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带他回家
"我现在是在通知你,而不是在和你商量。"穆子欣满脸坚定,拉着陈伯言就要离开:"我送你去医院。"陈伯言嘴角动了动,身体却依旧站在原地:"我说了不去就是不去。""为什么不去,你受伤也...

"我现在是在通知你,而不是在和你商量。"穆子欣满脸坚定,拉着陈伯言就要离开:"我送你去医院。"

陈伯言嘴角动了动,身体却依旧站在原地:"我说了不去就是不去。"

"为什么不去,你受伤也有我的责任,你这样我会有种罪恶感。"穆子欣义正言辞的说道。

"你不用感到罪恶,而且我也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自己,因为你和我都在场,你万一出了什么事还得我负责。"陈伯言淡淡的说道,不过他好像并没有生气,语气也还像平常。

明明自己就是关心穆子欣,却还是硬要面子死扛着,难道陈少真的没听说过一句话叫做傲娇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吗?

穆子欣看着他满脸的无奈,为什么他要这么抗拒医院,自己送他去医院是要给他治伤口,又不是去玩乐,难不成两个人还得因为这样的事情吵一架吗?

她耐着性子好说歹说,陈伯言还是不答应。

无可奈何之下,穆子欣只能扶着他去楼下附近的药店买了点药。他这个样子也不能不给他涂药,就让他开车回去吧,随后穆子欣又扶着陈伯言上楼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进去吧。"打开门穆子欣一脸疲惫的对陈伯言说道。

陈伯言也不见外,就这么直直的走了进去,坐到了沙发上。

穆子欣换了拖鞋,随手把门带上,看着陈伯言坐在那里一只手拿着药往伤口上涂,可是因为他受了伤拿不稳,所以以至于将药水涂的到处都是,根本没有涂到伤口处。

"你别动,我来给你涂。"说着,穆子欣就朝陈伯言走过去,她轻轻地蹲下身从陈伯言手里接过棉棒和药水,小心翼翼的蘸取药水之后涂抹在他的伤口之上,一边涂,还一边轻轻地吹着。

看着她这搬谨慎细心,像照顾小孩子一样,陈伯言眼角含起淡淡的温柔。

"疼吗?"穆子欣抬起头问道,却一不小心,将陈伯言脸上的柔情全部收进眼底,她紧张的赶紧低下头,将棉棒扔进垃圾桶,随后将药水封口。

"好了,现在伤口已经处理完了,希望它不要发炎才好。"穆子欣站在陈伯言的面前,盯着他的伤口说道。

从回来之后,陈伯言就没有说一句话。他一直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安,今天晚上的事情必有蹊跷。

"对了,东西我忘了拿。"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给穆子欣买的药还放在车里,于是他挣扎着想要站起身。

看他这么费力的样子,穆子欣走过去,又用力把他摁下:"刚给你涂了药水别乱动。"

"我要拿的东西还在车上。"陈伯言不甘心的说道,随后又想要起身。

穆子欣再次把他按下,顺手拿起旁边的被子扔在他身上:"受伤了就好好休息,什么重要的东西非得要现在拿才行。"

既然穆子欣这样对自己不放心,陈伯言也就老老实实的躺在沙发上不再有动作。

穆子欣看见陈伯言不再动了,这才放心的进了浴室。

从一回家穆子欣就想洗澡,一直拖到了现在。来到浴室,她转过身毅然决然的将门锁上,彭地一声,干脆利落,陈伯言听到门锁的声音后,嘴角勾起了一抹深沉的微笑。

穆子欣将身上的衣服小心翼翼的脱下来,腿上的伤口越来越明显了,刚才给陈伯言拿药的时候,也顺便给自己买了烫伤的药膏,穆子欣将药膏小心的涂抹在自己的伤口处,原来她锁上门是为了偷偷涂药,而不是为了防止陈伯言进来。

她在浴室里泡了好久,小心翼翼的浣洗着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一只腿不得已搭在浴缸的外面,因为碰不得水。下体的疼痛也逐渐消失了,没有之前那么难受。

过了许久之后,穆子欣身心轻松的从浴缸里出来,她拿起挂在一旁的浴巾,围上之后,就走出了浴室。

她好像已经忘了,家里还有一个男人,所以在她刚迈出浴室看到躺在沙发上的陈伯言的那一刻,就立刻像触电似的的缩了回去。

穆子欣的胸口剧烈的跳动着,她拍着自己的胸口后悔不已,自己怎么这么没记性,差点就没脸见人了。

一瞬,浴室的门再次被打开,穆子欣又换了套睡衣,穿得整整齐齐的从浴室走了出来,而且她不会再犯上次的错,这次连内衣也穿了。

她拿着毛巾擦着自己湿漉漉的长发,对躺在沙发上的陈伯言视而不见。

"刚才不是出来了吗,怎么又回去了?"陈伯言挑嘴微笑。

穆子欣手上的动作一顿,难道刚才他看到自己了?不对啊,那角度他正好看不见啊,不要着急露出马脚。

不管心里是何想法,穆子欣的表面上都装作若无其事一脸淡定:"没什么。"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好吧,那就真的没什么。"

陈伯言闭上眼睛,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他能清晰的听见吹风机鼓动的声音,房间里弥漫着穆子欣身上的清香。

"我也想洗澡。"陈伯言说道。

穆子欣正在吹着头发,对他说的话没有听清于是大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见。"

陈伯言愣了愣,又重复了一遍,他的声音也有些提高:"我说我想洗澡。"

吹风机躁动的声音停下,穆子欣理了理自己的长发一连否定的看着陈伯言:"不行,因为你身上还有伤。"

谁知道自己干脆的拒绝了陈伯言之后,他还是不死心:"这点小伤不算什么,我之前也是这样。"

"是什么样?是受伤了还要洗澡吗?"穆子欣问道。

陈伯言看着她认真的点了点头,其实穆子欣对自己的了解真的不多。

"可是......"

"真的没事,你别可是了....."

"......."

穆子欣犹豫再三还是答应了他,看在今天晚上他救了自己的份儿上,自己暂时就不跟他计较其他。

她走进房间,片刻之后走出:"给,换洗的衣服。"

她将手里的换洗衣物扔给陈伯言,陈伯言伸手浅笑着接住。

疏雨洗旧情

疏雨洗旧情

作者:呆萌可儿哟 类别:人文历史 综合评分 100

八年前,她狼狈离开了,八年后,他和她意外在欢场再次相遇,他却当众讥讽她出卖,还卖得那么低廉……她消失了了八年的前夫,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讥讽她?!男人嘴角一挑,看向一旁的昏暗嘈杂的酒吧卡座里,一厚摞钞票啪地一声被摔在了大理石茶几上。。

第4章 泼脏水 2020-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