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颓然离去
陈伯言是派助理洛月寒给穆子欣送药的时候才获知她也没在家里,自己并也没派人来严密监视她,听见她这么说自己陈伯言脸上的怒意更为腾起。他话还没说着,穆子欣就先入为主早地给自他话还没说完,穆子欣就先入为主早早地给自己下了定论,看到她脸上再次表现出的对自己厌恶的表情,陈伯言用力的锤了一下方向盘随后愤怒的摔门下车,他一把将穆子欣从车里拉了出来,想要强行拽着她上楼。。...

陈伯言是派助理洛月寒给穆子欣送药的时候才得知她没有在家,自己并没有派人监视她,听到她这么说自己陈伯言脸上的怒意更加升腾。

他话还没说完,穆子欣就先入为主早早地给自己下了定论,看到她脸上再次表现出的对自己厌恶的表情,陈伯言用力的锤了一下方向盘随后愤怒的摔门下车,他一把将穆子欣从车里拉了出来,想要强行拽着她上楼。

看到陈伯言脸上不可遏制的怒火和猩红的眼神,穆子欣感觉到了危险正在向自己一步一步逼近,她也顾不得身体还有着疼痛,随即用尽全力的和陈伯言撕扯着,她绝对不能让昨天晚上的事情再一次发生!

"你放开我!陈伯言,你放开我!混蛋!"

她想将自己的手抽离陈伯言的禁锢却还是像往常一样没有效果,陈伯言的手臂强健而有力,像一条蜿蜒崎岖的蛇,缠绕到穆子欣的身上脱离不开。

陈伯言听到穆子欣骂自己混蛋之后怒火越燃越盛,他现在已经被气得失去了理智,陈伯言停下脚步一把将穆子欣推到楼下的墙上,准备强要了她。

被他这么一推,穆子欣的后背生硬地撞到了墙壁上,他这么粗暴的对带自己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自己现在就像被送入虎口的羊羔,好像已经预测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了。然而此情此景自己此时已无路可退,穆子欣鼻头一酸,闭上了眼睛眼角似有一滴晶莹滑落。

再次缓慢的睁开眼睛,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陈伯言,穆子欣眼神里全是受伤的神情,她湿润着眼角抗拒的看着陈伯言,对上她眸子的瞬间,陈伯言突然觉得自己心头轰然一震。

脑海中突然又浮现昨天晚上穆子欣那个破败的模样,她眼神里的悲伤深深的扎进陈伯言的心里。

猛然之间,陈伯言一只手抵在墙上,他低下头快速的贴近穆子欣的唇,可是还未触及到她的皮肤陈伯言却倏然一顿,停在了离穆子欣只有一毫米处的地方,两个人相距只有一张纸的薄度,穆子欣能清楚的感觉到陈伯言温热的呼吸。

本来想要继续下去的动作戛然而止,陈伯言突然握紧了拳头,用力的砸在了墙壁上。穆子欣身体一颤随即睁开眼睛,他眼神冷漠地看着面前这个脸上带着泪痕划过的女人,她的身体因为惧怕而在颤抖,但又好像他的眼神里面并不只是惧怕,还带着厌恶。

陈伯言的眼神里带着的霸道消散而去,随之代替的是无尽的落寞,他觉得自己整个人好像已经快被悲伤填满了,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之前从没有经历过。

"呵。"

陈伯言低声的嘲笑了一声,温热的气息洒在穆子欣的侧脸,不知道他是在嘲笑穆子欣还是在嘲笑自己。

可是明显的,是他眼底的落寞更胜一筹。

陈伯言拿开了自己抵在墙上的手臂,穆子欣感受到他的身体远离自己之后也睁开了恐惧的眼睛。

此刻该用什么心情来形容陈伯言心底的那份孤独呢,是颓然?是丧气?可是显然这并不足以将他的落寞表现出千分之一。

陈伯言觉得自己的心里怪怪的,好像是自己的哪个器官出了什么问题。这是自己第一次对一个女人下不去手,要知道,在他身上,这种事情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来到自己的车子旁边,陈伯言打开车门但并未着急上车,他顿了顿脚步想回头再看穆子欣一眼,穆子欣还未从惊慌中出神,依旧靠在墙边站在那里。

就这么看着陈伯言动作决然的坐进车里,猛然将车门关上,随着他的车越开越远,穆子欣这才知道自己惊险躲过一劫。

可是刚才他顿了那一下的脚步和看起来有些悲伤的背影,却让穆子欣感到有些凄凉。随后,她苦涩的笑了笑。

"对陈伯言这种人,就应该收起自己不必要的怜悯。"穆子欣嘴角抽搐,说出来的话,飘散在无尽的风中。

"现在最可怜的,应该是自己吧。呵呵。"

笑声飘零在黑夜中,眼神呆滞的说完这么几句话,穆子欣回过神来赶紧上楼而去。

陈伯言一个人独自驾车行驶在路上,路边绚烂的霓虹灯璀璨夺目,酒吧传出来男女兴奋的声音像鼓点一样敲打在陈伯言单调的神经上。旁边一家夜总会门口还有一众女人穿着暴露的站在那里搔首弄姿地勾引着大街上的男子。

过了一会儿,陈伯言将车子停在了一家酒吧的旁边,准备下车去酒吧里喝点酒消磨一下自己,顺便整理整理自己奇怪的情绪。

可是陈伯言刚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解开,还未推门下车就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的父亲打过来的,于是陈伯言赶紧接起了电话。

"喂,父亲。"

"伯言,你现在赶紧回老宅一趟,我有点事要找你商量。"陈浩语气里带着些许的着急。

陈伯言立刻将自己的安全带扣上,再次驶动车子:"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去。"

挂断电话,陈伯言立刻赶往了老宅。

陈伯言的父亲名叫陈浩,陈氏交到陈伯言手中之后,他就已经搬回了老宅,不管他现在身在何处,商场永远都会有他的一席立足之地。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将一个企业做到这么大,每个人都是是踩着很多人的尸体,一步一步爬到了今天。

听着电话里父亲有些着急的意味,陈伯言又想了想,平时没有大事,父亲是不会让自己回老宅的,现在他突然给自己打电话,莫非是老宅出了什么事?

想着想着,陈伯言不自觉的就将车速开到了最大,一辆银灰色的奥迪穿梭在无尽的夜里。

一路驰骋,陈伯言风尘仆仆赶到了老宅,他急匆匆的下了车走进大厅,令他没想到的是,陈伯言却看到自己的弟弟陈伯聿正坐在那里,他已经离家许久,也从没有给家里来过消息,现在怎么突然回来了。

疏雨洗旧情

疏雨洗旧情

作者:呆萌可儿哟 类别:人文历史 综合评分 100

八年前,她狼狈离开了,八年后,他和她意外在欢场再次相遇,他却当众讥讽她出卖,还卖得那么低廉……她消失了了八年的前夫,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讥讽她?!男人嘴角一挑,看向一旁的昏暗嘈杂的酒吧卡座里,一厚摞钞票啪地一声被摔在了大理石茶几上。。

第4章 泼脏水 2020-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