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16章 你别过来!
听言,顾轻歌反应时回来,明白了了他的意思。她皱了清秀的眉头,替自己辩白道。“我也没,你切记胡说八道。”她的声音软软的,像是在机子里卷出的棉花糖,听得傅斯寒心里头也跟随她皱起秀气的眉头,替自己辩解道。。...

听言,顾清歌反应过来,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皱起秀气的眉头,替自己辩解道。

“我没有,你不要胡说。”

她的声音软软的,像是在机子里卷出来的棉花糖,听得傅斯寒心里头也跟着酥酥的。

靠得近了,傅斯寒的视线便忍不住沿着她白嫩的锁骨往下望去,虽然有浴巾挡着,可这种若隐若现的感觉,才是最要命的。

傅斯寒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别看这丫头平时穿上衣服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像是高中生一样娇小,可是她该有的地方却一样都不少,比起那些成熟妩媚的女人,她的身体可是一点也不赖。

该挺的挺,该翘的翘。

只不过……一想到这些甜美先前都被人给尝过了,傅斯寒的心口就升起了一股薄怒。

“你跟我装?”他低声靠近她,声音染上了一丝戾气。

顾清歌被他逼得节节后退,看他此时像只猛兽蛰伏在黑暗中一样可怕,她心里也害怕得要命,只能一步一步地往后退着。

“我没有装,我真的只是忘记带衣服,浴室里没有衣服,只有这个……所以我只好……啊……”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后背就撞上了冰冷又坚硬的墙壁,撞得她生疼,然后便忍不住嘤咛出了声。

傅斯寒听到她这一声嘤咛,眸子一紧,手便毫不犹豫地捏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仰起小脸跟自己对视。

“有没有,让你的身体来告诉我最好不过了。”

“啊!”顾清歌还没有反应过来,手上的衣服就被他给直接夺走了,然后傅斯寒强壮的身体压制过来,将她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你别过来,放开我……”顾清歌惊慌失措地喊道。

傅斯寒压制住她,抬手挑起她的下巴,望着她那双纯净的眸子,冷笑了一声。

忽地,他直接将她身上那件挂在身上的浴巾给扯掉了,惹得顾清歌大叫一声,脸色惊恐地护着自己,一边大声地质问。

“你干什么!!!”

“呵,干什么?”

傅斯寒低笑一声,猛地撞上她,“干你。”

语气邪魅,声音沙哑得可怕。

“……”顾清歌整个人都斯巴达了,没有想到傅斯寒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之间,整张脸都涨得通红,就连耳朵都变得粉红色。

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无耻?居然说出这种话。

正思索着,耳垂却突然被傅斯寒咬住,惊得顾清歌又是惊呼一声,手下意识地抵在他的胸前。

“不,不要,你放开我,放开我!”

她整个人赤身站在他面前,仿佛被剥了皮似的,不,这比剥皮还难受。

可傅斯寒根本不能体会她的痛苦,只是像一只勇猛的豹子吞噬着她。

“不要?哼,口是心非的女人。”

“啊!你放开我。”顾清歌用自己单薄的力量坚守着,突然想到了什么,她仰着小脸呐喊。

“你说过的,以后不会再碰我的,你答应过的。”慌乱之中,她喊出这句话。

听言,傅斯寒动作一顿,想起了之前她签合约的时候跟自己加的条件。

当时傅斯寒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作出一副欲拎故纵的姿态来勾引他,可现下他对她有反应了,她居然还搬出这句话来?

这个该死的女人?

思及此,傅斯寒捏住她的下巴,眯起眸子危险地道:“我说过?我什么时候说过了?”

此刻的顾清歌在他的面前,就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白兔,哆嗦着身子等待着他的吞噬。

可惜这只可怜的小白兔还在用那残薄的力气试图反抗……

“上次签合同的时候,我跟你提过,你答应我的,就上……”

她生怕傅斯寒记不清楚似的,想要提醒。

却不想傅斯寒又倾身压近了几分,薄唇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是吗?我可没记得我答应过不碰你。”

听言,顾清歌的脸色逐渐苍白,粉嫩的唇瓣颤抖着,半晌才颤声地道:“你,你不守信用!”

说完,她还气愤地伸出手,“你这个混蛋,放开我。”

然而她那双柔弱无骨的小手拍打在他的胸膛上面,于傅斯寒而言根本无痛关痒,松筋都嫌力气小。

不过打得烦了,傅斯寒索性扣住她的手举高扣在她身后的墙壁上,然后冷声道:“够了,从现在开始,一切由我。”

说完他直接将她打横扛了起来,顾清歌惊呼一声,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扔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然后傅斯寒精壮的身子便压了下来。

“不要——”

首席的限时婚宠

首席的限时婚宠

作者:时妩 类别:现代修真 综合评分 100

一句承诺,将她和一个很陌生的男人连结在一起,她的生活自此天翻地覆。“做好你的傀儡太太,管不住你的心。”撒旦的爱情也不是什么女人都受得起,她心灰意冷,他却蛮横地扯住她,呵呵,这就是她的未婚夫,自己不惜违背母亲的遗愿和他私奔,结果他却送给她这么一份大礼!。

第4章 情夫的电话? 2020-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