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19章 你是傅家的人
但是,这关他什么事?傅斯寒漠视她直接走回去。顾轻歌洗漱完后出傅斯寒了他不在卧室里了,她换了身衣服上楼。远远超过地看见傅夫人的时候,顾轻歌的心里一阵咯噔,前天早上那顾清歌洗漱完毕出来傅斯寒已经不在卧室里了,她换了身衣服下楼。。...

不过,这关他什么事?

傅斯寒无视她直接走出去。

顾清歌洗漱完毕出来傅斯寒已经不在卧室里了,她换了身衣服下楼。

远远地看到傅夫人的时候,顾清歌的心里一阵咯噔,昨天晚上那件珍珠白的小礼服,她还没有洗干净呢。

顾清歌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到餐桌旁,站在那里局促不安地低着脑袋,一副小孩做错事情的模样。

“怎么了?”傅夫人见她站在那里不动,于是便扫了傅斯寒一眼,该不会是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舒姨却走过来,亲切地询问她:“少奶奶,您腿上的伤没事了吧?”

听言,傅夫人的眼神一转,看了傅斯寒一眼。

傅斯寒感觉到她的视线,叉了一块三明治放进嘴里,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

傅夫人只好将视线重新递回到顾清歌的身上。

“我,我没事了。”面对舒姨的关心,顾清歌只能赶紧表示自己已经没事了。

没事了?

听到她话的傅斯寒不屑地嗤笑了一声,膝盖都成那样了,她居然还说没事,还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于是傅夫人的视线又扫了过来,傅斯寒继续目中无人地吃早餐。

傅夫人漫不经心地吃了一口早餐,将目光投落在顾清歌的身上,慢悠悠地问:“脚怎么了?”

“没,没事。”顾清歌摇头。

一旁的舒姨却开口向傅夫人解释道:“夫人,少奶奶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应该是把膝盖给磕破了。”

听言,傅夫人脸上倒是没有什么其他的神色,依旧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扫着她:“坐下来吃早餐吧。”

顾清歌站在原地咬住下唇,手局促地捏住了自己的衣服,面色苍白地道。

“母亲,我……”

“怎么?看你这样子,是犯了什么错误?”

听言,顾清歌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她悄悄地瞅了傅斯寒一眼,咬住下唇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我傅家的人呢,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如果你说不出来,那么就坐下吃饭,别说了。”

顾清歌以为傅夫人生气了,只好抬起头,也不管傅斯寒是不是在这儿了,硬着头皮道:“对不起母亲,我把您给我准备的那件礼服给弄脏了,我……”

她是听到那些场中的人议论,那件礼服好像几百万,当时她就觉得不太可能,可是后来经过那些事以后,她才觉得傅家如果要让她出面的话,肯定是会让她穿好的礼服出场。

所以这件礼服几百万,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可是她却把一件几百万的礼服给弄脏了,她现下心里紧张得很。

这个女人……一直这么紧张的原因,就是因为那件礼服?

傅斯寒对她昨天晚上穿的礼服没有什么印象,只知道那件礼服似乎蛮适合她的。

“谁说昨天晚上的礼服是我替你准备的?”傅夫人语气淡淡地问道,眼神也冰凉地扫了她一眼。

被她的眼神这么一扫,顾清歌感觉自己的后背都凉了几分,她抬起头看了傅夫人一眼,不太确定地问:“不是母亲您准备的?”

傅夫人举止从容地伸手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淡淡地笑:“我很忙的,怎么会管这些杂事。”

“少奶奶,那件礼服,是我替您准备的。”舒姨在一旁善意地提醒。

顾清歌很尴尬,脸上像被人给打了一耳光般火辣辣地疼。

是啊,傅家的人是那么地尊贵,怎么可能会屈尊降贵地替她一个小城市来的人准备礼服呢?

再说了,人家有专属的佣人,根本用不着做这些,实在是她自己想太多,自作多情了。

见她还是在原地站着,傅斯寒不禁扫了她一眼,却发现她的腿似乎有点发抖。

于是傅斯寒便想到了早上看到的那一片殷红,以及没发现他之前,一瘸一拐地走到浴室,在看到他以后,又立即闪到一边故作没事的样子。

刚才她下楼的时候,傅斯寒也扫了她一眼,瞧见她下楼梯走过来的时候,都是走得很平稳的。

看来她是不希望在他们面前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

哼,还真够倔强的。

“不过一件礼服而已,傅家又不是出不起。”

思及此,傅斯寒突然出声说道。

听言,傅夫人不禁瞥了傅斯寒一眼,这小子今天转性子了?居然在替那丫头说话?

身为他的母亲,自然是知道傅斯寒对这桩婚事很不满的,说实话,她对顾清歌也很不满。

看着就没见过市面,胆子又小,关键是她太瘦太小了,像这种小丫头,能顺着她家婆的意思生出个儿子来么?不过这是家婆自己选的孙媳妇,怎样都不关自己的事儿了。

“是啊少奶奶,一件小礼服而已,您用不着放在心上的,还是赶紧坐下来吃早餐吧。”一旁的舒姨眼力劲足,听到自家的少爷都开了口,便也赶紧劝道。

顾清歌虽觉得心里有点难受,但也没有再推辞,坐下来吃饭。

傅夫人目光在傅斯寒脸上扫了扫,片刻后落在顾清歌的脸上,悠悠地开口:“看来你昨天晚上并没有好好地参加宴会。”

听到这句话,顾清歌的所有动作都顿住,惊吓地抬头看了傅夫人一眼,然后咬住自己的下唇。

胆小鬼!傅斯寒在心里说了一句。

这丫头有必要这么害怕他们傅家的人么?

原以为他只是怕自己,没想到连他母亲也怕。

也是,他母亲终日都没有笑脸,说话的时候不咸不淡的,不冷不热,自带威严,也很少跟别人亲近。

“母亲,我……”

傅夫人却抬手制止了她的话:“其实我早猜到会不顺利,毕竟那种宴会不是你这种小丫头能抵得住的,这样吧,今天晚上从小宴会开始慢慢地参加熟悉吧。”

听言,顾清歌的小脸露出愁容。

如果可以的话,她一定要拒绝的。

她根本不想去那种宴会,她眼中的那些上流社会的人士,都看不起她这种平凡人。

她去了,只会被她们当作爱慕虚荣的人,有目的性的,在里面也肯定不会有人愿意跟她交朋友的。

就算是交了一个朋友,她们都会以为自己是想跟他们套近乎。

“你可记住,你以后是傅家人的,无论在何地,你都是人上之人。”

大抵是看她烦恼,傅夫人不禁提点了一句,便放下刀叉起身离开。

餐桌上只剩下顾清歌和傅斯寒两个人。

傅斯寒目中无人地吃着他的早餐,顾清歌却一点胃口都没有,坐在那里脸色苍白地拿着叉子戳着盘中的食物,就是始终都没有往嘴里送。

傅斯寒注意到了,不禁嗤笑了一声。

怪不得会这么瘦小,他眯起眸子,忽然好奇起她的年龄来。

这丫头不会还没有成年吧?

思及此,傅斯寒蹙起眉,打量着她的脸蛋,目光下移落到她隆起的某处。

首席的限时婚宠

首席的限时婚宠

作者:时妩 类别:现代修真 综合评分 100

一句承诺,将她和一个很陌生的男人连结在一起,她的生活自此天翻地覆。“做好你的傀儡太太,管不住你的心。”撒旦的爱情也不是什么女人都受得起,她心灰意冷,他却蛮横地扯住她,呵呵,这就是她的未婚夫,自己不惜违背母亲的遗愿和他私奔,结果他却送给她这么一份大礼!。

第4章 情夫的电话? 2020-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