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事有端倪
望着陈伯言手臂上受的伤和他上次对自己的怒声质问,童晗这才明白了回来事情的经,怪严禁前天早上那些劫匪也没上篮,那么多大男人干掉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怎么可能会会一次失败呢想清楚了事情的缘由,童晗眼中的恨意更甚。。...

看着陈伯言手臂上受的伤以及他刚才对自己的厉声责问,童晗这才明白过来事情的经过,怪不得昨天晚上那些劫匪没有得手,那么多大男人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失败呢,原来是陈伯言保护了穆子欣。

想清楚了事情的缘由,童晗眼中的恨意更甚。

"我昨天晚上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都没接,你是不是跟穆子欣那个狐狸精在一起?这些伤是你为了保护她才受的对不对?"

童晗哭着大声责问,她希望自己的眼泪能换取陈伯言的同情心,哪怕一点也好。她就是受不了也搞不明白,为什么陈伯言就对穆子欣这么上心,一个曾经被他抛弃的女人,一个如今变得低贱不堪连给自己提鞋都不配的女人!

"我身上的伤是被那些劫匪所导致的,跟穆子欣没有关系,记住我刚才跟你说的话,我的忍耐是有限的,别再让我知道你在背后动什么手脚!"

甩下这么一句冷冷的话,陈伯言不想继续再跟童晗吵下去,准备离开。

他刚迈开步子,谁料童晗却一下扑在了他的脚下,抱住了他的腿,哭得委屈,像个泪人一般:"伯言,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狠心!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我们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为什么你还对一个曾经背叛过你的女人放不下呢,她到底有什么好,到处勾引别的男人不知道跟多少男人睡过,为了钱,什么事情都肯做,她早就已经不干净了,为什么你还如此执迷不悟。"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她的话让陈伯言心烦意乱,心里的怒意更加汹涌。

"我就是要说,我就是要让你清楚一个曾经背叛过你的女人,她现在接近你不可能是没有目的的,你忘了之前公司机密是怎么被窃取的吗,你忘了当时你因为她损失了多少吗,她心里从来没有你,从始至终都是利益!" 童晗脸上的妆容已经哭花,声泪俱下的对陈伯言说着本就被她歪解扭曲的事实。

其实很多人活得就像童晗这样,谎话说的久了,连自己都相信了那是事实。

童晗的话一字一句全都落进了陈伯言的耳中,再加上陈伯言的脑海里突然出现昨天晚上在床上两个人同床之时穆子欣眼神空洞的模样,她好像已经对自己麻木了,眼神是骗不了人的,穆子欣一直都对自己躲闪,可是对其他人,比如夏依依,穆子欣却是温暖如常的。

想到这里,陈伯言心中一痛,烦躁的情绪让他脑海中越来越乱。他的心中像簇拥着一团怒火,他眼睛猩红,喷薄的气焰让他呼吸急促,可是却无处可以发泄。

"伯言,那个女人真的就只是在利用你,我们已经有了孩子,这可是你的骨肉,你就看在孩子的份上别再被那个狐狸精迷失了心智......"

还没等童晗的话说完,陈伯言就脸色狠绝地伸出手用力地拉开抱着自己的童晗,头也不回的摔门而去。

嘭地一巨声——陈伯言把自己的情绪发泄在了门上。

哭着的童晗被陈伯言摔门的巨大响声吓得身体颤抖了一下,她绝望的瘫在地上,脸上悲伤的表情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明显的恨意。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随后紧紧的握起拳头,重重地捶在了地面上。她现在有了孩子就是有了一个护身符,再怎么样陈伯言也不会抛弃自己的,可你穆子欣拿什么跟我斗!

脸上恶毒的表情让她迷失了自己本来的面目。

"穆子欣,我不会放过你!"童晗咬牙切齿的说道。

回到办公室,陈伯言独自一人冷静了一段时间之后,心中的怒火稍稍被自己压制下去了一些,可是一想起童晗对自己说的那些话,他就感到自己的这颗心脏快要爆发。

陈伯言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情绪化,以前他从来不会这样,就算再怎么有重要的事,也不会轻易发作。可如今....

咚咚咚,办公室的门响了起来,陈伯言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脸色恢复了平常的样子,淡淡地朝门口说了句:"进。"

"陈总,这是今天需要您签字的文件,我都给您整理好放在这里。"助理洛月寒走了进来,拿着一摞文件恭恭敬敬的放在了陈伯言办公桌上。

"好,我知道了,我一会儿会看的。"陈伯言淡淡的说道,自己的手一拿起笔就又触动了伤口,他顿时面露苦色。

"陈总您是哪里受伤了吗,看您的脸色不太好。"洛月寒小心翼翼的问道。身为助理拍马屁这种事洛月寒是经常干的,为的也是混口饭吃,可是干这种事情有风险,一不小心拍在了马蹄子上可就不妙了。

陈伯言没有抬头,一直在认真的审阅着文件:"受了点小伤,没什么大碍。"

"那需不需要我去给您买点药?"

"买药?"陈伯言停下手上的动作。

洛月寒应声:"对。"

"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有点事要吩咐你去做。"陈伯言继续低下头看文件,不一会儿就谁也完了,随后签上自己的名字,盖上私人印章。

他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一些药,这是昨天给穆子欣买的,但是还没来得及去送给她,昨天晚上想要出来拿也是经历了一些不好的事,陈伯言看着这些药,叹了口气,自己想送个药就这么难吗。

"你把这些药给一个人送过去,地址我待会儿会发给你。"

陈伯言坐在那里表情复杂地下达命令,将自己手里的药递给了洛月寒。

"是,陈总,我保证完成任务。只不过您的伤不需要我买点药回来吗?"

陈伯言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穆子欣在那里专心致志给自己涂药水的样子,修长的头发散落在肩,她侧脸精致的轮廓完全落进他的眼里。随后陈伯言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不用了,已经快好了。"

"是,那我就先去送药了。"

说完洛月寒出了办公室,小心翼翼的给陈伯言带上门,驾着车从公司快速离去。

疏雨洗旧情

疏雨洗旧情

作者:呆萌可儿哟 类别:人文历史 综合评分 100

八年前,她狼狈离开了,八年后,他和她意外在欢场再次相遇,他却当众讥讽她出卖,还卖得那么低廉……她消失了了八年的前夫,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讥讽她?!男人嘴角一挑,看向一旁的昏暗嘈杂的酒吧卡座里,一厚摞钞票啪地一声被摔在了大理石茶几上。。

第4章 泼脏水 2020-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