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3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4章 第七卷 故人 第15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章 第八卷 往事 第2章 第八卷 往事 第3章 第八卷 往事 第4章 第八卷 往事 第5章 第八卷 往事 第6章 第八卷 往事 第8章 第八卷 往事 第9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0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1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2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3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4章 第八卷 往事 第15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章 第九卷 终卷 第2章 第九卷 终卷 第3章 第九卷 终卷 第4章 第九卷 终卷 第5章 第九卷 终卷 第6章 第九卷 终卷 第7章 第九卷 终卷 第8章 第九卷 终卷 第9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0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1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2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3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4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5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6章 第九卷 终卷 第17章 好消息《宫斗》上市! 开新坑了~~!! 第三卷 进阶 第14章(下) 第三卷 进阶 第15章 第1章 (上) 虫子开新坑了!! 宋大人追女记 新书《不相为谋》请大力支持 新书广告 楔子
宫斗

宫斗

作者:爱打瞌睡的虫 类别:科幻未来 综合评分 100

死了,又活了,28年的生命被申请注销,转向变为了10岁女童。钱能通神,因为14的她替代嫡出姐姐采选入宫做了宫女。幸亏提供服务期仅有二十年,但是宫中生活……多变莫测,小宫女能不能不适应?矮小的宫墙外,那株绚丽怒放的红杏二二十年的是否可以依然绚烂?说实话,雪竹她离开荣华宫回到东薇宫再来到荣华宫的这段时间里,她是一点也没进食,就连给柳嫔熬药的时候,她都没有抽空啃个馒头什么的,现在都饿得不行,只巴望着能找个机会。

新书广告 2021-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