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5章 别有心机
顾轻歌摔一直这样以后,但是有秦墨扶着她,但她膝盖上的痛但是逐步加深了几分,她皱了了秀眉,意识到自己被秦墨扶着,便赶快房门他。“我没事儿的。”房门秦墨以后,顾轻歌身子往退后“我没事的。”。...

顾清歌摔下去以后,虽然有秦墨扶着她,但她膝盖上的痛还是加深了几分,她皱起了秀眉,意识到自己被秦墨扶着,便赶紧推开他。

“我没事的。”

推开秦墨以后,顾清歌身子往后退了几步,她赶紧伸手扶住了旁边的桌子,才导致没有摔下去。

而秦墨整个人几乎愕然,没想到她居然把自己给推开了,而且好像一副很害怕他碰她的样子。

怎么?她把自己当成洪水猛兽来看待吗?

顾清歌是想跟他保持距离。

昨天晚上他只是把西装借给了自己,他就大发脾气,当着两个男人的面就把她身上那件外套给扯下来了。

其实当时顾清歌还以为他是想羞辱自己,所以才让她脱衣服。

只是她后来没有想到的是,他让自己脱的,居然只是那件西装外套。

而后来,他又给了自己一件外套,却是他自己的。

所以后来顾清歌心想,哪个男人都不喜欢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扯上关系,不管你爱不爱这个老婆。

但男人的占有欲都是很强的。

思及此,顾清歌便释然了。

“你……”秦墨站在原地,很尴尬地看着她:“很讨厌我吗?”

听言,顾清歌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他会问这个问题,大概是因为刚才自己过激的举动吧?

想到这里,顾清歌便赶紧摇头:“没有,我没有讨厌你,我只是不习惯而已。”

看她着急解释的样子,秦墨不由得勾起唇:“不用这么紧张,你是不是怕傅斯寒发现了会迁怒你?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我只是看你脚受伤了又要排队,所以恰巧带你过来而已。”

“我知道,谢谢。”顾清歌朝他致谢以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钱:“这是医药费。”

看着那几张红钞票,秦墨是怎么也没想到这辈子居然还有人会拿钱给他,而且还是个女孩子。

他愣了几秒反应过来:“你这是做什么?我好心带你过来看医生而已,又没有让你给钱。”

听言,顾清歌也愣了一下,几秒后她将钱收了回去,小声地道:“那我一会把钱给医生吧。”

“用不着给他了,他不会收的。”

“为什么?”顾清歌有些诧异,“这家医院不会是你家开的吧?”

“嗯哼。”秦墨大方地笑着点头承认。

顾清歌愕然地瞪大双眼,表情呆呆地望着他:“不会真的被我说中了吧?”

“你很聪明,真的被你说中了,为了奖励你呢,我决定送你回去。”

说完,秦墨直接朝她走过去,然后伸手准备将她打横抱起来。

顾清歌被他吓得赶紧后退了几步,摆手阻止他:“我自己可以走的。”

秦墨停下步子,蹙起眉盯着她的膝盖,“你伤得那么严重,确定自己可以走?”

“当然。”顾清歌点头:“我刚才不就是自己走过来的么?你也听医生说了,这只是皮外伤。”

见她坚持,秦墨也不再勉强她,朝她露出春风般的笑容。

“既然你怕我,那我就不勉强你了,走吧,我送你去坐车。”

“不用了,司机就在医院门口等着我,秦墨,你还是……”

“走吧,反正我也没事。”

秦墨直接牵起她的手朝门外走去,顾清歌还想挣扎,却听到他霸道地开口:“你若是不再不走,我可真要抱着你走了?”

顾清歌被他吓坏了,以为他真的会抱自己,于是只好点头赶紧跟上他的步子往外去了。

出了外头,她才努力地将自己的手从秦墨的大掌中解救出来。

秦墨也不勉强她,毕竟这丫头看起来是真的一副胆子很小的样子,不惊吓,他要是再不放手,下次见面她铁定就不理自己了。

顾清歌收回手,低着头紧张地往前走,也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她今天是一个人出来的,可总觉得刚才被秦墨给牵过扶过,心虚得很。

不知道傅斯寒会不会知道这件事情?

如果让他知道了,他铁定会大发脾气的吧?

思及此,顾清歌又有些埋怨自己,她干嘛这么心虚,她又没做什么?

反正她问心无愧。

心念至此,顾清歌便觉得心里好受多了,至少不会觉得心虚了。

走了一会儿,一个穿得珠光宝气的中年女人便迎面走了过来,顾清歌并不知道她是谁,却看到她居然停下了步子,目光不善地落在她的身上。

“小墨,这女人是谁?”

“妈。”秦墨看到那女人,便赶紧迎了上去,然后看向顾清歌:“一个朋友,在医院碰巧遇到了。”

“碰巧?”秦墨的母亲目光不悦地落在顾清歌身上打量了一下,注意到她身上的穿着还有打扮都是很寒酸的以后,便嫌弃地收回了目光,然后嘲讽地道:“是真碰巧还是别有心机啊?小墨啊,你可不要被这些女人迷惑了双眼。”

听到这一番话,顾清歌不由得皱起秀眉。

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别有心机?

难道秦墨的母亲以为自己是故意接近秦墨的吗?

想到这里,顾清歌抿了抿唇,朝他们点了点头:“阿姨您好,初次见面,不过我想起来还有事,先走了。”

秦墨的母亲不喜欢自己,看不起自己。

顾清歌还是感觉得到的。

她有自知之明,所以她不会再在这里多呆一分钟惹人嫌,原本她和秦墨就没有什么渊源。

不过临走前,顾清歌还是朝他说了一声谢谢。

“我送你吧。”

看到她要走,秦墨有些慌,迈步想上前。

“不用了,司机在外头等我。”

说完,顾清歌直接离开。

秦墨还想追上去,却被自家母亲给拽住,“追什么追?你是没见过女孩子啊?泡过的女生都不知道多少个了,还这么稀罕女人?”

“妈。”秦墨蹙起眉,看着顾清歌的背影干着急:“我跟她不是您想的那样,她跟其他女孩不一样。”

“哼。”秦母冷哼一声:“的确是不一样,看她身上那穷酸的气息,还好意思说什么司在外头等她,是出租车司机吧?还是摩托车司机?小墨啊,我可警告你啊,你玩归玩可以,可不要给我招惹什么难缠的女人到秦家来?要不然到时候我可不放过你。”

听到自己的母亲把自己欣赏的女人说得如此不堪,秦墨心里很气闷,“妈,她绝对不是您想的那种女人。”

“不是那种女人,那是哪种女人啊?”

“如果她那是您说的那样,她就不会直接离开了。”

“小墨啊,你还太年轻了,没有妈经历得多,妈是过来人了,这种女人你千万不能跟她多纠缠,知道吗?要不然以后她赖上我们家,可就糟糕了。”

秦墨一阵无语,还想再替顾清歌辩驳什么,秦母却直接截断了他的想法。

“好了,陪我去医生那里一会吧,我还有些问题要问问医生。”

秦墨无奈,只好点头:“好。”

然后扶着秦母往楼下走,一边回头,却没有再看到那个娇小的身影。

大概是走了吧,也不知道这次过后,下次再相见是什么时候了。

*

傅氏集团

傅斯寒刚开完一场会议,就有人送来一张信封。

“傅总,这是刚才有人送来的,说是让我们亲手交给您。”

首席的限时婚宠

首席的限时婚宠

作者:时妩 类别:现代修真 综合评分 100

一句承诺,将她和一个很陌生的男人连结在一起,她的生活自此天翻地覆。“做好你的傀儡太太,管不住你的心。”撒旦的爱情也不是什么女人都受得起,她心灰意冷,他却蛮横地扯住她,呵呵,这就是她的未婚夫,自己不惜违背母亲的遗愿和他私奔,结果他却送给她这么一份大礼!。

第4章 情夫的电话? 2020-11-22